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恐怖虚惊!中国男子被巨浪卷入海中,4名勇敢民众跳海救人!暹罗的善良,一直都在守护...

收藏

恐怖虚惊!中国男子被巨浪卷入海中,4名勇敢民众跳海救人!暹罗的善良,一直都在守护...

国外那些事儿 国外那些事儿 12天前 10:54

暹罗的善良,其实一直都在。


守护着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以及途经此地的远方行囊。


在他们眼中,生命的无价高于一切,善良的奉献永远值得追随。


这种善良,在今日成为了一种本能,一种勇敢,一种毫不犹豫奔赴黑暗深渊,却将他人推向光明的可贵精神。


自保主义或许会骂他们傻,利己主义也可能奉劝他们珍惜生命。


但他们已经在阎罗宣判的大殿上,公然参与了“一命换一命”的无畏赌注。


不对,是“四命换一命”。



中国男子在泰国海边溺水,热心民众勇敢跳海救人!


6月21,泰国罗勇府救援队接到民众求助,称Laem Charoen海滩有1名游客被海浪卷走,救援人员随即同潜水员赶往现场施救。



救援人员到达现场时,已经有热心民众将该游客救上岸了。



据了解,该游客是一名在罗勇府工作的35岁中国男子,趁着周末抵达Laem Charoen海滩游玩,然而下海游泳时却不慎被巨大海浪卷走。


当他被救上岸时还有意识,但身体已经十分虚弱,救援人员遂将他紧急送往医院急救。



据悉,在海浪翻滚最危险的时刻,共有4名热心民众下水施救中国男子,其中1名热心民众是救生员。


据该救生员透露,当时他与家人来海滩游玩,听见有人求救,发现被海浪卷走距离岸边10余米远的溺水男子后,他就和其他3名热心民众直接跳海救人。 


“我知道,我可能会死,但我想让他活着。不管是谁,我都要救,因为我的工作经历,我深知溺水的痛苦。”



“我是第一个举起溺水游客的人,但由于浪太大,我体力已经完全耗尽了,没想到另外六只手(另外3名施救者)马上就到了,说实话,我们4个人都是相互不认识的游客,当时只想着救人,没想到配合非常默契....”



事发后,有在场网友表示:“当时海浪突然变大,4名好心人却毫不犹豫直接跳入海里,从四个方向包围溺水中国游客,防止他被卷走失踪。”


“随后4人奋力将中国游客抬起,让他有足够的空间呼吸,直至将其拉回上岸。”



6月21日这则社会新闻,登上了泰国各大电视台及主流媒体,救人者的勇敢事迹得到了广大民众称赞,但也敲响了沿海风浪警钟——


雨季泰国各大海域,风浪变化极不稳定,虽然所有危险海域已经“插旗警示”,但不少安全边岸在起风时,海浪仍有较强的吞噬能力。


这起事件,最大的幸运点在于危险及时被路人发现,而最大的救生点在于,4名施救者的无所畏惧。



也许有人会说,这只不过是救生员正好途径此地罢了,没有救生员的专业带头,谁还不是寻求自保的围观者,大风大浪面前,谁不想活着。


可偏偏,在个案因素的怀疑面前,泰国人民的救援精神已经不是头一次展现了,无论是溺水、自杀、车祸、财物遗失,每一次紧要关头,援手从未缺席。


或许,这就是暹罗刻在骨子里的善良吧。


2019年8月,普吉巨浪袭来时,大批路人、救援队集体跳海,溺水5名中国游客全数得救生还。



当年那个巨浪被称作“团灭”,下海之人一旦遇到,九死一生,好在团结的施救,换来了奇迹。



在同一年,泰国四色菊府某学校一名学生利用所学知识,对一位在芭提雅遭遇车祸心脏骤停的中国游客进行心肺复苏,直至脉搏恢复。



那一年,泰国春武里府芭提雅县警方把一个装有重要财物的包包送还给了一名40岁的中国男游客。



该名中国男游客带着家人来到芭提雅游玩,在某处观景点拍照时把一个装有8400元RMB、4本护照和其它财物的包包放在旁边,离开时忘记带走,一家人回到曼谷时才发现包包不见了,当时觉得很可能找不回来了。


之后移民局警察联系到他,男游客才知道包包被一名好心市民捡走后交给了当地警局,并没有任何财物损失。



关于泰国人民拾金不昧的事迹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每一位在泰国遗失巨款的中国朋友都表示“下次再来泰国”——


2018年,普吉机场清洁员在洗手间捡到中国游客的皮包,内有现金50多万铢。


同样,物归原主,分文不取。学几个中国汉字,就当是报酬吧。



那一年,普吉某树林景区,警方通宵翻山越岭,终于将迷路的中国游客寻回。



那一年,清迈中国游客发生车祸,身体多处擦伤、骨折。路旁移民局官员在发现此事后立即上前援助并呼叫医护救援。



那一刻,移民局官员一人分饰多角——路上的交警指挥、现场的证据保护、医院里的随从医护、蹩脚中文的语言传达.....




回望久远一些,2016年一名中国游客的手机在安帕瓦水上市场不慎掉落,泰国小哥在水里憋气寻找多时后,将其寻回。


细节可知,他们为人行方便,就是如此淳朴,自然,没有太大的思虑。



时至今日,2022年6月,遭遇百万诈骗的中国男子要自杀跳海,泰国警方及时将其救下,现场还亲自捧着他受骗的案子,带着他的满腔冤屈,前往法院申请受理。


一切,只想让他重新振作活下去。



上述事迹的规律——疫情期间有,疫情前更多,并且较多集中在中国游客群体。


这反映出中国群体,仍与泰国交集较大,且不管什么时候来,都能在生活的点滴中,感受到来自暹罗民众最真实的善意和帮助。


仿佛,这就是不少人心中,向往且热爱的原因吧。


当你无助的时候,当你崩溃的时候,当你觉得这世界只剩你一个人的时候,这个温暖的国度,总愿意为了那些毫无交情的素未谋面,停下脚步,放下手中的工作,施予援手。


你嫌弃他们淡定,做事缓慢,但恰巧也变相承认着他们柔情和共情,一种与任何维度都平等相处的尊重。


他们创造的环境,一直在告诉所有外来的游客和打拼者,你们若想回家,我们全力护送,你们若想安居于此,我们也极力欢迎。


所以,泰国是很多人的“第二故乡”。



从五世皇的解放直到九世皇的“适足经济”,很多外人都将泰国人与生俱来的善良理解成为与宗教浓郁挂钩的约束,甚至批判为商业文明发展未到火候的与世无争。


总诅咒性地认为,泰国迟早要变味,暹罗迟早认钱不认人。


而这些思想最大的弊端,还是未读懂九十皇“适足经济”的真正含义——这不是在勒紧裤腰带中强颜欢笑,也不是将西北风洗脑成美味佳肴,更不是坚持寒酸为荣。


适足经济的重点,并不在节约,而在万物适足:即以“德”为根基,竭尽全力,让自己此生遇到的人与物,成为它们想成为的,获得它们应当获得的。


这其中的“助人为乐”,也仅仅是泰人追随先王主义的一份负担和必经之路。


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谦卑和友好,始终在彰显九世。


“适足经济”是泰国人最信任的理念,也是一切美好行为的接力源头。



布周写这篇文章,绝不是为着“泰吹派”的立场报喜不报忧,只强调那些即将过去的美好,而选择对这里的缺陷和阴暗只字不提。


但一切眼见为实的动机,出于金钱也好,出于旅业创收也罢,与夸奖他们的善良一样,都有着哲学的对立辩证,也有着两面性的分裂变化。


微笑之都的招牌——他们热情、体贴、周到、变通、礼貌周全、从不冷漠、乐于助人、乐善好施、心肠软得扶不起来,从不让你难堪,从不让你下不了台。


但“欠钱不还”的标签主观下——他们也贪心、怠惰、散漫、随便、热爱小聪明、做事不靠谱、事到临头没啥原则可言,只要麻烦制造者眼泪汪汪的一次回眸,心悦诚服的一次跪拜,什么国法家规信用规矩统统都可以重情不重法。


但即便如此,至少在这一面,我还是喜欢他们。


喜欢他们的善良,喜欢他们的纯真。


喜欢他们将人类的情感放置于冰冷的规则之上的那种,不可救药的,而又可爱至极的“圣母泛滥之心”。



因为善良,他们仁者无敌。


但因为善良,他们也会极端“共情他人苦,不劝人向善”,在知恩图报中喜悦,但也在恩将仇报的不解中痛苦万分。


因为善良,他们将心比心,尽可能地让泰国每一个生命能够拥有此生难忘的细致回忆和包容感知。


但因为善良,他们做事也可能从不自律,从不严格——交通车祸、道路管制从来狠不下心严打严罚,酒驾参观停尸房,闯红灯当街罚做俯卧撑,看似人道,实则赏罚不分。


这就是扭扭捏捏且善良的泰国,它对谁都下不了狠手,只能一次次的反省、反思、自责、杜绝此事再发生...于是悲惨恶性问题一次次地被纵容,一次次地被放任,悲剧一次次地又重演、又发生。


就在布周发稿前一天,泰国首都曼谷街头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中国女子曼谷街头过马路被撞身亡,年仅28岁,司声称道路昏暗,驾车超速,目前已被控制。


28岁,多么年轻的生命,陨落在异乡。



以上,这便是真实地泰国,有着万丈光芒的一面,也有着扶不上墙的一面。


所以评论区常态——夸奖的话时常词穷,批判的语句难以停口。


泰国的确有善念值得传承,但也有漏洞和悲剧令人愤怒且惋惜。


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泰国。


它既是圣母病泛滥的随性天下,又是东南亚难得的一缕善良阳光。


无论把泰国往天上吹,还是往死里骂,泰国仍是善与恶的综合体。


某种层面,布周甚至希望它向来“做不到的恶”,能帮助它“犹豫不决的善”洗心革面,同样也希望它“物极必反的善”,能够学会“刚柔相济的恶”。


不褒不贬、不粉不黑地与它相处,与它一同欣赏善的绽放,期待恶的凋零。


一如九世大帝“适足经济”的遗愿,就让泰国里的人与物,成为他们想成为的,获得他们应当获得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