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分析:资源民族主义,澳洲路在何方?

收藏

分析:资源民族主义,澳洲路在何方?

澳房投资见闻 澳房投资见闻 06-16 06:58

5月以来澳洲油价再次抬头,并持续攀升。本周一数据显示,墨尔本的油价已飙升至历史最高点,达到每升2. 25澳元以上。


燃气情况则更加糟糕,今年以来价格屡创新高。


然而,涨价并非仅限于汽油和燃气,全球自然资源类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在高位运行。



这背后的原因除了新冠疫情和俄乌战争,这些人们所熟知的因素外,其实还有一个被忽略的因素,那就是资源民族主义。


说起民族主义,人们估计不会陌生。它常常与民粹主义、种族主义交织在一起,以维护本民族利益为由反对、排斥、奴役其他国家和民族。


资源民族主义正是这种思潮在资源领域的体现,将自然资源视为只有本国居民,甚至只有产地居民才能使用。


估计很多人对资源民族主义会感到陌生,这是因为上一次资源民族主义的浪潮,还是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爆发的石油危机。


阿拉伯诸国以石油为武器同以色列和西方国家展开对抗,由此造成的全球“大通胀”引发了全球经济的“至暗时刻”。


数十年后,资源民族主义又卷土重来。镍矿、铝土矿、煤矿、棕榈油、锡矿、铜矿等自然资源,不断出现在各个资源国家的“禁止出口”名单上。



智利是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和全球第二大锂矿供应国。上个月,加夫列尔·博里奇领导的智利政府表示,将考虑逐步实施拟议的冰川采矿禁令,以限制一些大型铜矿公司在安第斯山脉高处的开采项目,该项对冰川和其他保护区的新措施将使智利约五分之一的铜产量面临风险。


博里奇是智利左翼领导人,主张强化国家调控、提高增加采矿业税收、打击矿产资源私有化、推动建立国营公司。冰川采矿禁令绝对不会是智利政府的唯一措施,将来估计会有更多类似的禁令出台。


印尼是世界上矿产种类最齐全的国家之一,今年以来接二连三地出台各类矿产出口禁令。1月份,印尼短期实行了煤炭出口禁令。


不久,印尼投资部长兼投资统筹机构主任巴希尔·拉哈达利亚宣布,印尼今年将禁止铝土矿和锡出口,以支持矿业的下游建设。


4月28日印尼又停止 “所有食用油和食用油原材料” 的出口。印尼是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食用油出口禁令引起市场巨震,令美国豆油期货迅速冲至历史新高。此外,印尼还计划2023年禁止出口铜矿石,2024年将全面禁止锡原矿的出口。



加入资源民族主义浪潮的国家远不止这些,还有墨西哥对金矿的限制,刚果(金)对钴矿的限制等等。


澳大利亚有可能投身资源民族主义浪潮吗?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50年来最大的能源危机给阿尔巴尼斯政府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今年5月,澳大利亚能源监管机构(Australian Energy Regulator)批准从7月1日上涨电价,新州的电价将上涨8.5%至18.3%,昆州东南部的涨幅将高达12.6%,南澳则为9.5%。


澳大利亚能源监管机构主席Clare Savage表示,考虑到数以百万计的澳人已经在与飙升的生活成本作斗争,对电价的提价的决定是“困难的”,但考虑到能源供应商经历的燃料成本上涨因素,提价又是必要的。


AI Group的首席执行官Innes Willox表示:“迫在眉睫的压力来自老煤电厂的停产、随之而来的是天然气的高需求,以及一家中型天然气零售商——Weston Energy的倒闭。”


本月初,澳洲能源用户协会(EUAA)首席执行官Andrew Richards表示,“这是50年来最大的能源危机。” 


财政Jim Chalmers在本周一发表的一封信中向ACCC主席Gina Cass-Gottlieb表达了他对能源成本飙升的 “深切关注”。并概述了监管机构将在监测价格和市场竞争力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在这种巨大能源危机压力下,阿尔巴尼斯政府已经开始考虑是否需要启动天然气“触发机制”,即“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Australian Domestic Gas Security Mechanism,ADGSM)。



该机制旨在确保有足够的天然气供应来满足澳大利亚国内能源用户的需求。如果国内市场出现供应短缺,政府可以通过该机制来限制液化天然气生产商的出口。


然而,阿尔巴尼斯政府受到了天然气运营商的强烈抗议。壳牌(Shell)公司告诫阿尔巴尼斯政府不要干预该行业,并表示这可能会毁掉澳大利亚作为可靠能源供应商的声誉。


壳牌澳大利亚公司主席Tony Nunan向《澳大利亚人报》表示:“在合同已经签订的情况下,当我们国家在能源供应方面发挥着如此重要的作用时,追溯性地做这件事意味着储备的风险将超过任何的好处,既影响我们的国内客户,也影响全球客户。” 


由Santos公司支持的GLNG也向新成立的政府发出了警告。GLNG首席执行官Stephen Harty说:“现阶段的监管干预对维州或新州的情况没有什么帮助,同时对澳大利亚作为可靠能源供应商的声誉会造成了重大伤害。”


仅仅启动天然气“触发机制”可能真的无法解决澳洲的能源危机。出台一个国家能源计划迫在眉睫。



总所周知将煤炭从电网中移除是必要的,但是煤炭的退出必须有一个负责任的计划,必须得到负责任的管理,用稳定的能源来替代这种发电。这样才能不破坏电网的稳定性。


资源部长Madeleine King希望燃煤发电站运营商 “着手修复他们的电厂”,她认为这是帮助缓解国家能源危机的关键所在。


金女士周二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短期内,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让燃煤发电站重新上线,因为这是目前缺失的一块拼图……由于许多原因出现了计划外的停电,其中许多是这些运营商无法控制的,我确实接受这一点,但我希望他们正在尽力确保燃煤电源也能上线。”


此外,政策也要必须继续鼓励投资天然气及相关燃气基础设施。


澳大利亚最大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公司APA集团将要投资2.7亿澳元,使他们的东海岸天然气网扩大25%,从而可以为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从北方的生产商输送到南方的市场提供一种经济、高效、可靠的方式。


总之,自由贸易才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推进器,而资源民族主义则是全球经济稳定与持续发展的毒瘤。


经济全球化的当前,自由贸易已经成为国际资源配置最有效率的方式,资源民族主义不会是澳大利亚解决能源危机的最佳途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