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吃不起生菜?来感受一下全球最昂贵城市的生活

收藏

吃不起生菜?来感受一下全球最昂贵城市的生活

ABC澳大利亚 ABC澳大利亚 12天前 08:56

澳大利亚并不是唯一一个目睹像生菜这样的食物从日常消费品变成“小资”象征的国家。


世界范围内,随着迅猛的通货膨胀成为一种“全球现象”,人们正在感受到物价和生活成本的压力。


在一些国家,人们已经见证了副食品价格翻倍,而专家表示通货膨胀还没有到达顶峰。


以下是在世界上一些最昂贵的城市里生活所受到的影响。


fruits' stand

香港的水果价格。(Supplied: Lilian Zhou)


长租香港酒店房间


在香港,金一帆选择不租公寓,而是住在离她作税务顾问的地方很近的一家酒店常住。


26岁的她每月支付约1.2万港币(2177澳元)。她说这个数额并不能保证她租到一个“比较好的比较体面的”公寓。


“一万二在外面租的话, 租的很多都是老楼,不是马桶坏了,什么各种玻璃太薄了,什么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问题,”金女士说。


金女士称自己为“港漂”,指的是在中国大陆出生但生活在香港的人群。


她说,大多数“港漂”将工资的三分之一以上用于支付房租,随着这个众所周知的昂贵城市生活成本的上升,生活变得愈加困难。


她说,在支付了房租、食物和其他日常必需品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A woman holds a fish on a fishing line with water in the background.

刚刚开始在香港工作的金一帆。(Supplied)


在全球人力资源公司ECA国际“2022年生活最昂贵的城市”名单中,香港位列首位。


这家国际人力资源公司的年度报告比较了日常消费品、家庭必需品、租金、公共交通的价格,并考虑了当地货币强度。


该报告将120个国家和地区的207个城市纳入了考虑范围,重点关注外籍人士和外国工人。


报告说,尽管香港受全球通胀上升的影响比其他地方要小,但价格上涨的幅度高于该市通常所见的情况。


报告发现,香港一杯咖啡约为7澳币,一公斤西红柿已涨到16.39澳币。


Comparison of coffee price.

各地咖啡价格比较。(货币单位:澳元)(ECA International)


ECA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太平洋地区总经理安娜·米歇尔森(Anna Michielsen)对日常用品价格上涨速度感到震惊。


米歇尔森女士表示:“我们对通货膨胀上涨速度之快和地点之多感到惊讶。”



澳大利亚没有一个首府城市跻身于最昂贵的10个城市,但都在前100名内,只有霍巴特没有被列入名单。


悉尼被列为澳大利亚最昂贵的城市,排在第39位。 


Hong Kong at night.香港夜景。(Reuters: Tyrone Siu)


疫情和战争制造了“完美风暴”


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高级经济学家卡特里娜·艾尔(Katrina Ell)说,疫情是通胀最初的触发因素,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造成了“意料之外”的局面。


艾尔女士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就在疫情刚刚有所缓和的时候,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带来了新的麻烦,真正把通货膨胀推到了预期之外。


“我们看到的几乎是一场完美风暴,各种因素推动了通胀的迅猛增长,并逐渐成为一个全球现象。”


战争推高了食品和能源的价格,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这些商品的重要供应商。


“乌克兰是化肥、小麦和其他真正关键的非特定食品的供应商。这成为了一个额外的推动力,”艾尔女士说。


亚洲各地的城市由于依赖粮食和能源进口,受到的影响尤其大。


埃尔女士说:“在亚洲,正在发生一些有趣的变化。”


“像新加坡这样的地方,他们所有的食物供应都靠进口......他们真的面临着全球价格飙升的问题。”


她还补充说,一些国家也在限制出口,以降低本国食品价格,而这损害了其他国家的利益,在亚洲内部进一步增加了压力。


首尔蔬菜“贵得离谱”


去年搬到首尔的英语教师亚历山大·庞廷(Alexander Ponting),对当地公共交通和咖啡等东西如此便宜感到高兴。


但是同时他也对首尔的食品价格感到震惊,首尔在生活成本最贵的城市中排名第10位。


“水果和蔬菜都贵得离谱,”庞廷先生说。


“在英国,一袋菠菜的价格差不多70便士(1.22澳元)什么的,但在这里,要3英镑(5.26澳元)。”


苹果在英国一袋大约1英镑,而在首尔,他要花6到7英镑。


Alexandra Ponting去年搬到首尔的英语教师亚历山大·庞廷。(Supplied)


特拉维夫“每个人都在担心”


在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水果和蔬菜价格几乎翻了一倍。


特拉维夫居民罗尼·布罗代茨基(Ronnie Brodetzky)告诉ABC:“以色列的食物是以蔬菜为基础的,所以很夸张。”


她说,生菜过去是4谢克尔(1.6澳元),现在是7谢克尔。


“西红柿变成了10到12谢克尔,而之前通常是4到6谢克尔。所有东西都贵了很多。”


特拉维夫在ECA的榜单上排名第六,而《经济学人》杂志社最近的一项研究将特拉维夫列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


布罗代茨基女士说,日益增长的生活成本正在成为一个日常话题。


Shoppers at a Tel Aviv market

特拉维夫的菜市场。(Reuters: Amir Cohen)


“我感到很紧张,以色列的每个人都是如此,”她说


“没有人知道世界这么混乱到底会怎样。”


新冠疫情以来,租金增加了10-14%,甚至游泳这样的活动也要花费80谢克尔,而以前是20-40谢克尔。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一切都很便宜很正常。你不需要有钱就能享受生活,”这位38岁的女士说。



纽约人麻木了


美国正在试图控制已经达到40年高点的通货膨胀率,这些消息也占据了新闻头条。


上周,美联储推出了自1994年以来最大的加息措施,人们担心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将陷入衰退。


在ECA名单上排名第二的纽约,许多当地人已经对高额的生活费用变得麻木。


贝塔·坎特(Beata Kanter) 说,价格一直在“一美元一美元”地增加。


她告诉ABC:“更多的是这些一天天的日常增长,可能都没留意到。”



Beata takes a selfie in the back of a car with a serious look on her face. 贝塔·坎特住在纽约。(Supplied)


来自悉尼的纽约演员马克·德赛(Mark Dessaix),直到最近才注意到一些“大的涨幅”。


40岁的他去买苹果发现价格增加了一倍。


“在这个蔬菜店里,四个苹果要9美元,而平时是4美元,”他说。


虽然日常的价格上涨并不是他太担心的事情,但租金的飙升可能会影响到德赛先生明年搬进自己的公寓的计划。


“我每个月与其他三个人一起租房的费用是我在帕茲角(Potts Point,被誉为悉尼的小曼哈顿)一个人租房的费用,”他说。


“在这里,单独居住在单间或一室公寓的平均费用约为每月1600至1700美元(约2300至2440澳元)。”


Mark Dessaix looks at the camera in Central Park wearing a winter coat.

来自悉尼的纽约演员马克·德赛。(Supplied)


通货膨胀何时会降温?


许多因素对通货膨胀多久能缓解起到决定作用,而乌克兰的冲突是其中关键的一点。


“因为俄罗斯的入侵推动了能源和食品成本的大幅变化,如果这种情况恶化,那么全球的通货膨胀将变得更糟,”艾尔女士表示。


“我们目前的预期是,通货膨胀将在今年第二或第三季度左右达到峰值,然后将逐渐回落。”


她预测,到2023年,通胀率将高于各国央行可以接受的水平。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