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噩梦!华裔房东出租豪宅,租客竟涉杀人!房子变垃圾场,血亏17万

收藏

噩梦!华裔房东出租豪宅,租客竟涉杀人!房子变垃圾场,血亏17万

加西周末 加西周末 06-20 09:38

最近加拿大爆出一件事儿,让不少房东光是想想,就心惊胆战。


安省华裔房东把豪宅租给一个小家庭,却意外卷入连环诈骗案,租客杀人袭警,房子变垃圾场,损失约17万... 他们还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该案挖到最后,竟挖出滔天的连环诈骗案,涉及十几个受害者房东,却至今未被捉拿归案。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华裔女子郭丽(Li Guo)和丈夫约翰戴维斯(John Davies)在安省克莱因堡买了一栋新豪宅。他们想着房子宽敞,邀请郭丽父母搬来一起住。但如此一来,郭家价值百万的老宅便空无一人。



卖还是租?郭丽父母在这栋红砖房住了近十年,两个老人家不想卖房,夫妻俩便决定帮他们租出去。


这栋房子靠近几所学校和一片可散步的绿地公园,十分适合小家庭居住。 


为此,他们还专门聘请了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帮忙筛选租客,希望能找到靠谱稳定的家庭,能善待老人的家。


临近夏天时,一个“理想型”租客出现了。


Arif Adnan Syed是一个憨厚老实的居家男人,他有妻子和2个年幼的孩子。


房子占地2,750平方英尺,有4间卧室,其中3间可以作为Syed夫妻和孩子们的卧室,正好有一个房间留给Syed说要搬进来的亲戚。



中介向郭丽老公戴维斯介绍租客情况时,戴维斯也觉得可行。


他能想象Syed家庭住进后的样子,在宽敞的餐厅里共进家庭晚餐,在活动室里看迪斯尼电影,或者在绿树成荫的后院玩耍。


合适的租客难得,戴维斯没有多疑,就这样,郭丽夫妇在6月和Syed签订了为期一年、每月房租$3,300的租约。按照商量的,Syed家庭会在7月份搬进这所房子。


整个夏天,郭丽夫妇没收到Syed的消息。但他们正为搬新家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心想,Syed应该也忙着和家人在新家安顿下来。


直到11月,戴维斯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Syed曾答应他帮忙留意郭丽父母的旧址邮件,但至今没有联系过自己,按理说应该收到了几封才对。


戴维斯给Syed打电话,接连几次皆无人接听,他最终决定上门找邮件。


开门的是一个陌生女人,戴维斯吓了一跳,向女人说明来意,该女子让他进来,指着厨房桌子上堆积如山的邮件,让他自己找。


戴维斯在信封里翻来覆去,收件人五花八门,没有一封是给郭丽父母的。他不禁生疑,怎么这么多收件人?


伴随着一种怪异的恐惧感,戴维斯注意到室内多出一个棕米色条纹帘子,将走廊和客厅隔开。他又走了几步,来到餐厅外面的另一条单色帘子。太不对劲了,好端端的家,为什么要挂这么多帘子?


戴维斯继续检查这栋房子,一时间不知是震惊、愤怒,还是困惑。他发现,这所宅子被Syed拆分出了11个临时的独立房间,分租给了素未谋面、不知来历的陌生人。



一对夫妇住在书房里;另一对占据了餐厅。客厅里住着一个男人。几个房间里分别住了小家庭,里面有孩子,房门被装上新的双面锁。


就连地下室的一间小储物间似乎也有人住。还有人在狭窄的炉房里睡觉。


不仅如此,一楼起居室被布置成一个美发沙龙,配有一把皮革和镀铬的理发椅,一个男人还坐在那儿理发。


地下室的天花板上长满了黑色霉菌,因为厨房水槽长期漏水未修复而造成的。


戴维斯想到岳父岳母家被搞成这副模样,顿时心烦意乱,火冒三丈。


他甚至无法和房客理论,他们与Syed签租约,以为Syed才是房东。


戴维斯只得再次拨出Syed的电话号码。有的房客在他身边徘徊,想听听情况。而这一次,Syed接听了。

 

戴维斯在电话里质问Syed发生了什么事,家里什么情况,他威胁Syed要将他们驱逐出去。然而,Syed面对这一切,显得异常平静。他没有否认,没有焦虑和退缩,甚至没有编好的借口。


相反,他非常傲慢地对戴维斯说:“有本事带我上法庭。我们法庭上见。” 


戴维斯心想,只要有一条快速明确的驱逐令就好了。但他还不知道,Syed是个诈骗惯犯,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自己在明,敌在暗,戴维斯感受到了危机。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戴维斯发现Syed欺骗的多伦多地区房东,加起来有十几个人。大多数受害者和戴维斯一样,通过房地产经纪人来寻找租用豪宅的人。


Syed将每栋房屋的房间分成独立单元,并以从每月$500-975的房租,租给其他人。他以“Jay”的名义专门寻找那些对租房绝望的租客,告诉他们不用交押金,也不用信用检查。


在这一方面,即使分隔房间后的居住环境差,Syed也从不缺少“租客”。


要知道,加拿大大城市的生活成本极高,温哥华的一室一厅平均房租高达每月$2,280,多伦多也要$2,023。很多学生、新移民和老年人等都在努力寻找便宜住处,更别提有犯罪历史的人难租到房子了。


在Syed“经营”的鼎盛时期,有100多个租户,每个月收入数万。


经Syed的手租出去的豪宅,皆是满目疮痍、伤痕累累。满地的垃圾,遍布墙的霉菌。



有栋被Syed租下的房子引起了邻居的注意。


这些房客吵吵嚷嚷,一夜又一夜,搅得邻居无法入眠,而且似乎存在公共安全隐患:有的租客有明显暴力倾向,有些则是酗酒和吸毒,甚至有些似乎患有精神疾病,未接受治疗。


邻居联合起来报警无数次,每次都被Syed忽悠了过去。


后来找到屋主,一个目前远居中国的华人,最后由屋主女婿进行驱逐程序,才将扰邻的房客赶了出去。因为证据确凿,驱逐得很顺利,但是Syed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很快将目标转向下一个:郭丽父母的豪宅。


戴维斯的电话对Syed来说,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他曾是臭名昭彰的诈骗犯,依然逃脱了法网。然而对戴维斯来说,噩梦才刚刚开始。


戴维斯发现了分租房计划后不久,Syed就停止向他们支付租金。他们也不是Syed的唯一债主。Syed欠十几处房产的租金约为$123,030。


Syed有钱,但拒不还钱。银行对账单显示,Syed每月定期在一个账户中存入超过$81,000,在另一个账户中存入 $35,000。他不差钱,甚至以每月$5,123的价格租了辆银色的兰博基尼,上面印着写着“Jayman”的定制车牌。


戴维斯花了5个月的时间整理案子提交诉讼,却在最后因技术性理由被驳回。


第二次,他聘请了一名律师助理来做文书工作。戴维斯展示了房子状况的照片,也收到了消防部门的来信,证实对这片物业的改动违反了安全规定,而市政当局则确认该社区不允许分租房。


原以为上诉成功的案子,却再次被驳回:这一次,法庭发现消防部门的信中,缺少关于房屋违反消防和安全规范的细节。那一刻,戴维斯快要放弃了。


而另一边,Syed越来越无法无天。不仅骗房东,还骗租客。


有个租客告诉新闻媒体说,他幸好只租了一个月就跑了,如果再待久一点,怕是死定了。


Syed在网上发的干净卧室,实际上破旧不堪,墙上有洞,床单上有血迹和体液污渍。整个屋子里有大约15-20个室友,其中有租客因袭击房客被捕,即便在保释出狱后,不但没有悔过,还袭击警察差点致死,最后被指控犯有严重伤害罪,但因精神疾病而被认定不承担刑事责任。


被骗的租客想想就后怕,和这群来历不明的室友继续住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所幸经历一两年的斗争后,戴维斯终于把老丈人家的房子拿回来了。有些房客得知Syed在经营非法业务后自行离开,也有一些不愿走,甚至在这发生了暴力事件。


有名27岁的房客恶意刺伤了另一名房客,将受害者送往医院,伤势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袭击者随后将自己和他的狗锁在主卧室房间,拒绝让警察进入。


警察包围了房子几个小时,最后逮捕了该男子并没收了刀。后来,其余分租房客被驱逐,戴维斯发现袭击者还在墙上打了个洞,让自己的狗能在屋内房间随意行走。


拿回房子的戴维斯苦乐参半,房子无一处幸免。


有人把热水系统的通风管从墙上扯下来。地下室厨房的炉子坏了,无法修复。门框弯曲,壁炉上摆放着酒瓶,窗户要么被打碎,要么用纸板贴着。木制餐桌和一些椅子都不见了。地板上堆满了垃圾,房子里散发着恶臭。在一个房间里,有人在打破的墙上写下了 "给我钱 "的字样。


戴维斯还在车库发现了从其他房子里偷来的电器和家具。



总的来说,损失估计为17万。戴维斯没有钱雇佣承包商,所以他自己修复了大部分,并请朋友做一些大的工作。


其他房东的房子情况更糟糕。在其中一间房子里,有人把上层浴缸和水槽的排水管堵住了,让水一直流着,导致下层房间的天花板也塌了。


丢弃的注射器针头与成堆的垃圾混在一起,装满大麻的梳妆台抽屉落在地上,散落遍地。房子里的洗衣机和烘干机都不见了,还留下2000刀的水费账单。


另一边,Syed的分租诈骗仍不断进行。他使用虚假的背景信息,提供了标准的信用报告、推荐信和工资单,骗取房东的信任。


截止今年4月下旬,Syed面临31项与分租房业务有关的欺诈相关刑事指控,仍没有被捉拿归案。


Syed甚至挑衅地告诉当地媒体,他从不撒谎,也没有任何欺诈性文件。他承诺在审判中提供证据,以证明他的清白。


房东们都谨慎些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