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银行行长为女儿艺考“铺路”被骗3.5亿元,酿成特大诈骗案获刑7年

收藏

银行行长为女儿艺考“铺路”被骗3.5亿元,酿成特大诈骗案获刑7年

北美留学生日报 北美留学生日报 07-15 08:06

王大妈按照指令多次汇款到境外账户,银行现场民警苦口婆心劝说;


马先生“被工作人员告知”误注册成为商铺会员,为了取消会员被骗取数万元;


小伙在网上认识“美女”,被骗光160多万存款后还相信对方是真爱……


上面这种新闻你一定多少都听说过几次。



但你可曾听过有人先后26次上当受骗,被骗金额高达数亿元?


近日,一桩特大诈骗案件在山东宣判。


某银行行长李某因心忧女儿的学业,多次听信骗子的借口被骗走3.5亿,导致自己因涉嫌骗取贷款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判刑7年。


01


这桩历时七年的特大诈骗案,是从2014年底开始发生的。


当时,来自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赵某河受邀到高中同学家中做客,认识了时任山东省滨州市某银行行长的李某。



在同学间聊天时赵某得知,李某的女儿将在2015年3月参加“艺考”,但孩子的成绩不理想。


赵某河灵机一动,对李某说“这事儿不难办”。


赵某河称自己的姨夫霍某是内蒙古某高校副校长,并且和教育部多位领导很熟,“路子很广”,可以帮着安排安排李某的女儿。


赵某河的家庭背景看似较好,于是正在为女儿升学大事忧心的李某立即被谎言蛊惑。


从高中同学家做客的那天起,这二人的私下交流越来越多,李某对赵某河口中的教育部“郭部长”、北京某大学“曹院长”、“顾校长”等人物的身份深信不疑。


李某开始对赵某河的“帮助安排孩子”怀有期待。两人认识几个月后,到了2015年3月,赵某河开始了所谓的“安排”。


赵某河谎称上大学必须的流程是要先“选号”,并已经委托上了自己的姨夫——内蒙古某高校副校长霍某,但前提是必须先付一笔“活动经费”。


最初李某不假思索地向赵某河转账过去100多万元。不到三个月后,赵某河来找李某,称要安排李某的女儿进北京某学校就读,并需要同时办理该学校的艺考合格证。


赵某河称,此前的100多万元明显不够用,还需要更多的“活动经费”。



而李某听到赵某河的叙述后认为女儿的学业安排确实有所进展,于是立刻向赵某河分几次转账近300万元。


2015年6月,赵某河再次联系李某,编织了常人闻所未闻的借口:


教育部内部局域网上有个能在后台查看大学录取情况并能修改高考分数的“小数据库”。


如果想要使用这个“小数据库”,就需要缴纳规定金额的保证金及提档担保金——也就是665万元。


到那时为止,李某已转给赵某河1065万元的巨额资金。


02


如果你认为当李某的女儿去学校报道时此事就会败露,那你就搞错了。


2015年7月,随着李某的女儿去上学却发现并没有正式学籍,赵某河口若悬河地编造出了新故事。


赵某河称,要想让孩子拥有正式大学学籍,就必须掏钱购买教育部及各省市教育部门发行的“教育基金”。


这个“教育基金”还不单单是往里送钱,每年还有8%的收益。结果李某居然相信,再一次转账850万元。



2015年8月,赵某河谎称该学院无法为李某女儿提档,必须登陆学信网进行操作,但提档相关程序关联着16个端口,必须同时开启这些端口才能“跨省提档”。


总共16个端口,每个端口需支付50万元保证金,另外还需数百万元“协调费”。


也许是担心骗局败露,此时的赵某河向李某保证说这已经是拥有深厚背景的姨夫霍某动用了所有关系所换来的最好结果。


李某再次上当,并转账1461万元至指定账户。


从2015年9月至次年9月这一年间,赵某河继续制造各种各样骗钱的理由,如“更改高考分数”等,分8次骗走李某超过1.5亿元。


可李某此时居然仍未醒悟,还没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


2016年底,赵某河通知李某,称此前购买的“教育基金”属教育部“郭部长”和姨夫违纪插手帮助购买,已经引起了纪检监察部门的注意。


赵某河貌似“好心”地提醒李某小心,并一次性骗走李某4100万元的“保证金”。


2017年,赵某河冒充“反贪局长”,告诉李某此前缴纳的巨额“教育基金”账户已被认定为行贿款,李某涉嫌行贿罪。


直到2018年3月,李某为了洗脱上述罪名,被赵某河冒充的“反贪局长”骗走1.52亿余元。


被蒙在鼓里好几年的李某没想到的是,赵某河拿到巨额资金之后就开始毫无限制地挥霍。


如以他人名义大量购买房产、购买豪车及奢侈品、赌球、投资网吧、酒店,带领朋友出国及到全国各地旅游,赵某河每次旅行花费都超过几十万元。


03


到了2018年10月,被骗的李某才如梦初醒。但作为公职人员,他不敢报警,因为这笔数亿元的钱财根本就不是通过合法渠道得来的。


李某为了得到巨额资金,多次利用担任银行行长的职务之便,借助贷款投放和信贷管理等经营职责,一次次侵吞银行贷款。



为了拿到钱,李某与自己的小舅子孙某、某公司总经理张某订立攻守同盟,授意孙某某、张某制作伪造的购销合同等虚假贷款资料,然后违反规定发放贷款,形成了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的资金转移办法。


李某在2013-2018年的近5年当中,伙同上述两人伪造26家公司的生产经营流水、资金证明、贷款资料,并多次冒用他人名义进行“顶名贷款”瞒天过海,骗走银行贷款3.5亿元巨资。


同时,银行贷款资金流失惨重却无人发觉。


虽经过多方追讨,截至案发,仍有近3.2亿元资金未能追回,给银行造成特别巨大经济损失。



银行行长李某为了宝贝女儿,竟然先后26次上当受骗。


他本来可能是网上诈骗新闻中的可怜受害者,但却从一名公职人员变成了骗取贷款的违法分子。


近日, 诈骗犯赵某河被判处无期徒刑。


李某因一己私欲,犯骗取贷款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警方提示:有熟人,关系硬?有政策空间,可操作?小心有诈!


高考录取结束后,不甘寂寞的骗子,又开始蠢蠢欲动,炮制出新的骗钱花招。


警方提醒:“名额补录”骗局常常出现在高考录取结束后,骗子谎称“某高校名额没招满,花钱打点可让考生获得补录名额或保留名额”;或者谎称“有特殊关系,可以购买内部指标或计划外指标”,目的都是为了骗取考生和家长的钱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