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日本主妇成立“不伦互助会”,为日常“偷腥”提供一条龙遮掩服务!?

收藏

日本主妇成立“不伦互助会”,为日常“偷腥”提供一条龙遮掩服务!?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15天前 18:38

“被妈妈友洗脑”、活活饿死自己亲儿子的事件,前些天,日本法院对该“母亲”做出了5年有期徒刑判决。(在这里对“母亲”使用双引号,是因为小编不太认可这个人的母亲角色)



这起案件,不单单是因为“母杀子”的结局令人难以置信,还有另一位间接加害者——“妈妈友”对涉案“母亲”的洗脑,也是让人深感愤懑。


妈妈友,在日本是很常见的人际关系——主要指、以依然年幼的孩子为契机、逐渐熟络起来的妈妈们。



比较重视孩子成长环境的日本妈妈们,会经常陪着孩子去公园玩,或是到幼儿园、保育园接送孩子。在这样的过程中,她们便会逐渐和身边类似的妈妈们相识、沟通,形成“妈妈友”的关系。



在妈妈友组成的团体当中,还存在“霸凌”的问题。以主妇居多的妈妈友们,也会根据丈夫的职业、收入来互相划分等级。日本还会将“格差”这个词也套用在这里,即“妈妈友格差”。


妈妈友洗脑、妈妈友格差······“妈妈友圈子”就像一个独立的小社会一样,在增进交流、互相支援的大前提下,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细思极恐的问题。



而今天我们准备谈论的,也正是来自妈妈友圈子的、惊世骇俗的“新型互助一条龙”——妈妈友“不伦互助会”(不伦≈婚外情)。


上面 ↑ 这位专门研究不伦问题的现实问题作家、清水芽芽,曾经访谈过1000名以上的“不伦当事者”,近期,她专门探访了位于日本关东北部某地的“不伦互助会”,将这些主妇们的另一面、展现了出来。



“对于我们来说,不伦就是生活的必需品,是一种不好的、但绝不能少的必需品。”来自不伦互助会的主妇由美子这样说。


这个由20~40岁主妇构成的不伦互助会,在最“鼎盛”的时候,有30多名会员,大家都各自拥有不伦对象,且都是为了“更好地瞒过家人”,而先后加入了组织。


她们的口号是:“为了安心、安全地不伦。”(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



那么,不伦互助会的日常“章程”都有哪些呢?


首先,制造“在场证明”。(这个是不是也很眼熟?)



为了帮助对方隐瞒“日常偷吃行踪”,互助会的主妇们会协助对方伪造“在场证明”。


“只要互助会们的妈妈友们齐心协力,即便是有不伦行为,也可以非常完美地瞒天过海。”互助会成员加奈说。


“比如说,今天小A要和不伦对象出门约会,但她会告诉丈夫,自己是要和妈妈友带着孩子一起去玩。约会当天,小A便在约会期间,把提前和妈妈友一起拍好的合影发给丈夫。”


(图片与现实人物无关)


在约会前几天,互助会也会提前提供给小A“当天假定同游妈妈友”的基本资料、性格、特征,小A会假装不经意地和丈夫提起那个妈妈友,营造出“自己确实和她很亲密”的真实氛围感。


同时,为了防止小A的家人在街上不小心遇到“假定同游妈妈友”,约定时间内,妈妈友绝不会出门半步,“彻底杜绝意外发生”。


接下来,是不伦互助会的“紧急事态对应”。(咦,是不是又很眼熟?)



成员亚由美表示,自己经常会因为约会“过于甜蜜”而忘记了时间,一看表才惊觉,已经过点了,丈夫马上就要回家了!


对于日本的很多主妇们来说,有一条不成文的家庭规章——丈夫回家后,必须有热汤热饭恭候。


在这种“紧急事态”来临的时候,如果主妇急忙去超市买已经做好的食物或渍菜,丈夫就很有可能查出异样。



这个时候,就是不伦互助会大显身手的好时机了!


约会过头的主妇会立刻联系互助会的其他成员,并请求“代替料理协助”。


为了应对这一天,互助会的成员们会经常聚在一起,互相沟通彼此的烹饪技法,以求在紧急事态的时候,“最大限度地还原”当事人的料理。



为了让应对政策更加流程化、效率化,在紧急事态当天,妈妈友们一般都会选择制作咖喱,再根据每一家的不同习惯(小A家不放胡萝卜、小B家要放芝士),进行“完美再现”。


约会完毕的主妇,会赶往妈妈友的住所拿到今日份料理,再回家重新装盘。等待主妇的,就将会是丈夫“嗯嗯,今天也是和往常一样的味道呢”、类似这样令人松一口气的评价。



另外,不伦互助会还提供“变装服务”。


互助会核心成员由美子说:“我们会经常互相借衣服、鞋子和包包。”


“在出门约会的时候,肯定是想打扮得美美的再出门,但作为家庭主妇,很难花太多钱置办新装。而且一旦买了很多新衣服,家人也会开始怀疑。再加上穿着自己的衣服走在街上,很容易就会被熟识的人认出来。”


因此,由美子就总是会和互助会里的直美和优香借“装备”。



另一位成员真琴还说:“我每次都是会穿着平常的衣服出门,然后中途去一趟妈妈友那边,重新化妆、做头发、再穿上妈妈友的衣服,简直就像变身一样,再出门后,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感觉。”(呀,变身?又是很眼熟的场景)



以上这些连细枝末节都不会放过的互助会“章程”,让见过1000不伦当事人的作家清水芽芽也惊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如今的主妇妈妈团,已经“进化”到了如此地步。


当笔者询问主妇们,为什么要将不伦做到这种地步的时候,由美子这样说:


“这里的成员,大多数都是20~40岁的主妇,说实话,我们不想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剩下那么长的时光,还想好好享受一番。”


“我们这里的人基本都有一个共识——老公是家里最难伺候的大孩子。在结婚之前,没有想到婚姻生活会是这样的。作为主妇的我们,没有事业、没有其他的社交,似乎什么都没有,留给我们的选择,似乎也只有不伦这件事了。”



“一旦不伦的事情暴露了,会给整个家庭带来巨大的负担和影响,因此,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同时又不给家人带来负担,所以我们成立了这样的互助会。正是因为成员们都有同样的处境和挂怀,才能更加理解彼此、互相支持,用各自最大的力量去支援其他同伴。”



那么,在每一个主妇的隐忍和周旋之下,真的就会营造出一个欢声笑语、和谐美满的家庭吗?


如今的大多数核心家庭,基本是由夫妻二人及子女构成。夫妻,因为最初对彼此的爱(或也有其他的种种原因)而结为夫妻,本应存在爱人和家人的双重亲密关系。


可一旦“爱”消失了,“亲人”这层关系,又在靠什么维系呢?



像上面这样,表面维系合法婚姻关系,实际夫妻双方各有“不伦对象”的情况,并不罕见。这样的关系,就像是在即将化开的冰面上溜冰,不知什么时候、哪一个裂痕,就会使当事人掉入意料之外的冰窟。


等待当事人的,是道德的审判、是法律的审视、是“必须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一切”的现实。


他们是不可饶恕的罪人吗?某些程度上,是的。


同时,世间也并非只有单纯的黑与白、对与错。有些对错,无关“德行”、无关“操守”,关乎的,只是我们每个人都逃不掉的人性罢了。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