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法国立法选举在即,多数派难言稳操胜券,左派经济政策受追捧

收藏

法国立法选举在即,多数派难言稳操胜券,左派经济政策受追捧

欧时大参 欧时大参 06-12 08:52

根据9日公布的益普索Sopra Steria 民意调查结果,环保与社会人民新联盟(Nupes,由“不屈的法兰西”、欧洲环保绿党、法国共产党和社会党组成)在立法选举中获得的投票意向表现略微上扬,并将领先于总统多数派,并为后者获得绝对多数席位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


01 总统多数派未必稳拿绝对多数


根据6月9日公布的益普索Sopra Steria 民意调查结果,环保与社会人民新联盟(Nupes,由“不屈的法兰西”、欧洲环保绿党、法国共产党和社会党组成)在立法选举中获得的投票意向表现略微上扬,并将领先于总统多数派,并为后者获得绝对多数席位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


根据 6 月 6 日至 7 日进行的调查结果,Nupes 继续取得进展,可能在12日第一轮立法选举中获得28%的投票意向(与 6 月 3 日至6 月 6 日的调查结果相比,上涨0.5%),并且已经领先于总统多数派(27%,下降了1%)。


与此同时,国民联盟也下降到 19.5%(减少了0.5%),但远远领先于共和党(11%)和 “光复党” (Reconquête!)(6%,上升0.5%)。


▲ 法国国民议会目前的席位分布,马克龙所在的“共和国前进”党占据了577个席位中的266个。(图片来源:法国国民议会官网)

席位预测方面,总统多数派预计将首先获得 260 至 300 个席位,但不确定能获得绝对多数席位(289 个席位)。


梅朗雄代表的左派联盟可能获得 175 到 215 个席位,领先于共和党(35 到 55 个席位)和国民联盟(20 到 50 个席位)。


益普索副总裁布莱斯·泰因图里尔(Brice Teinturier)解释道:“民调结果变化还是比较平稳的,各联盟之间的动态平衡没有多大改变,有一些有利于Nupes的小变化,总统多数派也有轻微下降”,不过,“总统多数派仍然会领先,因为在有二轮投票的投票设定中,中间联盟往往比极左/右翼联盟更受青睐”。


根据这项调查,第一轮立法选举的弃权率可能达到 52% 至 56% 之间,平均为 54%,远高于 2017 年 6 月 11 日的第一轮立法选举弃权记录(51.3%)。此次调查是从在6 月 6 日到 7 日进行的,样本包含2000 名各年龄层有代表性的法国成年民众,误差幅度在 0.6% 到 2.2% 之间。


而面对左翼联盟取得的突破,马克龙9日也下场“拉票”,呼吁法国民众为总统多数派投票,让后者获得“强有力、明确的绝对多数地位”。


在以乡村安全为主题的塔恩(Tarn)之旅之际,马克龙发表长篇讲话,未指名道姓地严厉谴责了那些“违背我们国家的伟大历史选择”、“雪上加霜”的“极端”政治力量。


此外,马克还重申了对警察力量的支持,“特别是我们的宪兵”,并斥责了梅朗雄 “警察杀人”的争议言论:“有些事情让我无法接受,那就是侮辱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保护我们的人。”


▲ 图为马克龙6月9日在塔恩省皮塞尔西镇(Puycelsi),明确表示对警方的支持。(图片来源:法国国民议会官网)

02 百余名经济学家支持梅朗雄


民调战场双方战局焦灼,但在另一个重要领域——经济领域,Nupes 阵营却占得了先机。6月9日,超过170位经济学家联名发表专栏文章,支持Nupes的经济政策。


文章写道:“法国左派在21世纪首次联合起来,与新自由主义决裂,向那些会加剧不平等,削弱公共服务,破坏生态系统的政策说不,Nupes为立法选举带来了一个社会和生态转型的项目...如果马克龙派继续占据多数席位,那么未来数月但对于大部分的民众来说会很艰难,但反过来,Nupes获胜却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进步。”


据悉,这些经济学家在文章中提到了诸如必需品限价、最低工资上涨至1500欧元,以及为年轻人设立补贴等政策。而对于左派阵营的经济政策预计将增加2500亿欧元额外支出的情况,经济学们表示可以通过一种“更大范围的社会公平”来实现,并搭配收入和资产累进税制,以及恢复巨富税(ISF),和删除涉及资本收入的单一税制。


▲ 参与联名文章发表的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其专注于研究收入与贫富不均,他认为由于发达国家的资本回报率始终高于经济增长率,这将导致财富不均逐步扩大。(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支持左派的经济政策外,这些经济学家还提到了一个现象,即2017年支持马克龙的经济学家,今年全部缺席了马克龙的竞选活动。


对于有关经济问题的辩论重回民众视野,经济学家Françoise Benhamou表示非常高兴,因为在总统大选期间,经济问题被放置于政治问题之后。


不过,法国政府成员对Nupes阵营提出的经济政策似乎并不感冒,经济部长下属主管公共账务的部长级代表加布里埃·阿塔尔表示:“Nupes阵营手中有一个摧毁国家经济的计划。”


03 议员们都干些什么?


对于在立法选举中取胜的577名国会议员来说,他(她)们未来五年可以获得到每月5679欧元的净收入,并参与行使国家最高权力,而所有的工作内容,总结起来共有四大类:即参与立法、监督政府、为选区服务和参加民主辩论。


-参与立法:议员们不仅负责研究和检查政府提出的法案,还可以自己主动提出法案,也可以提议改善、缩小或者加大一项法律的范围,以及提出修正案。


“这是一项非常强力的权利,往往一己之力,就可以取消一项法案中的一个逗号、一个词,甚至一个章节,这是一种极具象征意义的权利”,法国政治学家Anne-Charlène Bezzina说。


▲ 法国国民议会全员留影。(图片来源:法国国民议会官网)


-监督政府:议员们每周一次聚集在法国国民议会,对政府成员进行点名质询,既可以让政府成员对热点事件做出解释,也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质疑。


监督政府的另一种形式是加入委员会,目前法国国民议会内共有八个常设委员会(文化与教育事务、经济事务、外部事务、社会事务、国防与军队事务、可持续发展和领土治理事务、财政事务和法律事务)。这些委员会可以对部长进行质询,发起调查,评估和监督政府。此外,如果有至少15名议员发起,还可以成立特殊委员会,对某个项目进行审查或者提出法案,议员们还同样可以组建调查委员会。


“议员们扮演着政府监督者的角色,当某个委员会由反对派控制时,相关的行动就会产生更大的力量”,Anne-Charlène Bezzina说。


最后,如果有至少58名议员发起审核动议,对政府的责任提出质疑,且动议获得投票通过,那么总理必须向总统提交政府辞呈。


-为选区服务: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国会议员代表国家,而非选民,但事实上很多议员也在通过自己的力量,为自己代表的选区进行服务,但要做到这一点,往往需要议员拥有深厚的地方根基作为基础。


-参加民主辩论:国民议会通常也是议员们讨(吵)论(架)的场所,大家为了一项法案唇枪舌剑的画面永远不会缺席。如果时局需要,议员们还可以组织默哀、鼓掌等仪式。


▲ 图为2019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去世当天,法国国民议会举行1分钟悼念仪式。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