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她15岁被强奸生下女儿...现在强奸犯却夺得监护权,还要她付抚养费?!

收藏

她15岁被强奸生下女儿...现在强奸犯却夺得监护权,还要她付抚养费?!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06-17 18:31

最近,美国路易斯安那州32岁母亲Crysta Abelseth争夺女儿监护权的案件引发了广泛关注:


赢得女儿完全监护权的人是女儿的生父,也是多年前Abelseth未成年时,强奸她并导致她怀孕的人。


如今,受害人Abelseth不仅失去了女儿的监护权,还要每月要向这位强奸犯支付抚养费。


更让她愤怒是,当年强奸她的男子,还疑似性侵了女儿…



Abelseth无奈之下求助于媒体,曝光案件背后的隐情,为的是赢回女儿的监护权,同时为母女俩讨还公道,严惩罪犯。


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切要追溯到2005年。


Abelseth生活的路易斯安那小城庞沙图拉,是一个只有6000人的小城,这里的人基本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多数时候,Abelseth都认为小城是安全的。


2005年的一天夜里,15岁的Abelseth和两个朋友一起去酒吧,在酒吧里遇见了一位名叫John Barnes的男子,是朋友的熟人。



这位Barnes约莫三十岁,Abelseth之前从未见过他,但因为是朋友的熟人,Abelseth放松了警惕。


几个人在酒吧聊得还算愉快,之后Abelseth说要回家,Barnes主动提出开车送她,其他人就这样把Abelseth托付给了Barnes。


没想到Abelseth上车之后,立刻觉得不对劲,整个人开始昏昏沉沉,没有一点力气,后来她回忆,认为自己应该是被Barnes下了镇静剂一类的药。



意识模糊的Abelseth被Barnes径直带回了自己家,在其家中遭到了强奸。


事情发生后,极度惊恐的Abelseth匆忙逃回自己家,不敢告诉朋友家人自己被Barnes下药强奸的事,担心会被指责和羞辱:


“他们肯定会指责我,说我不该去酒吧,不该这样那样…”


根据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律,因为Abelseth不满17岁,无论那晚是什么情形,跟未成年女孩发生关系的Barnes都犯下了强奸罪,最高可判终身监禁。

然而,因为害怕强奸案公布后带来的耻辱,Abelseth选择了隐瞒这件事,没去报警。


不久后,Abelseth发现自己怀孕了…


到了这一步,Abelseth依旧不敢告诉家人真相,家人想当然以为孩子的父亲是Abelseth当时的男友。


加上当时男友也以为她怀的是自己的孩子,便被拉来做了挡箭牌,成了大家认定的Abelseth孩子的生父。



Abelseth属于未成年怀孕,却也不敢选择堕胎,因为路易斯安那州属于保守州,舆论认为堕胎等同于谋杀,哪怕强奸和乱伦怀上的堕胎也不例外。(今年该州已经提出了立法)。


于是,Abelseth不得不把孩子生下来,就这样有了一个女儿。


女儿的降生,暂时冲淡了她对那段可怕经历的阴影。


尽管和强奸她的人住在同一个小城,但Abelseth再也没见过Barnes,她想当然地以为,生活将从此归于平静…



然而,女儿五岁的时候,有人把Abelseth的情况告诉了Barnes,Barnes掐指一算,觉得自己可能是孩子的生父,开始主动上门要人。


Abelseth一开始坚决否认,但Barnes想办法搞到了女儿的DNA后拿去测试,检测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想:


他就是Abelseth女儿的生父…


检测报告



随后,Barnes竟然跑去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获得女儿的监护权。


法院受理了Barnes的诉讼,Abelseth的噩梦也随之开始了。


之后的一年里,Abelseth先后上了三次法庭,花掉了不少积蓄,法庭最终选择支持Barnes的诉求。


2011年10月,法庭判决Barnes获得女儿的共同监护权,也就是说,以后的岁月里,Barnes有定期探视女儿,以及和女儿单独相处的权利。



Abelseth对这个判决结果非常不满,之后的两年里,她以Barnes曾被诉讼家暴为由,要求剥夺Barnes的监护权,均遭到法院驳回。


失望之余的Abelseth在2013年咨询了律师,再一次燃起了希望:


律师告诉她,当年Barnes对她犯下强奸案还没有过追诉期,她可以去报案,先治Barnes的强奸罪,再想办法夺回监护权。


于是Abelseth去警局报了案,让她没想到的是,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只是录了口供,压根没有继续往下查。



Barnes开了一家设计公司,跟警察局有长期业务往来。Barnes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公开威胁Abelseth,说自己在警局有大把关系,想告倒他没门。


Abelseth的行动没有赢回女儿的监护权,那边却在步步获胜。


据Abelseth透露,在Barnes获得女儿监护权后的这些年,女儿也时不时向母亲告状,说自己被生父殴打。


Abelseth也多次带女儿去报案,然而庞沙图拉的警察总以“看不出有明显的伤痕”为由将她们打发走。



最近这两年,女儿逐渐长大进入青春期,正面临新的危险:


生父有性侵她的迹象…


所有的矛盾,随着今年2月的一场庭审迎来了爆发。


今年,Barnes向法庭提起诉讼,要求获得女儿的全部监护权,理由是Abelseth没有尽到监护责任:


Barnes在法庭上提出证据,声称Abelseth给女儿配了一部手机,没有获得他的允许。


女儿用这部手机给男友发露骨的短信,还在短视频媒体上发有“性暗示”意味的热舞视频。


Barnes表示,这说明Abelseth默许女儿和男友发生性关系,对女儿缺乏应有的管教,他有理由认定Abelseth没尽到母亲的责任,他作为生父必须获得女儿的完全监护权。


而Abelseth不甘示弱,也在法庭上提出了证词,她的证词着实惊呆了不少人,她说女儿遭到Barnes的虐打和性侵,暴行持续了两个晚上。她事后带女儿去医院验了伤,医生证实女儿身上的伤“和性侵行为完全一致”。


在法庭上,Abelseth从头开始控诉Barnes的罪行,并陈述:


“我那未成年的女儿,是Barnes当年强奸我的产物,如今,他又对我女儿犯下同样十恶不赦的罪行…”



Barnes也针锋相对反驳,辩称自己根本没有性侵女儿,Abelseth在教唆女儿做伪证,想陷害他被抓,为的是夺回女儿的监护权。


然而,庭审的进程在逐步偏向Barnes。


3月中旬,法庭宣布休庭,称Abelseth提供的医学证据“不足以”支持她的诉求。


几天后判决结果下来,法官判处Barnes获得女儿的完全监护权…


判案法官


就这样,一场长达十年的,和强奸犯争夺监护权的法律斗争,以Abelseth的失败告终,她不仅失去了女儿的监护权,还要每月给Barnes一定数额的抚养费。


这一切,在Abelseth的律师看来无比荒谬:


“当年Barnes强奸了Abelseth生下了孩子,如今这个强奸犯不仅逼迫她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还要她出抚养费。这简直不可理喻…”


无奈之下,Abelseth只好求助于媒体,公开讲述背后的故事。


争夺监护权的诉讼案还没有结束,今年7月,她将再度申诉,和Barnes继续对簿公堂。


希望这次,她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