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拿签证需等待半世纪!为与澳洲父亲父亲相遇,异国女子竟要苦熬至76岁...

收藏

拿签证需等待半世纪!为与澳洲父亲父亲相遇,异国女子竟要苦熬至76岁...

发现澳洲 发现澳洲 12天前 17:36

你把澳洲当成过家吗?




在凯恩斯生活了十年之后,今天的主角妮可认为澳洲是她的家。


然而,可能要到2068年,她才能正式将澳洲称之为家。


这是什么概念呢,现年29岁的青葱少女将迈入75岁的退休年龄。


四年前,身为南非国民的妮可做出了一个绝望的举动,申请了唯一能让她与父亲和其他家人一起留在澳洲的签证--剩余亲属签证(the remaining relative visa)。


实际上,生育亲属签证是所有澳洲签证中等待时间最长的。


目前内政部的官方估计,处理时间为50年。



其他等待时间在过去十年中急剧上升的签证包括父母签证(30年)、孤儿签证(6.3年)和照顾者签证(4.5年)。


妮可告诉大家,每当她告诉别人她的签证需要等待大半个世纪时,大家基本是没人相信的。


她说:"每次我告诉别人时,他们都不相信我,我不得不说,'不,这是真的'"。


妮可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英国与她的父亲和他那边的家人一起长大的。


她没有兄弟姐妹,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她关系密切的大多数亲戚都搬到了澳洲,包括她的父亲,妮可说自己的父亲当年也是独立技术移民过来澳洲的。



妮可于2012年移居澳洲,先是以工作假期签证逗留,然后在她开始学习护理专业时改成了学生签证。


然而,与此同时,妮可的健康状况开始恶化。


"我有很多健康问题,我一直在医院里,这影响了我的学习。”


由于无法继续她的课程,妮可面临着被驱逐出境。


她看到了一个移民中介,该中介建议她留在澳洲的唯一选择是申请剩余的亲属签证。


"中介曾说,她通常不会建议任何人去申请这种签证,因为需要超长的等待时间,但她说在你的情况下,最好申请这种签证,和你的家人一起合法地留在这里。”


"当时,我病得很重,我父亲在照顾我。我没有别的选择。"



此后,妮可一直持过渡性签证留在澳大利亚,但她说她的签证状态的不确定性给她的生活带来了阴影。


"这造成了很多焦虑,你无法真正计划你的未来,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剩余亲属签证的申请人有资格享受医疗保险,而工作权利可能因他们以前持有的签证而有所不同。”


妮可每两周只能工作40个小时,到澳澳洲以外的地方旅行需要二级衔接签证。



她的签证情况还意味着她必须支付TAFE和大学课程的全部学生费用。


"我希望今年能回去在TAFE学习护理,但这非常昂贵,大约$22,000。"她说。


妮可说,她希望新的工党联邦政府能够解决她这种类型的签证的等待时间。


"我希望他们能有一些同情心。上限和排队的情况实在是太疯狂了。我们觉得我们受到了惩罚,这不公平."


"我的家人都住在这里,我们已经向政府证明了这一点,我们还能做什么?"



工党的移民部长安德鲁-贾尔斯拒绝具体评论剩余的相对签证等待时间,但他说,解决联盟政府留下的签证积压问题正在作为一个 "紧急事项 "进行研究。


"就我们所看到的签证处理方面的异常延误而言,这是我和阿尔巴内斯工党政府的一个真正的优先事项。无论是涉及到人道主义、家庭团聚还是技术签证,我们都需要做得更好。"



Mateja Rautner曾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移民法讲师,目前是Migration Plus的董事和首席移民代理。


Rautner说,她经常把那些在申请剩余亲属签证或父母签证时等待了几十年的移民称为 "被遗忘的人"。



她说,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申请人有令人信服的理由需要搬到或留在澳大利亚。


"例如,当你看到妮可时,她想成为一名护士。她想在这里学习和定居,"劳特纳说。


"她是一位年轻的女士,而她只是在这里徘徊,永远等待。这真的是非常、不幸和不公平。这根本不是澳大利亚人。"


Rautner说,等待名单的问题源于分配给家庭签证流中几个低优先级子类别的极少名额。


"上个财政年度有500个名额,这个财政年度也是如此。"


"而且这不仅包括剩余的亲属签证,还包括各种家庭签证。因此,排队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我认为这是10年,然后突然变成了30年,现在我们正在寻找50年。”


"政府需要清理这个积压,然后决定他们想做什么,如果这是一条应该留下来的合法途径,那么他们应该给这些地方分配一些适当的数字。"



萨拉-帕萨里尼是另一位多年来一直在等待获得剩余亲属签证的年轻女性。


这位来自意大利的20岁女孩从9岁开始,就生活在了珀斯。


大约两年前,帕萨里尼首次与大家分享她的故事。



她的家庭经历了多年的经济困难,才勉强凑齐了63,000澳元,用于支付帕萨里尼持过渡性签证在澳大利亚完成学业。


在完成12年级后,帕萨里尼说她曾对大学学习抱有很大希望,但由于涉及到巨额费用,她被迫选择其他职业道路。


她说:"目前,我每周在零售业工作30个小时,我在TAFE学习,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学习的地方。我正在学习成为一名律师助理,希望我可以进入法律领域。"


"我们抱有很大的希望,我希望政府能为我们做些什么。"


跨越半个世纪的等待,可以变身成为澳洲人,你愿意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1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 张宏凯

    张宏凯

    12天前 20:19

    基本条件满足后,就可以了,我猜是歧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