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搞笑 >

每次安检,都像是开了一次盲盒

收藏

每次安检,都像是开了一次盲盒

不相及研究所 不相及研究所 06-12 17:20

安检应该是最具随机性的工作之一,每天都像在开盲盒。

 

一旦上岗,基本就等于开启了成为全物种鉴定大师的宏伟征程,世界将工作中变得更加清晰。

 

其中有些东西拿在手里,会带来生命体验上的迅速升华,比蹦极可刺激多了。

 


虽然这个“炸弹”是乘客携带的道具,并不能引爆,但刚出现时还是能让周围人一块打个冷颤

 

想把业务干好,除了技能需要打磨,也要完成良好的心理建设,用以应对随时到来的惊喜。

 

可能是物,也可能是人,视野会在工作中被拓展,心性一天比一天坚韧,再也没什么能激起波澜。

 

这一行干的时间久了,很容易对一切新鲜的玩意失去好奇心。

 

 

“你们听过医学生去北校区把医疗标本拿回南校区,途中过地铁安检的故事吗?”

 

“想象一下,一群眼神疲惫脸色苍白的人,拿出一袋肝,一袋肾,一袋胰脏。”

 

 

有个干安检的朋友告诉我,要在这种工作环境中稳固身心,得先明白人生处处皆道场,越精妙的道理越会在细节处得到展现。

 

曾经有位西安大爷用一面鼓测出了地铁安检机的极限尺寸,卡得严丝合缝,任凭多人拖拽仍稳如泰山,持续拉扯了一个小时,最终去找了机器生产厂家才取出来。

 


“当时说用手持安检仪检测就可以,大爷没听清,直接把鼓放上去,两秒就卡死了”

 

一花一世界,一鼓一卡壳。

 

他们说人生就是这样,一旦不小心走错,结果往往就是进不去也出不来。

 

 

可以说每完成一次工作,就完成了一次对世界深度与广度的探索,多角度观察生活,自然能体验更多元的处世哲学。

 

他们从来不用担心与世界脱轨,只需要去上班,已经可以扩展自己的知识储备了。

 

比如人与动物之间的距离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隔阂常被温情消弭,简单的思维转变,就能打造出一个可以上新闻的生物学奇迹。

 


“根据民警的仔细观察,该女子腹部明显偏大,并且还在不停蠕动,随后从衣服里掏出一只小狗”

 

据说不少人都从这份工作中体验到了万物之间的情感链接,大自然的和谐经常隐藏在安检口等着你去发现。

 

只是面对那些具体操作方法,有时会分不清是太古老还是过于超前了。

 


“当事人表示蜗牛是在三亚旅游时买的,因为特别喜欢才出此下策”

 

也许城市中的钢筋水泥并未把一些原始温情掩盖,才让人们有幸能看到这种登峰造极的亲密。

 

但温柔向来伴随着风险,要是有点失误的话,估计大家都挺难受的。

 

更狠的直接藏嘴里

 

“以前有位乘客在南宁机场过安检,当时他神情紧张,安检员敏锐地发现其裆部有一大块不明凸起,经检查,是一只一斤多重的活乌龟。”

 

“乘客说这是自己养的宠物,想带回家,感情够深所以才藏在裆部,希望能蒙混过关。”

 


乌龟包挺严实,只露了一个头,咬人很方便

 

人是情感动物,但情感的指向并不只局限于动物,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寄托。

 

广州白云机场拦下过一名剑客,安检人员通过他腰里别着的“倚天剑”确认了他身份。

 

他说自己以前看金庸小说有所感悟,来广州旅游遇到了这把剑,马上被深深吸引,认定自己就是其主人,必须要带走。

 

最终因为无法通过安检,也没有朋友帮忙保管,他当场舞了一套剑法,从此与剑告别,可谓是来去如风。

 

 

剑客往往不屑于潜伏,但擅长暗器的高手就不一样了,他们更懂如何寻找掩体,属于盲盒中的盲盒。

 

手法可以说是千变万化,据说曾有旅客把硫酸藏在裤裆里想带上飞机,也有位女士直接把刀当成发簪插在了头上。

 

“有工作人员表示,当时她担心登机时间太长,就把刀藏在头发里,准备在候机室里吃点水果。”

 


“进安检门前她还摸了摸头上的刀确认位置”

 

根据一位机场安检员的说法,这些盲盒是开不完的,每天都会有各种刀具被查到,一个月至少几十把,他有次发现了火影忍者里的手里剑,还是开过刃的。

 

但同时他也表示,搜索起来最有挑战性的还是打火机。

 

 

你很难判断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发现它,可能是鞋里、裤裆里、头发里、袖子的内兜里,或者是绷带里。

 

“有时候找到那些打火机,再看看眼前的人,他们的执着都快令人感动了。”

 

 

要知道早在2015年,昆明机场就有位大哥把打火机塞进嘴中含了一路,直到安检人员让他试喝一下包里的水才吐出来。

 

最后被相关部门罚款1000元

 

去年甚至有人把打火机藏进了骨灰盒,那种感觉估计真跟开盲盒一样了。

 

2016年青岛机场还在假肢里查到过

 

尽管这些方法算是达到了百花齐放的程度,却仍在一位石家庄机场的乘客面前落了下风。

 

很难说需要怎样开阔的思路,才能搞出下面这种骚操作,就差把打火机直接藏胃里。

 

 

有人主攻隐藏,也有人主攻伪装,路径虽然不同,但终点一致。

 

不像打火机那样特征鲜明,如果把目光投向点烟器的世界,则会得到更多逻辑上的延展,已经跟《国产凌凌漆》差不多了。

 

以为是个钳子,其实是个点烟器


以为是个手表,其实是个点烟器


以为是个剃须刀,其实是个点烟器


这款走的路线更迷惑一点,属于反向思维,以为是个打火机,其实是个录音笔

 

没人知道还有多少火种以不同形式在安检口被查获,也没人能说清他们对火的执着。

 

当他们开始回溯人类发展的源起,有人干脆选择传承远古精神,恍惚间还以为是普罗米修斯的转世灵童。

 

 

因此有人说,必须要兼顾直觉与逻辑,同时再带着点胆量,才可能成为一名足够优秀的安检工作者。

 

毕竟你永远没法预测下一个从机器出来的是什么。

 

 

“2010年上海世博会做安保,火车站的,当时有一个人带了整整一大包伟哥那类的药。”

 

“我还在机场见过有人带着一百万毫安的充电宝,感觉都能给飞机充电了。”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类型的狠货,比如枪支弹药或狼牙棒这类的高端凶器,据说很多地方早就能开办武器展。

 

北京地铁安检还查获过炸药和迫击炮弹

 

“有次在天津站过安检,赫然看见安检亭子边,摆放收缴违禁品的小角落里,放着一把青龙偃月刀。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在天津卫被缴了械。”

 

可以看出天津站的安检确实相当有经验

 

媒体报道显示,不同物体过安检,安检机上显示的颜色也不同。

 

比如塑料跟食物一般显示橙色,金属显示蓝色,每种颜色不同的饱和度,所代表的物品还有更具体的划分。

 

安检视角

 

过去在安检没那么完善的年代里,常有因检查不到位造成的各种问题。而如今它已在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几乎覆盖所有出行场所。

 

要知道现在如果有什么东西找不着了,最后没准也是被安检找到的。

 

 

某种程度上说,用心的安检就像探险,结果完全随机,每次都有可能带来一个知识点,或者提前阻止一次即将发生的危险。

 

里面经常蕴含着意料之外的冲击力,又存在很大想象空间。

 

 

这让我回想起很多年以前在火车上,曾看到一位大爷突然掏出一对飞刀开始把玩。

 

下车前我忍不住问大爷怎么带上来的,当时他捂着屁股笑了笑,说山人自有妙计。

 

现在看来,那可能就是我人生中见到的第一个盲盒。

 


安检人员曾检查出哪些可怕/奇怪的物品?——知乎、中国民航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ZVd1DIfD2LLHM6HKOiD2A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