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在自然界最色的生物中,只有它让我想要接吻

收藏

在自然界最色的生物中,只有它让我想要接吻

beebee星球 beebee星球 07-11 14:07

在酷热的南美洲大陆,一朵娇艳的鲜花正在盛开。


它从茜草和床草中挣脱,它在湿气与沼气中变幻、生长、发芽,它伸直自己的茎秆,顶出坚实的花苞,委身在这片茂密的雨林深处,终于绽放成了某个人类器官的模样。



这束芳唇是雨林的一株嫩草,学名Psychotria elata,嘴唇花,大地献给苍天的香吻,别名 hookers lips,妓女的双唇。


国际外号就叫这个


妓女的双唇并不常见,这种香艳的植物也意同了它的昵称在人类世界中的处境。


它只少量的分布于南美洲的热带雨林当中,跨越西经77°和南纬38°9,散落在厄瓜多尔到哥斯达黎加的自然保护栖息地中,靠蕨类植物灌溉的腐殖土层为生,和美洲豹为伍,散发着和当地人文一样的热辣。



但你即使身处在南美洲,想见到红唇花也是一件难事。


这种令人着迷的植物从九十年代开始就已经无比接近灭绝,它的倩影一度在南美洲人民的社交活动中存在了数百年,但如今在人类活动的侵吞下也逐渐从这个自然界的舞台中退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在2008年正式将它证订在了《IUCN红色名录》之中。




一束红唇花要想开得茁壮,所需要的发育环境丝毫不比维稳一段长治久安的感情要来得容易,它的需求同其他植物相比近乎到严苛与刁钻。我对此也深有体会。


南美洲的天气只是一个基准,闷热,多水,夜晚容易潮湿,白天阳光火辣,在得到雨林灌溉的同时又要生长在树荫之中。酸、碱、落叶、路过的蜗牛在春天留下了多少粘液。



但凡这其中的一个环节出现了差池,这株植物都将变成另一种性状,从而收起自己的妩媚,成为平凡,也成为下一株红唇盛开前的养分。


所以这当然也是它之所以濒危的一个原因,但主要的问题还是人类的工业铁蹄太过草率,失去了对其它生物的友好。



不过,根据植物学上的定义,在茎秆上绽放的这两瓣红唇其实并不属于这种植物的花朵部分。


按照整株灌木的生长周期,这只是它在性状成熟之后赶在播粉期之前所生出的两片出类拔萃的红叶。



因为和大部分植物不同,红唇花没有香味,也不会在暗处分泌昆虫的信息素作为伎俩,它只有美丽,只有惊艳,所以它唯一且主要的作用就是负责在竞争激烈的原始丛林中招蜂引蝶,用自己的双唇让自己受孕也让其它同类受精。



这对于每一株绽放的红唇花都是一样的,它们的繁衍机会直接取决于了它们的双唇在今年所展现出来的诱惑程度,平凡就意味着枯萎,干瘪就意味着死亡,但它仍然固执的用这种花瓶似的生存之道来对抗残酷的丛林法则。



这对红唇的持续时间一般要等到那些从唇缝中挤出来的白色花蕊完全成熟之后,才会结束。


说起来很长,但其实留给这对红唇独自表演的时间也就两到三天,其余的时候它都口含着那朵真实的鲜花,花心微黄,看着,就像一朵被子弹射穿时的花瓣。



遗憾的是,野生红唇花的消失几乎已经接近了肯定。据估计,它们的野外种群数量可能已经降至了两位数。你很难用语言去表述这种无奈。


但谨小慎微可以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在红唇花陪伴人类的漫漫长河之中,几乎已经将自己的一切都献出给了人类。它的树皮和叶子在南美洲古纳人的土方中是治疗耳炎、蛇咬、皮疹甚至是呼吸困难的良药。


在现代医学中,也被证明了它具有抗菌和抗炎的作用。更甚的是,红唇花所属的植物门类,一直都是某种草本致幻剂的原料来源。



我们再来看红唇花本身,可以肯定的是,它的叶片确实是在某种层面上对花朵的喧宾夺主。


人们以它来命名,人们给它赋予上人类世界的含义,它的妖艳,红润,每一褶凸起与凹陷都深深的在反射在了人类世界的精神世界之中,你或许觉得它或许不应该长成这样,但你不是造物主,这个星球的美丽永远是不可捉摸的。



更何况,植物永远有自己的道理。


所以,再看看红唇花吧,不只是因为它的珍贵,更是当我们在抱怨自己的出生时,也许能从它的身上学到点什么。


它只是两片树叶,但它绝对是整个地球,发育得最成功的树叶,之一。



红色唇瓣轻启,微撅,向人发出无声的邀请,很难有人可以拒绝这一份口舌之乐。


昨晚写完这个文章,我心潮澎湃,差点没把持住,但理智最终战胜情感,在内心的激荡平息后,我硬挺着睡了过去,梦里全是久违的红唇的味道。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