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广东遭特大洪水:历史最高水位背后,英德的艰难救援

收藏

广东遭特大洪水:历史最高水位背后,英德的艰难救援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10天前 13:23

每年小满至夏至,我国华南的广东、广西及福建一带,都会出现持续性大范围强降水,被称为“龙舟水”。但今年6月以来,广东多个县市降雨量打破历史同期纪录,其中珠江流域第二大水系北江干流,大部分水位超出警戒线,北江沿线的韶关乐昌市、清远英德市受淹严重。


6月20日,北江英德站(英德市英城镇)涨至33.94米,超红色预警线。6月21日,清远市清城区、英德市、阳山县发布22日停课通知,组织人员撤离。据统计,英德市受影响人口约40万人,临灾转移人员共3万余人,暂未收到人员伤亡报告。


6月22日,英德市区已恢复供电,但偏远乡镇,部分地方农田和居民区水位最高已涨到八九米深,且昨日仍在上涨,救援困难。

 

英德突然告急


对救援队来说,英德的情况告急,的确来得有点突然。覃继雪是东莞蓝天救援队的成员之一,他告诉本刊,6月21日19点,他们有15名队员到达韶关,转移了8名受困群众。结果英德突然请求支援,队员们紧急赶往英德,凌晨3点半到达。到6月22日19点50分,已经转移了257名受困群众,其中包括24位老人,29个小孩。6月22日17点,东莞蓝天救援队第二梯队也来到英德望埠镇,发现水势很大,已经淹到了一楼。


东莞蓝天救援队在救援(受访者供图)


王治勇是民间公益救援组织佛山菠萝救援队的队长,他了解到的英德的情况跟蓝天救援队了解到的差不多。他最早接到粤北的洪灾救援信息是6月16日,当时清远市连南瑶族自治县的一个水库超警戒线,有决堤危险,救援队里派出了一批人前去救援。结果6月21日,随着韶关汛情变得紧急,队里拨了大部分人又赶往韶关,只留下几人留居连南。但一行人在韶关还没过夜,英德市就告急。 


航拍北江清远城区沿岸水淹情况


广东省清远英德市沙口镇沙口大桥(受访者供图)


肖鲲是菠萝救援队里参与救援的队员之一,他告诉本刊,6月21日13点多,他和其他队员先是赶到韶关,没吃饭就参与转移群众。在韶关,肖鲲发现,参与救援的基本都是消防人员,他猜测,自己和同事应该是第一批前往韶关的民间队伍。6月21日晚上,随着韶关洪水在减退,肖鲲接到通知,英德需要支援。随后,他和8名同事,带着3艘皮筏艇,连夜赶往英德县西牛镇,他们是在6月22日凌晨1点多到达的,发现镇上不少老人和小孩需要救援。


菠萝救援队拍摄的现场情况(受访者供图)


肖鲲了解到,西牛镇从6月21日开始受灾,全镇随后停水停电。因为进入镇子的交通已全被洪水阻断,他们开车到了镇子附近后,只能把车停在高处坡上,然后开船进入西牛镇。肖鲲说,进入镇子的时候,他发现水流非常急,加上气温较高,晚上打手电,水面全是雾气,没有办法开展救援。


西牛镇大多数都是两三层的房子,当地提前已经转移了一楼的群众,肖锟和同事到达时,剩下的主要是二楼三楼的群众还在等待转移。不过救援并不容易,因为镇上低洼地方的水位已达七八米,两三层楼高,镇上的土砖瓦房又多,有的巷子十分狭窄,不光肖锟和队友不熟悉当地情况,连本地向导在被水淹没的地方,也晕头转向,常常找不到方向。


东莞蓝天救援队在救援现场(受访者供图)


另外,西牛镇地势低洼,水从四周斜坡上灌下来,碰到房屋就形成回流区,最急的地方甚至像江水一样,“来之前没有想到内涝有这么急的水流。”肖锟说。从最远的救援地点到安置点,他们来回一趟,花了4个小时。其中一位80多岁的老人,经过村里排查还没离开。向导带着救援队,找了很久才找到老人的住所,黄泥瓦房上搭着个木板阁楼,阁楼离水只有四五十公分了,老人家就一个人在阁楼里困了一天,没有电话,也没有吃的。皮艇开到门外,进不去房子,肖鲲是淌着齐胸口的水,把老人背上皮筏艇的。


那个被救援的老人,刚见到肖锟他们的时候,看起来有些生气的神情,咕哝着说了点啥,肖锟没听懂,后来他们一直跟老人说话,老人的心情看起来才有所好转。“走的时候还跟我们握手。”肖鲲说。除了这位老人,大多数群众都是从窗口等地方背下来的,其中一家人的房子在急流区,船只无法停留,只能由肖鲲站在船上,一家三口从飘窗爬出来,踩着他的肩膀下来。


在转移群众的过程中,水位还在上涨,“一开始电线离头顶还有六七十公分,后来就必须贴在船上,才能从电线下面穿过。水里垃圾很多,沙发、凳子、胶桶、蛇皮袋、雨衣、网等,螺旋桨经常被垃圾搅住,开不动。广东有很多红火蚁,船开到水面上,很多红火蚁就顺着船爬上来,一咬就是一个红包,又痒又痛,起脓。”肖鲲说。


救援队在转移群众(受访者供图)


6月22日,肖锟和队友们晚上九点多才回到镇政府所在的营地,当天他们一共转移了200多人到安置点。安置点目前只能保证吃喝,但没有睡觉的地方,灾民困了只能趴在桌子上睡一下。


另外,最近流感比较严重,肖锟发现受困群众中很多小孩子发烧,需要转移到条件更好的地方。一边救援一边联络,肖锟还注意到,西牛镇的水文系统可能已经损坏,因为水文信息显示水在退,但肖锟看到的水位却一直在上涨。


广东省清远英德市沙口镇6月22日上午10点的水位(受访者供图)


失联的村镇


李晔在广州上学,她注意到英德洪水的新闻是6月21号中午,随后在网上看到英德许多乡镇被淹没的视频,包括她的老家英德市西牛镇,有的街边平房已被淹得只冒出头。她被吓到了。21日下午,她给住在英德市区的母亲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好在当晚,母亲主动联系了她,说英德市区停电了,自己转移到了地势较高的外婆家。


除了母亲,李晔更担心的是爷爷,老人独居在英德市西牛镇鲜水村老家,离市区有50多公里车程。村里总共就剩下十几二十户人家,其中大多数青壮年都在外工作或求学,留在村里的,只有老人和6、7岁的孩子。从知道洪水的消息后,李晔和母亲先后打爷爷的手机,都联系不上。直到6月22日下午3点多,才通过亲戚和邻居辗转得知,老人已被村干部和邻居送到地势较高的地方了。


西牛镇除了靠近连江,周围还有多条河道。李晔记得,以前西牛镇也发过洪水,一年一次或两三年一次。6月22日上午,她加了一个英德县的救助群,看到群里有人发了一个求助信息,一位住在英德县浛洸镇的老人在屋顶上,因为舍不得被淹的房子,村委救援人员劝了很久才离开。李晔知道浛洸镇,那里离西牛镇十几公里,村路不便,更加偏僻。


居民从家中看到的广东省英德市浛洸新市场附近的受灾情况(摄于6月22日下午6点,受访者供图)


事实上,浛洸镇位于西牛镇上游约10公里处,同样紧邻北江的最大支流连江,并且同样地势低洼。另一位受访人阿英就在浛洸镇经历了惊险的两天。阿英6月20日到浛洸镇的朋友家玩。当天早上,朋友曾告诉阿英,镇上有地方被洪水淹没,不过已经退了。因此,当时阿英并未觉得情况严重。


6月21号早上10点,朋友叫醒阿英,告诉她“发大水了”。阿英从窗户往下一看,停在朋友家楼下的货车车牌已被淹没。到了晚上七八点,阿英洗完澡,发现镇上开始停水停电,她本来还以为,第二天就能退水,结果6月22日凌晨1点左右,她发现水位已经涨到楼下货车的挡风玻璃下。6月22日早上6点,货车的挡风玻璃也淹没了。


广东省英德市浛洸新市场附近的受灾情况(受访者供图)


当时,阿英在床边查看水情,看到一些中年男子试图划木船或铁船离开房子,其中一艘小船还在水中倾翻了一次。阿英和两个朋友都才16岁,家里没有大人,她们不敢贸然行动,于是在6月22日下午通过微博发出了求救信息。


阿英庆幸的时候,21日停电前,她把两个手机和充电宝都充了电,因此得以在6月22日晚上11点左右接到救援电话。阿英记得,当时她能看到两批救援人员,一批穿红色衣服,一批穿蓝色衣服。作为未成年人,阿英和两个朋友,一个高烧40度的小朋友以及小朋友的家长被优先救援。皮筏艇出镇的时候,阿英明显感到,越到镇子出口,积水越严重。


阿英乘坐的快艇,先把发高烧的小孩子送到了当地医院,随后把阿英和朋友送到了位于浛洸镇政府所在地。那里尚未被淹,阿英就打车回家了。阿英说,此前在朋友家被困四楼,等待救援的两天里,因为缺乏物资,她几乎全程没有进食进水。据阿英了解,朋友家附近的很多居民也同样缺乏物资。她和朋友离开时,许多居民还在等待救援。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