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耶伦:美国经济势必放缓,那澳洲会被拖累吗?

收藏

耶伦:美国经济势必放缓,那澳洲会被拖累吗?

澳财网 澳财网 12天前 18:42



一改之前认为高通胀在今年会结束的论调,美国现任财政部长、曾经的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昨天(19日)表示,“不可承受之高”的通货膨胀可能会在2022整年都一直存在,并预计美国经济将放缓。尽管她还是说,经济“衰退不是不可避免的。”


之所以会改变口风,是因为耶伦认为,通胀率居高不下的原因是“全球性的,而不是局部的”。她指出,东欧冲突导致能源供应中断,新冠疫情又持续影响“世界工厂”——中国的供应链。而“这些因素不太可能立即缓解。”


美国财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


就在几个月前,美国经济在不久的将来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大,但是现在,根据彭博(Bloomberg)的最新估计,到2024年年初,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接近75%,似乎难以避免。


那么,澳大利亚呢?


对于澳洲经济的未来,本地最大的资金池、拥有2610亿澳元的巨型养老基金Australian Super的首席投资官马克•德莱尼(Mark Delaney)的态度要比耶伦更为悲观,他认为,随着全球经济13年牛市的结束,澳大利亚正在走向“实质性衰退”。


Australian Super的首席投资官马克•德莱尼(Mark Delaney),图/AFR


在他做出上述预测之际,市场定价显示,澳联储(RBA)很可能将会在今年年底前把利率上调至3.1%,以遏制不断上升的通胀。


澳洲最大的养老基金要亏损


常年总能挤入全澳前十基金表现的Australian Super可能会面临13年来,也就是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首个财年亏损。在截至6月9日的财政年度中,Australian Super的平衡型产品下跌了0.83%。



Delaney表示,全球金融市场正处于一个极为困难的时期,其中不仅又新冠疫情刺激政策结束带来的短期挑战,更有13年经济周期结束带来的长期压力。


这位前联邦财政部的经济学家认为,在经历了多年的强劲就业增长后,全球经济已经“产能耗尽”,随着各国央行加息以遏制通胀,将很难避免出现“实质性衰退”。


他指出,“高通胀、高工资增长、劳动力短缺是周期结束的经典前兆。”


今年4月份,澳大利亚失业率降至3.9%,创48年低点。企业空缺岗位数量达到创纪录的423,500,招工成为企业的一大难题。


本月澳联储将现金利率目标上调50个基点至0.85%,超出市场预期,并暗示通胀将在5月份达到高于预期,达到6%。澳联储行长在此后的讲话中,甚至表示,不排除通胀可能会上升到7%的峰值。


尽管Delaney预计央行将进一步加息,但他表示,考虑到加息对澳大利亚高负债家庭造成的影响,澳联储将现金利率提高到4%似乎不太现实。比较有可能是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略高于其初始的假设。


“至于央行未来会加息多少,具体取决于供应恢复正常的速度有多快”,虽然他对加息至4%持怀疑态度,但也认为“可以确定的是利率会大幅上升”。


周期拐点已至


Delaney关于经济大幅放缓的预测得到了很多经济学家的支持。


毕马威(KPMG)高级经济学家萨拉·亨特(Sarah Hunter)表示,经济增长的步伐预计将在今年剩余时间显著放缓,并持续至2023年。


“我们显然正在经历商业周期的拐点。”



她认为,外部的各种因素正在冲击澳大利亚经济,特别是对大宗商品的供应不利,供应链的终端将进一步刺激通货膨胀。


而通胀和利率上升将导致家庭支出增长放缓,进而导致计划中的商业投资减少。


她还表示,劳动力短缺和其他供应限制也在对经济起到“刹车”的作用。由于澳大利亚国内人口增长速度相对较慢,如果没有海外移民的增加,(劳动力短缺)对某些行业的影响可能会超过想象。


据其预计,到今年年底,现金利率将达到2%,明年可能进一步上调。“澳大利亚央行面临很大挑战……他们必须谨慎,不能太过收紧,以免过分影响经济,导致国民生产总值(GDP)收缩。”


“财富效应”冲击消费


金融机构Barrenjoey首席经济学家乔·马斯特斯(Jo Masters)直接表示,她预计在“一系列利空”因素作用下,明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速将大幅放缓。


居民实际上因为通胀升高而受到收入冲击,实际工资是在下降。再加上利率上升的影响,对于有抵押贷款的家庭打击尤其明显。


四大银行的分析显示,澳大利亚2400亿澳元的缓冲储蓄中,大部分被高收入家庭持有,在必需品价格迅速上涨的情况下,低收入家庭的储蓄将迅速减少。



房价下跌还会通过“财富效应”传导到消费层面——指人们在感觉更富有时会倾向增加支出,在感觉更贫穷时减少支出的趋势——导致居民消费增长放缓。


Barrenjoey的研究发现,上一次房价持续下跌的2017年至2019年中期,“财富效应”让当时的人均支出下降了三分之二。


据他们的预计,澳联储下个月将再加息50个基点,推动现金利率到2023年年中达到2.25%。


与美国不同,目前尚不清楚澳大利亚的通胀是否由需求驱动,这意味着央行很难确定加息的幅度。


不过经济衰退的出现,往往是一系列因素综合作用产生的,比如中国经济持续放缓、美国经济衰退以及澳联储过度收紧政策同时发生。


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of Independent Studies)首席经济学家彼得•图利普(Peter Tulip)表示,鉴于财政部估计非加速通胀的失业率处于4.5%至5%之间,澳大利亚3.9%的失业率不可持续。


“大幅放缓是必然的。我们不仅需要(失业率)稳定下来,还需要它上升一点,以恢复宏观经济的平衡。”


这位前澳大利亚央行高级研究员认为,央行应该更快加息,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看到“早期收紧的影响”,来判断是否需要继续,降低政策失误的几率。


增加固收类投资比例或能保护资产


Australian Super的Delaney表示,那些认为新冠疫情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投资者,尤其是那些热爱投资科技行业的人,正受到全球股市动荡的冲击。澳大利亚股市在2022年年内已经跌去13%。



他认为,尽管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已从去年11月的峰值水平下跌29%,但有些科技股的估值仍很高,“甚至还没有回到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水平”。而这些科技泡沫,和历史上很相像,需要好几年才能消化掉,而不仅仅是2022年上半年的这六个月。


加息前景也促使Australian Super重新考虑在固定收益等安全资产上进行更多的资产配置。


Australian Super 的2610亿澳元资产中,固定收益投资占比约8%,而且这一数字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上升。


在过去两三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家养老基金对固定收益产品的配置非常低,现在随着利率开始正常化,他们正在重新增加此类配置。他们希望,如果经济表现更差,固定收益投资配置会给资产提供一些保护。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