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一边客流激增破百万,一边疯狂取消航班!珀斯机场虽然缓过来了,但也乱套了……

收藏

一边客流激增破百万,一边疯狂取消航班!珀斯机场虽然缓过来了,但也乱套了……

澳洲小黄鹅 澳洲小黄鹅 07-15 09:45

随着疫情限制不停取消,6月份的数据显示,西澳的客运量表现十分强劲,共有469,972人次出行——比疫情前多了约30%。


而其中,州际客运量增长最快,达391,256人次,是去年同期的两倍,2020年同期的4倍。


国际旅客数量恢复则较慢,6月份有162,291名游客,仅占2019年同期的46%,但已是去年同期的10倍,2020年同期的40倍。新冠疫情对全球旅游业的重创可见一斑。


虽然州际旅行报复性的恢复总体来说是好事,但许久没有经历考验的珀斯机场,也乱成了一锅粥……



大量航班被迫取消


6月份,珀斯机场的客流量达1023519人次,几乎是一年前的两倍,是2020年6月的四倍。


这是两年多来珀斯机场每月客流量首次破百万。


因历经两年的封锁后澳洲重开边境,大量渴望旅游的乘客涌入机场,给机场和航司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本以为疫情稍缓,可以出门放松了——但谁料到在过去几周,航班的延误和取消却越来越频繁。



据悉,上周澳航取消了6.7%的国内航班,只有44%的航班准时起飞,维珍澳航取消了14.7%的航班,只有43%的航班准时起飞。


而根据基础设施研究经济局衡量的国内“准点表现”数据发现,早在5月份的时候,澳航就有7.1% 的航班被取消,只有60.7%的航班如期运行;维珍航空的航班准点率为65.7%,取消率为5%;而捷星航空的准点率为60.6%,取消率为5.7%。



据透露,澳航和维珍澳航在截至周日的一周内,都被迫取消或延误了全国一半以上的国内航班——这使两家航空公司的月度表现都走上了有史以来最差的道路。


珀斯机场提供的数据显示,在7月1日至12日期间,有188趟国内航班和14趟国际航班被取消——平均每天近17趟,影响了数万名乘客。


这里面甚至包括飞往FIFO矿区的包机——这些包机偶尔也会被取消。



本周二的时候,澳航和维珍澳航都出面道歉,同时,他们也指责了新南威尔士州的新冠病毒病例上升导致了员工的稀缺。


澳航发言人表示,已经增加了机组人员待命,并为一些航班引进了更大的飞机。


“(这)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这些问题,并使我们85%的国内航班能够在一小时内起飞。”


“取消航班的客户通常会在几个小时内转移到其他航班。”


澳航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


珀斯机场首席执行官Kevin Brown也表示,目前,全球航空公司都面临着挑战,客流量激增导致机场混乱,西澳也未能幸免。


“我们理解受航班延误和取消影响的乘客的沮丧,但我们将与航空公司密切合作,解决任何运力限制问题,确保机场有序运转。”


“后疫情时代下我们的运营状况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恢复得较快,但仍有一些方面复苏比较困难,特别是在国际客运行业,预计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我们理解受航班取消影响的乘客感到沮丧,我们也感谢他们的耐心等待,因为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正在努力让他们重新预订以后的航班。”

澳航员工抗议声起


目前,澳政府已取消了对来澳国际旅客必须接种新冠疫苗的要求——澳航顺势而为,下周二起未接种新冠疫苗的国际旅客也能乘坐澳航。


对此,澳航发言人表示,“某些国家可能仍要求接种疫苗后才能入境,乘客们在出发前应了解相关政策。此外,必须在政府规定的场合佩戴口罩,如乘坐澳洲国内航班时。”



但根据澳航集团的政策,澳航员工仍需完全接种新冠疫苗。


同时,因澳航的技术人员正准备参加关于薪酬问题的劳工行动,未来几周内可能会有更多的航班将会取消——旅客们被告知要做好准备。


这一警告发出之际,代表飞机工程师的工会声称,因工作压力大和身心疲惫,澳航的技术人员难以承担不断增加的工作量,这可能会危及飞行安全。


而为了解罢工的支持程度,从今天开始,澳洲授权飞机工程师协会(ALAEA)中1000多名在澳航工作的成员将接受民意调查,包括在捷星航空和网络航空(Network Aviation)工作的成员——后者总部位于西澳。



调查将于8月10日结束。ALAEA联邦秘书Steve Purvinas预测,即使没有罢工,未来几个月西澳州内和州际的航班也会受到干扰,航班延误甚至取消可能将成为常态。


对此,ALAEA要求澳航立即给所有技术人员加薪12%。


Purvinas称,2019年以来技术人员的工资就几乎没涨,而ALAEA的目标是每年工资增长3%左右。



据澳航一位驻珀斯的技术人员透露,过去一年里澳航的经营状况越来越糟,一些员工因此辞职,投身于报酬更多压力更小的能源行业。


“顶替他们的新员工要么没有经验,跟不上工作节奏,要么因为工资低很快也辞职了。我发现我们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每个人都被要求加班。”


这名技术人员也表示,人员短缺意味着有时飞机不能得到及时的维护,容易导致航班延误甚至取消。



Purvinas还表示,疫情期间航空网络航班数量增加,但技术人员并没有增加,这造成了人员的短缺,使得西澳边境的重新开放让情况更加严重。


“每位技术人员都承受了更多压力,请病假的人越来越多,让形势更加严峻,”Purvinas忧心忡忡,“在相同时间内承担更多工作,增加了技术人员出错的可能,让人不得不担忧安全问题——但管理层并不理解或不关心这一点,他们只注重利润。”



但澳航集团坚决否认有关乘客安全会受到威胁的说法,认为是ALAEA挑起的纠纷引发了这一系列问题。澳航还否认技术人员超负荷工作,坚称招聘工作随着需求增长在有序进行中。


“如果工会继续采取劳工行动,我们将实施应急计划,尽量减少干扰,”澳航发言人称,“5月份捷星航空和网络航空才开始和技术人员重新谈判,事态处理还处于早期阶段,所以企图罢工的行为是完全不合理的。”


或许是此次罢工声势太浩大——目前澳航已经给其技术人员加薪了2%,还发放了一系列一次性奖金,最高5000澳元。


在这,我们也再次提醒大家,近期如有出行打算,务必提前做好航班延误/取消的准备,后疫情时代,也是疫情时代,我们离彻底恢复正常,仍然有很远的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