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行 >

救救龙虾:奥克兰附近岛屿龙虾走向灭绝!这块水域未来将禁捞

收藏

救救龙虾:奥克兰附近岛屿龙虾走向灭绝!这块水域未来将禁捞

发现新西兰 发现新西兰 07-07 09:24

刷小红书的都知道,刷新西兰吃喝玩乐时,一定会刷到新西兰华人在各地捕捞龙虾的精彩场面。



许多华人都喜欢晒“全虾宴”,除了龙虾,鲍鱼也是另外一个经常被刷到的“战利品”。


不过在奥克兰,因为捕捞者越来越多,这两年已经出现了一些不良迹象。


新的禁捕令提交中


位于奥克兰附近大障碍岛的“土地爷”——代表毛利利益的当地marae(毛利会堂)已向政府申请,要求暂停在附近水域中捕捞龙虾以及特定的贝壳水产。


大家在新西兰各地看到这种会堂这个标志,就是毛利的marae,是他们的“聚义厅”。



其实背后都有实力支撑,一般都有毛利信托基金,掌管一方毛利人的土地财富。


像大障碍岛,背后的基金会是Motairehe Marae Trust。


这个信托基金向政府提交了一个禁捕申请(rāhui),要求政府根据渔业法,制定一个为期2年的禁捕期。


范围划定


大家看看这个范围地图,红圈内是不是很多人坐船去捞鲍鱼的区域?



就是这个红圈区域,他们要求禁捞2年。


那么,来这里捕捞龙虾鲍鱼的,是商业船只为主,还是休闲船只为主呢?


毛利人说,都有。



Motairehe Marae发言人/Ngāti Rehua Ngātiwai ki Aotea Trust成员Jeff Cleave说:“不仅是奥克兰,还有从科罗曼德尔来的人,都来这里捕捞,他们主要盯上了三种水产。”


除龙虾、鲍鱼之外,毛利人说,还有扇贝。


“功能性灭绝”


其中,应该是龙虾被捕捞得最惨,已经进入“功能性灭绝”的状态。


啥叫功能性灭绝,就是龙虾你还能捞到,但是龙虾作为种群,在环境中所起到的作用现在无法维系了。


原先龙虾作为岩礁生态的捕食者,是生物链的一环。


现在,这一环基本失效了。



而毛利人作为“土地爷”,也就是法定意义的kaitiaki或监护人,可以要求政府根据《渔业法》第186A条,在Aotea或称大屏障及其周边岛屿周围,实施临时性封锁。


“人们爱这口,它们就成了目标,结果是无法生存,”Cleave说,“我们是kaitiaki(监护人),我们需要在一天结束时对自己说,我们是在为未来,做一件好的事情。”


祖业家产不可坏


大障碍岛当地居民也支持禁捕令。


Aotea Great Barrier地方议会主席Izzy Fordham说,这两年,周围水域的鱼群也在枯竭,大家都看在眼里。


禁捕令得到了民众的支持,也得到了部落的支持,接下来就要看是否一起实施。



其实,这个问题不仅在一两个岛屿周边存在。


像Waiheke岛的Ngāti Paoa和科罗曼德尔半岛的Ngāti Hei,也申请并被批准了同样的禁捕令,对当地的贝类进行保护。


毛利人一直认为,海洋和其中的资源是taonga tuku iho——用中国话说,就是祖业家产,是不可以败坏的。



既然是前人传下来的财富,后人就必须照顾好它——这个观念在毛利人中,属于正统观念。


对此,新西兰渔业部也发布声明,称禁捕令正在处理中,“将通过所有正常程序包括公共咨询来决定”。


最终,会提交给新西兰海洋和渔业部长签署。


“没时间等了”


毛利人相信,他们没有时间等待太久。




“我们看到,这里每天发生了什么,看到Tryphena港外商业船只的涌入,所以我们感到资源非常、非常脆弱,我们需要某种保护。


“我们也发现,在岛上允许人们出去每天获得6个koura、20个tipa(扇贝)和10个paua(鲍鱼)的配额,是导致资源衰退的原因。”



之前激流岛周围海域也申请了禁捕令,并于2021年12月1日实施。


新西兰渔业部代理渔业管理主任Marianne Lukkie也确认,正在处理这份禁捕(rāhui)申请。


一般在新西兰来说,这种临时性的禁捕令不是让人永远都不能去捕捞,而是给出最多2年的时间,让生物和海床能够休养生息。



生效后,具体的执行官员将是渔业部的检查官员。


在新西兰没有捞过龙虾鲍鱼?请不要觉得遗憾!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