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中国版“辛普森杀妻案”再逆转,无罪八年后改回死缓

收藏

中国版“辛普森杀妻案”再逆转,无罪八年后改回死缓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07-04 13:24

中国版“辛普森杀妻案”发生了再次逆转。案件的主角常林锋从死缓改判无罪8年后,又一次被判死缓。


▲  2013年3月20日,常林锋被当庭释放。 (中国青年报/图)


常林锋曾任中国电子报社副总编辑。2010年,他被认定是杀妻焚尸的凶手,北京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收到常林锋的上诉后,北京市高院认为原审判决中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裁定发回重审。


案件随后迎来了第一次逆转。


2013年,北京一中院经重审,认为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成立,改判常林锋无罪,他被当庭释放。这一判决赢得舆论界的普遍肯定,案件因此被称为中国版“辛普森杀妻案”。《人民法院报》的评论认为,判决充分体现了“疑罪从无”的法治精神,值得称道。


但检察机关不这么认为,北京检察院第一分院很快就提起抗诉,认为常林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北京高院审理8年后,于2021年12月28日作出重审二审判决,认定常林锋构成故意杀人罪、放火罪,但鉴于本案因家庭矛盾引发,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对常林锋判处死缓。宣判后,常林锋被当场收监。


2022年6月,常林锋的辩护律师赵运恒在公开出版的新著中披露了常林锋案第二次逆转的相关情况。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表示,据其所知,类似此案这样,法院改判后再“改回”的情况很少见。


1

被判死缓后上诉,称遭刑讯逼供

 

2007年5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淀区一栋住宅楼发生火灾。


一层楼梯拐角处,留下了一具烧焦的尸体。尸检结果确认,死者是中央财经大学的老师马莉,住在这栋楼三层。此外,火灾还造成一名住户重伤、一名轻伤。


马莉的丈夫、时任中国电子报社副总编常林锋,成了该案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后来,常林锋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被提起公诉。


火灾发生3年后,2010年5月5日,北京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常林锋罪名成立,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法院判决中,采信了常林锋的有罪供述:2007年5月15日 23时许,他从外回家,妻子说一位朋友要带孩子来北京治病,问能不能住在家里。他没说话,于是妻子说"能不能住在这里你给句痛快话!"由于反感这种语气,再加上想起妻子此前对自己表嫂态度不好,双方发生争执,从扔东西到互相厮打,直至妻子被掐死。


常还说,他把妻子搬上床,收拾了屋内掉在地上的东西后,又考虑两三个小时,因当晚风大,他想到制造一个火灾现场,造成妻子没有及时逃生被烧死的假象,以此脱罪。于是,他把妻子的尸体背到一层被住户改造的麻将室内并点火。


但判决书下达之后,常林锋很快就提起上诉。


常林锋称,他在公安预审阶段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下违心作出的,2007年10月1日前后十多天,侦查人员共6人分为3组,不分昼夜,轮番对他进行车轮战,迫使他说出有罪供述。在这之后,审讯恢复正常,他又恢复无罪供述。


他还指出,自己有罪供述中的一些细节,与其他证人的说法不同。例如,关于引燃物来源,有罪供述中提到木板、纸壳等物品是从一楼二楼拐角处取得,但多位邻居证实,一楼二楼拐角处没有这些杂物;互相扔东西、互掷杂物的说法也无法印证,在现场勘查笔录中没有发现任何碎片,或者变形的杂物。


另外。上诉书还提到,在案证据中,除他自己的有罪供述外,其余证据都是客观上描写了火灾发生的过程,或是马莉被发现的过程,没有一份证据能证明火灾和马莉的死亡是他所为。


2

“疑罪从无” ,当庭释放

 

2011年4月14日,北京高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2013年3月20日,北京一中院重审一审判决认定,公诉机关指控常林锋犯故意杀人罪、放火罪的证据未达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羁押6年后,常林锋被当庭释放。


当天中午12点多,重获自由的常林锋走出法院大门。


据《法治周末》报道,当时,常林锋脱下外套,向在场等候的记者展示他那双完全畸形的双手,10个手指朝不同的方向萎缩或伸张,只剩两个手指能活动。常林锋的辩护律师赵运恒在一旁形容,“那是根雕,而不是手”。


据赵运恒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他提交的一份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节目录像显示,常林锋被抓时,双手外形完好,能自由活动。但被释放时,双手已严重畸形,失去基本功能。


重审一审庭审时,常林锋否认了他所作的有罪供述,称都是在刑讯逼供下作出的。


两名重案组刑警和3名预审处民警当庭回应,他们是依法办案、没有刑讯逼供,通宵审讯属于正常工作安排,现有法律上对审讯时间并无明确规定。


对于常林锋是否遭刑讯逼供,判决中并未提及。不过判决认为,“常林锋的有罪供述与其他证据没有达到供证一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此外,判决书阐述的无罪理由还包括,公诉机关出示的尸检报告、法医会诊意见以及常林锋方提交的由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等在一些问题上存在矛盾。


此案从死缓到改判无罪,在当时,这一案件被称为是中国版“辛普森杀妻案”,也被认为是那几年少有的贯彻“疑罪从无”原则的刑事判例。


3

检察院抗诉,五大争议焦点

 

不过,也有异议者。


中央财经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李轩和马莉相识,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事发后一直关注此案进展,凭借自己掌握的情况,对改判无罪持质疑态度。


李轩认为,该无罪判决的作出,可能与当时呼声甚高的防范冤狱、疑罪从无的司法政策相关。2010年5月30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等5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这两个规定第一次明文确定了非法证据排除原则,并要求审理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时,要求做到证据之间没有矛盾、由证据得出的结论为唯一结论。


常林锋被改判无罪后的第九天,2013年3月29日,北京市检一分院提出抗诉,认为判决“确有错误”,常林锋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抗诉书中指出,常林锋的有罪供述与其他证据能相互印证,充分说明了他供述的真实性;常林锋关于受刑讯逼供、自己同妻子在火灾中一同逃生,后在火灾中下落不明的辩解不能成立。


2013年10月29日,北京高院开庭审理此案。


据《北京晚报》报道,这次开庭中,检方提交了3份新证据。一份是由原隶属司法部的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鉴定,结论是马莉之死“不能排除扼压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一份是由北京市消防局出具的火灾原因认定,支持有故意放火嫌疑;一份是公安对常林锋在积水潭医院的主治医师的询问笔录,了解常林锋手畸形的原因。


常林锋是否遭刑讯逼供,仍是案件重审二审审理过程的一大争议焦点。


赵运恒在庭审中表示,常林锋被释放后,经过3次手术,畸形最严重的左手已恢复基本功能,外形也慢慢恢复正常,右手还未来得及手术。两只手对比,说明羁押期间至少没有给予必要治疗,而这正是常林锋一直强调的公安以此为要挟非法取证。


依据北京高院的 二审判决,法医会诊认为,常林锋双手磨受伤于典型的高温作用,可排除机械性暴力所致。侦查人员出庭作证,没有对常林锋实施刑讯逼供。常林锋在庭审时称,自己的手是海淀看守所不给换药,没给治疗所致,不是外力引起的。故对常林锋的有罪供述不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重审二审过程中,共有五大争议问题,除是否涉嫌刑讯逼供,二审判决还针对其余4个争议焦点进行了论证。


其一是马莉的死因。根据检方提供的尸检报告、法医会诊意见以及司法科学鉴定所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可以认定马莉是颈部遭受外力而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辩方提交的一份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对尸检、毒检报告提出的意见,不能否定马莉的死因。


其二是本案是否人为纵火。火灾原因认定书证明本案具有放火嫌疑,公安消防部门出具的火灾情况说明、原因分析书等证明本案火灾现场具有非人为不可能引起火灾的特征,起火中心没有发现线路异常,没有存放自然物,认定这起火灾是人为放火。


其三是马莉是否被死后焚尸。根据证据材料,马莉呼吸道内没有炭末沉着,未见热作用呼吸道综合征的病变特征,血液中也没有一氧化碳,不符合活体被烧的特征,而是死后焚尸。另一个佐证是,尸体发现时为平躺,没有明显挣扎痕迹。


其四是常林锋是否实施了故意杀人、纵火的行为。判决认为,常林锋的有罪供述符合逻辑,作案时间、地点、作案手段和结果等情节供述与在案其他证据能相互印证。常林锋辩解中的自己和马莉共同逃生的说法不能成立,火灾中心温度过高,他人在马莉逃生过程中作案并将她的尸体放置于火灾中心现场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二审时,赵运恒提交的辩护词中认为,现有证据证实不了常林锋有犯罪动机。常林锋虽有婚外情,但并没有结婚意向,与妻子虽感情一般,但两人从未提出离婚。事发当天,除常林锋有罪供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两人曾发生争吵和打闹。


辩护词中还提到,常林锋有罪供述的情节,公安机关去核实相关证人、证据后发现大都与供述无法吻合。


对此,判决书中认定,常林锋供述的部分情节,如引燃物来源、楼道内是否堆积有杂物、火灾中心现场的墙壁上是否有电源开关等细节的供述存在反复,与其他证据存在不一致性,但均不属于定罪量刑的事实,他供述先杀人后焚尸的基本犯罪事实得到了其他证据印证。


4

两次开庭相隔7年

 

南方周末记者从接近此案的人士处获悉,重审二审除在2013年开过一次庭外,时隔7年后,在2020年11月30日第二次开庭审理。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次开庭并非是因为双方有新证据提交,而是由于案件时间久远,承办法官、合议庭成员及公诉人都发生了变更,需要重新了解案情。


重审二审判决时,距离这次开庭又过去了一年多。 一审、二审两次判决的时间相隔了3205天。


按照刑诉法规定,二审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在两个月以内审结。对于可能判处死刑或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经省级高级法院批准或决定,可以延长两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法院批准。


易延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行法律没有对案件审理期限的最长时间作出规定,若经最高法批准,理论上可以无限期延长。但像常林锋案两审判决拖了这么长时间,比较少见。


目前,常林锋被收监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受疫情影响,律师和家属仍无法申请和常林锋见面。


常林锋出狱后的女友王静介绍,她收到了8封常林锋寄来的信件,他在信中表示将继续申诉。 


(文中马莉、王静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