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美国警察的又一次“误杀”,在非洲激起众怒!

收藏

美国警察的又一次“误杀”,在非洲激起众怒!

补壹刀 补壹刀 06-18 12:48

前两天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发生了一场抗议。

 

抗议地点比较特殊,是在美国驻当地使馆门前。

 

而当地民众抗议的是,他们的一位同胞不久前在美国无端被白人警察杀害了。

 

他们之所以举行抗议,是因为非洲裔在美国屡屡遭遇这种“误杀”。

 

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后,虽然美国社会和舆论对这种状况引起重视,但是一阵风浪过去后,在实际生活中那些对少数族裔的歧视和暴力对待依然故我。

 

尤其是美国的警察暴力和枪支泛滥的乱象,已经让底层很多人“无法呼吸”。

 

01


刚果民主共和国infoslive.cd 网站14日报道称,当天在一场抗议该国移民在美国被白人警察无端杀害的静坐示威中,示威组织者德库拉查(Samuel Mukuna)呼吁“为遭到杀害的我们同胞伸张正义”。

 


示威民众向美方提出了如下必须作出回应的要求:

 

第一,必须严惩杀害我们的同胞帕特里克·洛亚(Patrick Lyoya)的凶手、美国白人警察,伸张正义;

 

第二,美国政府必须抚恤受害者的家人,尤其是洛亚的遗孀和两个失去父亲的子女;

 

第三,美国政府必须担负起保护所有黑人、尤其生活在其领土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裔黑人的义务。

 

作为这场示威的组织者之一,德库拉查是刚果民主共和国一位青年社会活动家,金融从业者,是该国非暴力、无党派青年运动“为变革而战”(LUCHA)的成员,该运动成立于2012年5月,旨在提高人们对权利和义务的认识。

 

他自称“泛非主义者”,迄今已组织了150多场各种主题的和平静坐示威。

 

他身着的白色T恤衫上印着的头像,就是洛亚。洛亚在死亡时只有26岁,是一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移民。2014年随家人从刚果搬到美国,已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Grand Rapids)生活了5年时间。

 

今年4月4日,他在大急流城被白人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射杀。

 


据CNN当时的报道,杀害洛亚的白人警察名叫舒尔(Christopher Schurr),4月4日当天在交通执勤中勒令洛亚停车。

 

洛亚停车后,舒尔试图要用手铐约束他,洛亚想反抗,但在明知洛亚没有伤害性武器的情况下,舒尔还是冲着舒尔的后脑勺,使用电击枪两次开枪并当场打死了他。

 

而整个过程,都被旁边的人拍到视频。并公布在网上,引起了大量民众的不满。

 

舒尔的律师辩称,洛亚的尼桑轿车“形迹可疑”,和某辆被盗车辆特征相符,而且舒尔“相信”该车牌照和车不匹配,因此进行了“合理执法”,并在后者试图逃跑后扣响了电击枪。

 


然而,密歇根州警署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官图伯根(Det. Sgt. Aaron Tubergen)提供了截然相反的证词,他指控舒尔在将受害者完全压制于身下后,仍用电击枪朝受害者后脑开火。

 

法医解剖表明,洛亚涉嫌酒后驾驶。事后的调查显示,洛亚背负三项未被执行的法庭搜查令,其驾照因10年内3次滥用管制药物被查获而于3月吊销,但尚不清楚舒尔在拦截洛亚时是否知道这一切。

 

大急流城的居民本身以黑人为主,而警察多数是白人,警民关系向来十分紧张。洛亚被白人警察枪杀事件发生后,抗议者连日进行示威,并在全美引起共鸣,迫使该市警察局长温斯特罗姆(Eric Winstrom )于6月初建议让舒尔无限期停职。

 

美国密歇根州检方6月9日以二级谋杀罪名起诉舒尔,原因是在一次执法过程中“无正当理由”枪杀非洲裔男子洛亚。

 

检察官给出的定性是,现年31岁的舒尔身为警察开枪打死洛亚,“并无自我防卫之类正当理由”。

 


洛亚一家的代理律师援引尸检结果指出,舒尔对着洛亚后脑近距离开了一枪,对其施以“枪决”。因此,“舒尔必须承担责任”。

 

舒尔事后向警方自首,后来被羁押在肯特县以外的一座监狱。

 

6月10日,大急流城市长宣布舒尔已被警方解雇,舒尔也放弃了举行听证会的权利。

 

同日,舒尔的律师在法庭上为其作出无罪辩护,他随后被要求交保10万美元,并承诺不得购买或持有枪械、不得饮酒或吸毒后审前保释。

 

02


为什么从洛亚被害地的美国当地民众,到现在他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同胞,仍在举行各种抗议活动?

 

因为不少人认为,这是警方针对黑人暴力执法的最新例证。美国近年发生多起黑人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案件,引发抗议浪潮。这也凸显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

 


2020年5月25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颈”压制后死亡,死前他反复恳求,说自己“无法呼吸”。

 

2020年12月,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发生两起警察枪杀黑人男子事件。2021年4月,非洲裔男子当特·赖特在明尼苏达州布鲁克林森特市因车牌过期被拦下,遭一名女警“误将手枪当电击枪”射杀……

 

据美国“警察暴力地图”网站统计,仅在2021年一年内,美国至少有1124人死于警察暴力执法,其中非洲裔占比超过20%。而非洲裔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为13%。

 

洛亚被射杀的事件,为什么被很多人与“弗洛伊德事件”联系起来呢?

 

很多媒体分析认为,主要是当时警察已经跪压在洛亚身上,基本已经控制住他,但警察却在这时掏出执法的电击枪,近距离朝洛亚的头部而且是后脑勺开枪。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非常残忍的“行刑”。

 


此外,开枪的白人男警官舒尔是一名在警局工作了7年的老手,并非是在慌乱中容易出错的“菜鸟”警察。

 

所以,很多人指责白人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和“种族主义”。

 

而此事也陆续引发包括美国媒体、社交媒体在内的多方批判和反思。

 

例如,美国《华盛顿邮报》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就发表了一篇题为《又一名黑人男子被警察杀害——何时才是尽头?》的社评。

 

这篇文章写道,自从乔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警官膝下呼吸困难的视频震惊美国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两年。这样一桩无谓而残酷的死亡怎么会发生?

 

在显示又一名黑人死于另一名白人警察之手——被摁在地上脑后中枪——的视频被公之于众后,人们正再次提出同样的问题。人们还必须追问另一个问题:何时才是尽头?

 

这篇文章还提到受害者家人律师发出的质问,“任何人当他们把别人压在身下时,自己怎么可能面临让人信服的生命危险呢?”

 

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民贴出“黑人的命也是命”“为帕特里克·洛亚伸张正义”的留言。还有人发问,为什么每到这个时候,正义在美国就会缺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当时也在推特上发出感叹,“我无法呼吸。再一次。”

 

“在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演讲59年后,这一梦想仍未实现。”华春莹写道。

 

03


一位长期研究美国问题的学者告诉“补壹刀”,如果这是一个偶发的、随机性的案件,那可能是因为偶然因素碰撞到一起,引发了一个令人惋惜的悲剧。

 

如果这类案件在几十年里,在一个国家不同地区周而复始地不断发生,而且势头一直得不到遏制,那这就是一个系统性、机制性的问题。

 

以案件发生地大急流城为例,这里的黑人居民对警方执法手段和各种骚扰,长期以来一直都有投诉,但是也一直被当地政府无视。而这种情况,并非只在这一个城市发生,美国国内很多地方都是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弗洛伊德事件”后,人们一直呼吁美国对警察执法行为进行改革的原因。

 

今年5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他说,在乔治·弗洛伊德被一名警察谋杀两周年之际,这项命令将为警务和刑事司法带来更多问责与效力。

 

这项行政命令将建立一个全国数据库,登记警察的不当行为;力求展开及时、彻底和有力的调查;并要求必须配备随身摄像机;禁止锁喉和束缚颈动脉;限制使用警察不用敲门便可入室的做法并设立新的标准等等。

 

行政命令是美国总统下达的指令,用来管理联邦政府的运作,因此只适用于联邦机构。

 

更多人质疑的是,为什么当初搞得轰轰烈烈的“乔治·弗洛伊德警务公正法案”,两年后还没有在国会参院通过呢?

 

因为只有这部法案通过,才能影响各个州和地方的警察局。

 

该法案的通过将会强化对警察不当行为的问责,并改革警察的培训和政策。在人们对暴力犯罪增加的担忧加剧之际,在地方和州的层面进行变革的努力遇到了阻力。因为这个法案又陷入到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斗争漩涡中,所以被搁置。

 


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美国社会底层民众以及少数族裔人群。

 

近几年美国警察针对黑人暴力执法致死事件频繁发生。独立调查项目“警察暴力地图”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弗洛伊德2020年遇害后的一年时间内,又有181名黑人在警察执法中死亡。

 

根据“美国城市联盟”今年发布的报告,非裔美国人只享有白人73.9%的平等对待,他们在教育、社会公正和公民参与等方面远远落后于白人。

 

据《纽约时报》在去年秋天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过去的五年里,美国警察杀死了400多名没有持枪或持刀或因暴力犯罪而被追捕的司机。《纽约时报》发现,美国警察文化和法庭判例严重夸大了警察与司机对峙时存在的危险。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一个数据库,今年全美已经有250多人被当值警察开枪打死,接近2020年和2021年的速度,这两年每年都有1000多人被警察开枪打死。

 

这一数据库自2015年起开始统计,至今已记录了超过5000起此类枪击事件。根据该数据库,美国黑人被警察枪杀的比例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

 

同样,得不到控制的枪支暴力,也成了美国社会病中的“恶性肿瘤”。

 

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6月14日发布的统计数据,过去72小时内,美国发生多达328起枪击案。今年以来,美国国内已有19704人在涉枪事件中丧生,包括745名未成年人。

 

美国人口近3.3亿人,民间枪支保有量超过4亿支,平均每一百人持有约120支枪。

 

6月11日,全美450座城市爆发游行,抗议不断恶化的枪支暴力问题。据美国媒体报道,6月18日,美国各地还将举行“为我们的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反对枪支暴力大规模集会。

 


美国向来标榜“开放”“包容”,宣称人人得享不可剥夺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人人都能追逐和实现“美国梦”。但实际上,这是谎言,美国只是给非裔美国人开了一张空白支票,在支票上盖上“资金不足”的戳子,便退了回来。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种状况依然如故。

 

一方面,非裔美国人仍然在争取同白人平等权利的漫漫长路上艰难求索,非裔美国人的遭遇也是美国其他少数族裔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在差别待遇、暴力执法等系统性种族歧视的阴影下,少数族裔不得不生活在不安、不公和恐惧之中。

 

另一方面,政治极化、社会撕裂、利益团体等重重阻挠之下,美国枪支暴力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大规模枪击案、校园枪击案频发,枪患成了美国社会“不治之症”。受害的,也是底层老百姓。

 

所以,美国还是拿出更多精力,为本国民众解决那些实实在在的问题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