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恐怖塑料姐妹花:高中女生深夜跳窗失踪,两名闺蜜中一人发疯

收藏

恐怖塑料姐妹花:高中女生深夜跳窗失踪,两名闺蜜中一人发疯

没药花园 没药花园 06-12 16:18

大家好,今天由考利讲述发生一起发生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高中少女失踪谋杀案。本案的案情并不复杂,动机却值得深思。



失踪


位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北部的小城摩根敦(Morgantown)四季分明、风景迷人,既有高山河流,也有湖泊峡谷,蜿蜒的莫农加希拉河静静地穿过整个城市。

 


2012年7月5日,一个凉爽的夏夜,16岁的高中女孩思凯拉(Skylar Neese)在晚上10点,结束了当天在连锁快餐店温蒂汉堡(Wendy’s) 的暑期兼职,开着爸爸的车,回到了距离快餐店10分钟车程的家中。


 

思凯拉停车进屋,爸妈正在客厅里悠闲地看着电视。她喝了一些妈妈玛丽(Mary Neese)自制的甜茶,亲昵地给爸妈献上晚安吻,就去洗澡。

 

洗完澡回卧室前,思凯拉瞥见还在客厅的爸爸戴夫(Dave Neese),说了一声:“爱你,爸爸!”说完就进卧室关门睡觉了。

 

之后的岁月中,戴夫无数次地回忆起这最后一声“爱你,爸爸!”

 

第二天中午(7月6日),爸爸戴夫敲了敲思凯拉的房门,说:“宝贝,出来吃午饭吧!等会儿你要送我去上班哦。”(戴夫在沃尔玛上的是轮班,上班时间不固定)

 

这是爸爸戴夫和思凯拉的暑期协议:这个暑假,已经拿到驾照的思凯拉可以驾驶爸爸的车往返兼职的快餐店、家和几个好朋友的家中。每天由思凯拉送爸爸上班,然后车就归她使用。


当然,戴夫也会经常检查车的里程数,确保思凯拉没有开车去别的地方胡闹。

 

思凯拉没有回答爸爸。戴夫再次敲门,卧室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戴夫走出家门,绕到思凯拉位于一楼的卧室窗外。他一眼看到,一个黑色皮面的小凳子被放在窗下。



而窗户大开着,房间内空无一人,“哦,天哪,她又溜出去了。”



戴夫赶紧打电话给很早已去上班的妻子,玛丽没有太担心,她认为女儿又一次和好友们在深夜“开车狂欢(Joyride )”去了,还没有回家。

 

思凯拉一直是爸妈的乖女儿,学校里的模范生,但这也不妨碍她在十几岁的年龄,有着一些青少年们常有的叛逆行为,比如“开车狂欢(Joyride)”。



所谓的开车狂欢,就是一帮青少年,无目的地开着车,在夜里几乎无人的街道上兜风、聊天、发推特脸书、最后还很有可能在一起抽烟喝酒或者甚至一些诸如摇头丸、大麻之类的美国社会认为的软性毒品。

 

去年的春假期间(2011年春季),思凯拉和好友希拉(Shelia Eddy)、瑞秋(Rachel Shoaf)以及校外的两个男孩——19岁的弗洛伊德(Floyd Pancoast)和18岁的布莱恩(Brian Moats),进行过好几次开车狂欢。

 

由于摩根敦是西弗吉尼亚的边境城市,紧邻宾夕法尼亚州,他们还经常开车跨境。当时思凯拉她们三名女孩都未满16岁,还没有拿到驾照,由两个男孩开车。

 

父母们对此都毫不知情,直到一天夜里,这个狂欢小分队被警察因为超速驾驶拦下。


因为他们所在的星镇(Star City)有一个严格的法规,严禁未成年人在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在夜里十点钟之后还出现在大街上,所以警察将他们全都带回了警局。

 

两个已经成年的男孩被教育了一番后,直接释放了;三个女孩则留在警局里,等待她们的父母前来领人。

 

思凯拉从警局一路嚎啕大哭至家中,说这些全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提议大家一起出去玩的,结果惹了大麻烦;尤其是瑞秋,她完蛋了,她的妈妈特别可怕。

 

爱女心切的父母见思凯拉伤心至此,认为她已经受到了惩罚,警告她以后切不可再有此行径,便轻轻放过了,毕竟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思凯拉的父母戴夫和玛丽)

 

于是,在一年之后的这个暑假的清晨,面对洞开的窗户和踏脚凳,戴夫和玛丽第一反应都是,女儿又一次在夜里溜出去玩了。

 

戴夫首先打电话给思凯拉最好的朋友希拉,希拉说她昨晚没有和思凯拉外出,只是和她在午夜时分通过电话,也不知道她现在何处。

 

戴夫心中一沉,如果连希拉都不知道女儿在哪里,那就可怕了,她们二人几乎形影不离,还会分享所有的事情。

 

戴夫等到下午四点——思凯拉去快餐店工作的时间,他打电话给快餐店经理,得知思凯拉没有去上班后,戴夫更加紧张了,女儿从未缺过一天班,也从不迟到。

 

妈妈玛丽回家后,两人一起向摩根敦市的星镇警局报了警。

 

在等待警察的同时,他们一一联系所能想到的思凯拉的所有同学和朋友,询问他们有没有可能知道她的下落。

 

在此期间,玛丽接到希拉的电话,她在电话中承认,她之前没有说实话。


实际上,她在前一天晚上11点钟,开车将思凯拉从家中接了出来,不到一小时之后,她又开车将思凯拉送回。

 

她还说,思凯拉因为害怕汽车的声音将父母吵醒,特意让希拉在街道的另一端将她放下。

 

警方赶到思凯拉的家中,调取了公寓附近的监控,画面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思凯拉在凌晨0点31分出现在画面中,走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汽车,她打开车门,坐进车后座,随后这辆车驶离了监控画面。


(画面右上方是带走思凯拉的车,右下方是思凯拉)

 

画面模糊不清,警方认为这辆车看起来像是一辆SUV。而希拉的车是一辆丰田卡罗拉轿车,所以警方认为,思凯拉可能是在被希拉送回家之后,又在凌晨时分上了另外一辆车。


但是这并不能解释希拉的车和思凯拉为何没有出现在11点钟的监控录像中。

 

警方随后查看了思凯拉的卧室,判断思凯拉随身带着钱包和手机,认为她明显是自愿出走的,可能很快就会回家。


这样的青少年出走事件,星镇警局每个月都会处理四五起,最终这些孩子中的绝大部分都灰溜溜地自己回家了。

 

由于不符合“被绑架”的情况,思凯拉的失踪没有能够进入安珀失踪儿童警报系统,只能按照正常的失踪案处理,失踪48小时后才能立案。

 

虽然玛丽和戴夫知道女儿绝不可能离家出走,但他们无法说服警方,只能满大街张贴寻人启事。


 

作为思凯拉最好朋友的希拉强忍着焦急和不安,前来帮忙分发,玛丽和戴夫感到了些许的安慰。希拉还表示,她正在一刻不停地和同学们联系,也许谁会有思凯拉的消息。

 

思凯拉已经失踪了整整一天,希拉陪同思凯拉的父母回到他们的家中。面对好友空荡荡的房间,希拉忍不住倒在思凯拉的床上,痛哭起来。

 

从小学二年级起,她从来没有和最好的朋友失联如此之久。


 启动调查

 

2012年7月9日,48小时过去了,思凯拉依旧毫无音信,警方开始重视此事。

 

由于此案是未成年人失踪案,立案后,FBI也加入了当地警方的调查。

 

警察和FBI探员首先对思凯拉的关系人进行一对一的谈话。

 

根据记录,警方首先询问了开车狂欢小团体中的两名男孩——时年20岁的弗洛伊德和19岁的布莱恩。

 

弗洛伊德表示,他和思凯拉是好朋友,他们之间并没有浪漫关系,但经常会相互吐露一些生活的烦恼。他对思凯拉的失踪一无所知,但他真心希望自己能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

 

警方相信了弗洛伊德的话,FBI探员认为弗洛伊德流露出了真正的伤心和焦急。而布莱恩作为弗洛伊德的朋友,平时和思凯拉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接下来是希拉和瑞秋,她俩的说法一致,和立案之前希拉告诉警方的内容也相同,7月5日夜里11点至11点45分时,三人开车兜风,结束后她们送思凯拉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根据两人的证词和监控的内容,警方理清了思凯拉失踪当天的时间线。

 

23:00            

思凯拉溜出家门,坐上了希拉的车,车里还有瑞秋。


23:45            

希拉和瑞秋先送思凯拉回家,将她放在了路的另一头。


23:45—0:30     

思凯拉的活动尚未确定(推测是走回了家,在卧室里) 。


0:31           

思凯拉坐上一辆不明SUV。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急切地想知道,而警方的调查貌似陷入了僵局。

 

身为思凯拉最好朋友的希拉一直陪伴在玛丽和戴夫的左右,时刻询问他们关于警方调查的进展,“警察说了什么新的消息吗?”“他们是怎么跟你说的?”“他们后来发现了什么?”

 

玛丽和戴夫很感激希拉,同时也有些奇怪,为什么思凯拉的另外一个好朋友瑞秋从来没有出现过?

 

思凯拉失踪的消息传出后,她的很多同学和朋友都登门看望过玛丽夫妇,或者参加社区组织的志愿者寻人活动,而密不可分的铁三角成员之一的瑞秋连电话都没有给玛丽夫妇打过。


铁三角

 

思凯拉出生于1996年2月10日,从小是一个甜美乖巧的小女孩,备受宠爱长大,是父母的独生女、心头宝。



妈妈玛丽在一家心脏病专科诊所任秘书,爸爸戴夫是沃尔玛的配货工。

 

小学二年级的一天,思凯拉在社区中心玩耍时,遇到了同龄女孩希拉。她俩非常投缘,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虽然两人在不同的学校,但她们总能找到机会在一起玩耍。

 

希拉的父母在她四岁那年离了婚,她和妈妈住在一起,患有残疾的爸爸独自居住在镇子的另一头,而希拉的单亲妈妈经常由于工作繁忙,顾不上希拉。

 

很多时候,希拉就住在思凯拉的家中,玛丽和戴夫几乎将她看作自己的另一个女儿,为此,希拉的妈妈也十分感激玛丽夫妇,两家人经常来往。

 

升高中时,思凯拉和希拉终于就读于同一所公立高中——摩根敦市教学质量很不错的学院高中。两人都非常激动,她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度过。

 

思凯拉的高中成绩非常优秀,是一名全A生。她有着十分清晰明确的人生规划:拿奖学金就读西弗吉利亚大学,然后读法学院,最终成为一名刑事律师。

 

她经常在家中问父母:“我真的会成为一名律师吗?”

“是的,你会成为一名非常成功的律师!”

 

思凯拉同时还是一位工作非常尽责的女孩。她不仅暑期在快餐店打工,平时在学校里也有兼职,每一份工作她都尽心尽力,从未出过差错。

 

而希拉则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叛逆女孩、派对女王,有着无穷的主意能把一场无聊的派对变成异常火爆的狂欢。希拉有一次在一场派对上,和另外一名女孩边亲吻边跳脱衣舞,一旁的思凯拉被惊得目瞪口呆。

 

希拉的性意识萌芽得比较早,在思凯拉只会叽叽喳喳地评论各个男孩时,她已经换了好几任男朋友。

 

思凯拉的其他一些朋友,包括一位表姐,觉得希拉有些过于离经叛道了,对思凯拉有不好的影响。他们委婉地劝说思凯拉和希拉保持距离,但思凯拉认为他们所说的这些只不过证明了希拉的酷炫。

 

高中一年级时,思凯拉和希拉结识了另外一名叫瑞秋的女孩。瑞秋来自一个富裕的、宗教方面要求严格的家庭,她在唱歌和戏剧表演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老师和同学们都觉得她最终会出现在百老汇的舞台上。

 

思凯拉和希拉都很喜欢瑞秋,不久她们就成为了密不可分的铁三角,就是那种在学校永远都会一起去洗手间的女生小团体。


从左往右:希拉、瑞秋、思凯拉

 

瑞秋也是单亲家庭的小孩,父母早年间离了婚,她由母亲独自抚养。铁三角之中,瑞秋的妈妈最为严厉,两人的关系非常紧张,瑞秋一直希望能搬去爸爸的家中。

 

虽然她还有一个哥哥由爸爸抚养,但他们并不住在一起,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三个女孩都是家中唯一的小孩,视好友如同亲姐妹。

 

她们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待在一起,找各种机会聚在一起过夜,即使回到各自的家中,也会使用推特之类的社交媒体频繁地沟通。


从左往右:瑞秋、思凯拉、希拉

 

三人都是社交媒体的重度使用者,尤其是希拉,她几乎将自己每一刻的所思所想都发布在网络上。

 

在外人看来,三人之间的友谊仿佛结成了一张牢不可破的网,没有人能插足其中。


从左往右:希拉、瑞秋、思凯拉


但是三个人之间如此高浓度的友情,可能也会像是三个人拥挤在一处的爱情一样,无法持久。这张网从内部悄悄地出现了裂缝。

 

希拉和瑞秋开始表现得更为亲密一些,经常有意无意地撇开思凯拉,两人单独聚会。思凯拉渐渐地感受到了某种孤立,她有点委屈,但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左一:瑞秋,右一:希拉


到了高二下学期时(2012年),希拉和瑞秋开始高调地进行二人活动,频繁地在社交媒体上放一些“两个最好朋友的照片”,甚至穿着相似的姐妹装去上学,故意秀给思凯拉看。


左一:瑞秋,右一:希拉


思凯拉觉得非常受伤。


2012年7月4日,希拉和瑞秋又在Facebook上晒出好多两人的聚会照片,独自在家中的思凯拉终于忍不住在爸妈面前哭出了声,并在推特上生气地发了一条反讽的消息:


“真特么讨厌待在家中,谢谢‘朋友们’,喜欢和你们一起玩!”



7月5日,她又在推特上写道:


“你们两个碧池双面人玩得真溜,还以为我不会发现真相,真是蠢爆了。”


“就是因为你们总是胡乱做事,所以我永远不会100%信任你们。”



当天夜里,思凯拉就失踪了。


学校里的流言

 

思凯拉失踪两个月后,警方的调查依然没有太多进展。9月份开学了,思凯拉本应该开始她的高三生涯。


( 学院高中)


没多久,学院高中的高三学生中开始传播关于思凯拉失踪的各种流言。有的说她可能是在网上结识了一个男生,然后一起私奔了;还有人说她可能是被一个恋童癖绑架了;甚至还有人说前不久小镇银行发生的抢劫案和她有关,她和劫匪分赃后逃跑了。




其中一条流言与众不同,这条流言称,思凯拉的失踪和她的两个最好朋友希拉及瑞秋有关。思凯拉在她们三人的聚会中吸毒过量,意外身亡,希拉和瑞秋藏起了她的尸体。

 

当时这起失踪案已经引起了全美的关注,大家都在网络上化身福尔摩斯,讨论着思凯拉的下落,这条流言也迅速从学校内部流传到了网络上。

 

有两个匿名账户在推特上不停地指责希拉和瑞秋,声称她们需要对思凯拉的死亡负责,她们的谎言终将被戳破。

 

与此同时, 希拉和瑞秋被警方正式列入嫌疑人,接受调查。

 

其实希拉和瑞秋在第一次和警方谈话时,就已经被盯上了。她俩的证词实在是太相似了,相似到几乎一字不差。而一名FBI探员在和希拉谈话时,直觉告诉她,希拉是一个具有反社会倾向的自恋型人格障碍者。

 

警方在思凯拉遗留在家的日记里找到了关于这两个女孩更多的秘密。

 

思凯拉的日记本里到处都是希拉的名字,详细描述她的罗曼史,甚至性生活。当然,她也记录下自己和一些男生的来往,但看起来她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

 

在思凯拉的记录中,三个女孩的关系从某一晚开始变得十分诡异。

 

当时,瑞秋的妈妈出差,三人在瑞秋家过夜。喝完几杯酒后,希拉和瑞秋突然开始亲吻,互相爱抚,同在一屋的思凯拉手足无措,非常尴尬……

 

由于此案很可能涉及未成年人犯罪,警方必须十分谨慎,所以在谈话之后,并没有流露出对二人的怀疑。两个月来,警方表面上无所作为,实际上一直在暗地里小心地进行调查取证。

 

甚至后来还有人说,学校里的流言是警方故意放出的,试图让希拉和瑞秋自露马脚。

 

关于希拉和瑞秋涉案的第一项证据,警方很早就已经找到,但没有声张。他们当时一一排查了思凯拉家附近街道的监控录像。



通过一家加油站的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警方确定,在凌晨0点31分,前来接走思凯拉的车并不是他们之前推测的SUV,而是希拉的丰田卡罗拉轿车。

 

希拉和瑞秋一定在撒谎,而她们口中的11点聚会很可能根本不存在。

 

一名警官还用学院高中学生的身份注册了一个账号,在各类社交媒体上加希拉和瑞秋为好友,观察她们发布的信息。


这名警官浏览了希拉和瑞秋之前的上千条推文,希拉是社交媒体狂人,每天都要推送好几条,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在哪里参加派对,事无巨细。

 

但奇怪的是,思凯拉失踪后,同学好友纷纷在网络上对她隔空喊话,发布诸如“赶紧回家吧,我们都很想念你!”“你到底去了哪里?”之类的推文。

 

但希拉和瑞秋在之后的一周内,从来没有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类似的内容,希拉只在专门为思凯拉的失踪创建的脸书页面中表达过对她的思念,而瑞秋从来没有就思凯拉的失踪发布过任何相关内容。

 

仿佛,她俩早就知道思凯拉在哪里,并且再也不能回家了。

 

和思凯拉同在一家快餐店打工的同学告诉警方,思凯拉和希拉通常都在一起度过春假,这个属于她俩的传统已经持续了好多年。思凯拉在暑假失踪,之前的春假也是和希拉两人在一个海边度过的。

 

但这次度假结束后,思凯拉曾经向他抱怨,这场旅行糟糕透顶,她们全程都在争吵。

 

就在那次春假结束后不久,在她们的学校里,好几个同学,甚至还有老师,曾经无意间听到希拉和瑞秋在商议如何摆脱思凯拉,如何处理一具尸体。

 

巧合的是,她们附近的一所学校就在那几天发现了一具尸体,于是那个老师以为她们是因为此事而展开了一些讨论。

 

但听到的同学们认为,她俩就是在商议如何杀掉思凯拉。还有同学将此事告知了思凯拉,但思凯拉回答说:“希拉和瑞秋永远都不可能伤害我。”

 

警方开始对希拉和瑞秋施加压力,她们被分别请进警局问话。俩人的说辞还是和之前的保持一致,但两人的反应却大不同。

 

瑞秋表现得非常紧张,很多时候用沉默应付提问;

 

而希拉却非常自信,落落大方,面对询问简直可以说是谈笑风生,负责她的警官甚至感觉是自己在接受希拉的询问:

 

“你们知道思凯拉的下落了吗?”

 

“天哪,我真的希望我能够有更多的有用信息给你们,说不定就能早一天找到思凯拉。”

 

随后,警方获得了搜查令,扣留了希拉和瑞秋的所有的电子设备,手机、电脑等,查找她们的聊天记录。

 

希拉和瑞秋在之前的两次谈话中都坚称,她们在2011年7月5日晚上11点-11点45分之间和思凯拉一起外出开车兜风。

 

但她们的手机记录显示,在这个时间段内,希拉、瑞秋和思凯拉三人之间都互相发过很多条短信,如果当时三人同在车内,她们还需要发短信进行交流吗?

 

警方还意外发现了希拉的一个小号,在这个浏览量只有二位数的视频里,三个女孩貌似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


希拉在镜头里,对着画外的思凯拉和瑞秋不停询问:


“你想选择怎么死掉?”


“被淹死还是被开枪打死?”


“被掐死还是被人开枪打死?”

 

…...

 

之后,警方又扩大了监控录像的搜索范围,确定希拉的丰田卡罗拉轿车在2011年7月6日凌晨1点钟左右到达临近宾夕法尼亚州的不莱克斯维尔。

 

至此,警方得出的可能性结论与9月份从学院高中传出的流言相似,很有可能是在三人的派对狂欢中,思凯拉出现了诸如吸毒过量、酒精中毒之类的意外,导致死亡,然后希拉和瑞秋合力掩盖了这起事故。

 

他们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去揭示真相。


瑞秋的崩溃

 

2012年的冬季来临时,警方认为瑞秋可能是案情的一个突破口。

 

他们持续地询问瑞秋,而瑞秋也重复着和之前丝毫不变的说法,思凯拉失踪那夜的11点45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突然有一天,瑞秋说出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她们和思凯拉一起开车兜风的那个晚上,当希拉将车停在一个树林附近时,思凯拉莫名地冲进林中,她和希拉在她身后追赶,但很快思凯拉就不见了踪影,消失在黑暗中。她们害怕承担责任,所以说了谎话。

 

一名警官立即打电话给希拉,果然不出所料,希拉也使用了这个新版本的故事,明显是两个人合谋编造的。

 

12月中旬,警方决定对希拉和瑞秋进行测谎,给她们施加更多的压力,说出实情。

 

希拉一共进行了两次测谎,都没有通过。

 

而瑞秋躲在家中,死活不愿前往警局。她的爸爸在电话中说服了她,并特意赶来陪她一同前往。但在他停车加油时,瑞秋从车上逃走,最后被警察在希拉妈妈的车中找到,她躲在车内,希拉在一旁陪着她。

 

12月16日,得知了最近调查结果的思凯拉的妈妈玛丽,在脸书上发了一篇长长的推文,严厉指责希拉和瑞秋,称她们是撒谎者,并悲伤地认为思凯拉已经不在人世了。

 

一时间,希拉和瑞秋受到来自学校、社区、网络以及警局的四重压力,要求她们说出事情的真相。

 

瑞秋开始变得歇斯底里,情绪极端不稳定。已经离婚多年的瑞秋的父亲搬到了瑞秋和她母亲的住宅里,照顾瑞秋。

 

圣诞节过后的第三天,瑞秋家中传出的尖叫声、哭泣声响彻了整个街道,随后瑞秋跑出家门,在街区中大喊大叫,她的父母好不容易才将她拖拽进家门。

 

回家后,情况变得更糟了,无奈之下,瑞秋的妈妈拨打了报警电话:“我们已经无法控制16岁的女儿了……她不停尖叫,攻击我们。她爸爸暂时控制住了她,请你们赶快过来!赶快!”



瑞秋的妈妈打开门时,警察发现她脸上身上都有很多伤痕。瑞秋的妈妈说,瑞秋毫无来由地突然用一个金属烛台攻击她。

 

而此时的瑞秋将自己反锁在卧室中,声嘶力竭地哭闹着,说要去自杀。

 

警察撬开门锁,将同样有着许多伤痕的瑞秋拖出门口,用手铐将她限制住并押进警车,将她送往医院。

 

医生认为,瑞秋目前处于精神崩溃的状态,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他人都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第二天,瑞秋被送往专业的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在这期间,希拉好几次前往探望,但都被拒之门外。瑞秋的家人好像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郑重地叮嘱医院,绝不可以让希拉靠近自己的女儿。

 

自思凯拉失踪的那天起,半年多的时间里,瑞秋感觉自己每一天都处于行尸走肉的状态,挥之不去的恐惧让她夜不能寐,谎言和伪装慢慢地蚕食着她的灵魂,最可怕的是她的耳边不停地响起那句话……

 

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能像希拉一样,永远生机勃勃,满不在乎,不用承受良心的折磨……


真相

 

瑞秋入院一周后,医生认为她的病情已经稳定,可以出院了。当她的爸妈一同前来接她回家时,她对父母说,她不想再疯一次,不想再日日夜夜受折磨,她要说出真相。

 

于是瑞秋没有回家,从医院出发直接去见了一名刑事律师。瑞秋和律师单独谈话,不久后,这名律师走了出来,严肃地对瑞秋父母说道:“你们的女儿直接涉入了对思凯拉的谋杀。”

 

瑞秋的妈妈直接瘫倒在地。她当然早就明了思凯拉的失踪和自己的女儿脱不开干系,但她没想到的是,并没有什么意外,而是“谋杀”!

 

很快,这名律师和瑞秋一家人来到警局。他作为瑞秋正式的代理律师和警方及地方检察官达成了认罪协议,为瑞秋争取到最大的减刑。

 

瑞秋直视着前来问讯的警官,第一句话便是:“我们捅了她。”

 

瑞秋坦白,春假时思凯拉和希拉的争吵是一个导火索,希拉度假回来后,对瑞秋不停地说思凯拉真是坏透了,必须要设法永远地摆脱她。

 

之后的几个月,她们一直在商量怎么杀掉思凯拉。

 

暑假开始时,她们三人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那天晚上思凯拉一开始并没有接受她们开车兜风的邀请,是她们两人不停地给思凯拉发短信,花了一番功夫才说服了她。

 

之前的11点聚会是完全的谎言。

 

2012年7月6日凌晨0点30分,希拉开着她的丰田卡罗拉,瑞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同到达思凯拉的家门口。

 

随后,思凯拉坐上了车后座。这辆卡罗拉一路向北,很快开出了星镇,穿过莫农加希拉河大桥,开往州界附近的不莱克斯维尔。

 

大概一小时后,她们到达一片茂密的森林,这里已是宾州的地界。到处都是匍匐在地的树干、折断的树枝树叶,这是前不久的一场每小时80英里的大风留下的残局。 这里她们之前来过很多次,经常在此抽烟喝酒。



三人下车后,思凯拉想起打火机还在车上,于是转过身,向车的方向走去。就在此刻,希拉和瑞秋一同数起“一、二、三”,然后分别拿出藏在衣服里的厨房尖刀,疯狂地砍向思凯拉。

 

思凯拉跑了几步后,在惊慌中被树枝绊倒在地。此时瑞秋停了手,但希拉弯下腰,依旧不依不饶地使出全身的力气捅刺思凯拉。

 

思凯拉一边挣扎,一边十分震惊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在此后无数的夜里,瑞秋一直听到不绝于耳的“为什么?”

 

等到思凯拉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希拉直起身子,和瑞秋站在一起,静静地等待思凯拉的最终死亡。

 

这是一场精心准备的谋杀,希拉和瑞秋早在车的后备箱里放好了纸巾、湿巾、消毒水、替换的衣物,还有一把铲子。

 

思凯拉咽下最后一口气,她们拿出铲子准备将她埋起来,但林中土壤中有许多石头,根本挖不动,于是又把尸体拖到一棵大树下,用泥块、石头和树枝将其遮掩。

 

接着,她们关掉思凯拉的手机,扔在她的身边。

 

做完这一切后,她们去附近的小溪里洗了洗血迹,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像通常结束一场狂欢那样,开车回家。不一样的是,她们中途停车,将作案现场的所有东西,纸巾、铲子、血衣等全部扔掉了。

 

希拉在当天清晨发了一条推文:永远保持冷静。她也的确做到了。

 

而接下来六个多月的时间里,瑞秋一直试图说服所有人,她是无辜的,但最终她无法说服自己。

 

这番坦白震惊了所有人,连警察也万万没想到,两个有着天使面孔的少女,竟然以如此残忍冷酷的方式结束了最好朋友的生命。

 

瑞秋大病初愈来到警局时,侦办此案的警官们甚至有些许的愧疚,觉得是他们将瑞秋逼到发疯,也一直以为她和希拉只是隐瞒了思凯拉的意外死亡,最终她们可能会被指控“干扰司法公正”、“作伪证”之类的罪名,从没想到会是“谋杀罪”。

 

为什么?警察也忍不住发问。

 

瑞秋回答:“因为我们不喜欢她了,不想再和她做朋友,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摆脱掉她的方法。”

 

很多人不相信这个动机,不想再和她做朋友,那就不理她好了,为什么要杀了她呢?他们认为这个动机太不合理了。但我反而觉得很真实,我们下文再来讨论。

 

接下来,警方希望在瑞秋的帮助下,找到思凯拉的遗体。但由于当时是1月份,下了暴雪,他们来到案发现场的那个森林,发现积雪太深,难以搜索,只得等待积雪消融。

 

这一切全都在秘密中进行,警方暂时没有逮捕瑞秋,让她待在家中。除了瑞秋一家以及警方,所有人都不知情,希拉也完全被蒙在鼓里。

 

等待雪化的同时,警方前往希拉家中,带走了她家厨房中所有的刀具;同时秘密地对她的车进行了细致的搜查,在后备箱里发现了一小块血迹。

 

第二年(2013年)二月初,警方仔细搜索了那片森林,发现一具尸体,经检验,证实是思凯拉。尸检报告表明,思凯拉一共身中50多刀,死于失血过多。

 

2013年2月10日,原本是思凯拉的17岁生日,瑞秋在推特上祝思凯拉生日快乐,随后又发布推文:我痛恨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2013年3月13日,警方对公众发布消息,说已经通过搜寻找到了思凯拉的遗体,思凯拉死于谋杀。

 

希拉立即在脸书上发布了几张和思凯拉之前的合影,并配文:安息吧,思凯拉,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



接着,希拉又在推特上发文:整个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



瑞秋也在同一天发文,在她向警方坦白了所有的事情并帮助他们找到思凯拉的尸体后,她写道:我是如此爱你、想念你,希望正义能够得到伸张。

 

诡异的是,4月1日愚人节那天的凌晨,希拉在推特上发文:在数到3的时候,我们确实做到了!


 

之后继续发推文:“为什么”是我最爱的问题。

 

她可能是在重温杀害思凯拉的过程,并自以为除了瑞秋,没人能看懂这些文字背后的含义。

 

一个月之后,瑞秋在父母的陪同下,走向警局,被正式羁押。


瑞秋的认罪协议

 

与此同时,希拉的车后备箱的血迹检测结果出来了,确定就是思凯拉的血迹。

 

警方找到希拉时,她和妈妈正在一家餐厅里用餐。警察耐心地等待她们用餐完毕,在餐厅外的停车场以一级谋杀的罪名逮捕了希拉。

 

希拉十分震惊和不安,她问妈妈:“我会没事吗?”她的妈妈回答:“我真的不知道。”

 

审判

 

2013年5月,瑞秋被正式羁押后不久,因为罪行恶劣,法庭对她以成年人身份进行了审判。因为之前的认罪协议,瑞秋二级谋杀罪名成立,被判处30年刑期,在10年后有资格申请假释。

 

法庭上,瑞秋痛哭,并对思凯拉的父母进行了公开道歉,但没有得到戴夫和玛丽的原谅。戴夫表示,她让他余生的每一天都活在地狱之中。


(瑞秋在法庭上)


2014年1月24日,思凯拉死亡18个月之后,希拉也以成年人的身份受审,她终于承认了所有的指控(在初审时一直拒不认罪),最后被判犯有绑架罪、一级谋杀罪和共谋谋杀罪三项罪名,终身监禁,在15年后有资格申请假释。

 

希拉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一丝悔意,从来没有对思凯拉父母道歉。

 

出庭时,她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外表。她特意做了完美的发型,化了妆,还时不时对着全场微笑。


(希拉在法庭上)

 

她的辩护律师表示,对于希拉,他实在找不到理由替她的行为辩护,这起案件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有着极深恶意的谋杀案。

 

审判的整个过程,希拉都保持着昂扬的精神状态,只有当宣判结束,她被带走的那一刻,才表现出恐慌和畏惧。


 动机成谜

 

希拉从来没有说过她的动机,而瑞秋的回答则从来没有变过,“因为我们不喜欢她了,不想再和她做朋友,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摆脱掉她的方法。”

 

很多人认为瑞秋是在撒谎,觉得这个杀人的理由实在荒谬。

 

有人说,三人其实是女同性恋关系,思凯拉的死亡属于情杀范畴。

 

我不是很同意,就算三人是女同性恋,希拉和瑞秋在这场三角恋中成为了情侣,也完全看不出她们有什么必要杀掉思凯拉。倒是思凯拉如果作为爱情的失败者杀掉她俩其中的一位,符合逻辑。

 

杀掉思凯拉,掩藏她们的同性恋身份?


这起案件是发生在2012年的美国,同性恋的身份已经基本不会对个人生活造成困扰,有些青少年还会以此为豪。

 

另外也有三个女孩的同学出来辟谣,说三人都直女。他说,瑞秋和希拉当时都有固定的男朋友。

 

十几岁的女孩之间亲吻拥抱,有爱抚对方的举动,尤其是在派对上,可能是一种吸引大家注意的方式,被称为“醉酒女孩的游戏”。

 

我觉得这个现象不仅存在于美国,可能还具有普适性。我记得我读本科的时候,关系特别亲密的女生之间会互称“老公”“老婆”。我宿舍的两个女生还进行过一次法式深吻,但我几乎百分百确定她俩是直女。

 

还有人认为希拉和瑞秋是出于嫉妒心,杀害了思凯拉。这倒是一个朋友间谋杀比较常见的动机,但在此案的资料中,我看不到她俩嫉妒思凯拉哪一点。

 

无论是美貌、个性,还是在学校的受欢迎程度,三人都旗鼓相当。虽然思凯拉的成绩最好,但这在美国的学校并不是一个会让人嫉妒的优势,反而是瑞秋的艺术天赋和希拉的派对达人性格更让人羡慕。

 

希拉和瑞秋都是单亲家庭,嫉妒思凯拉父母双全?

 

首先,单亲家庭在美国极其普遍和正常,几乎没有孩子会因此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其次,希拉和瑞秋的家境都比较好,尤其是瑞秋,母亲收入很高,住在一栋十分漂亮的独栋屋中,而思凯拉家中的经济状况有些窘迫,一家三口租住在公寓里,也不能再给思凯拉买一辆车。

 

所以综合下来,我也不觉得她俩会因为家庭原因对思凯拉的产生嫉妒。

 

话说回来,我认为瑞秋说了实话。

 

她受不了良心的折磨,自己主动坦白,承认谋杀了思凯拉。谋杀罪名都能痛快承认,我看不出她为什么要在动机上撒谎。

 

仔细看这句话的前两句,是不是很熟悉?

 

“因为我们不喜欢她了,不想再和她做朋友,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摆脱掉她的方法。”

 

典型的校园霸凌的动机。传统的校园霸凌,就像电影《少年的你》所展示的那样,一个孤零零的孩子被一个联合起来的小团体欺负。

 

而此案,我认为是属于小团体内部的霸凌行为。

 

从之前三人的关系走向中已经能够看出希拉和瑞秋伤害思凯拉的一些端倪,包括故意将她排除出聚会、在她面前两人表现得如情侣一般投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二人自拍、穿相同衣服到学校。

 

这种霸凌的方式,相对于明显的校园暴力,更加隐蔽、不易察觉。这种霸凌行为有一个更加学术的说法,叫作关系性攻击。

 

关系性攻击在青少年中非常常见,是指以多种暗中进行的方式来施加霸凌——以散布恶意谣言、损害同侪声誉或社交关系、威胁断绝朋友关系、排挤或抵制等关系性的方式来操纵和伤害他人。

 

后面两种表现形式,十分符合希拉和瑞秋在谋杀思凯拉之前对待她的方式。


思凯拉的父母和亲朋好友在她遇害的地方设置了一个纪念角

 

所以我认为,此案中,三人的关系变化先是导致了希拉和瑞秋对思凯拉进行关系性攻击,并在伤害她的过程中得到了施暴的快感。

 

然后由于希拉和瑞秋人格上的一些偏差,这种攻击最后走向了最惨烈的施暴形式——谋杀。

 

另外,2017年西弗吉尼亚州政府通过了《思凯拉法案》,规定但凡遇到儿童失踪,无论是否判定为自愿行为,都要进入安珀失踪儿童警报系统。

 

最后,关于此案,大家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1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 印象用户498532

    印象用户498532

    06-12 19:46

    人性之恶是找不到解释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