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新西兰版“唐山事件”:被殴至生命垂危,警方调查三个月后,至今未逮捕一人!

收藏

新西兰版“唐山事件”:被殴至生命垂危,警方调查三个月后,至今未逮捕一人!

发现新西兰 发现新西兰 06-15 13:24
社会上的恶势力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人们压根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

在新西兰,日前也发生了一起严重暴力群殴事件——一名路人司机遭到帮派成员当街暴打,身受重伤,生命一度垂危。


然而三个月过去了,没有一个施暴者因此受到逮捕或指控。


01

男子路遇帮派车队

疑因避让时碰撞遭群殴


“地上有个男的...满脸血迹躺着...我以为他已经死了。”


事发在今年3月11日,北岛1号高速怀卡托快速路段。


有目击者回忆说,那天她两次遇到帮派Tribesmen的摩托车队——没错,就是最近在奥克兰等地,多次制造枪击事件那个Tribsmen帮派。



她说,第一次看到他们时是早上,看着没啥出格的行为。


但当她回程遇上这帮人时,情况就出现了大不同: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行为充满挑衅的意味,在路上把车开得很野。”



帮派成员驾驶着多辆摩托对一台红色皮卡进行夹击。



视频显示,还有帮派成员在反方向车道上逆行追赶红色皮卡。


目击者说,当时她隐隐感觉到可能要出事,所以掏出手机想要拍下来。


然而这时,有帮派成员突然出现,敲了敲她的车窗,示意“已经看到她在拍摄”了。



“当时我真的吓坏了。”



从其他录像上可以看到,最后红色皮卡被大量帮派成员截停,停在了路中间。


整个路段的交通一度中断。



持续了大概五分钟之后,交通开始恢复,而目击者也看到了血腥的一幕。


“地上躺着一名男子,脸上布满血迹,衬衫被脱掉了,裤子也被脱了一半...”


“他看起来不像还活着...有两个帮派成员站在旁边,好像是看看他们是否已经把男子干掉了...”


“吓死我了这太可怕了。”



有消息指,这起暴力事件,是在这些帮派成员是刚从陶波开完了全国会议后,回奥克兰的返程中发生的。


而且有目击者称,红车司机其实并没有故意和车队过不去,反而像是准备要给车队让路。



有目击者说:“当时皮卡试图靠边停车时,碰到了一辆跟车的摩托,将摩托撞到了高速路边的草地上。”


“皮卡司机停下来查看时,有三四个帮派成员也从摩托车上下来,走了过去。”


其后,就是我们在视频中看到的那一幕了。


02

三个月调查,25名目击者

无人受逮捕


这名31岁的皮卡司机随即被送院治疗。



警方透露,司机当时情况危殆,需要接受ICU治疗。


4月份警方曾经表示,伤者情况稳定,但仍在住院中。



但从那时起,警方就没再进一步更新伤者的情况了,也未对事件作进一步通报。



而且,在历经三个月的走访和调查,有25名目击者提供了相关信息,以及有多角度的录像,至今仍然没有一个施暴的帮派成员或其他相关人士被逮捕,或受到任何指控。


英文媒体NZ Herald就此事向警方提问,但警方的回答是:“事件仍在调查中。”


同时警方也没有回答,这起事件是否有哪些复杂因素,可能会影响施暴者受到指控。



警方还在呼吁知情人士,及有拍摄到当时情况的市民向警方提供线索。


03

为何进展缓慢?

前警员透露警方办案流程


曾为警队效力22年的退休警员Lance Burdett分析,警方在办理这类案件时会遭遇诸多掣肘。


首先是来自目击证人方面的担忧。


“这起事件和帮派相关,很多人会害怕‘如果他们向警方提供消息,会遭到帮派报复’。”


“之前已经发生过目击者被威胁或恐吓的事件了。”



其次就是各方面证据的收集了。


Burdett表示,警方在初步调查阶段会进行武器、证物、或者指纹等现场证据收集。


随后警方就会扩大调查范围,负责打击帮派活动的小队,也会收集该团伙的情报。


如果收集了足够证据,警方就会申请搜查令,到帮派有关的场所进行搜查,并进一步收集证据。


然而,证据收集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他表示,这个调查包括公开和隐秘的证据收集,时间跨度可能会长达一年时间。


最终警方会根据证据,最终确定嫌疑人。


“警方在最终作出行动之前,会确保他们有足够的证据,以及足够的目击证人。


“如果证据确凿,嫌疑人说什么或不说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04

帮派暴力事件频发

专家分析其中动机


帮派问题无疑已成新西兰社会治安的顽疾——帮派成员直接或间接对无辜市民施加暴力行为的情况日渐增加。



早前遭受枪击的奥克兰Otara社区日前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对帮派喊话,呼吁“停止摧毁Otara”。



帮派成员数量在近年来一直呈现上升的大趋势。


2021年8月,全国帮派名单(National Gang List)上就有8175人登记在案,远高于2017年工党执政之初时的五千余人,增长达53%,从数量和幅度上都远超同时期的警力变化。



有趣的是,2021年8月份的数据在同年10月份成为社会舆论热点之后,NGL名单上的成员数量就出现了下跌的趋势。



坎特伯雷大学帮派问题专家Jarrod Gilbert(右一)表示,2011年来,帮派活动一直在增长。


越来越多“小年轻”希望“做点大事”,来确立自己的江湖地位。


而且“一大群人”和“单独个人”的行为方式也有所不同。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实施的501驱逐政策,也被指是导致新西兰治安恶化的原因之一。



2015年至2022年2月28日期间,共有2572人因为犯罪,而被从澳大利亚驱逐至新西兰——近一半(49%)在抵达新西兰后再次实施犯罪,5%更是已知帮派成员。


包括John Key和Jacinda Ardern在内的新西兰首脑,都曾经向澳方发出呼吁,不要将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很长时间(包括自小在澳长大)的人驱逐到新西兰来。


此前,澳方总理都一再拒绝让步。



但最近Ardern访问澳大利亚时,新任总理Anthony Albanese表示听取了Ardern“非常强硬”的观点,澳新两国会以“成熟的方式”和常识来处理这个问题,并表示即将会举行部长级会议商讨这个问题。


对于目前的帮派暴力犯罪,Gilbert呼吁,警方要实施严厉打击,向帮派成员发送一个明确的信息——如果你犯事了,就需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否则,其他帮派成员只会变本加厉。


05

新任警察部长:

“阻止青少年加入帮派”是首要任务


这是否意味着,当帮派成员实施暴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警方可能都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这是否意味着在警方调查的期间,犯罪分子们依然能够为所欲为?


这是否意味着,只要他们没有遭到指控或逮捕,就继续会有无辜市民不知何时会遭遇同样的事件?


针对新西兰的帮派暴力事件以及打砸抢行为,社会各个层面都对政府发出了是否对打击犯罪“过于软弱”的质疑。


就在此时,总理Jacinda Ardern宣布了对警察部长一职的重新任命。



新任警察部长Chris Hipkins目前接下了改善治安,打击犯罪的担子。


他承认,在打击犯罪方面政府需要做得更多。


“我对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比花言巧语更感兴趣。”


Hipkins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阻止年轻人加入帮派”。


“如果我们让年轻人上学、接受行业培训、就业,那么他们就不太可能走上刑事犯罪的道路。”


昨夜Royal Oak的noel leeming遭遇打砸抢


今晨Mt Albert的Stihl Shop遭遇打砸抢


但他暂时没有提到如何应对目前的帮派暴力事件。


有人吐槽说,部长这个目标是“从根源上杜绝问题的发生”,但需要多久才能有所成效?没人知道。


而且潜台词似乎是:现有问题早已存在,我也没辙。


06

国家党提出多项反帮派举措

政府否决:实例证明没作用


国家党党魁Christopher Luxon早前在演讲中指出,如国家党当选,将严厉打击帮派犯罪,并赋予警方四项新的权力。



其中包括:


  • 允许警方驱散帮派成员的公共集会;

  • 禁止部分帮派成员互相联系;

  • 禁止部分帮派成员持有枪支;

  • 禁止帮派成员在公共区域、公共社交媒体上使用帮派的徽章及标志。


但这个方案被总理Jacinda Ardern在周一接受采访时直接否定了。


总理表示,这些措施其实已经是老生常谈,澳大利亚已经实施过了这样的禁令,但在成效方面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更好的方法是专注于有效的改变,例如控枪和防止青少年加入帮派。



而Chris Hipkins今日也再次否定国家党的计划。


而那句“我对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比花言巧语更感兴趣”,就是针对Luxon说的。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