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三成人口租房、百万住房空置:澳洲租房危机何去何从?

收藏

三成人口租房、百万住房空置:澳洲租房危机何去何从?

ABC澳大利亚 ABC澳大利亚 07-11 08:07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上周公布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国共有280万户家庭租房居住,覆盖的人口占总人口的30%以上。


此外,数据还显示去年8月10日人口普查当天,全国近100万户套房屋无人居住,占住房总量的10%。


那么,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People enjoying outdoors running, walking rollerblading on a sunny autumn day at Kangaroo Point in Brisbane

度假屋能否缓解澳大利亚租房危机?(ABC News: Chris Gillette)


大量住房无人居住


个中原因可能有很多,比如居民当晚可能住在伴侣家,或者这户住房可能是一个度假屋或空置的投资物业。


据ABC驻霍巴特记者报道说,澳大利亚统计局“采取了相当多的方法来确保计算一个地区的通常居民”,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人口学家丽兹·艾伦(Liz Allen)在采访中表示,这些无人居住的房屋很有可能可以满足那些有需求的人。


“人们没有住在这些房子里,从政策角度来看,是一个巨大的疏忽,尤其是当住房负担能力和无家可归在澳大利亚是一个显著问题的时候,”艾伦说。


在这次人口普查中,空置住房最多的是新州和维州,空置住房数量超过上次普查的也是这两个州。但从总体全国住房空置率上看,今次低于往年。在上一次2016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中,空置住宅数量大致和这次相同,占到住房总量的11%。


image.png


最新人口普查发现,空置住宅比例最大的行政区是北领地,占12.8%(低于2016年的14.1%),其次是塔斯马尼亚,占11.8%(低于2016年的14%),维多利亚州排在第三,是11.1%(低于2016年的11.7%)。


空置住宅比例最小的行政区是首都地区,为6.6%(低于2016年的8.1%)。


用度假屋缓解租房难?


image.png


受疫情的影响,短租住宿网站例如爱彼迎(Airbnb)上列出的房产减少了。


昆士兰大学地理学家托马斯·西格勒(Thomas Sigler)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2019年澳大利亚有33万套房产可供短租一晚或几晚,其中约70%是整栋房产出租。到2021年,这一数字降到只有23.1万套。


租户联盟对空置房屋的数量表示担忧。塔州水务局(TasWater)的数据显示,该州约有2000处房产已空置了三年。租户联盟首席律师本·巴特尔(Ben Bartl)表示,这些房产没有被用于短期租赁。


人口学家艾伦博士说,当前的政策配置是支持人们拥有多处房产,从而以此作为一种财富创造手段,因此需要改变政策以阻止房屋被空置。


“当涉及到对空置的房产征税时,有很多理论上的考虑......但问题是我们有这么多的房屋被空置,而这么多人需要一个家和安全的住房,”她说。


据ABC驻新州东南地区记者报道,新州沿海地区欧罗巴达拉地方政府(Eurobodalla Shire Council)甚至写信恳求7500名度假屋业主将他们的房产提供给租户住一到两年,以缓解该地区的住房危机。这些度假屋业主中,约4000人住在悉尼,另外3500人住在堪培拉。


租房购房网站Domain编写的一份租房空置报告显示,阿德莱德租房市场在全澳最紧俏,5月份的空置率为0.3%。


租客成“被遗忘的人”


image.png


过去12个月,房屋租金涨了约10%,而空置率低下意味着租客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在新州欧罗巴达拉,所有房屋中超过三分之一为长期居住在外地的人所拥有。由于缺乏负担得起的出租房,有50多人因为没有其他选择而只能住在莫鲁亚(Moruya)附近的野外露营地。


虽然在今年联邦大选活动中,住房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但是政客的许多承诺都集中在购房者身上。ABC时事节目《七点半》(7.30)采访了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布兰登·科茨(Brendan Coates)。他认为租房者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


他说:“在这次选举活动中,租房者确实是被主要政党遗忘的人。“


他表示,租房者占澳大利亚总人口三分之一,目前还没有看到任何一方出台重要政策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新州莫鲁亚地区的房地产经纪人萨曼莎·希瑟(Samantha Sheather)说,现在市场上几乎没有适合租户的房屋。


她说,对于房东来说,从经济上看,长期出租比在假日高峰期将房子短租出去更划算,但疫情期间出台的保护长期租客的新规则令房东不愿长租。


“我和很多潜在的房东谈过,他们仍然被[疫情期间]暂停驱逐房客的规定吓跑了,并担心自己无法用租金来还房贷,因为他们找人住进来后,即便租客不再支付房租,他们也无法将其赶走。”


《七点半》采访了在今年联邦选举中投票给工党的迪肯选区选民罗西·沃利斯(Rosie Wallis),她说住房政策在她心中占据了首要位置。但作为一名租房者,她在大选期间感到“被忽视”以及“被视为做什么都理所当然”的一类人。


沃利斯在参议院投票中更倾向于绿党,希望看到绿党和独立席位候选人在住房负担能力方面可以对工党施加更多压力。


绿党和工党的政策


image.png


绿党在大选中提出,在未来20年内建造100万套具有可负担性的住房,其中75万套将用于公共和社区住房,12.5万套住房将用于出租。这是一项雄心勃勃且代价高昂的住房政策,预计十年内耗资近230亿澳元。


经济学家科茨说,绿党的提议固然有其可取之处,但代价也十分高昂。他认为,增加联邦租金补助是比建造大批房屋更优先的事项。


此外,绿党还希望对空置房产征税,并逐步取消负扣税。而工党政府在大选中承诺,要在五年内建造30,000套社会和公共住房。


科茨认为,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他建议联邦政府考虑向各州支付费用,通过修改规划来增加住房供应,因为原本的那些规划使人们难以在心仪的地方建造住房。


2017年墨尔本引入了对空置住宅物业进行征税。同年,联邦工党表示支持对空置房产征税,但现任住房部长朱莉·考令斯(Julie Collins)尚未澄清执政的工党政府是否仍然维持这种政策。


联邦工党此前也有限制负扣税的政策,但于去年放弃了这些政策。


最后来看一看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情况,新西兰2018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其10.3%的住房无人居住;网站money.co.uk在2021年的一项分析估计,加拿大有8.7%的房屋无人居住;而英国住房、社区和地方政府部(DLUHC)的数据显示,2019年英格兰有2.7%的房屋无人居住。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