首页 > 澳洲 >

澳洲疫情恶化,死亡暴增,将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大量新冠患者不堪折磨,开始烧钱“洗血”!多地恢复防疫措施

收藏

澳洲疫情恶化,死亡暴增,将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大量新冠患者不堪折磨,开始烧钱“洗血”!多地恢复防疫措施

澳新见闻 澳新见闻 07-16 06:00

近期由于澳洲疫情反弹,各界针对疫情措施的声音再次引起注意。


其中,口罩令、新冠检测、访客人数等非封锁性措施的呼声最高,不过,联邦政府还未做出决断,澳总理也将在下周一召开内阁会议。


然而,对于一些行业而言,激增的病例已经让他们招架不住,实在是等不及联邦政府再做决定,已经开始恢复部分防疫措施!


同时,“长新冠”感染人群再次发声,被新冠长年折磨,他们已经开始被迫“洗血”治疗。



新维两州医院率先恢复部分防疫措施


新州今日新增12228例新冠确诊,14人死亡。



维州今日新增10584例新冠确诊,17人死亡。



昆州今日新增6336例病例,20人死亡。



另外,ACT新增病例1208例;西澳新增病例6458例,8人死亡;南澳新增4453例确诊,6人死亡;塔州新增1727例确诊。


目前新州各大医院正在重新引入部分新冠疫情措施,以对抗病毒新变种的传播,新变种已经导致了近期病例激增。


        


最近几周病例激增引发人们担忧,认为医院最终可能会不堪重负,艾博年已决定于下周一召开全国内阁紧急会议。

 

 

全澳各州尚未恢复口罩令,也没有实行对社交聚会的限制,但这并没有阻止各大医院主动采取措施减缓病毒的传播。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新州的一些卫生机构将限制进入病房的访客人数,并增加医院环境下的监测检测。

 

工作人员也必须戴上N95口罩和护目镜,尽管大多数医务人员已经习惯性佩戴口罩。

 

 

卧龙岗外科医生Bruce Ashford博士告诉《每日电讯报》,医生不会等待政客们下决定才会采取相应措施。

 

他说:“如果我们认为指导方针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就不会管它。我们是一线面对问题处理问题的人,指导方针只是指导方针。”

 

“我们在所有病房都增加了N95口罩的使用,同时我们正在减少访客,增加对患者的监测检测。”

 

悉尼东南卫生区将病人访客数量限制在两名。

 

中央海岸卫生区要求急诊和住院病房的工作人员戴上P2/N95口罩和护目镜。

 

而新州卫生厅仅建议在与新冠确诊患者和密切接触者打交道时佩戴这些口罩。

 

不允许确诊者和密接者以及最近的国际旅行者以及有新冠症状的人去医院就诊。


与此同时,在维州由于新的疫情来袭,一些选择性手术被推迟。

 

周五开始,墨尔本Alfred Hospital的访客也必须戴上N95口罩。

 

 

3AW知悉该医院发给员工的一封信,有关方面通知工作人员,由于新冠疫情再度来袭,择期手术将被推迟。

 

首席执行官Andrew Way写道,该医院将“开始恢复在上一波疫情期间指导我们应对的原则和计划”。

 

“这意味着择期手术将再次被推迟,同时我们也会限制门诊预约。”

 

 

Austin、Royal Melbourne、Angliss、Box Hill、Maroondah和Healesville医院也在过去一周收紧探视规则。

 

1900名医院工作人员因新冠无法上班给卫生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

 

神经外科医生Patrick Lo是澳大利亚皇家外科学院新任命的维州主席,他警告说,由于医院在未来几周要治疗大量的新冠患者,非紧急的二类和三类手术可能不得不推迟。

 

联邦卫生部长Mark Butler以及昆州州长发出一个严峻警告: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澳洲活跃病例将达到数百万。


 

根据6月10日发表在medRxiv(耶鲁大学和英国医学杂志的附属网站) 上的一项研究, BA.5变种会攻击下呼吸道,增加疾病严重程度和肺组织内的感染。


印象君也提醒大家,虽然很多人都说新冠是“感冒”,但仍有成千上万的人被长期新冠症状所困扰。


甚至有人已经被新冠折磨数年,简直“生不如此”...


长新冠患者开始尝试“洗血”


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10%-20%的患者在急性新冠感染后至少两个月仍会出现症状,这种现象通常被称为长新冠。



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截至5月1日,英国有近200万人报告了长新冠症状,包括疲劳、肌肉无力、呼吸和睡眠困难、记忆问题、焦虑或抑郁、胸痛以及嗅觉或味觉丧失。


然而,目前尚无国际公认的长新冠治疗方法。



长期患有新冠肺炎的患者正转向一种昂贵的“最后手段”疗法:血液单采术——洗血。



所谓的“洗血”是一个过程,将血液的成分,如血浆,分离出来并过滤,然后通过插入静脉的巨大针头输回身体。


这种治疗通常用于需要去除血液中特定成分的情况,例如治疗血癌、血浆和血小板捐献或收集干细胞。


但在德国,医生们认为它是治疗某些脂质紊乱的最后手段之一,这些脂质紊乱以血液中脂质或脂肪的异常水平为特征,一些人认为其影响类似于长期新冠肺炎症状。


患者正在前往塞浦路斯、德国和瑞士的私人诊所进行这些治疗。



患者Gitte Boumeester在2020年11月感染了新冠,并且经常感到筋疲力尽,并且因为长新冠对身体的影响而被迫辞职。


Boumeester就是通过Facebook的一个支持小组发现了“洗血”的事,他花了大概15000美元接受治疗。


“我想,最坏还能怎么样?”这位来自荷兰的实习精神科医生表示,“钱是唯一的损失。”


于是她也开始了“洗血”治疗。但两个月后,Boumeester得出结论,“洗血”根本不起作用。



一些研究人员,包括Beate Jaeger博士在内,已经假设长新冠可能是由于血液中的小血块阻碍氧气流动而引起的,从而导致极度疲劳和肌肉疼痛。


因此,他们认为,“清洗”血液中不必要的脂质和蛋白质,结合使用抗凝剂、血液稀释剂,如氯吡格雷、阿哌沙班和肝素,可以帮助清除毛细血管,改善血液循环。


Jaeger是德国缪尔海姆的一名心血管专家,努力在ICU中推荐新冠患者使用单采疗法,并发表了一篇论文,但她的尝试都被拒绝了。


最后,她的两名患者同意免费接受治疗。然后,又有60人选择了加入。她说,从那以后,她在数千名患者身上看到了“极其成功”的结果。



Jaeger在她的一份报告中称,一名依赖轮椅的长新冠患者在治疗后可以奇迹般地再次行走。另一名志愿者的走路幅度也从十分费力变成了可以慢跑。


英国血栓慈善机构的医疗主管贝弗利·亨特告诉《英国医学杂志》:“我担心这些患者接受的治疗没有经过现代科学方法的评估,没经过精心设计的临床试验。在这种情况下,治疗可能对他们有益,也可能对他们没有好处,但令人担忧的是,也有损害的风险。”


如果操作得当,单采过程是安全的,但如果血液过稀,尤其是发生出血,可能会产生可怕的后果。



并且即使在最安全的情况下,患者也有财务破产的风险。Boumeester飞行了1700多英里到达塞浦路斯拉纳卡的Long Covid中心。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她在海滩上租了一间公寓,每周都会预约进行单采,以及更多未经证实的“附加”疗法,如高压氧和静脉注射维生素。


六轮“洗血”每次花费她1600多美元,而额外的治疗费用高达150美元,这是她根据临床医生的建议做的。


她说:“我对所有额外的治疗都有点矛盾,但我向自己保证,只要我在那里,我会做任何事情,只是尝试一下。”



与Boumeester一样,来自伯恩茅斯的英国商人Chris Witham也穿越了欧洲大陆,来到德国的肯普顿,接受了7000美元的单采治疗,但效果并不理想。


他直言,“我会毫不犹豫地卖掉我的房子让自己好起来”。


只要有明确的患者同意,整个欧洲通常允许进行实验性治疗,但专家担心,像long Covid中心这样的诊所可能“过于夸张”。


伯明翰大学研究人员Shamil Haroon表示:“人们可能会因为使用这些治疗方法而破产,并且有关这种治疗有效性的证据却有十分有限。”



媒体只采访了6名患者,他们说,虽然症状仍然存在,但该治疗改善了一些症状。


不过,这一报道与奥地利企业家、长期新冠患者Markus Klotz的说法相反。


Markus Klotz在塞浦路斯成立了这家诊所,并声称在穆尔海姆接受Jaegar治疗后,该治疗对他有效。


同样由Klotz领导的单采协会在FB上的一条帖子写道:“超过80%的患者报告说,他们的收益将永久保留。”


Boumeester曾说:“在我开始之前,我意识到结果是不确定的,但诊所里的每个人都是如此积极,以至于你也开始相信这一点,并满怀希望。”



印象结语


即使这些治疗仍带着不只一点的“不靠谱”,但仍有人宁可卖房斥巨资也要尝试,哪怕效果甚微并且很有可能发生危险。


其实这也从另一面说明了长新冠对患者的折磨,反映了他们的绝望和无奈。


也许对大部分人而言,新冠只是得了场“重感冒”,但对于一些患者,新冠是会影响一生的痛苦。

原创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采写,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