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千里眼公主”要嫁黑人巫师,最酷王室彻底放飞了?

收藏

“千里眼公主”要嫁黑人巫师,最酷王室彻底放飞了?

环球人物 环球人物 06-13 18:43



与挪威公主相恋,杜雷克自称十多年前就预见到了。


公主推开门,和那个男人眼神相对的一瞬间,便一见钟情了。


公主:“我记得你,我们认识。”


男人:“是的,我们认识很久了。” 


男人继续他的“台词”:“在很多个生死轮回中我们都有交集,上个时空是在埃及,你是我的女王,我是你的法老。而在这一辈子,我们必须一起治愈这个世界。”


……


别恍惚,这不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剧情,而是挪威的玛塔·露易丝公主和萨满巫师杜雷克相遇的场景。


这对相见恨晚的“灵魂伴侣”火速坠入爱河,并在高调恋爱两年多后,于近日宣布订婚。


他们的结合是欧洲王室少见的黑白配,也将是全球王室中首对“灵媒夫妻”。


让人没想到的是,虽然这段恋情从公布之初就饱受质疑、嘲讽,但挪威王室自始至终没有出面阻止。两人发布订婚消息后,国王哈拉尔五世与宋雅王后甚至还送上了祝福。



拥有“千里眼”的公主


玛塔公主的人生,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戏剧性。


她出生于1971年9月22日,是国王哈拉尔五世的第一个孩子。但由于当时挪威仍然实行男性优先的长子继承制,所以,她只能看着王位继承人的头衔落到比自己小2岁的弟弟身上。


·玛塔和弟弟。


到了1990年,挪威修改宪法,给予挪威王位不分性别的长子继承权,这意味着不论男女,按照长幼顺序即可继承王位。


但新的制度只针对1990年及以后出生的人,玛塔公主再次与王位无缘。


不再纠结王位,玛塔也曾努力经营自己的人生。她做过医生,还出版过一本童话绘本《为什么国王一家人不戴皇冠》,讲述她的祖父、挪威前国王兼帆船选手奥拉夫五世的往事,这本书一度成为挪威年度畅销书。


·玛塔展示自己的绘本作品。


大概正是对文学的热爱,让玛塔不顾一切爱上了作家阿里·贝恩,也就是她的第一任丈夫。


2002年,为了与贝恩成婚,玛塔主动放弃了公主头衔和每年100万美元(约合674万元人民币)津贴的王室福利,只保留了自己的第四顺位继承权。不过,在媒体报道中,她依旧被称为“挪威公主”。


·玛塔和贝恩婚礼现场。


婚后,丈夫贝恩骨子里不安分的“文人气质”经常跳脱出来:他在伦敦扮流浪汉当街乞讨,和朋友一起扮女人,还暗示自己和玛塔公主之间是开放式婚姻关系……行为方式与王室“驸马”的身份格格不入。


这段不被看好的婚姻最终在2016年结束。


离婚后,贝恩写了一本名为《地狱》的书,描述了他在心理健康方面的挣扎,有时甚至出现幻觉。评论家称这本书“充满绝望和悲伤”。


2019年圣诞节,长年饱受精神疾病困扰的贝恩在挪威的家中自杀了。


·玛塔和贝恩育有3个孩子。


这段婚姻留给玛塔的,除了悲剧的结局,也让她的行事方式愈发诡异。


2007年,玛塔突然公开表示,自己有一双千里眼,可以看到天使,并且能够帮助人们和天使进行交流。


“当我和马匹打交道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天使。之后我意识到这是上天赐予我的独特能力,所以我非常愿意和其他人一起分享。”她在网上写道。


玛塔还利用自己的“超能力”创办了一所学校,名为“阿斯塔蒂教育”,教人们“如何跟天使交流”。


·2018年,媒体报道称,玛塔的“天使学校”因为资金问题关停。


眼看公主越陷越深,挪威民众一脸迷惑:她不会是被人下了降头吧?


挪威国家卫生局局长曾公开表示,公主的心理健康状况值得注意。


为了避免公主滥用权力,挪威王室在2019年宣布,玛塔以后在商业活动中都不得使用“公主”头衔。



萨满男友的“特异功能”


玛塔神神叨叨的信仰,很快促成了她的第二段恋情。


杜雷克出生于美国加州,妈妈是挪威和印度混血,爸爸是海地裔。他长着一张国字脸,方头大耳,浓眉大眼,声音磁性淳厚,脸上总是带着迷之笑容,让人琢磨不透。


·玛塔和杜雷克。


杜雷克表示,自己2岁时,妈妈就告诉他,他是一个萨满,接着带他进入混沌状态,并把他“介绍”给了已故的姥姥,姥姥此前也是一名萨满。


5岁时,杜雷克号称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超能力。12岁时,他就开始从事萨满祭祀活动,成为家族里的“第六代萨满”。


·杜雷克和他的信徒们。


他声称可以用精神力量治疗癌症,能让生病的人呕吐以清除体内的“毒素”,还可以召唤死去的动物和灵魂,跟他们交流。


·杜雷克在电视节目中表演为客户“排毒”。


在好莱坞,杜雷克发现,他的那套“通灵技艺”很吃得开,便开始举办训练营、工作坊,发表演说,出版书籍,甚至还进行“室内驱魂”。这些服务要价不菲,一堂一个半小时的“通灵治疗”课程收费750美元(约合人民币5053元)。


经过多年“营业”,杜雷克培养了不少粉丝,其中不乏名人,包括奥斯卡影后格温妮斯·帕特洛、美剧《吸血鬼日记》中的女星妮娜·杜波夫等。


·女星格温妮斯·帕特洛和杜雷克的合影。


与挪威公主相恋,按杜雷克的说法,也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曾对媒体说:“我十几岁时,我妈跟我说,有一天一个挪威人会来找我,给我带来快乐。我问她‘是谁啊?’她说‘是一位公主’。她是对的,跟我志同道合的灵魂伴侣找到我了。”


玛塔第一次见到杜雷克,是作为他的仰慕者和客户。没想到,两人一见面便擦出“爱”的火花,他们相信彼此已经做了好几世夫妻,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



2019年5月,玛塔在Ins上官宣了新恋情,向大家介绍比她小3岁的美国黑人萨满杜雷克,字里行间满是崇拜:


“他改变了我的生活,就像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一样。他让我明白这个星球上真的存在无条件的爱,他没有任何疑虑或畏惧,完全地接纳了我,他让我比以前更爱笑……”



两人看起来甜出了蜜,但这位“准驸马”的身份还是引来了很多非议。


挪威媒体和评论家认为杜雷克是“江湖骗子”,还说他“胡说八道,疯子般的胡言乱语”。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披露,冰岛的无神论组织Vantru在2016年曾发表文章,称杜雷克为“骗子”,从“病重和绝望的人身上赚钱”。


玛塔公主曾经自曝,她和杜雷克都收到过死亡威胁,被警告“挪威人民因为她的选择感到羞耻”。


但不管世人如何评判,玛塔坚决我行我素。她回击:“对于那些想要批评的人,我想说,管好你自己,你没有资格来帮我选择或者对我品头论足。”


·玛塔和杜雷克经常组织“心灵洗涤”活动,图为活动海报。



王室婚姻被迫“现代化”


玛塔公主如此放飞自我,挪威王室怎么忍得了?


挪威语专业、目前旅居挪威的鲁楠向《环球人物》记者介绍:“和英国王室等欧洲老牌王室相比,挪威王室的存在感并不强。而且挪威王室祖上并不是挪威人,是丹麦人的后裔。退一万步讲,挪威国王自己都不是挪威人,自然对血统的纯正性没有太大执念。”


对于玛塔公主这段恋情,鲁楠表示,挪威国内关注度并不高,大概因为挪威本身是一个移民大国,跨国婚姻很常见,而且公主作为第四顺位继承人,未来继承王位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不像她的弟弟结婚时那么受关注。


·挪威王室对玛塔公主的恋情表示祝福。


其实,号称“最酷王室”的挪威王室一直不走寻常路。国王哈拉尔五世与出身平民的宋雅王后谈了近十年的“禁忌地下情”,最终才喜结连理↓↓



哈康王储娶的是一位餐馆女招待,对方还是个单亲妈妈↓↓



放眼整个欧洲,不仅是挪威,越来越多的王室对成员的结婚对象不再过于苛刻:


英国的威廉王子娶了平民凯特、哈里王子娶了有黑人血统且二婚的梅根,西班牙费利佩王储娶了离婚主播,丹麦王储弗雷德里克娶的也只是一位普通白领……


各种平民婚姻、“半路夫妻式”婚姻的出现,似乎让王室显得越来越接地气。


·哈里和梅根。


曾经出于维护王权血统纯正的需要,欧洲王室也一度极其讲求门当户对。但随着时代发展,王室也在被迫“现代化”。


“就英国王室而言,早已不像两次世界大战之前那样发挥巨大作用了,王室的神秘感和神圣性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究其原因,一是王室娱乐化,特别在英国,小报和狗仔文化把王室娱乐化推到了极致;另外,随着欧洲许多国家共和制的普及和君主制的废黜,不断地冲击自1066年诺曼征服以来延续了近千年的英国王室。”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爱尔兰和英国研究中心的张放对《环球人物》记者表示。


被迫卸下“神秘面纱”的英国王室在婚姻方面越来越宽容。张放认为,转折点发生在1992年,也被称为女王“噩梦的一年”。当时温莎城堡发生大火,女王四个孩子中有三个遭遇婚变,各种争议袭来,迫使英国王室不得不从内部转变。


王室婚姻开始向公众展示出更多“人情味”和“现代化”,平民王妃凯特也成了顺应时代发展的产物。


·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


不过,这种“前卫”的现代化婚姻观也给王室带来了负面效应。


梅根不光“拐”走了哈里王子,还搅起一场巨大的舆论风暴。挪威哈康王储娶的不仅是个单亲妈妈,其前夫还曾因贩毒入狱,王妃复杂的出身让人捏一把汗。这次玛塔公主恋上黑人萨满,两人诡异的举止更是挑战人们的底线。


“现代化婚姻”像一把双刃剑,在拉近王室和民众距离的同时,也成为一个放大镜,将王室内部矛盾暴露在大众面前,不断侵蚀瓦解王室的权威性。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