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被治不好的"长新冠"折磨到走投无路,他们开始烧钱"洗血",然而...

收藏

被治不好的"长新冠"折磨到走投无路,他们开始烧钱"洗血",然而...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07-15 07:22

话说,新冠疫情爆发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半了,除了大量比较常规的病例,还出现了所谓的“长期新冠”患者。


这些患者感染新冠后,都出现长期无法消失的症状,比如胸闷、气短、头疼、心悸等,一般的治疗方法都不管用。


身体不适让患者无法正常学习、工作,不能赚钱自食其力,严重影响生活质量,让人非常苦恼。


一些患者被困扰已久,走投无路之下,已经开始尝试一种价格昂贵的“最后手段”——血液单采术,俗称“洗血”(blood washing)。



Gitte Boumeester就是这样一位不得不尝试“洗血”的患者。


她是一位来自荷兰阿尔默洛市的实习精神科医生,2020年11月感染了新冠病毒。之后数周一直感觉疲劳无力,她觉得这都是得新冠的原因,以后会慢慢好转。



没想到,症状不但没消失,反而加重了。


Gitte经常出现脑雾(一种记忆力减退、头脑不清、思维变慢、无法集中的现象)、心悸、气短、恶心的症状,晚上经常因为胸痛醒来。


严重的时候,她从房间走到厨房做顿早饭,竟然要花两个小时。


Gitte去医院做了一堆心肺方面的检查,结果显示啥问题都没有。她得新冠之后歇了一段时间病假,后来两次想重返工作岗位,都因为身体不适而失败。


2021年11月,她不得已离职了。


为了找到治病的方法,Gitte加入了脸书上一个“长期新冠”患者聚集的小组。小组里,很多人都在讨论去德国进行“洗血”治疗的事,说这种治疗没准能有效。


(示意图)


“洗血”,也就是血液单采术,这种方式有些类似血液透析。


简单来说,“洗血”常用离心法,将血液中的成分(比如血浆)分离出来并过滤掉,再把“洗过的血液”重新输回患者体内。


“洗血”可以分离过滤血液中的某些特定成分,通常用于治疗血癌、献血捐赠血浆和血小板或者收集干细胞。


在德国,医生们会把“洗血”作为治疗血脂疾病的最后手段。


(示意图)


最近,一些专家开始研究用这种方法,治疗“长期新冠”症状。


Beate Jaeger是德国的心血管专家,她觉得“长期新冠”的症状可能是因为血液中细小的凝块造成的。这些小凝块会阻碍氧气流动,导致疲劳和肌肉酸痛。


如果使用“洗血”治疗,可以把患者血液中多余的小凝块和蛋白质清洗掉,结合使用抗凝剂、血液稀释剂等药物,帮助清理毛细血管,促进血液循环,从而缓解症状。


Jaeger医生发表过一份报告,介绍实验性治疗的结果。她表示,最初有两位患者接受了实验性治疗,后来又有60人进行了尝试。


一名坐轮椅的“长期新冠”患者在治疗后可以站起来走路了,另一位走路费劲儿的患者治疗后可以慢跑了。因此,她在成千上万患者身上看到了“治疗将非常成功”的希望。



一些被“长期新冠”折磨的患者发现“洗血”疗法后,也燃起了新的希望。个别患者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决定试一试。其中就包括荷兰的Gitte。


她找到一家塞浦路斯的“长期新冠”治疗中心,能提供“洗血”项目,今年3月可以接待她来治疗。


“我想过,去治疗试一试的话,最差的结果是什么?”Gitte说,“唯一的损失就是钱,好吧,这样的话为啥不试一试呢?”


于是,Gitte坐飞机飞了1700英里,来到塞浦路斯,在当地海滩上租了一个房子暂住。


她预约了“洗血”治疗,每周一次,还试了一些未经验证的“附加疗法”,比如高压氧舱吸氧和静脉注射维生素。


“我对附加治疗有点儿犹豫,但我跟自己下了决心,到那儿之后什么可能有用的方法都要试一试。”



Gitte进行了6轮“洗血”,每次要花1685欧元,还有有9轮高压氧舱治疗,每次150欧元,以及多次静脉注射维生素,每次50欧元。医生还给她开了抗凝治疗的药物,并建议她在回国之前开三个月的药。


医药费加上旅费和生活费,Gitte一共花了1.5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10.1万)。


回到荷兰的家时,Gitte几乎花光了全部积蓄。最让她难过的是治疗效果不尽如人意,“长期新冠”的症状并没有缓解。


(示意图)


英国男子Paul Pettinger的经历跟Gitte类似。

2020年英国第一波新冠疫情爆发时,Paul就不幸中招了。最初的急性症状消退后,他开始出现久久无法消散的长期症状。



他总是觉得极度疲劳,精力只有原来的10%。


“我的精力太少了,精力花完时,就会出现头疼、脑雾、认知问题,思考困难,还不能走太远。”


被长期症状困扰这两年,Paul的生活天崩地裂,他丢了工作,成了哪都去不了的“隐士”。


“两年多来,我几乎无家可归。我已经成了家人和朋友的负担。”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Paul得知了“洗血”疗法,他也像Gitte一样来到塞浦路斯,决定试一试。



现在他已经做了7次“洗血”治疗,而且比Gitte幸运一点儿,他自我感觉还不错。


“每次治疗后,我都有小幅度的改善。”


“这是现在唯一的治疗方法,到目前为止还挺管用。”


但“洗血”治疗的开销,英国的NHS不管付钱。Paul估计医疗费会达到1万-1.2万英镑,还不包括机票和住宿费用,家人正在帮他掏这笔钱。



英国伯恩茅斯的商人Chris Witham也是一位“长期新冠”患者,他飞到德国进行了“洗血”治疗。花了7000欧元,但没啥用,症状并没有消失。

现在,Chris还在苦苦寻找治病的方法。


“如果能把病治好,我会毫不犹豫地卖掉房子。”



不难看出,“洗血”对长期新冠症状的治疗效果,目前还不能确定。有的患者觉得有用,也有人觉得没有改善。

其实,“洗血”疗法现在还没有经过广泛验证,一部分医生对此抱着怀疑的态度。


英国血栓治疗慈善机构的医学主任Beverley Hunt说:“我担心这些患者接受了未经现代科学方法评估的治疗:这是精心设计的临床试验。”


“在这种情况下,治疗可能会让患者受益,也可能不会,让人担心的是,这样也有让患者受到伤害的风险。”


接受“洗血”却无效的Gitte表示,她对治疗效果的不确定性心知肚明。


“我在开始治疗之前就明白结果是不确定的,但诊所里的每个人都很积极,以至于让你也开始相信它并抱有希望。”



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还能让这些“长期新冠”患者愿意一掷千金去尝试,只能说这些症状太折磨人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