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震憾全日本!53岁男公务员组织120人狂欢派对,警察凌晨突击被辣眼睛

收藏

震憾全日本!53岁男公务员组织120人狂欢派对,警察凌晨突击被辣眼睛

英国报姐 英国报姐 06-18 17:45

最近,日本在同一天爆发的两条新闻看得人们心情极度复杂。


一边是120人参与、规模庞大的多人狂欢派对,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们在租来的别墅里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


日本网友光是看到这个新闻标题,就已经不自觉皱紧了眉头。


“以前是‘现实比小说还离谱’


现在是‘现实比情色片还离谱’…”



在中年人狂欢的另一边,日本内阁府调查,日本20多岁的年轻人超过一半都是单身,更有40%的年轻男性是母胎单身。


也就是说,这些男性从生下来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约会经验。



网友们对此倒是非常能够共情,“单身男性”、“没有约会经验”等好几个词条瞬间冲上推特热搜。



年轻人清心寡欲,叔叔阿姨狂欢相聚,互联网受到的冲击一波接一波,看到最后脑子里可能只剩下一串问号:啊??这是在做什么???



先来说说叔叔阿姨们的开心派对,日媒称之为“酒池肉林の大饗宴”。


他们租的别墅位于日本静冈县湖西市滨名湖湖畔的一片土地上,本来这儿大多是疗养设施和出租别墅,很是清净。


但这群“玩家”来了,清净也就不复存在了。


6月11日,约120人坐着40多辆车,拿着装食物的纸箱和装成人玩具的塑料箱陆续进入租住的别墅。



从停车场里聚集的车也能看出这派对的规模之大,车牌从京都、关西到北关东…日本全国各地的车都停在这儿。


参加者多为夫妻、情侣,也有只身前来的。


年龄范围从20多岁开始到60多岁的人都有,但大多数还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当天傍晚,几乎所有人都在别墅集合,他们本就是来这儿快活的,所以并不顾忌什么,只一味取乐,但对附近的居民们来说,就很尴尬了。


示意图


“傍晚,能看到在面向滨名湖的阳台上,男男女女们很亲热地烧烤,一边抽烟一边聊天的样子。


室外的人穿着衣服,但透过窗户还是看到了在室内餐厅里,全裸着的男人走来走去的身影。


从房间里可以看到滨名湖的明媚风光,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一边欣赏风景,一边一整天都在颠鸾倒凤吧…”



警方其实早就盯上了这个狂欢派对,因为前一个月就有人匿名给警察厅提供了信息。


要如何一网打尽,警方还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在这群人11日集合那天的白天就开始准备。


据记者描述,“警察租了一艘船,从当天中午开始就在滨名湖的水面上,监视着派对的情况。


从最坏的情况来打算,有人可能会跳进湖里逃跑,所以还准备了救生圈等等。”


滨名湖


6月12日凌晨3点,等大多数人都玩累了、睡熟了之后,140名警察一下子冲进了别墅。


别墅里一片狼藉,当时已经有40人离开了,剩下的80人大部分在“大汗淋漓”后疲惫地睡着了。


“房间里还散落着用过的工具。”


接着就是连夜进行的审讯、曝光和报道,人们这才知道这场大规模的派对背后真实的情况。



令人惊掉下巴的是,这种派对居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办了,至少从3年前开始,每年都在同一时期举办这种派对。


据附近居民说,去年疫情期间,也有将近100人聚集在一起,租用了一栋别墅。


这次还扩大了规模,不但租了别墅,还租了一栋相邻的房子…


主办者在社交媒体的公告栏上,把活动伪装成“令和4年滨名湖节”来招募参加者,聚集了120人。



可能有人会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多“懂行”的人?


其实,日本热衷于参加“多人派对”的这股风气,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形成的,早就在特定人群中形成了一种传统。


有参加这类派对10年以上的女性常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大约是10年前,有几个小团体会在高级酒店包套房,每周的周五、周六晚上都会举办。


参加者和酒吧常客部分重叠。我自己在最放纵的时期,一周三天去酒吧,周末去酒店参加派对,派对会一直持续到早上。”



据说,日本2000年代对多人派对来说是“黄金时期”,“现在参加这种派对的人里,60多岁的人‘狂欢史40年以上’也是有的。”


近年来,这些“兴趣团体”逐渐减少,就是因为检举活动十分活跃,由于参加者之间的嫉妒等感情纠葛、还有不同团体之间的倾轧,导致匿名向警方告发的情况非常多。


这次滨名湖120人大派对被查,也是因为有人匿名告发,警方将一干人等带回警局之后,一直审到早上7点。



大部分参加者接受了调查后就被释放,只有包括主办者在内的几人当场被逮捕。


“在参加者中,(被逮捕时)有穿着相当暴露的衣服、也有穿着不合身的衣服走出来的人。


很多人那时还能谈笑风生,早上7点左右调查结束后,大多数人都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沉默着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种派对是男女之间同意的性行为,那是不是就不是犯罪了?


话虽如此,但在日本刑法中,如果在多人面前全裸,就会构成公然猥亵罪。


“猥亵”的标准是全裸,也就是说,你但凡身上挂了件赤色鸳鸯肚兜,不是,但凡身上穿了件衣服,就不算公然猥亵了。


所以,这个派对虽然有120人之多,只有2人因“公然猥亵”被抓。


一个是52岁自称经营公司的男性,还有一位34岁的女性,在众人面前全裸相拥,被警察抓了个正着。



还有2个人被抓,是52岁的公务员田渊照明和51岁的看护师加藤砂惠子,他们作为这次派对的主办方,因帮助人们全裸而被判为“公然猥亵辅助罪”。



这个“疫情期间、史上最大规模的多人派对”的消息一曝出,就震惊了互联网。


网友们的第一反应可能都是:好多人啊…



“120人是什么概念…?


完全是不同世界,无法理解。”



“啊,这也太荒唐了吧ᕦ(ò_óˇ)ᕤ”



“厉害了(´・ω・`)”



大家表达着各自的惊叹之情,同时有很多人不可避免地把当天的另一条新闻,放在一起细细品味。


叔叔阿姨们在滨名湖的别墅里酒池肉林,20多岁年轻人们则从娘胎出来后就清心寡欲。


根据日本内阁办公室的一项调查,在20多岁的年轻男性当中,大约70%的人都单身,约40%的人这辈子没有约会过。



年轻女性的情况也差不多,约50%的20多岁女性是单身。


政府官员对此表达了一种危机感,因为它可能加速不婚、晚婚和少子化现象。


日本的出生率确实低到令人堪忧的程度,但政府官员们这么说,年轻人们只会翻个白眼,谁不想好好生活,问题是现在日本年轻人活都快活不下去了,哪儿有心情想其他的?



“要约会的话,首先要有钱打扮得好看,要有钱去吃吃喝喝,要有钱去玩乐。


还要有‘时间’。年轻人都被低工资和过劳支配,还说什么‘有可能导致少子化、晚婚化’。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你们吧。”



“最基本的安定生活、能支撑起这些的工资。


如果连这个都没有,那自信、活着的希望也很难有。


更别说有去约会的余力了,更不可能有吧。”



“还是和以前一样,垃圾政府从来都不会直接了当地保障收入让人结得起婚,只会窥探个人的私生活。”



“钱也没有,和异性见面的心情也没有,这样的世界简直就是地狱。”



对比年轻人们的“艰难生存”,再看看中年人们的狂欢派对,这两个新闻居然都在同一天曝出,让人感觉都有点恍惚。


“‘20多岁年轻男性中,4成没有约会经验’和‘120人的狂欢派对’两个新闻流传出来,我一整个精神出走,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了。”



只是,像“120人大规模狂欢派对”这样的新闻对大家来说,可能只是日常生活之外的偶尔猎奇,但大多数年轻人单身、甚至母胎单身却是严峻的社会现象,日本政府官员所担忧的“加剧少子化、晚婚化”几乎是已经确定的事实。



在疫情冲击、就业艰难、房价飙高…政府、社会等多重高压下,年轻人连“最基本的安定生活”也得不到保障,只能被迫低欲望。


日本政府觉得“年轻人不约会”会降低生育率,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