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日本99后舞伎曝光黑暗内幕,陪酒摸胸混浴!每一天都是噩梦!

收藏

日本99后舞伎曝光黑暗内幕,陪酒摸胸混浴!每一天都是噩梦!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07-04 19:50

无论对于日本人还是外国人来说,京都本身就是日本文化的代表。从建筑、佛像、街道、町屋到祭祀、艺伎、和点心,京都都有着无法取代的浓厚传统气息。


不过,6月26日,一位自称是前舞伎的A子却在推特上曝料了日本舞伎界陪酒、摸胸、混浴等骇人听闻的黑料。



A子出生于1999年,因为一直向往艺伎文化,初中毕业后她就来到了京都花街成为舞伎的一名学徒。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却是她噩梦的开始。


日本的舞伎一般指15~20岁的年轻女性,通过一系列的训练最终培养成为能弹善舞的艺伎。



她们中的许多人在十几岁时就在京都的祇园为首的五花街的“置屋”所属艺事学习,一旦她们掌握了基本技能,就被送到“御茶馆”的宴会上,通过表演舞蹈、演奏三味线或斟酒来招待客人。



据A子说,这些舞伎会面临着“未成年饮酒”、“强迫混浴”等违法行为和侵犯人权的行为。虽然社交网站上有些人认为这些说辞是假的,仅仅是A子想博人眼球。


不过,前舞伎B子看到A子的一系列推文曝料后说:“她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的。”



第一宗罪:逼迫未成年人饮酒


A子在推特曝料中写道,在2015~2016年之间,当时年仅16岁的自己被客人灌了很多酒。



除此之外,她还说道,“几年前,我还是花街置屋的舞伎之一。首先,在这里对于未成年舞伎的饮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特别可怕的是某家公司每年夏天组织的灌酒比赛。这是一个相当大型的活动,公司的董事长和总裁们会预测哪个舞伎或艺伎会第一个喝啤酒。



在晚餐的集会上,舞伎们都需要换上印有主办公司标志的浴衣,并附上一个号码牌。一旦客人们的预测下注结束,舞伎们就必须得快速灌自己一杯酒。当工作人员说加油之后,便会响起鼓声,在鼓声结束前喝得最快的那个舞伎就是赢家,获胜的艺伎或舞伎会得到一个金信封或一张金票。


在这场活动中,一共有30名客人和大约20名艺伎和舞伎。其中一些人是未成年的舞伎。”


不知道花街方是否向组织公司伪造了参与者的年龄,或者公司已经默许。但无论哪种方式,可以肯定的是,未成年饮酒的情况在舞伎中非常普遍。



A子的一个舞伎朋友,即使不能喝酒,也被迫参加,喝醉后被扔进一辆出租车,后来被发现倒在了街上。舞伎们缺乏危机感让A子感到脊背发凉,因为完全不知道如果自己处于急性酒精中毒等严重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


A子的一位后辈告诉她,在最近的比赛中,舞伎喝的是不含酒精的啤酒。 但是一些女孩说她们被要求不能喝不含酒精的,而必须喝真正的啤酒。"


第二宗罪:强迫未成年人混浴


除了被强迫喝酒,A子还曝料说,自己还被强迫和客人进行以泡澡为名的混浴。


而一个京都花街的常客也承认,在京都花街的一些置屋中确实存在着舞伎的性损害、侵犯人权的情况。他曾经也被一位同行的客人低声告知:“这里有个可以洗澡的置屋哦。”当他问那是什么时,同伴说:“就是可以与舞伎混浴。”



而在舞伎当中,“入浴”制度似乎从古至今一直存在着。在过去,当一个舞伎第一次有了在经济上支持她的“丈夫”时,她就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他,这被称为 "着陆",而今天仍然有同样的做法。


当一个舞伎找到一个有可能成为她丈夫的男人时,负责置屋的妈妈桑和高级艺伎会邀请他来和她们一起流汗。并把他带到置屋,强迫他与舞伎进行混浴。这种习俗被称为 "入浴"。



在许多情况下,一旦洗完澡,就会签订丈夫的合同,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


第三宗罪:用钱买处子身


要成为一名正式的舞伎,需要花费巨额资金购买和服、装饰品和传统艺术课程。术语 "丈夫制度 "指的是所谓的丈夫与置屋签订的合同,据此向舞伎支付一大笔钱,并成为舞伎的赞助人,支持她们。


妈妈桑们用丈夫支付的钱来支付舞伎的生活费和培训费,并每月给舞女一笔津贴。补贴的数额由茶馆、舞伎和客人商定。也有丈夫会准备公寓或购买和服。但他们中有些人有性目的,有些人舞伎被妈妈桑强迫与丈夫签订合同以获取金钱。



而A子就在推特中说道,她几乎以5000万日元左右的价格卖掉了她的贞操。甚至在花街如果舞伎找不到一位支持自己的丈夫的人的话,她就不能留在花街。



我在合同下生活了6年,没有一分钱的工资。虽然有零花钱,但只能通过信件或公用电话与外界联系,因为舞伎不能有自己的手机。如果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一旦知道外面的世界,舞伎就会逃跑。还有所谓的“丈夫制度”,当有事情发生时,舞伎或艺伎都会报上自己丈夫的姓氏,在花街玩的人和花街里的人都会认可,所以在花街“结婚”都很早。我曾被以5000万日元的价格出卖了我的童贞,不过这笔钱,舞伎本人是拿不到的。


除了以上的3宗罪之外,舞伎和艺伎们日常还要面临着时不时的性骚扰,被伸手进和服内摸胸部,因为不能穿内裤,还经常被客人摸隐私部位。每年都会有和A子一样的舞伎承受不住而自杀未遂。




A子曝光京都舞伎的黑暗人生后,在日本也引起了轩然大波、6月28日,在厚生劳动大臣见面会上,记者提问后藤茂之大臣,舞伎和艺伎是否被视为劳动基准法上的劳动者。


不过后藤大臣不愿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答复道,“这一般来说很难说。艺伎和舞伎在一个适当的环境中工作是很重要的。”


舞伎是日本人引以为傲的传统文化的承载者,她们的工作环境理应得到保护,也许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