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离职潮”来袭!就业率跌至50年来新低!员工直言:老板这一做法难以忍受!企业倍感压力!

收藏

澳洲“离职潮”来袭!就业率跌至50年来新低!员工直言:老板这一做法难以忍受!企业倍感压力!

Daily Mail Australia Daily Mail Australia 12天前 11:06

【本文译自Daily Mail Aus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平台态度和立场】


千禧一代就业者与以往大不相同,遇到不喜欢的老板更倾向直接辞职,离职者共计423,500人。加上政府提高最低薪资水平,企业表示不堪重负。


t.png


一位商业大师表示,澳大利亚员工们最讨厌的就是老板不停地告诉他们该做什么,他们自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Kathy McKenzie告诉每日邮报,当‘老派的管理者’给年轻的员工(尤其是女性员工)指出明确方向时,这种矛盾就更加明显了。


hateboss.png


Fire Up企业培训的创始人表示,一个优秀的老板应该鼓励他的员工发表看法,展示能力,反之,一个坏老板只会不信任自己的员工,只会命令他们。


大头.png


心生不满的员工集体离职已经影响到了澳本土许多关键行业,如疫情爆发后大规模的护士逃离医疗行业。


全球数百万人在疫情期间离职,这就是“离职潮”现象。


“在80、90年代,如果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你就奉承迎合他们就好了,但这种做法已经过时了,尤其是对年轻的女性员工来说。”她说


当有人开始说教时,他们不会像10或15年的员工那样忍着他们。


千禧一代的新劳动力十分了解什么是培训和教导。所以如果他们的老板没有这个能力,他们会很失望然后离职。


继疫情爆发之后,澳大利亚正在面对一场由劳动力短缺造成的工作危机。


大量员工因对工作感到厌烦而离职,加上海外移民数量锐减,这两大关键因素导致了现在的就业率为50年来新低,仅为3.9%。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最近数据显示,出于对老板不满而离职的员工的数量一览无余,约有423,500例。


护理行业最惨.png


此番受“离职潮”影响最大就是医疗行业,去年有20,000位护士辞职。


离职护士Amy Halvorsen说,管理层和实际工作的护士之间有极大的数量差。


huge gap.png


这位33岁的女士,做注册护士已经六年了,曾在疫情前线的悉尼Westmead医院的神经科和创伤科服务。


33.png


“2021一整年我们都很缺人手,当新一波疫情袭来的时候,我们几乎就没能力去抵御了。”她说


“当病人都陆续出院了,新一波疫情又来了,医疗部和政府都没有进一步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


“戴着呼吸机的病人必须每十分钟检查一次以确保其生命体征正常。”


Ms Halvorsen说当时状况特别糟,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护士们只能让同事帮忙看着病人才能有时间洗澡。


换班洗澡.png


她把情况报告给医院管理部门,但是管理人员说“他们并没有看见这种情况。”


“他们只能看见数字,目标,百分比,看不见他们的员工正在经历什么。”她说


“他们聘用毫无经验的护士去照顾脑科的术后病人。这很危险。”


‘你已经加班很久了,筋疲力尽,情绪低迷,但你还不得不去训练新护士。这整个医疗体系都已经分崩离析了’


有一次,她被告知,作为新州卫生局 "员工援助计划 "的一部分,她要联系一名顾问。


“让我给一个心理健康诊疗经验比我少,而且还没有医学背景的咨询师打电话,简直荒谬” Ms Halvorsen说。


“他们不理解。他们说 ‘深呼吸’之类的话。去你的深呼吸。”


做了十几年注册护士的McKenzie女士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有毒管理的例子。


“一个好的领导会公开正在发生的事,保证员工的知情权,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他们可以互相沟通,分享信息,”她说。


goodleader.png


好的领导也会花时间与他们的团队建立牢固的关系。


‘你必须真正了解你的员工。他们的长处是什么?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什么能鼓舞触动他们?’


新数据表明,澳大利亚的离职潮现象正在蔓延。澳大利亚统计局显示,现在因更换工作或追逐商机而辞职的人数远远高于被解雇或被裁员的人数。


CommSec首席经济学家Craig James说:“就业市场的大洗牌正在进行中。”


‘这是第一次,因不喜欢而离开所处岗位的人多于那些因裁员、企业破产或业绩不佳而失去工作的人。’


James先生说,那些没提供更好的薪酬和条件的雇主面临着失去员工的危险。


他说:“雇主们需要警惕,甚至需要感到惊慌了”


就业市场很紧张,空缺的工作岗位数量接近历史记录,并正等待着被填补。


‘为了吸引和留住员工,企业将需要在现有条件的基础上付出更多的努力。’


公平工作委员会周三奖励澳大利亚270万最低工资和低薪工人高达5.2%的工资增长,以跟上不断飙升的通货膨胀--这是16年来最慷慨的提升。


涨薪.png


但是,这笔急需的加薪对工人来说是意外之财,但企业老板们却倍感压力,并说他们 "负担不起"。

 

悉尼一家咖啡馆的老板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泪流满面,他担心自己的生意在成本上升的压力下无法生存。


哭.png


Phillip Salhab在Five Dock经营着一家名为 " Appetite "的餐厅,当他在Sky News中谈到破产的可能性时,试图装出一副勇敢的样子。


餐厅.png


他告诉记者Peter Stefanovic,他会‘把眼泪留给枕头’,然后最终没能经受住这种压力,承认:‘关门会容易得多’。


他说:“我们接受为跟上生活成本上涨的而压力而提高团队的最低工资,但作为一个企业,我们无法负担。”


“我很感谢他们要给我们到10月1日,但什么能保证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呢。”


从7月1日起,全国最低工资的工人每周将获得812.60澳元,增加了40澳元,时薪1.05澳元,达到21.38澳元。然而,航空、旅游和酒店业的补助金要到10月1日才开始生效。


Salhab先生说,由于酒店业面临大规模的工人短缺,他已经向员工支付了远高于最低工资的工资。


他说:“在面试中,应聘者正在让潜在雇主不得不对立起来,开始竞争,他们告诉我们其他公司提供的薪资,期待我们能提供同等薪资,甚至更高,但是我门做不到。”


‘我们目前正在寻找一名厨房工人,而其他场所提供......每小时42澳元,这对我们来说,关门会容易很多。’


他补充道,像面包、咖啡这种新鲜食品的成本上涨已经逼得我们走投无路了,继续抬高价格根本不可能。


‘人们只愿意买培根蛋卷支付这些钱,’他说,而且蛋卷已经是Five Dock 里买的最好的产品了。


蛋卷.png


‘我作为一个消费者不愿为一个培根蛋卷支付超过13.5美元的价格。’


这家咖啡馆就是在恶劣的环境下开业的,距离2020年的第一次封锁只有六个星期。


Salhab先生说,如果不是社区的顽强支持,'我们可能早就关门了'。


现在他不确定这种支持还能持续多久,因为他面临关门的可能性极大。


编辑:Sybil

新闻来源: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888179/Aussie-workers-reveal-really-hate-bosses-thousands-QUIT.html

编译声明:本文系本站编译和整理自英文来源,未获本站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在获授权前提下,转载必须在醒目位置注明本文出处和具体网页链接。对未注明而擅自转载者,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