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拜登特朗普双双被抛弃,拉丁裔总统即将统治美国?

收藏

拜登特朗普双双被抛弃,拉丁裔总统即将统治美国?

海外掘金 海外掘金 12天前 12:16
拜登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不知道是不是通胀的压力太大,以至于让这位“可怜的老人”在骑自行车的时候不慎摔倒。

最近拜登频繁口误开始摆烂似乎也预示了,拜登心中已经明了,下届总统选举,他铁定没戏。


根据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和雅虎在6月10日至13日联合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仅有21%的受访者希望在2024年看到拜登继续参加总统大选,而64%的受访者表示不想再看到他。


现在,悬念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老对手——特朗普这边。


很多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特朗普会卷土重来吗?



其实特朗普也没啥好高兴的。


在这份民调之中,民众不想看到的人不仅仅是拜登,也包括特朗普。

 


民调显示,希望看到特朗普2024年再出山的受访者占31%,不希望再看到他的为55%。


民主党选民自然是不待见特朗普的,2020年拜登胜选,原因并不是自己有多优秀,而是反特朗普的力量聚集,加之疫情、邮寄选票等一系列因素叠加的结果。


但是即便排除反特朗普的民主党选民,在该民调中,依然有25%的受访共和党选民不希望看到特朗普2024年参选美国总统,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人轻易忽视的比例。


特朗普和拜登有一个相同的巨大劣势——年龄。


从2016年开始,美国总统当选的年龄上限就在不断被刷新。当初,70岁的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就已经刷新了里根之前保持的美国总统就任年龄纪录(69岁)。等到2020年拜登当选,78岁的高龄让很多美国人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很好地履行自己的总统职责。


要知道,美国总统可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


拜登的老搭档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上任之时只有47岁,卸任之时也不过才55岁。但是其卸任时,不仅头发花白,其神色也已老态尽显。



2024年,拜登已经82岁,连任的希望极其渺茫。而特朗普也已经追平了2020年拜登当选总统时候的年龄——78岁。


毫无疑问,高龄总统的频繁当选,并不是美国人所喜闻乐见的现象。如果特朗普再年轻10岁,现状可能会大不相同。


特朗普发布的打高尔夫球击中骑车的拜登,令拜登倒地的恶搞视频,向外界传递的其实是——


拜登已经垂垂老矣,而我特朗普,依旧老当益壮。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如果特朗普作为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参加下一任总统选举,将会为共和党赢得总统选举增添更多的不确定性。


话虽如此,但共和党在现阶段依旧紧紧抱住特朗普这个大腿。


因为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特朗普背书支持了190多位候选人,并与他的支持者们举行集会。尽管在各地的初选中,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选情好坏参半,但大约有三分之二的知名候选人仍然在5月的竞选中获胜。


这位前总统在当今美国政治选举中施加的影响力,在美国历史中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其中,最奇葩的一个特例是詹姆斯·戴维·万斯。


这人颇有名气,是一位畅销书作家。他曾经写过一本《乡下人的悲歌》(又译作《绝望者之歌》)。在书中,万斯通过介绍自己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都会区第三大城市米德尔敦的成长经历和家庭背景,生动地讲述了白人工人阶级的贫困生活。该书长期占据亚马逊图书类销售榜前10名,成功卖出百万册,曾两度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



这样一个描述白人底层生活惨状的人,应该也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啰?


其实不然。


这位大作家过去以抨击特朗普的政策所著称,被认为是共和党内少有意识清醒的“青年才俊”。万斯曾经抨击共和党人专注讨好亿万富翁,而不是优先考虑蓝领工人的利益。在2016年大选中,万斯曾说他宁愿投票给第三方候选人也不会投票支持特朗普。


直到最近他去参选俄亥俄州的参议员。


这样一个攻击过特朗普的人,在原先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最终反超他的竞争对手们,赢得了州议员选举。其原因,恰恰就是特朗普的背书。



特朗普在4月背书万斯,使得原本不被看好的万斯支持率飙升。


特朗普说:“这是一个攻击过我的‘小混蛋’,可你知道吗,很多人都攻击过我,这不重要,他依旧是我信任的人。”


你细品,这话是不是颇有点“那些背叛我的人,我都给他一百万”的意思?听懂掌声!


本来万斯的支持度只有11%,在得到特朗普的指名背书,其支持率就翻倍到23% 。最终,万斯以32.2%,击败了对手获胜。



更令人吃惊的是,万斯在俄亥俄州的每一个县都获得至少20%的选票,即便是在输给竞争对手的县也不例外。


这无疑从侧面证明了特朗普背书的作用有多大。



由于特朗普目前在共和党内的影响力,共和党们正在疯狂抱他的大腿,榨取他的剩余价值。


然而,特朗普主义,却一直又是共和党的一个负担。


特朗普的基本盘,是美国的底层白人。


正如詹姆斯·戴维·万斯所言,美国底层白人的困境,并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迫切想要自己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变。


主打种族平权的民主党,显然指望不上。共和党的那些政客,难道就能指望上了吗?布什执政8年,美国白人的底层得到根本改变了吗?


完全没有。


特朗普之所以能够赢得美国底层白人的选票,并保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就是因为美国底层白人对传统政客的不信任。


像特朗普这样一个毫无政治背景的商人,恰恰是他们所能够信任的人。可以说,特朗普的拥护者,先前就是凝聚在反建制派旗下的。


特朗普的4年总统任期,过得并不轻松。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建制派联合起来对付他,甚至试图弹劾他。他遭受共和党内建制派的阻击,并不比来自民主党的压力要小。被开除出党的丽兹·切尼,就是共和党内建制派的典型代表。而他口中的DeepState——“影子政府”,试图忽悠他这个没有经验的政治素人把他当傀儡,结果多数都被他炒了鱿鱼。


丽兹·切尼 图源:纽约时报


而特朗普的4年任期已经表明,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有诚意兑现自己竞选承诺的总统,这无疑又进一步强化了他在基本盘中的影响力。


而这种基本盘的影响力,在目前看来依旧无可取代。


但是,光依靠特朗普凝聚的白人底层基本盘,共和党没有必胜的把握,2020年的总统选举已经说明了这一事实。特别是,特朗普已老,他的精力迟早会让他难当重任。在他离开之后,还是得留下共和党建制派来和民主党打“阵地战”。


到那个时候,共和党拿什么来赢民主党?



所以,共和党当下其实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他们必须保住特朗普凝聚的基本盘,这主要通过特朗普为更多共和党人背书来实现;另一方面,他们必须找到新的选票增长点。


最近,在美国影响力颇大的马斯克支持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或将是一个新信号。


马斯克在6月15日表示,他倾向于在202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投票支持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



马斯克是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的粉丝,后者曾因禁止在课堂上讨论性别认同和同性恋的法案而受到 LGBTQ 社区的谴责。此外,德桑蒂斯还以推行有关选举、堕胎和公众抗议的保守政策知名。今年早些时候,他签署了剥夺华特迪士尼公司特殊税收优惠的立法。德桑蒂斯还经常与拜登政府就防疫政策发生争执,并威胁对要求员工接种疫苗的县和州政府处以罚款,他还要求佛州的公立学校系统不得强制学生佩戴口罩。


一个典型的共和党人。


而最关键的是,你从德桑蒂斯这个名字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在美国出生的拉丁裔。


美国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


美国的拉丁裔在美国当今各大族裔中,是出生率最高的种群。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很早就对美国日后的“拉丁化”表示过担忧。



打不过就加入,既然美国拉丁化的趋势无法靠建墙来阻绝,那么吸引拉丁裔选民或许是美国共和党一个不错的转型目标。


德桑蒂斯,毫无疑问是目前共和党内的一颗政治明星。


6月初的一项民调显示,德桑蒂斯在共和党候选人中的支持率为71.01%,超过了特朗普的67.68%,这意味着他是共和党阵营内最具竞争力的候选人之一。然而有趣的是,如果不是2018年州长选举获得特朗普背书,他很难赢下党内的竞争对手。


德桑蒂斯是取代特朗普的那个人吗?


这可能取决于特朗普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