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后疫情时代急用工,西澳州长远赴欧洲拉人:快来西澳工作生活吧!我们招聘数全澳第一!

收藏

后疫情时代急用工,西澳州长远赴欧洲拉人:快来西澳工作生活吧!我们招聘数全澳第一!

微珀斯 微珀斯 11天前 09:53

新冠疫情结束,又如何应对后疫情时代呢?


5月份西澳发布了3.5万个工作岗位,直接创下了历史,全澳最多,比第二名整整多了近3倍!


即使现有的西澳人都工作,也无法弥补空缺!麦高文只能远赴欧洲,化身西澳最强音:快来看看西澳,我们真的很棒!


01

西澳招聘数全澳第一!

急用人啊!


上个月,西澳发布了近35000个工作岗位,打破了21世纪矿业繁荣期间创下的纪录。


今天,国家技能委员会发布的新数据显示,西澳招聘的职位数量为34500个,比新冠疫情前的水平增加了113%。



西澳之前的记录是在2008年创下,当时发布了32200个职位。


在原始数据上,5月份西澳招聘的1300个额外职位远远超过其他所有州,塔斯马尼亚以430 个排名第二,昆士兰州则增加了330 个,是其他州的三倍多。


在全国范围内,自委员会2006年1月开始记录以来,西澳打的广告也达到了最高水平。



在大流行前的数据中,西澳西南部的招聘广告飙升了128%,珀斯飙升了98.6%,Goldfields增加了83.1%,Pilbara和Kimberley增加了63.9%。


上个月西澳招聘广告中,最需要的是专业人士,其次是经理、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作者。


为劳工、技术人员以及贸易工人发布的广告数量每月略有下降。


西澳工商会首席经济学家Aaron Morey表示,西澳经济几乎没有什么可让步的了。



“西澳每个失业者大约有1.4个空缺职位,(这是)我们所见过的最紧张的劳动力市场,所以,对于西澳而言,最重要的是接触到熟练的海外工人。”


“这里的问题贯穿整个经济。”



正是因为西澳现有劳动力已经无法弥补经济的空缺,因此,麦高文才会极力的推销西澳,希望大家都来西澳生活,工作。


这不,上周才向东部各州宣传,西澳很适合居住,这下子,又跑到了欧洲,希望能带回来一些工人。


02

麦高文欧洲行!

快来西澳啊!


麦高文政府即将在欧洲发起一场营销活动,以吸引爱尔兰和波兰传统工匠来帮助解决西澳工人短缺问题。


已经在东海岸和新西兰开展的“在西澳建设生活”活动将扩大到波兰、爱尔兰和英国,甚至更多国家。


迫切需要工人的行业表示欢迎,并表示随着西澳边界完全重新开放,需要共同努力重新开始吸引移民填补空缺。



本月晚些时候,麦高文将启程开始他的首次国际巡演。他的“重新连接西澳任务”从6月25日首趟珀斯直飞罗马的澳航航班开始。


州长将参加在罗马和伦敦举行的旅游圆桌会议,并会见意大利能源公司。如:Enel Group和Saipem以及在建设Forrestfield-Airport线的Webuild Group。



在Dublin,他的重点将是试图说服建筑、医疗保健、旅游和采矿业的爱尔兰工人来到西澳就业。


麦高文说:“西澳是一个生活、学习、参观和经商的好地方,这是我在即将到来的使命中推广的东西。”


“作为州长,我将举行一系列经济、银行和金融会议,以展示西澳强大的经济地位。”



澳大利亚酒店协会(Australian Hotel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Bradley Woods表示,酒店业迫切需要另外15000名工人来维持西澳酒吧、餐馆和酒店的运营。


他说,行业通常依靠背包客、国际学生和技术移民来填补劳动力缺口。


但由于工人短缺现在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州和联邦政府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吸引工人。



西澳矿产和能源商会(The Chamber of Minerals and Energy WA)去年预计,未来三年将需要40000名额外工人,2023年将出现33000名短缺高峰。


CME代理首席执行官 Rob Carruthers表示,尽管边境已经重新开放,但劳动力市场紧张,加上重启移民缓慢,使得吸引和留住员工变得困难。



“虽然我们致力于培训和培养西澳人成为未来劳动力的一部分,但目前严重的短缺意味着我们必须超越国界寻找更多工人。”


“传统的战后移民来源,如英国、西欧和新西兰将需要再次得到利用。”


“在印度、韩国和其他东南亚合作伙伴等不断增长的市场中把握机会也很重要。”


商会表示,需要有针对性增加澳大利亚技能移民计划,加快签证申请处理速度。


并且在优先移民名单中增加更多职业,包括钻井工、卡车司机和工厂操作员等。



Master Builders WA 执行董事John Gelavis 表示,培训学徒需要时间才能实现,因此针对外国工人的运动将“至关重要”。


03

珀斯-Johannesburg新航线!


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是南非最大的城市。作为世界最大的产金中心,Johannesburg素有“黄金之城”称号。



澳航(Qantas)即将宣布:从今年11月1日起,每周三班从珀斯飞往Johannesburg的新航班。这将大大推动西澳旅行业!


这一服务取决于与珀斯机场的最终谈判和正式的政府批准。



The Airbus A330服务航班QF65将于中午从珀斯起飞,下午5点15分抵达Johannesburg。


回程服务QF66将于晚上7点20分离开Johannesburg,并于次日上午11点15分抵达珀斯。


这一备受期待的航班将取代南非航空公司(South African Airways)倒闭后留下的空白。



A330拥有27个商务座位和224个经济舱座位。这些座位目前在澳航(Qantas)预订系统中,但它们被禁止销售。预计本周正式宣布服务时会开始出售座位。



旅行社告诉西澳人,服务似乎是全年的,而不是季节性服务。


预计服务将从澳航(Qantas)T3的国际设施出发,伦敦、罗马和新加坡的航班都从这里起飞。


业内消息人士称,这一公告将是澳航(Qantas)首席执行官Alan Joyce本周宣布一系列公告的一部分。


Alan Joyce于周二抵达珀斯,希望巩固珀斯作为澳航(Qantas)主要国际门户的地位。



澳航(Qantas)发言人说;“澳航(Qantas)一直在寻找新的航线,而珀斯-Johannesburg是我们关注已久的航线。


“我们仍然需要清除一些障碍,包括与珀斯机场达成协议,然后才有信心让这条航线取得成功。”



珀斯机场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期待本周末推出的新珀斯-罗马航线。”


“我们也很高兴继续与澳航(Qantas)就潜在的Johannesburg线进行讨论。”



消息人士称,本周还可能宣布2023 年季节性罗马航班和第二条珀斯到伦敦的直飞服务。


珀斯飞往伦敦的直飞航班是澳航(Qantas)国际网络中最受欢迎的航班。


在大流行之前,载客率高达 95%。日常服务现已恢复,预订量很大,旅行社表示未来两个月几乎没有座位。


04

澳洲机场混乱,

将持续数月!


上文提到珀斯又恢复了一个新的航线,虽然澳洲机场排大队、行李失踪的事情经常发生,但是一点都不妨碍他们恢复更多的航线。


Qantas老板Alan Joyce表示,困扰澳大利亚机场的排队和行李“咆哮”,将持续“数周或数月”,然后才会有所改善,然后表示,但澳大利亚的情况比欧洲要好得多。



Joyce在最近的会议上发表讲话说,最近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会议上的重点关注了这个问题,因为全球航空公司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我们遇到了问题,比如排长队和大量丢失的行李,我们正在制定计划,以比复活节前多出 20%的人手储备。”


“悉尼机场招募了5000人,因此机场安检队列没有复活节那么糟糕。”



“我认为情况会好转,在数周或数月内,澳大利亚机场就能恢复新冠疫情之前的秩序,在欧洲,要达到这个水平甚至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Joyce承认,Qantas和Jetstar航空,以及竞争对手Virgin澳大利亚航空,都没有提供他们想要的服务,但问题正在得到解决。


他说,从全球视角来看,周六有18000个行李滞留在伦敦的Heathrow机场。


“我一直专注于让澳航度过这场危机。”



“我认为在澳大利亚,没有比Qantas首席执行官更好的角色了……因为这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我们是了不起的人,也是一段了不起的历史。”


了不起是指占市场份额和营业额吗?业务能力倒是一点没提。


根据澳大利亚国内数据统计,让乘客准时达到目的地的能力,Qantas落后于其国内竞争对手Virgin澳大利亚航空。



通过Flying Kangaroo网络的记录,上个月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航班按时到达。


在经历了两年的封锁和新冠疫情旅行限制之后,航空公司一直在努力跟上客户激增的需求。


但是,机场人员短缺导致办理登机手续长时间延误,加剧了澳洲航空业混乱的航班时刻表。


根据基础设施、运输、区域发展和通信局的数据,总体而言,上个月只有64.2%的航班准时离开登机口。



Qantas航线上只有60.7%的航班准时到达,准点率为61.9%,其折扣航空公司Jetstar为 60.6%,均远低于Virgin的65.7%。


准时出发率也不行,Virgin的准时出发率为 64.4%,而Qantas网络的准时率则为61.5%。


报告称,上个月的整体准点率明显低于82.2%长期平均水平,准时出发率也明显低于83.4%的平均水平。


Qantas本月的取消率也最高,为7.6%,其次是Qantas Link,为6.8%,Jetstar为5.7%,Virgin航空为5.1%,VARA为4.2%,Rex为1.4%。



总体而言,由于“与天气相关的事件、拥堵和其他与COVID 19相关的问题”,导致航班取消增加了2%,影响了5.6% 的航班。


其中,悉尼-墨尔本航线的取消率最高,为16.5%,其次是墨尔本-悉尼航线,为16.2%。


表现最好的航线是阿德莱德-黄金海岸,到达率为87.7%,

出发率为 89.5%。



最差的航线是达尔文-珀斯,到达率为 35.7%,出发率为 32.1%。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