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 >

谢邀,刚下飞机就被美国人骂滚回亚洲....

收藏

谢邀,刚下飞机就被美国人骂滚回亚洲....

Insight 视界 Insight 视界 13天前 07:00


我是九七,在大三的时候曾经去美国加州交流了一个学期。那段在异国的日子至今还在我的记忆里闪闪发光,但也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我希望能把这样的经历也分享给你,告诉你关于留学生活的不同面。


留学第一课:直面种族歧视


在正式开学前,我就学到了我的留学生活的第一课:面对种族歧视时,第一要务是保证自己的安全。


在到达学校所在地的第二天,我和朋友打算去逛逛校园,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我还记得那天阳光很好,由于还没有正式开学,学校里面静悄悄地,当我们走到一片树林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小松鼠,想停下来拍张照片。


正当我打算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我听到远处一个男人大声地向我们吼叫:“滚出我们的国家,你们不配拍下这里的任何照片,你们这些肮脏的亚洲人!”


那是一个状似疯癫的白人男子,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又紧接着说了很多更加过分的、肮脏恶毒的话语,并向我们逼近。



其实在留学之前,我已经做好了会遇到种族歧视事件的准备——我甚至还在心里想过,到了那一刻,我会如何反驳回去。但当这种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我的大脑内一片空白,因为我没有想过它会发生的这么直白,我甚至都来不及愤怒,我只能感受到恐惧。


我想呼救,但四下望去,除了我、我的朋友和这个男子,我甚至都看不到第四个人,在那个当下,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润!我和朋友飞速地远离了那个树林,甚至都不敢往回看。当我们跑出学校后,在确认那个男子没有追上来后,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当天下午,我们便和负责交流项目的老师反映了这件事,她看上去很惊讶,说她也是第一次听说在学校里发生了这样的事,紧接着她表示歉意并拥抱了我们,告诉我起码她在这里,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她。


那个拥抱很温暖,我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因此平静了下来,接着我们又聊了很多,虽然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但我依然很感激那个老师在那个当下给予我的善意。



那并不是唯一一个我感受到身边人善意的瞬间,在此之后我也遇到了很多可爱的人:告诉我附近最好吃华夫饼店的大叔、开车带我逛遍学校周边的朋友、在我弄丢钥匙时安慰我的宿管小姐姐……


这段在他乡的经历,是我第一次那么明确地感受到我作为社会中的少数者,会感受到怎样的善与恶,陌生与不安会放大每一个感受,我无法定义这对每个人来说是好还是坏,但是于我而言,这样的感受或许不是令人愉悦的,但却是珍贵的:


它让我更能懂得如何共情他人,并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我想这就是这段经历所带给我的成长。



我是Daisy,在国外的那段日子里,我见识了很多新鲜的事儿,比如在荷兰旅行时,见到大街小巷贩卖大麻,还被店家问到“Would you like some snacks?”(当然我是绝对不敢尝试的);比如在德国留学时,最直观地感受到,部分白人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仅仅只需要一个荒唐的理由...


种族歧视:荒唐的理由


种族歧视在日常生活中往往是不易察觉的,而它的表达往往需要一个触发它的机制。新冠的爆发便是那个“契机”。


2020年3月,正旅德交换的我第一次直面了种族歧视。正值新冠爆发,国内严格封锁,积极防疫,而欧洲人的普遍态度却是不以为然,甚至认定中国人是新冠流行的罪魁祸首。


远在他乡的我和同伴们出于自我防护,出门时都会带上口罩。某天去超市采购的路上,一辆小车向我们迎面驶来,忽然,车速慢了下来,车上年轻的白人男子用德语大喊“中国人!”,同时还恶意满满地朝我们做鬼脸。



我瞬间便意识到,这是嘲讽。黑头发,黄皮肤,蓝色医用口罩,仿佛已经成为了一些人拿来嘲笑的符号。在那一刻,我的心情是无比委屈和难过的。


但细细想来,这些日子我遇到的,是热心充当德语翻译的同学,是偶尔经过社区时向我打招呼的老太太,是耐心温柔的护士小姐……歧视或许永远存在于某些阴暗角落,但善意却是随处可见的。在德国,我依然交到了许多散发善意的朋友~


德国朋友的亚洲料理初体验


在多特蒙德的交换学期里,我通过buddy program认识了新朋友Oliver。Oliver是个German–American,而我来自东方,两个在截然不同的文化环境下长大的人,却对食物有着同样的热爱。


在被他疯狂安利美式墨西哥卷饼和土耳其Döner并对这些美味心悦诚服之后,我向他提出了亚洲料理体验计划:打卡多特蒙德城里最受欢迎的韩料店和中餐店。



我们最先打卡的是一家名为Namu的韩料店。然而,这家小店没有烤肉,菜的辣度也降到最低,为迎合当地人的口味,每一道菜也是分量十足,颇有东北菜的风范。


正当我抱怨菜不够辣、出品不正宗时,我的朋友却吃得津津有味,反复向我强调“这是我吃过最辣的东西!”——我决定带他尝试一下真正的spicy food。


周末,我和室友点了附近川菜馆的外卖:麻辣小龙虾,麻辣酸菜鱼,夫妻肺片,爆炒肥肠和毛血旺,并邀请Oliver来做客。除了对爆炒肥肠接受无能,Oliver对其他菜都很感兴趣。


当我们打开外卖盒子时,他显然被餐桌上红红的一片震撼到了。“我从来没见过一道菜里能放这么多辣椒!”他指着那盘毛血旺,脸上颇有难色。但他还是尝试了。“真好吃,但是有一些油腻”。



我们一致赞同Oliver的评价,这里的中餐远没有想象中的辣,或许是因为外卖配送时间较长,吃的时候已经感受不到辣菜出锅时的香气,油脂冷却之后便显得油腻了。我是对德国的中餐有些失望了,但德国朋友却觉得新奇好吃,还跟我约定,下次还要一起吃中国菜!


遗憾的是,直到交换学期结束,我们都没有机会去吃更好的中国菜。匆匆一别,才意识到异国友谊的珍贵。虽然我们说着不同的语言,被不同的文化涵养,也有着不同甚至对立的价值观和立场,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通过分享美食感受彼此的善意和真诚。



大家好,我是骆驼~要说在俄罗斯留学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二三事件,那就一定要说说我参加优秀大学生舞会和吃生腌鱼干的事情啦。前者让我觉得骄傲和新奇,后者可是给热爱美食探索的我带来了莫大的心理阴影。


优秀大学生舞会:帅哥美女贴贴


俄罗斯按例会在每年的1月25日庆祝大学生节,有不少大学会选择在这一天举办优秀生舞会。举办舞会的那天还是寒冬,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画着美美的妆,顶着6级风和-15℃的严寒,站在宿舍门口等车的情形吗?我自己现在想来也是觉得又好笑又疯狂


到了舞会的校舍,一走进大厅立马能看到那盏华丽的水晶灯,伴随着优美的音乐,我瞬间感觉城堡为我打开了门,氛围把我带回了18世纪,穿梭到了安娜·卡列尼娜的世界。


更令我赞叹的是,俄罗斯美女帅哥真多,我第一次遭受这么多帅哥美女的美貌攻击,眼睛都看不过来,一下惊叹于这个妹子的肤白胜雪;一下又夸赞一下那个帅哥的完美比例,真的是种族优势啊,好羡慕~



舞会上,一位笑起来腼腆又温柔的土库曼小帅哥,低下头在我耳边轻声邀请我跳舞。我心想:我不会啊!也没人跟我说要跳舞,我以为就是蹭吃蹭喝来着!但是我不能失了我的自信心,于是壮着胆子对他说:我不会,但是我们可以试试。


当挽着他的手臂进入舞池的时候,我虽然面带微笑,但是内心慌得一批,笑得我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如果不是学过一点点走位,我肯定会踩到他的脚。



一曲终了,我走出舞池才想起来自己没要他联系方式,正在懊恼...但颜狗在这样的地方总是能找到新的乐趣,很快我注意到了旁边的一位帅气的记者大叔,开始进入花痴式聊天~


舞会直到夜间才结束,我躺在宿舍床上,思绪却仍停留在舞会中,难以入眠。在国内的时候很少能有这种舞会,更别说自己还能作为参与者身临其境...这个舞会给了我与其他人一次认识与交流的机会,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尝试参加舞会,既开心又梦幻。


初尝俄罗斯腌鱼:我人麻了


我喜欢交际和尝试新鲜事物,但尝试的多了,也有翻车的例子。


有一次我和俄罗斯室友一起在宿舍喝酒聊天、交流饮食文化的差异。我们说到鱼干,就交流起来了,越说越兴奋,毛妹当场决定要让我尝试一下他们当地的顶级下酒菜--腌鱼。还跟我保证这东西味道为非常好,值得尝试。



她们买了两条品质上佳的腌鱼,回到宿舍,坐在餐桌前,带着隆重的仪式感,开始上手捯饬。好家伙,我才发现原来这玩意儿是完整生腌的鱼,状态半干不干,腌制的时候也保留了所有内脏和鱼鳞。


当妹子们把鱼肉整理好,摆在我的面前邀请我吃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及其拒绝的,内心大声OS:这玩意儿能吃?不会毒死人吧!


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拂了这样的好意,只能硬着头皮将湿湿软软地鱼肉饭进嘴里。鱼肉入口的那一刻,我只觉得一股土腥味冲破了我的天灵感,脑子已经宕机了,我的嘴巴习惯性地咀嚼了两三下,这口感又粘又嫩,我真是好想吐,但是我又不得不吃下去,同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口嗨,为什么要作死尝试啊?!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在毛妹的期待之下把腌鱼肉吃下去的,而且她们问我好不好吃的时候我还得回答好吃,太难啦!


随后在俄罗斯生活的日子里,我还尝试过很多东西,比如腌肥肉、烤蘑菇等等。建议大家也多多去尝试新的东西,不管好的坏的,都会是很有趣的经历,给你的生活带来不一样的色彩~



总的来说,留学生活给我们的三位主人公带来了别样的留学感受,或好或坏,在他们的人生轨迹上都留下了意义非凡的一步,在未来的五年、十年,我想他们也一定会如现在一般感恩这段经历~


那么,你理想中的留学生活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