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我为孩子牺牲到成年!”澳洲高考让当地父母操碎心!舍弃自我,陪伴高中生全力拼搏

收藏

"我为孩子牺牲到成年!”澳洲高考让当地父母操碎心!舍弃自我,陪伴高中生全力拼搏

澳洲中学 澳洲中学 06-20 16:41

在国内,“高考陪读”成为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大多父母为了孩子能够考上大学,放弃自己的事业和私人空间,一心一意陪在孩子身边备战高考,照顾孩子的起居,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避免在考前出现身体不适、焦虑压抑、贪玩不读书等现象。


(配图来源网络)


那在澳洲是否也是如此呢?


01

澳洲陪读父母


Mary White早已不再是最初做妈妈那种亲力亲为的人了,她全心地投入到帮助经营家里在市区里开的两家咖啡馆中。


然而,当她的女儿Scarlett快12年级的时候,她好像成为了传闻中陪读父母的一员了,认为自己是时候再度缩减工作量了。


一些父母——主要是妈妈们——如果能在经济上做到这一点,就会适当减少工作时间,或者从全职转为兼职,以支持孩子上学,特别是在新冠疫情中断之后。



Scarlett在St Michael’s Grammar读10年级,但她的妈妈White女士已经调整了工作日程,以有更多时间在家陪伴她。


这位妈妈说:“当他们的生活学习因为疫情陷入混乱时,我只是想提供一点稳定,让家里充满烟火气,温暖而舒适。如果她想分享心事儿,我就在那里等待着,如果不想分享,那也没有关系。”


“我为女儿牺牲到她成年……在此期间我哪也不想去。”


White女士说,她那些四五十岁的同龄人“和我做的差不多;改变他们的工作时间,下午就回到家,或者当孩子接近或者12年级时从全职改为兼职。


(配图来源网络)


女性领导力发展教练 Angelina Eynon 举家从墨尔本搬到了父母所在的家乡堪培拉,这样女儿Imogen完成学业时也能得到家人的支持。


Eynon还减少了出差,拒绝了一些教学和指导工作,以便有更多待在家里的时间,就像Imogen开始上学时那样。


“我们不会像过去那样回墨尔本上班,我们会确保在她每天有需要的时候有人及时出现,并开车送她参加活动。”


02

受到专家的支持


临床心理学家、《Help Your Child Succeed at School》作者 Andrew Fuller 表示,因为疫情剥夺了年轻人的成长仪式,父母可以调整工作日程以支持上高中的孩子。


“通常来说,在通往12年级的路上,学生们需要处理所有社交问题,而2022届学生却因为疫情而被剥夺了这一成长,他们就像9年级新生,还没有像在正常情况下那样真正形成一个团体。”


由于封锁导致的高度焦虑和不习惯高水平刺激,导致一些学生在学习面临挑战时“拉下逃生口”。


(Andrew Fuller)


他说,“在这个档口做个‘交警’其实很有用”,这并不等同于直升机式教育。


Fuller先生说,一些家长甚至雇佣退休教师作为“管理者”,监督他们12年级孩子,这对封锁后在日常生活中陷入挣扎的学生很有帮助。



育儿作家、刚刚出版《L Platers: How to Support Your Teen Daughter To Adulthood》一书的作家 Madonna King 说,她已经看到众多父母削减工作在家陪伴12年级学生的情况。


“有时候是妈妈,有时候是爸爸,但他们会决定兼职,减少旅行或者减少那段时间的工作量。”


她对1000名16至18年级的学生、12年级的教师和心理学家进行的研究表明,12年级的学习难度比以前更难了。


“这比我们在学校时强度要大得多。”


“学生们为了追求更高的ATAR大学入学排名分数而放弃了他们的生活。”


(配图来源网络)


King 女士还指出,疫情不仅让当代青少年失去了归属感和目标感,还让他们错过了至关重要的冒险经历,这意味着“他们正在变成脆弱的年轻人”。


“家长减少工作可能是对学校系统的一种控诉,也可能是承认12年级是如此苦难,以至于许多家长不得不改变他们的工作计划,来确保他们的孩子得到所需的支持。”


“我认为父母们这样做完全可以理解。”


03

千万别这样做


墨尔本心理学家、中学教师和辅导员 Deborah Jespen 说,高年级学生可能会从父母的陪伴中受益,以帮助他们集中注意力。


“父母确实需要参与进来,但不要培养依赖或者叨唠他们,而是给予支持和鼓励。”


(配图来源网络)


Fuller先生表示同意,称父母应该充当管理者,而不是“使用工具”并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当孩子收到的分数不能反映你的努力程度时,你就应该意识到自己做得太多了。”


悉尼大学性别、工作和雇佣关系教授 Rae Cooper 说,通常是父母们在孩子上学的早期和后期根据孩子的义务来调整工作。


“当孩子上学的时候,家长的职责不会停止,有些孩子在高中时期确实非常得到额外支持。”


“当孩子需要的时候,父母参与到他们的生活中来,这很重要,我鼓励雇主通过政策和实践来支持员工所需的工作灵活性,但同样重要的是不是简单地让妈妈回去工作(照顾婴儿和十几岁的孩子),父亲也应该参与进来。”


04

引发了热议


不过,这一现象引发了热议,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一位过来人认为陪伴高中孩子很重要且有必要。


他指出,不要过分溺爱考生是很重要,但也有必要为他们营造一个稳定、安全的环境,监控他们的身体和情绪健康。


“我妻子减少了工作(当我们驻扎在香港的时候,她实际上从香港搬回了澳大利亚),帮助我们的每个孩子完成他们高中的最后几年。”



另一位父亲持同样的意见,并称他妻子甚至辞职来陪伴孩子度过高中阶段。


(配图来源网络)


但也有不少认为,这好像只有特权父母才能做出如此“牺牲”,因为绝大数普通父母还在生存而拼搏着。



除此之外,还一部分人则认为这种做法剥夺了孩子的独立成长。


一位来自私立学校的老师这样说道:


“我看到许多学生得到了来自学校和家庭的大量支持,帮助他们度过12年级。可是一旦上了大学,走到职场,谁来引导他们呢?私立学校的学生在大学辍学率远远高于公立学校学生。”


“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我还是担心这些年轻人的未来,担心他们在独自面对将来时该如何应对。”



另一位网友吐槽道:难怪许多年轻人如此依赖父母。



话说,孩子上了高中后,你会陪读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