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珀斯男子竟是26个孩子的亲生父亲?!该男子建立Facebook群组,与成员每年捐赠近千个精子!

收藏

珀斯男子竟是26个孩子的亲生父亲?!该男子建立Facebook群组,与成员每年捐赠近千个精子!

微珀斯 微珀斯 07-02 18:38

最近,珀斯一名作为几十个孩子的生理学父亲的年轻男子,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关注热点。


随着西澳官方精子库的紧张,一些母亲正在关注一个名为“澳大利亚精子捐赠”的 Facebook 群组。



这个群组由前面提到的男子 Adam Hooper 运营,该群组现在拥有 15,000 名参与者。


通过珀斯的一家生育诊所的一封信,确认了等待精子的客户的等待期大约为两年。


信中提到:“目前,澳大利亚范围内的精子捐赠者非常短缺,等待分配精子的时间可能超过 18-24 个月。”



收费表还显示,除了受精和管理费用之外,接受精子的人还必须为诊所的供体精子支付 800 澳元和咨询费每次 200 澳元。


但 Hooper 的组织在过去两年中成员增加了约三分之二,该组织致力于将愿意免费提供精子的女性与男性联系起来。


Hooper 表示,他的组织每年大约创造 600-900 个婴儿。



当被问及他生了多少孩子时,他表示没有数过,但至少是有 26 个。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免费赠送精子时,Hooper 说:“这是改变生活的独特机会。”


西澳卫生部门警告人们不要进行不受管制和非正式的精子捐赠,因为孩子有可能存在一定的出生缺陷、遗传病等风险。



西澳官方诊所的捐赠者经过全面测试,仅限于五个家庭,以尽量减少捐赠者怀孕的孩子在长大后发生关系的风险。


Hooper 表示,参与者在进入论坛之前,他会亲自审查潜在捐赠者的个人资料,以确保他们是否是合适的人选。


Hooper 说,参与者必须说明他们是想参加自然授精还是人工授精,任何人如果在合作期间让人感到不舒服都将被排除。



西澳生育专家医学主任和西澳大学生殖医学教授 Roger Hart 认为,精子的等待时间很长,因为澳大利亚的捐赠者不匿名,这可能会阻止志愿者的参与。


Hart 说:“孩子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捐赠者必须准备好公开自己的身份。”


他认为那些捐赠者在捐赠之前应该先咨询诊所,而诊所必须获得卫生部的许可,并且进行彻底的传染性筛查和基因检测。



Hart 称一个人生了数十名儿童是不负责任的,并表示法律是为了儿童的福利而制定的。


但 Hooper 说他相信他有一个负责任的系统。


他说,他认为男性之所以选择在线上论坛,是因为他们希望与孩子们有更多的接触。



在诊所,如果孩子们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在年满 18 岁时联系他们的捐赠者。


他说,诊所还是不太方便,而在线论坛更加包容,让捐赠者可以了解这些家庭,甚至可以在此过程中了解他们孩子的最新情况。


他说:“我想知道孩子们是否住在一个充满爱心的家中,所以与那个人见面并与他们一起坐下来聊天对我来说很重要。”



他说他并不担心他孩子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断开联系,因为他所有的捐赠家庭都在一个 Facebook 群组中。


珀斯妇女 Courtney Utting 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她正在选择成为一名单身母亲。



Utting 说:“我一直想要孩子,而我和一个决定不想要孩子的人交往,所以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这位幼儿教师说,在她发现在线精子捐赠之前她因为买不起体外受精,一直担心她可能永远不会成为母亲。


她说:“这里成本低,而且无需等待非常方便。”



Utting 在 Facebook 中只有八句话,说明了她希望如何了解捐赠者,并且在继续之前需要一份书面协议。


她在一张她小时候的照片旁边写道:“健康检查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也很乐意支付这些费用。”


Utting 在找到最终的匹配对象之前与四位捐赠者进行了交谈。这位 24 岁的女孩让他们提供基因检测,以确保她有最好的机会生下一个健康的婴儿。



她目前还没有怀孕,但与她选择的捐赠者达成了“叔叔协议”,她希望捐赠者会出现在她未来孩子的生活中。


西澳的一对 LGBTQIA+ 夫妇表示,当他们得知精子的等待时间以及开始生育治疗前需要各种咨询时,他们感到非常沮丧。



所以就开始寻找完美的捐赠者,并表示非常幸运能够与捐赠者联系并在第一次尝试时怀孕。


她说:“对我们来说,这个过程非常简单,而且与数千澳元和各种生育前的诊断相比,基本上是免费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