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那个高考故意考0分的男孩,后来怎么样了?

收藏

那个高考故意考0分的男孩,后来怎么样了?

Insight 视界 Insight 视界 15天前 16:41

1


2008年,安徽高考考场。


当年19岁的徐孟南在所有答题卡背面,写下了“我的名字叫徐孟南,我的考号是×××……”


然后连题目也不看,就开始在答卷上写所谓的“教育宣言”,抨击一分干掉一千人的军备竞赛式的应试教育体制。


 当其他考生都在绞尽脑汁答题的时候,他洋洋洒洒下笔千言,论述了一种听起来很美好,但实际操作可行性极低的“教育模式”。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故意考了零分。”

 


果不其然,高考出分之后,徐孟南以161分的成绩落榜。


牺牲了弟妹读书机会供他读书的父母对徐孟南失望至极,没有再允许他选择复读。


于是,只有高中文凭的徐孟南只得跟着父亲外出打工。十多年间,他辗转在全国各地的工厂:


做过流水线工人,替亲戚打理过广告牌匾制作生意……


 即使历尽坎坷,徐孟南却依旧对自己的理论深信不疑,还创办了名为“高考0分声”的网站,表示「白卷考生」的改革精神是可歌可泣的,这种精神值得被发扬光大。



但是艰难的打工生活,很快就让徐孟南认清了现实的残酷,没有本科学历的他,连想换一份好一点的工作都难于登天,“学历”仿佛成了成了一座怎么也翻不过去的大山横亘在徐孟南的面前,他终于明白了“读书才是最好的选择”。

 

经历了打工百味、草草结婚、草草离婚的徐孟南,可谓是吃遍了生活的苦。


2017年底,徐孟南下定决心重回考场。回到蒙城报了名之后,他一边打工,一边备战2018年高考。


但很可惜,十年前拥有二本水平的他这一次只刚刚考了个大专成绩。


和十年前对高考制度愤愤不平,反对“一考定终身”的态度截然不同,他平静的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也接受了一所大专院校的录取通知书。

 

 

去年,32岁的他终于从大专毕业。


从当年的「白卷考生」,到后来的重返高考,如今的徐孟南还是回到了「读书——高考——升学」的轨道上。


2


2010年,陕西高考考场。原本初中成绩优异的张皎在升入重点高中之后,因为发现自己的水平和同班同学相差甚远,产生了厌学情绪。

 

一开始出现成绩差距时,如果张皎能够加紧学习,查漏补缺,找对学习方法

必然能弥补上来。


但因为高中阶段科目增多、难度增大,跟不上老师进度的张皎开始自暴自弃,甚至把自己的不满指向了——应试教育和高考制度。

 

 

那年的考场上所有考生都在奋笔疾书,争分夺秒地想多答一题,多拿一分,但张皎却毫不在意题目都出了些什么,一开考就蒙头大睡。


直到快交卷的时候,才拿起笔,在试卷上写下了看似豪气干云的:“破釜沉舟、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不生则死”16个大字。

 

如张皎所愿,高考成绩公布,他真的得了0分,因「零分考生」而一举成名的他,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仍然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他说自己的偶像是美国首富比尔·盖茨,“我要成为中国首富。”

 

 

可是,只有高中学历的他,能想出什么成为首富的办法呢?


几次求职、创业失败之后,张皎找到了那个自称在上海年入百万的表哥。


跟着这位表哥,他确实找到了发家致富的路子——复制信用卡套现。

 

半年时间,张皎靠着盗刷信用卡赚了40万,或许是感觉挣钱的速度距离首富还很遥远。为了快速挣到钱,张皎频繁地操作,不分日夜地盗刷信用卡。


但很快,警察就注意到了这些异常,迅速查到了他的藏身之地并将其绳之以法。


最终,张皎被判4年零3个月。

 

也许当年从交上那张「高考零分试卷」开始,张皎的命运轨迹就已经被自己亲手改写,只是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这条命运轨迹最终将自己引入了犯罪的深渊。

 

 

除了徐孟南和张皎,在几十年的高考历史上,还有许许多多因为一时意气而交了白卷的「零分考生」。

 

曾被父母给予厚望的蒋多多在2006年自己高考时交了白卷,如今的她过上了和父母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早早结婚,草草过着一生。

 

曾在2007年高考交白卷,4门考试一共0分的陈圣章,十八岁就进入社会摸爬滚打,一边断断续续的打工、创业,一边接连给清华大学校长写信,给蒋方舟写信,质疑“清华大学能否培养出适合社会发展需要的人才?”


如今,他的生活已逐渐稳定,开卡车运方土,早七点开工,晚10点收工。

 

曾因第一次高考名落孙山,对应试教育充满恨意,复读高考交了白卷的吉剑,不得不辗转于各地打工,任劳任怨,直到赶上了电商的风口,“像狗一样的生活”才重新步入正轨。


3


我们似乎有太多理由反对应试教育。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正在牙牙学语的小友被父母报名了各种早教班。等再大一点的三到五岁,又开始了“阅读课”“逻辑思维训练”“幼儿英语”。


小朋友爱玩爱闹的天性,全部被各种兴趣班压得荡然无存。

 

于是乎有人高呼“应试教育扼杀了童年”,“应试教育磨灭了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应试教育不除,素质教育不兴,作业难消!祸害无穷!”


连部分专家、学者也跟着起哄,宣称应试教育造就了大量有着扎实基础,但创新能不足的人,国外的教育却能造就众多创新型人才。

 

仿佛,只要有了“快乐教育”或“素质教育”,就能振兴国家。

 

另外,仅仅几年之前,在“素质教育”“快乐教育”被大肆鼓吹的环境下,不少人甚至以为除了中国全世界的孩子们都拥有轻松快乐的童年,


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在学校老师带着做游戏,放学后没作业,回家疯玩。

 

言下之意,在这种所有人都疯玩的教育模式下,家长自然也不用压着怒火辅导功课,

更不用带着孩子在课余时间辗转于辅导班,省心,省时,还省钱。

 

仿佛只要有了“快乐教育”或“素质教育”,就能拯救家庭。



如今随着适龄考生越来越多,为了能在激烈的高考竞争中打败对手,一些高中学校也想尽了办法,让学生疯狂刷题,严格控制学习和生活时间。


下午跑圈背单词喊口号,下午做卷子讲卷子上自习,只是为了在保持精力的情况下,令所有人都能最大限度地适应应试模式。

 

再加上媒体们对衡中、毛坦厂中学铺天盖地的渲染,前所未有地挑起了人们对应试教育的焦虑,给人们一种“不向衡中学习,就与好大学无缘“的错觉。


在不少人看来,这不仅仅是背离了教育的初衷,破坏了整个教育生态环境。


更是只能培养“小镇做题家”“考试机器”,对学生而言是“扼杀主观能动性”……


甚至还有人断言,应试教育模式下的大多数学生的三观导致学生以功利主义看待读书,对人生的长远发展是有害的。

 

仿佛,只要有了“快乐教育”或“素质教育”,就能完美塑造孩子的一生。


 

说来说去,似乎一切的罪魁祸首都在于应试教育,只要批评应试教育、反对应试教育,就是教育话题中的“政治正确”。

 

4


虽然“素质教育”“快乐教育”被吹得天花乱坠,但是,反抗应试教育能得偿所愿吗?

 

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没有了应试教育,我们的入学流程会变成什么样子?


好大学的数量是有限的,好大学的招生名额也是有限的,既然不能按照考试分数择优录取,按照素质教育的思路,就只能按照“特长”水平录取。

 

以最普遍的乐器特长来说,资源相对丰富的钢琴、古筝等等辅导班,如今的一对一课程学费已经高达了200-500/小时,从一级学到十级,最快也要五年,甚至可能八年。


也就是说,即使孩子的兴趣点真的在这项乐器上,家长也能天天挥着鸡毛掸子监督孩子练琴,十年下来,光是孩子的兴趣培养经费,就堪称天价。


更可怕的是,万一学了三年,孩子依旧毫无兴趣,这份成本投入,只能是直接打了水漂。

 

但对于富豪家庭的孩子,兴趣的试错成本却完全不值一提,他们能请来整个领域最好的老师,也能买到所有人都比不上的高级乐器、设备,甚至还能给自己“另辟跑道”。


学钢琴的人太多,不容易有竞争力?那就学管风琴!


学游泳的人太多,练不成全省前十?那就学马术、学滑雪、学帆船!


说白了,就是——你家得有钱!


 

就像妥妥地走在了「反对应试教育」前列,宣布不再接受SAT成绩的美国加州大学系统,那么,现在想考加州大学需要什么?


需要的是出色的课外活动,是小小年纪就跟随大牛进行的学术研究,是优秀的体育成绩,甚至是高额的校友捐赠。


这些,有哪一项是贫民和普通中产负担得起的?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素质教育”了吗?教育家教育家张捷一针见血,“首先是好吃懒做,

然后是不劳而获。如果你想让孩子们上学很快乐,那只有让他们少学或不学知识。但少学、不学的结果是什么?长大后缺乏竞争力。”


就像白岩松的那句灵魂质疑——“没有高考,你拼得过富二代吗?”

 


更讽刺的是,当仍有不少人在反思应试教育的时候,在大洋彼岸,堪称“素质教育”标杆的美国,一些中产家庭们已经开始反抗所谓的“素质教育”了。


在《美国最好的中学是怎样的》中,位列加州第一的惠特尼高中的学生们,生活里有“三个4”——


4小时睡眠,4杯拿铁咖啡,4.0的GPA。


即使压力如此之大,无数家长们依旧会千里迢迢搬来惠特尼高中附近的高价学区,只为孩子有机会进入到这所大名鼎鼎的模范学校。

 

为了拿到好学校的offer,十二年级的学生们除了原有的高中课程外还要选修额外的AP课程,包括经济学、物理、高等微积分等。


每天的学习压力,丝毫不逊色于衡水中学、毛坦厂学校。


至于那些真正下午三点就放学疯玩的公立学校们,只会出现在贫民学区,在那些学校,一入学,学生们就知道自己此生大概率和一流大学无缘。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认为,美国的这种教育体系已导致了严重的机会不平等,重视教育的中产家长拼尽全力把孩子送进精英学校,底层的家庭则对孩子放任自流。


“一个美国年轻人的生活前景,几乎比任何发达国家的年轻人,都更依赖于父母的收入和受教育程度。”


长此以往,家庭出身,会成为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唯一因素。社会固化,贫富分化,下层的90%人口死气沉沉。

 

但在中国,普遍的应试教育却给了无数出身欠佳的学生们更多机会,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而非殷实的家境考进衡中、毛坦厂,或其他的学校。


亦或是遇见像张桂梅那样的校长,不仅靠努力读书改变自己的一生,也为整个社会创造更多活力。

 

所以当羡慕那些轻松自在的“素质教育”的时候,不妨想想,在他们轻松的背后,究竟是多少的家庭投入,以及需要承担的多么大的风险。

 

无论学习能力如何,从小就被送到国外读书的王思聪根本不用高考,就一路读到了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


回国之后,老爸王健林大手一挥,为儿子保驾护航,“我愿意给他10个亿去创业,第一次给5亿,失败我可以再给一次。”


再失败了怎么办?


王健林说:“让他回万达上班。”


如今,两次创业失败的王思聪和老爸王健林一起成立了万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人生依旧各种光环围绕。

 

但当年故意高考考零分的徐孟南,却在经历了无数挫折之后悔不当初:一定要珍惜机会。


醒悟的他专门制作了条幅来到高考考点门前用自己人生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更多考生,


“零分注定是错误,是伤害,不要模仿!”

 

 

纵然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是这依然是一场相对公平的较量,你可以不靠出身,而凭借自己的努力,为自己即将到来的成人世界挣一个灿烂的开端。


本文授权转载自INSIGHT视界,作者:Manki。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k6RXWBLHGhu5G-8m9TovQ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