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安倍晋三葬礼现场,女子手捧灵位现身!日本第一政治世家“婆媳”大战,一触即发……

收藏

安倍晋三葬礼现场,女子手捧灵位现身!日本第一政治世家“婆媳”大战,一触即发……

北国小甜瓜 北国小甜瓜 07-13 08:14

东京时间7月12日下午1点,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葬礼举行。


灵车缓缓从增上寺驶出,两侧黑衣人行礼



车里,安倍的遗孀昭惠手捧牌位,隔着口罩和灵牌,看不出表情,她说:“遇刺当天早晨,我们还一起吃早餐,现在都像做梦一样……”


这个伴随了安倍半生的女子,没有诞下一儿半女,又在丈夫死后拒绝了“国葬”,坚持安倍晋三的葬礼只“少数亲眷参加”。



葬礼仪式后,安倍的遗体被运往祭祀场所,灵车经过自民党总部、首相官邸、国会议事堂,路两边围满了大批民众、记者……



天下起了雨,似在荡涤着人间罪恶,安倍的遗体将被火化,随后安葬于山口县老家的安倍家墓园中,与他父亲的墓在一起……


一门三相,父子二人同样殒命于67岁。有人狂欢,有人批判,还有人送上命运之说:“遇刺前一晚临时改变行程”也难逃一死。



但今天要说的都不是这些,而是安倍晋三身边两个最重要的女人——安倍洋子和安倍昭惠。


01


7月8日,刚过完94岁生日的安倍洋子,丢了魂。


这一天,她最器重的儿子安倍晋三被枪杀,死在了奈良的街头。回荡在耳畔的生日祝福被枪声彻底震碎。



这一幕,不由让她想起了她的父亲岸信介,一个逃过东京审判的甲级战犯。


1960年,安倍晋三的姥爷岸信介,刚刚从新任党首池田勇人的祝贺会场走出来,便被右翼分子荒牧退助袭击。


那一年,安倍洋子32岁。这一刻,前尘往事历历在目。



1928年的一个夏日,日本商工部官僚岸信介,在前往美国的太平洋客轮上收到了一封电报:女儿出生了。


岸信介望着辽阔的太平洋激动不已,于是取名“洋子”。


洋子是岸家唯一的女儿。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所以,洋子从小就不像一个女孩,从小到大很少哭,在周围人眼中像个“异类”。


父亲担心一般男人降不住洋子,于是想给她找一位见多识广,又可提拔的上门女婿。


1944年,日本战败投降的前一年,岸信介与另一个战争狂魔东条英机反目,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回到了山口县老家。在老家,他结识了后来的亲家、国会议员安倍宽。


与岸信介不同,安倍宽是一位和平主义者,他反对东条英机操纵的太平洋战争。虽然“道不同”,但二人都视东条英机为敌人,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二人成了好友。


日本投降后,岸信介被远东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虽与东条英机同为侵华恶魔,可是同僚不同命。善于见风使舵的岸信介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以及多次“出访”美国的经历,最终逃过一劫。


那年,18岁的洋子清楚地记得父亲获释回家时的样子:“满脸胡子,如同老人,原本丰满的脸凹进去,看不到一点精神。”



“战犯家属”的身份一点没影响洋子的生活。在山口县,岸信介和弟弟佐藤荣作都是“有名望的人”,1957年和1964年,他们相继出任日本首相。


洋子,拥有一个首相父亲,还有个首相二叔。多年以后,她听从父亲的安排,下嫁给了当时还只是一个新闻记者的安倍宽的儿子安倍晋太郎,之后的几十年,她又生了一个首相儿子。


而洋子的名子也由岸洋子变为安倍洋子。她也被称为日本的“政坛教母”。



02


嫁给安倍晋太郎后,洋子先后生了三个儿子,长子安倍宽信,次子安倍晋三,三子岸信夫。


虽然姓氏不同,却是一母所生,岸信夫从小被过继给岸家,于是跟了外公的姓。嫁为人妇后,洋子用她从小建立起的政治敏感性,为丈夫走上首相红毯铺平道路。


但因为安倍晋太郎希望继承其父安倍宽的“和平主义”,所以,不愿意站在岳父岸信介这边,翁婿因此关系紧张,甚至一度差点离婚……



首轮角逐,安倍晋太郎以失败告终,但好胜的洋子一直不甘心。她使出浑身解数为丈夫拉选票,高调露面,仿佛参选的不是安倍晋太郎,而是她本人。


就这样,1991年初,安倍晋太郎终于扫平一切障碍,离首相之位仅一步之遥。但人算不如天算,仕途大好时,安倍晋太郎得了癌症,不久便撒手人寰。


机关算尽,他倒在距宝座一步之遥处。


父亲67岁死于癌症,儿子安倍晋太郎也在67岁癌症离世,命运的魔咒,就是如此巧合。



没当成首相夫人,却成了寡妇,但安倍洋子却化悲痛为力量,夫死儿上!


于是“首相”的重担又押到了三个儿子身上。老大安倍宽信无意从政,老三岸信夫年纪尚轻,最后,老二安倍晋三成为了她手中的王牌。


那一年,洋子63岁。



事实证明,洋子没有选错人,1982年,28岁的安倍晋三开始担任父亲的秘书,父亲去世后,他更是公开表示要继承父亲的遗志。


但是自小在姥爷岸信介身边长大,又接受右翼母亲的抚养,所谓的父亲遗志,不过是还原姥爷岸信介当年的“遗愿”。


1993年,在母亲安倍洋子的玩命拉票助选下,39岁的安倍晋三首次当选议员。也从这一刻开始,人生小目标便是“当首相”。



此后十几年,洋子像当初助夫那样,再次开启了为儿站台。



2006年,安倍晋三终于坐上了首相的位子,洋子深表欣慰,首相之位终于重回岸家。


“一门三首相”的夙愿,终于在78岁实现了。



除了安排儿子的政治生涯,她还为安倍晋三钦点了儿媳。


03


1962年,日本最大的糖果和巧克力制造商森永集团的总裁长女出生,她叫松崎昭惠,出生就是顶级白富美。


昭惠22岁那年,日本前首相福田纠夫受安倍洋子之托登门保媒。说媒时,安倍晋三的父亲尚在,且自带首相之光,与这样的家庭联姻简直是“祖坟冒青烟”。


心领神会的财阀马上点头应允,于是,昭惠与安倍晋三被安排见面,可二人奔现后,昭惠又心生悔意,她说“安倍太土,颜值太低”。



但30岁的安倍晋三却眼前一亮,一眼就相中了这活泼开朗的文艺白富美。



死缠烂打的安倍晋三展开了猛烈的攻势,3年后,也就是1987年,两人完婚。妥妥的“政商捆绑”式婚姻。



婚礼现场云集了日本各方政要。


安倍晋三(中右),父亲安倍晋太郎(左二)


对于母亲安排的婚事,安倍晋三非常满意,以至于在未来的岁月中,他始终坚持贯彻着母亲的路线。


但是婆婆却越来越后悔:儿媳妇,选错了!


04


婚后30多年,昭惠没给安倍家诞下一儿半女。在这婆婆洋子的眼中就是大逆不道。


不仅如此,儿媳妇的所作所为已经远远超出了首相夫人的范畴,更像是一个“叛逆夫人”。


安倍昭惠公然支持大麻合法化,她希望能够找回日本传统的大麻文化。



在日本有《大麻取缔法》,明确规定了大麻是违法的,持有、种植大麻都是罪加一等。为此,议员们在众议院提出质疑,要求安倍解释。


很多议员纷纷表示:虽然“第一夫人”言论自由,但要为社会影响负责。



除此之外,昭惠还哈韩,尤其迷恋长腿“欧巴”。



她公开表示爱看韩剧,还曾在媒体上向韩国演员朴容夏示好。



两人还曾私下一起打高尔夫、吃饭。



打卡韩国料理店还不忘拍照,让本来就不太平的日韩民间矛盾再起硝烟。



2006年,酷爱饮酒的安倍昭惠还在东京开了一家小酒吧,除了厨师伙计之外就只有她一个员工。于是,首相夫人亲自跑堂,这对于等级观念森严的日本来说,无疑引爆舆论。



首相夫人昭惠不仅开酒屋,还酷爱饮酒,逢酒必喝,一喝就醉。


《女性SEVEN》就曾爆料,安倍昭惠与朋友在东京南青山区的会员制酒吧畅饮,但这位首相夫人过于尽欢,最终失态了……


最后竟公然醉倒街头,再引轩然大波。



根据报道,安倍昭惠在喝多时,还不忘打电话邀请了自己的摇滚音乐偶像布袋寅泰同席。


期间,她更是多次将头靠在布袋寅泰身边,二人动作亲密。



照片一经曝光,舆论哗然,堂堂首相夫人,醉态百出。家中坐阵的婆婆此时被气得七窍生烟。



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昭惠并没收手。


2020年,安倍昭惠私下邀请了视觉系摇滚乐队Versailles主唱Kamijo到首相官邸一聚,Kamijo更是将与昭惠女士在首相官邸里的合照上传到了社交平台……


虽然很快就删除,但依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在野党开始出来炮轰,认为安倍昭惠是在将首相官邸私有化,将首相官邸变成了她的个人资产。


这位日本前首相夫人的翻车史,可以写一部书了。


但丈夫安倍晋三却坚决护妻:


“她带朋友游览的只是首相官邸部分开放的地区,其他机密的地方并没有去。”


昭惠并没有因丈夫的保护而有所收敛,相反,隔三差五的玩命“坑夫”。


05


2020年春,全球疫情肆虐,日本国内确诊破千例,东京出现了多次聚集性传播。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向民众发出号召:不要出门赏花聚会。


但恰在此时,昭惠又来了一把聚众“赏樱大趴”。



她率领12个好友包括藤井莉娜、手越祐也等明星聚众赏樱。身居C位,笑颜如花。


民众不干了,说好的居家隔离不赏花,难道只是约束百姓?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第一夫人带头唱反调,让日本民众非常愤怒。



在野党把矛头直接指向安倍。为了安抚民众情绪,安倍晋三又出来解围:“她是在餐厅里面照的。”


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2017年,不省心的昭惠差点断送了丈夫的前程,当年,安倍“死对头”《朝日新闻》爆料:大阪丰中市的一块建设用地被政府以市场价2折的价格卖给了一家私人学校——森友学园。



这块地,大阪音乐学院曾想用7亿日元购买,却因出价太低被拒绝,但转眼之间,森友学园就以仅仅1.34亿日元轻松拿下,并且还开出了10年分期付款的优惠……


如此不对等的买卖关系,竟然被财务省通过了。


拔出萝卜带出泥,经查发现,森友学园在这块廉价地上建了一所瑞穗小学,而安倍昭惠竟是这所小学的名誉校长,……好吧!



在野党的狂轰滥炸之下,安倍在国会发下毒誓:如果自己和妻子参与到了这件事,就会辞去首相和国会议员职务。



但政客的誓言,没有多少分量。


朝日新闻穷追不舍,2018年又爆猛料:“当时财务省关于那块土地买卖的文件,很多地方被篡改或删除。”


最后,财务省终于认罪,国税厅长引咎辞职,负责经办这件事的财务省男职员自杀身亡。


安倍的支持率,一度降至冰点。



很多日本人戏称安倍昭惠是“Worst Lady”(最差夫人),而不是“First Lady”(第一夫人)。


她和安倍的反对者合影,自己还发上了社交网站。这赤裸裸坑夫到底,不知二人到底何仇何恨?



眼看无力救火,安倍只能将妻子暂时禁足,但即使如此,昭惠在放出后依然我行我素,她竟然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转发裸男照片,胸口赫然写着安倍昭惠的名字……


你困我一生,我毁你一世?



但有一点,夫妻二人是共通的:参拜靖国厕所。



据悉,安倍晋三遇袭后,昭惠在当地时间下午4点55分抵达医院,而医院于5点03分宣布安倍晋三去世,中间的8分钟,成了夫妻二人最后的告别。



三十多年,无儿无女,绯闻漫天,这个彻底放飞自我的儿媳妇,早已在婆婆洋子心里被打入了冷宫,只是碍于与儿子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安宁。如今儿子已去,婆婆还能容下这个叛逆儿媳吗?


而昭惠一夜之间又成了寡妇,往后余生,这位嚣张的“哀家”也再无护法。


两个家族三代人,如接力般紧盯着权力王座,不惜一切代价攫取权利,呼风唤雨,同时,也在右翼的路上越走越远。


有些看似巧合的东西其实相当耐人寻味。



安倍晋三被宣告死亡这天,正好是“七七事变”85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


他与外公岸信介一样遭遇过袭击;又与父亲同在67岁这年一命呜呼。


虽然死者为大,但宿命一点讲,阴间没有国界,身份不分贵贱,当他们面对那些被日军铁蹄践踏过的灵魂时,是否也能无愧大喊:我本无罪?!


很多看似巧合,无非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