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60岁的周星驰,生日快乐

收藏

60岁的周星驰,生日快乐

Mtime时光网 Mtime时光网 10天前 12:56

今天,是周星驰的60岁生日,先祝星爷生日快乐!



贫民区出生,“跑龙套”入行,从“我是一个演员”,到退居幕后转执导筒。


从星仔到星爷,30多年电影路,50余部主演或导演的电影,周星驰为影迷们带来众多经典作品,还有无数感动和欢笑。



关于星爷的银幕形象,实在已经被盘点过太多次。


今天,时光君想换个角度,讲讲关于他的15个小故事。


或许,里面会有你不知道的事。



01

“发小”梁朝伟


周星驰和梁朝伟,这两位香港影坛的巨星,其实是“发小”。


他们的生日只相差五天,初次相识,是因为梁朝伟的同学和周星驰的姐姐约会,他俩都去当电灯泡。



1982年,他们一起去考香港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结果陪同的梁朝伟入选了,周星驰却名落孙山,多亏戚美珍提携,他才考上了夜间班。


作为同学的吴镇宇曾说,上课时老师最常表扬的就是梁朝伟。


但每次排队时,周星驰和梁朝伟都不肯站第一排,因为站前面的人是最矮的。



没想到,后来他俩的成就最高。


02

看打架


如果说喜剧的本质是悲剧,那么最擅长拍喜剧的周星驰,早早就领悟了这个道理。


在童年时代,他的父母经常因为一些生活琐事争吵不断,甚至大打出手。


童年的周星驰与母亲和姐妹


别的孩子都躲得远远的,但周星驰恰恰相反,他把父母的吵闹看作滑稽的小剧场。


每次爸妈争吵,他都看得津津有味。


7岁那年父母离婚,他变得愈发沉默寡言,开始喜欢趴在窗上看楼下街道人来人往,观察观察街坊邻里和市井百态。


他甚至可以趴在窗上看一天都不说话。


孤独和旁观,从此成了周星驰的人生底色。


03

跑龙套


当艺员训练班的同学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剧拍的时候,周星驰还是在无线台做儿童节目主持人。


常年跑龙套的辛酸故事,写进了后来他的多部电影里。



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的角色是“宋兵乙”和囚徒,有场戏是要被抓去给梅超风练习九阴白骨爪。



他当时还提出疑问:“副导演,我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再死?”副导演的反应,大家可以从《喜剧之王》中参考一下。


对周星驰来说,他至今忘不了跑龙套时的一种感觉:“等待,等待,无止境的等待,一年一年的等,一天一秒钟的等。”


这种在绝望时心存希望的感觉,都藏在尹天仇对着大海喊“努力奋斗”的背影里。



04

 一条狗


1998年,李修贤请周星驰出演《霹雳先锋》,这部片让星爷拿下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处女作。



李修贤是他的伯乐,但两人却并不算投脾气。


《济公》里有一个场景,墙上红漆写着“李修缘,我要杀你全家!”


济公本名就是叫李修缘,却被有人引申理解,这是周星驰借电影讽刺李修贤。


周星驰追求完美,一个镜头不满意就不断重拍。


这让早已习惯高效拍摄的李修贤不屑一顾,甚至骂他,“演戏又不是力气活,你干嘛像条狗一样卖力”。



听着耳熟吗?这不就是《大话西游》结局的经典台词:“他好像条狗啊”。


05

无厘头的萌芽


提起周星驰电影,绕不开的关键词,必然是“无厘头”。


当年周星驰有空就去跑龙套,这个时期他认识了后来合作次数最多的导演李力持。


一个爱出主意的演员,遇上一个爱现场改剧本的导演,两人一拍即合。


因为住处离得不远,他们经常在茶餐厅见面讨论剧本,感觉像在“谈恋爱”。


《盖世豪侠》里的吴孟达、罗慧娟和蓝洁瑛都已离世


在1989年的《盖世豪侠》里,吴孟达、周星驰、李力持成了“铁三角”。


经常是三个人临时想出一个新笑点,忽然在片场哄堂大笑,引得旁边工作人员一脸莫名其妙。


他们已经有意识在拍摄过程中,临时加笑点了。


最初的剧本里的笑点只有一个,但他们在现场彩排之后,会把一个笑点变成两个,三个甚至四个——再加上现场编剧的润色,这就是“无厘头”的萌芽。


06

加戏


周星驰热爱加戏,当明白导演意思后,他立马会把导演的想法,演绎得更胜一筹。


拍《武状元苏乞儿》时,有场戏要表现周星驰饰演的苏察哈尔灿被抄家的场景。


陈嘉上导演曾说,“我告诉阿星需要一个落寞的镜头,他就站在摄影机前看了一下,然后走过去坐在一张大烟床上,我想都没想过,他就开始唱起南音来。”



导演当时惊呆了,“原来最落寞的不是捶心捶肺,不是哭泣连天,而是他的歌声,声音带着点凄厉。”


“他一边唱,我通过镜头在一边看,我觉得我看到一个天才演员。他真的是最好的,到现在我都觉得是最好的。”


07

从星仔到星爷


1992年周星驰只有30岁,但香港电影圈已经没有人叫“星仔”,改称“星爷”。


那年周星驰一共拍了7部电影,当年香港票房榜前五名的电影都由他主演,前无古人后仍未见来者,这一年被称为“周星驰年”。



其实在1990年,那部让周星驰大放异彩的《赌圣》里,吴君如饰演的阿萍已经在片中改叫“星爷”,可以说是神预言了。


从此之后,香港影坛开始有了“双周一成”的说法,周星驰、周润发、成龙三人成为票房的金字招牌。


08

烟和芥末


周星驰拍《喜剧之王》的时候找张柏芝来试镜。


看她只有十八岁,星爷给她一只笔,假装是烟,想看看她抽烟的感觉。



张柏芝却说,“我干嘛要拿假的笔,拿真的烟就好了!我本来就抽烟啊!”


正是这个细节打动了周星驰,让他觉得柳飘飘这个角色非张柏芝莫属。


但实拍的时候,星爷就没那么客气了。


演完吃芥末痛哭的那场戏,张柏芝去洗手间足足吐了八次。



1998年,《喜剧之王》和《玻璃樽》剧组碰巧租了香港同一个地方拍戏。


两个剧组的演员经常一起吃饭喝酒。


众人提议两部戏的主演周星驰和成龙,相互到对方的戏里面客串一把。



所以才有了这两个难以再现的经典镜头。


09

八个啤酒瓶


黄一飞在《少林足球》里演大师兄,拍摄铁头功那段戏,周星驰为了追求效果,在他头上爆了八个玻璃瓶。


说是道具瓶,但他头上早已血肿。



周星驰一直不满意问还有没有啤酒瓶,连道具师都于心不忍,谎称没有。


事后道具师悄悄告诉黄一飞,其实瓶子还有四个。


这个故事,也成了周星驰是“片场暴君”的某种证据。


还记得两人在舞台上大唱“少林功夫好”,星爷中途绷不住,三次笑场。本来他不打算用这组镜头,后来因为太好笑了,在补拍剪辑后放了进去。


10

偶像李小龙


当年被母亲带着去影院看完《唐山大兄》,不满10岁的周星驰彻底迷上李小龙。


他对这位童年偶像一爱几十年,甚至改变了人生方向。



《赌圣》里用周星驰用两个马桶塞做成了双截棍,《武状元苏乞儿》中用残余兵器组合成了双截棍。


《喜剧之王》里的排练模仿李小龙的《精武门》,《功夫》里也有向李小龙致敬的情节。



最大的致敬当然还是2001年的《少林足球》。


周星驰凭这部片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时,致辞感谢的第一人就是李小龙。


11

铁砂掌


少年时周星驰除了喜欢趴在窗口看人,还喜欢去书店看一些武侠书,在课余时间练功夫。


他甚至真的曾把豆子炒熟,把手插到豆子里面练“铁砂掌”。


但他还算考虑周全,一般只用左手练,怕有什么意外,还有右手可以用。


“铁砂掌”这段戏被加到了《破坏之王》里,吴孟达说“三日炼成,收费六百”,他还声称自己和李小龙是师兄弟。



其实周星驰为了学习功夫,真的拜了李小龙的授业师兄黄淳梁为师,所以李小龙是周星驰的师叔,两人算是同门。


“七小福”之一的元彬曾在酒桌上调侃,“如果真论武功,甄子丹其实打不过周星驰。”


12

鲍鱼罐头


那些年周星驰星光耀眼,而吴孟达是他身边最妥帖的“黄金右脚”。



90年代,他们常常拍完戏买一盒鲍鱼罐头吃,一百多港币,里面只有两颗。


吴孟达总是把大的那颗,让给周星驰。


他们合作的最后一部电影是《少林足球》,自此之后,“还会不会再跟星爷合作”,是达叔被反复提问的话题之一。


每一次,吴孟达总是回答得很笃定。



“只要我不死,他还没退休,我们还是会合作。”


如今达叔已逝,只留唏嘘。


13

北大演讲


20年前,周星驰应邀去北大演讲,一位学生请他现场重现《大话西游》的 “爱你一万年”经典台词。


羞涩的周星驰有些不大情愿,“现在?这里?”



学生们一直起哄,星爷拗不过只好开口,“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


但只说到一半,他就低下头笑了。也许是忘词了,但在停下的瞬间,台下的学生却齐声把后半段台词接上,倒背如流。


《大话西游》上映后曾遭到不少非议,票房惨淡,经过校园传播和网友助推后才被奉为经典。



有意思的是,多年后《大话西游》在内地重映两次,大家都说“去影院还星爷一张电影票”,其实重映时星爷一分钱都没拿到。


当年此片由香港彩星公司和西安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彩星公司由周星驰和杨国辉合办。


1996年彩星倒闭后把版权卖给了星空传媒,从此和周星驰再无关系。


14

一根牙签


业内曾传周星驰当导演时,连地上掉一根牙签都要管。


柴静向周星驰求证,星爷下意识地否认,“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



柴静赶紧打圆场,“他本来是要夸你呢”。


他瞬间露出孩子般的笑容,“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



事实上,在这段著名的采访里,星爷的状态并不算太好。


采访后他一直觉得有些愧疚,20天后甚至主动联系柴静,希望再采一次。


于是有了那句经典的“我就运气不好,一万年确实太久了。”


15

电影工作者


2013年,《西游降魔篇》票房大卖,上海电影节组委会向周星驰发出邀约,希望他现身电影节,不出所料他拒绝了。


组委会表示,就算不参加,也希望提供一份个人介绍。



当时为他准备了三个版本的介绍:一份侧重演员生涯,一份侧重导演表现,一份侧重票房成绩,只等周星驰定夺。


当时他久久没有回复,所有人都等得很着急,直到他终于打电话过来,说就用“电影工作者”吧。


这举重若轻的五个字,精准概括了他对自己的认识。


和从前相比,最近十年的周星驰电影,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他不再演了,观众觉得“没以前好笑了”,影评人则说他在“炒冷饭”。


没人再说欠星爷一张电影票了。


毕竟连他自己都说了:“哪有人欠我电影票,是我欠观众的。”


60岁的周星驰头发花白,也许不再年轻,但他对于电影的赤子之心,一直未变。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