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对不起,刘亦菲的新剧,冒犯到我了

收藏

对不起,刘亦菲的新剧,冒犯到我了

 InsDaily InsDaily 06-18 18:52

2022年过半,终于有一部能打的古偶出现了。

 

天仙刘亦菲和宝藏男孩陈晓主演的《梦华录》,开播仅两周,豆瓣评分飙到8.6。

 

单看《梦华录》的制作水平,确实能秒杀现今一众古偶剧。

 

洗眼级别的颜值,精美用心的服化道,意境拉满的实景布置;

 

开局就让苦丑偶久矣的观众大呼:它尊重我的眼睛!

 

 

然而随着剧情发展,剧中的#双洁#话题火上热搜,却让有些观众越品越不对味。

 

一部披着独立女性外皮的剧,怎么意识倒退搞起了“双洁剧情”? 

 

 

没看过这部剧也没关系,事情是这样的。

 

第19集一开头,男女主来了一场坦白局,互诉恋爱史:

 

9岁因父罪没入乐籍、从良后和前男友同居三年的赵盼儿,与为官12年应酬无数的顾千帆,竟然都是“双洁”之身。

 

咱解释一下“双洁”,一个北宋都不曾存在过,放今天5G冲浪选手都耳生的词汇,大概意思是:恋爱双方都是处子之身。

 

 

剧一播出,紧接着就有博主吹双洁设定:“好单纯!是初恋的感觉诶!”

 

这一话题随即上了热搜,网友们看完就:?????你没事吧?

 

恋爱双方都是处子之身,放在现实中确实没什么值得诟病的地方。

 

但要知道,《梦华录》是一部改编自关汉卿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的古偶剧。

把一个智取恶少、救姐妹脱离苦海的风尘女赵盼儿,改成了沦落青楼守贞洁的茶楼“独立”女老板暂且不说;

 

2022年了,还公然鼓吹在原著中根本不存在的“双洁”,这合适吗?

 

令人迷惑的剧本,不禁让人有些怀疑:《梦华录》的高分,值吗?

 


《梦华录》声称是一部宋代女性励志剧:

 

讲的是茶铺老板赵盼儿、乐妓宋引章和屠户孙三娘,经历失败的爱情后重又站起,在东京开酒搞事业,最终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励志女性故事。

 

豆瓣简介如是说道:“(它)为无数平凡女子推开了一扇平等救赎之门。”

 

 

但一部女性励志剧,却借着张好好之口,说“以色事人才叫贱”。

 

明里暗里贬低其他女性角色,来提高自己的地位,恕我直言,小IN是真磕不下去。

 

这哪儿是女性励志剧,分明一部披着独立女性外衣的高级娇妻文学。

 

 

珠玉在前,别怪网友对这部剧较真。

 

《梦华录》改编自元代著名戏曲家——关汉卿所写的《赵盼儿风月救风尘》。

 

关汉卿是当年玉京书会里众星捧月搬的存在,王国维也盛赞他的剧本道尽人情,为元人第一。

 

他写《救风尘》,只短短四折,就讲出个性鲜明的底层女性互救的爽文剧本。

 

汴梁城妓女宋引章嫁给花花公子周舍后,惨遭虐待;

 

同为风尘女子的赵盼儿急中生智,带着小厮和一房一卧佯装去嫁周舍,与他周旋温存了两三日,终于骗得一纸休书,成功救出姐妹引章。

 

 

如果说《梦华录》里,张好好一句”以色事人才叫贱“,主动把妓女分成了三六九等。

 

那么关汉卿的剧本,则揭露了一个血淋淋的现实:风尘女子,根本没得选。

 

 

他笔下的风尘女子,天花板首先是《金线池》中的杜蕊娘。

 

才貌俱佳,又是上厅行首,但即使如此,官员勒令她陪酒,她也只得乖乖应官身;

 

应官身:在元代,官府对妓女拥有巨大的控制力。官妓在自己谋生的同时还得应付官府的各种宴会,如新旧官员上任,宾客的送往迎来等等,称之为“应官身”,不仅是义务劳动,且一旦稍有失误,即   “失误了官身”,不但要除去官身,还要当厅责打四十,重者被罚为奴,永不可脱籍。

 

遇到真命天子,想求老鸨放了她从良,却只得一句”你这小贱人,你今年才二十,不与我觅钱,教哪个觅钱?“

 

行首官妓尚且如此,更何况底层的风尘女子。

 

在那个年代,她们是风月链的底端;她们沦为风尘,不卖身,岂还有活命之路?

 

 

历史上的文艺创作,也大都尊重这一事实。

 

2002年《爱情宝典之救风尘》里,编剧就毫不遮掩赵盼儿的妓女身份;

 

 

改编自明代话本的《爱情宝典之卖油郎》中,风尘女子辛瑶琴面对追求,说自己已不是清白女儿身,

 

而男主一句“人间世道,一个小女子怎能承担得了”,足见编剧尊重历史与体恤女子之情。

 

 


还有万茜扮演的一代名妓柳如是,即使才情冠世,跻身秦淮八艳之一,

 

却也自小几经贩卖,逃不过卖身之苦;

 

 

这些女子,有的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被父母亲手典到勾栏瓦舍;

 

 

有的在躲避灾荒的路上,被眼里只有利益的老鸨拐去;

 

 

即使出身官宦,生在在太平盛世,也不一定能逃过人贩子的毒手,

 

《红楼梦》中,这样的悲剧就接连发生在英莲和巧姐的身上。

 

 

《梦华录》,你猜猜她们为什么选择以色侍人?

 

这些弱势人群,从来就没得选......

 

而在《梦华录》中,有美貌会藏拙的赵盼儿,可以做账房,才貌双全的宋引章、张好好也可以不必卖身。

 

这多多少少就有点美化宋代风尘女子的境遇了。

 

 

关汉卿写《救风尘》,并不会美化她们的经历。

 

底层风尘女宋引章,嫌贫爱富,想要嫁给周舍为人妇,过上自己的理想奢靡生活,最后却遭遇了失败的婚姻。

 

原著赵盼儿并非不想从良,只是面对风月场的压迫、世间对贱籍的种种偏见,她明白自己是“断不了风尘”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在夹缝行业里挣扎的悲剧女子,在得知宋引章被周舍打了五十杀威棒后,竟然敢只身入虎穴,去和周舍做对抗。

 

就让人很是佩服她的正义感。

 

 

关汉卿的剧本,写的也是女性贵自立。

 

在《救风尘》的高潮情节中,没有拯救女主于水火的官二代顾千帆出现。

 

只有赵盼儿拿出压箱底的两锭银子,把自己打扮得风流妩媚,一边嘴里吐槽恋爱脑的闺蜜引章,一边上马去郑州救人。

 

”可不是一场风月,我着那汉一时休。“

 

赵盼儿以身体为武器,才骗得周舍卸下防备,她付出了才智与隐忍,踩在自己的身体上,才得以救出另一位,同在黑暗中苦苦挣扎的风尘女子。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苦与泪交织的底层女性互救。

 

 

关汉卿的《救风尘》中,面对周舍的压迫,赵盼儿勇敢地救,引章大胆地逃;

 

他笔下的底层女性,是世人眼中残缺不堪的风尘女子,生命里没有白马王子。

 

但她们却不是什么委曲求全的受气包,也不必作为男子人生的一部分存在。

 

在吃人的封建社会,赵盼儿机智、正义,拼尽全力拯救自己的姐妹——

 

另一个被家暴的风尘女宋引章,以血泪经历描绘出了底层女性的画像。

 

这种侠义的风尘女,难道不是更可歌的自立女性吗?

 

 

多少年无情风尘,也没有磨灭赵盼儿的勇敢;

 

任世人谩骂“婊子无情”,她也葆有最纯洁的善心,护身边人的周全。

 

这便是“风月救风尘”五个字的真正可贵之处。

 

 

元杂剧放在当年,也只是供市民娱乐的文化商品,

 

但关汉卿知道,正视她们的境遇,才有资格为她们写书。

 


回到改编后的《梦华录》,也许有人会说:“古偶嘛,嗑一嗑算了,何必较真?”

 

确实,如果《梦华录》只作为一部原创古偶出现,那不论演员、服化道,以及剧中对传统文化的传播,它都秒杀寻常古偶。

 

然而当一部剧,披着独立女性的外衣,借着女性意识觉醒的题材如此卖座,最终却暗暗贬低其他底层女性,甚至是美化了底层女子的经历——

 

把残酷的风月场所,描绘成大庇悲苦女子俱欢颜的乌托邦;

 

 

围绕底层女性艰苦成长来宣传,最终还是让爽点落入嗑cp的俗套中,这一点着实可惜。 


 

 

梦华录值不值8.6,众说纷纭,

 

但关汉卿的剧本摆着,神仙阵容加持着,其实差一点,它可以超越。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