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逛妓院,被离婚,这个“星二代”的事,终于有人说了

收藏

逛妓院,被离婚,这个“星二代”的事,终于有人说了

艺非凡 艺非凡 06-18 11:48

一场大火突然地烧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刺鼻的焦味,焮天铄地的火舌舔舐着,势要将活人和房屋卷入漫天绯红。



河对面众人纷纷好奇围观,唏嘘不已。


唯有一个女子,遥望对岸那燃烧的奇异颜色,却是满脸兴奋和痴迷。



火焰把天烧得一片通红,暮空中残留着尚未被夜色吞没的深蓝,黑烟漫卷成云,追随着深蓝而去,火越烧越炽红。


望着赫炎炽红,女子暗自问自己:该怎么才能画出这种颜色?


“唔,辰砂加上鸡冠朱,还要加一丁点岩绯。要是手边有银泥就好了,正好画火星子,这样绯红的内侧就有了闪亮。”


这个女子,便是被誉为“江户伦勃朗”的葛饰应为。


《眩:北斋之女》中宫崎葵饰演葛饰应为


对于葛饰应为这个名字,绝大多数人或许都不熟悉。


但她的父亲,所有人应该都不陌生


—— 葛饰北斋


那个入选“千禧年影响世界一百位名人”中唯一的一位日本人,德加、马奈、梵高、高更等许多印象派绘画大师都临摹过他的作品。


一幅《神奈川冲浪里》,直到今天依然有着持久不衰的生命力。


《神奈川冲浪里》


葛饰应为作为葛饰北斋的女儿,她的一生,都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下,然而她和父亲一样,为了手中的那支画笔,燃尽了一切。


@Lelac : 她的父亲葛饰北斋,现在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个Icon,可她的母亲,同作为女性,只是家墓上的一个模糊不清的名字,应为本来也是这样的命运,但是她拼命地从尘埃中站起来了。



/01/


“北斋家的女儿阿荣啊,是个怪人。”


阿荣是葛饰应为的小名。


在邻里甚至母亲眼中,应为是个不折不扣的怪胎。


整日泡在画坊里,和父亲及其弟子们一起画画,不化妆不打扮,喝酒抽烟,我行我素,除了画画什么也不会,真是“半点不像个女孩子”。



她毫不避讳画《春宫图》,对流血、死亡、鬼怪题材也落落大方。


其作品《关羽割臂图》,取自《三国演义》中关羽刮骨去毒的一幕,画面上那些汩汩而流的鲜血用的是微微发黑的赤色,那么真,叫看的人也忍不住感到战栗和疼痛。


葛饰应为《关羽割臂图》


好不容易给介绍对象,嫁了人,却也学不会“贤妻”那一套。


丈夫嫌弃她不梳妆打扮,不洗衣做饭,不履行妇道:“除了画画什么都不干,你的闲话在绘师同行里都传遍了......你真是女人里的烂渣。”


应为却更对丈夫失望透顶,因为他的画技拙劣:“他也是绘师,可是那种放不下画笔的炽热之心,他没有,也不懂。”


在画面前,应为和他的父亲一样,固执无比。



结婚不到3年,应为就离婚回了娘家。


此后再未结婚,一生无子,将自己交付给了绘画。


/02/


“应为,是怪人,也是痴人。”


江户城里不分昼夜,时常有大火。


“荣女爱看火灾,夜半远方出火,即使远隔十町二十町,亦要奔去一看究竟,其父北斋亦不阻拦,父女皆畸人。”


每当警示火灾的钟声被敲响时,应为总是第一个冲出去。



这在别人看来实在奇葩,也没有同情之心,对此议论纷纷。


但应为却不在乎,她只是呆呆看着那火焰烧焦了天空,呈现出既飞朝霞也非黄昏火烧云的颜色,只想着自己的笔下该如何才能流溢出如此有气势的颜色。



一次为了一本榻榻米的蔺草编织纹样集,应为多次跑到榻榻米店观察人家的纹样,专心致志一看就是很久,榻榻米店老板以为她另有图谋,泼了她一身水。


浑身湿透的她回到家顾不上换衣服,立刻兴奋地把看到的纹样描绘下来。


端的是一个“痴”字。



/03/


兴起于江户时代的浮世绘,美人是一个很重要的题材。


而其女性形象多为江户时期的游女(妓女),一些作品也不乏色情内容。


喜多川歌磨《江户宽政年间三美人》


铃木春信《雪中相合伞》


鸟居清长《美南见十二候 十一月》


早期葛饰北斋也靠画春宫图为生,应为也画过不少春宫图。


但最开始画女性时,她的美人画却并不出众,虽然画技足够出色,但“美人不娇艳,线条太硬”,她索性直接去了花街,近距离观察女子的形态。


后来,连其他画师都忍不住感叹:“北斋美人画不及荣女。”


葛饰应为《夜樱美人图》


应为传世的作品不多,这幅《夜樱美人图》便是其出名的作品之一。


漆黑夜色里繁星点点,美人站在樱花树旁,借着石灯笼的烛光,斟酌要写的诗句,烛光映衬着樱花的粉,皮肤的白,衣纹的红,光影的巧妙结合实在是令人惊叹。


《夜樱美人图》局部


《夜樱美人图》局部


另一幅《三曲合奏图》里,应为将花魁、女艺者、市井少女置于同一空间。


现实生活中,这三个来自不同生活环境的女子不会有机会聚在一起,但在画中,所有外在的因素都不再重要,画中本该最耀眼的花魁,应为甚至没有给她一个正面,也没有任何背景的装饰,只剩下三个热爱音乐的女子,沉浸在合奏中,享受着音乐。


葛饰应为《三曲合奏图》


看着这幅画,仿佛还能听见幽美的古琴,爽朗轻快的三味线和悠扬的胡弓从画面中传来。


《三曲合奏图》局部古琴


《三曲合奏图》局部三味线


《三曲合奏图》局部胡弓


/04/


和丈夫离婚后,应为就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


母亲死后,照顾父亲和家中的杂事也都由她负责,但她着实不是一个“合格”的女主人:


“不拘小节,无欲,厌裁衣,常食剩饭,不做室内打扫”;


“肖其父,不理财,拙于家政,更使家庭贫困”;


“一日三食皆从外买”


......


只一点:“日日勤佐其父画业。”


葛饰北斋画狮子,背景的牡丹则是由应为绘制



葛饰北斋的《牡丹花与蝶》

据推测图中的花是北斋所绘

而蝶是应为所画



当时的文人笔记里这样记载:


“北斋破衣烂衫,伏案作画,室内不洁。其女阿荣,亦坐在尘埃中绘画。”




北斋弟子露木为曾绘有《北斋假宅之图》,描写了北斋和女儿的相处日常:凌乱的房间里,画面中北斋披着棉被,蜷缩在榻榻米上作画,应为则坐在一边,拿着长烟斗,专心地看着父亲作画。


父女两都是痴人。


画画,便是他们的全部,他们的世界。


露木为一《北斋假宅之图》


/05/


小说《无声告白》里有一句话:


我们终其一生,就是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


阿荣是幸运的,她是葛饰北斋的女儿,从小耳濡目染父亲对画的痴,早早便知道了自己想走的道路,并义无反顾地走了下去。


但与此同时,作那个时代的女性,也作为葛饰北斋的女儿,应为的光辉却是一直被掩埋的。


明明是“名手也”,她在画史上却寂静无名,对于她的记载,或者围绕“北斋之女”,或者集中在她的“另类”,“怪异”,是个“畸人”。



应为不仅擅画美人、英雄,更擅光影的表达。


在应为看来,这世上无论何处,都是由浓淡不一的色彩构成的,于是她通过明暗对比的方式表现绘画的立体感,在浮世绘中加入西方光影视觉,将那转瞬即逝之美重现到画纸上,这在当时是极为少见的。


《吉原格子里之图》,只有A3纸大小的画,却是应为最经典的作品。


葛饰应为《吉原格子里之图》


画面右侧,一位花魁刚刚返回,前面领路的人被画成暗影,后方跟随的男众手拿提灯,照亮着花魁的华丽打褂。


《吉原格子里之图》局部


而在另一边,夜晚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吉原的游女是被关在栅栏里揽客的,于是又被称为格子女郎。


格子里是盛装打扮的游女们,门外是手提灯笼的窥视者,一道格子隔开了男与女,明与暗,光与影子,美与丑,隔出了两个世界。


欲望在幽暗的夜色中,在摇曳的灯光里淌泻而下。


《吉原格子里之图》局部


《吉原格子里之图》局部


应为并没有使用大量华丽的颜色,却依靠浓淡光影营造出了极其华美,极其暧昧,极其“浮世”的氛围。


日本作家浅井了意在《浮世物语》,对“浮世”做解释:


“活在当下,尽情享受月光,白雪,樱花和鲜红的枫叶,纵情歌唱,畅饮清酒,忘却现实的困扰,摆脱眼前的忧烦,不再灰心沮丧,就像一颗空心的南瓜,漂浮于涓涓细流之中。”


而这幅画或许也是这段话的最好诠释:哪怕是“黑船”来袭,哪怕是地震火灾,人们依旧会在断壁残垣上重新盖起房子,在短暂人生中追寻片刻梦境。


哪怕只是隔着窗格子看热闹,缝隙间浮现的美丽游女,让人让人心旌摇曳,让人难以言喻地心满意足。


《吉原格子里之图》局部


以应为为主角的作品《浮世绘女儿》里,描写了这样一幕:


当应为的弟弟看到这幅《吉原格子里之图》时,沉默许久才说出这样一句话:“姐姐,没想到你是一位如此了不起的绘师。”


这幅绝妙的光影画,也让葛饰应为有了“光之浮世绘师”、“江户伦勃朗“的称号。


据资料显示,应为“不仅擅画,且手巧”,做陶土玩偶更是极妙,她烧制商家少女、女艺者及游女,“衣发情态,栩栩如生”。


只可惜后世的我们再无缘得见。



1949年,葛饰北斋去世。


不久,已过花甲之年的应为便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还在画着,在描绘光与影的故事,直到生活的最后一刻。


就像她当年离开丈夫家:“除了画笔,我什么也不想拿”。


一支画笔,哪里便都是可容身之所。



应为把人生在世刹那的如火如荼,都托付给光亮和暗影


于她而言,这世间情爱,都是急风骤雨,只有挚爱的事业,才是每日的声光和微风。


参考资料:

《浮世绘女儿》朝井真果

《眩:北斋之女》NHK纪录片电影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yFtwsayQmvOl18mzyZuOOw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