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女子满嘴秽物横死医院门口,背后竟藏着一宗神秘的中邪案……

收藏

女子满嘴秽物横死医院门口,背后竟藏着一宗神秘的中邪案……

圈内八爷 圈内八爷 06-12 08:47

不是吧,一家六口集体中邪?!


Hello大家好,又来到每周的诡异秘故事时间~


前段时间,湾湾省年度恐怖片《咒》被网飞拿下全球发行权,将会在7月份全面上线。



早在清明前夕,这部片子就已经在湾湾省上映了。


上映前,宣传方还是很谦虚,只吹嘘这是导演导过最恐怖的片子。



然而上映后,《咒》一跃成为湾湾电影史上最恐怖的片子之一。


它的拍摄手法跟韩国恐怖片《昆池岩》有点类似,去探险的情节是以伪纪录片方式呈现。



不过这些卖座的宣传噱头,似曾相识的拍摄手法,都只是辅助。


《咒》之所以被媒体誉为湾湾影史上最成功的恐怖片,很大部分是因为进入正片前的短短六个字——


高雄真实事件。



没错,这部被夸上天的恐怖片,其实是改编自2005年的一宗社会新闻。



2005年4月10日清晨,有一个女子倒在高雄医学院门前。


这可把刚入职精神科不久的小张医生吓坏了,赶紧上前查看女人的情况。



见女子没什么反应,小张医生壮着胆子探了探她的鼻息,却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小张医生赶紧把急救人员喊过来给女子急救,希望能从死神手里抢救回一条鲜活的生命。



然而当急救人员带着呼吸气囊到达后,他们惊讶的发现氧气管根本无法插入。


因为女子的口腔和鼻子里,居然装满了米田共!



想想那个画面,八爷胃部就一阵翻腾……


女子的呼吸道已经被米田共堵死,医生判断这是因为呕吐回呛气管导致的窒息。


现在清理已经来不及了,必须要把女子送进ICU抢救。



但在这个过程中,女子手脚开始变冷,早已回天乏术。


女子死后,她的身体还浮现出大大小小的青紫淤痕,手上甚至有被烧焦、灼伤的痕迹。



面对一句来路不明的遗体,医院没办法,只能先把女子的尸体放在停尸间。


经过初步检查,女子口腔的米田共里还混杂着尿液,背上新伤旧伤一大堆,应该是长期被打。



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的老医生赶紧让医院联系警察,20分钟后警方到达现场。


领队的曹警官跟着医生去停尸间查看女子尸体,尸体这时候已经呈现扭曲姿态。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曹警官,面对一具充满恶臭气味的尸体,也忍不住干呕起来。


等曹警官适应了之后,医生掀开白布,指了指女子背部密密麻麻的灼伤痕。


根据经验,曹警官认为这些灼伤痕是由一把把拜神用的香烟造成的。



不过最让人疑惑的是,女子身上完全没有捆绑伤,也就是她可能自愿接受毒打和灼伤的。


这小姑娘跟自己是有多大仇啊,干嘛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带着这个疑惑,曹警官连忙组织人手调查尸体的身份。



很快,女子的身份就浮出水面。


原来女子叫做吴凤娟,是台北一家疗养院的护士,老家在高雄。



因为平时要上班,所以吴凤娟长居台北,只有逢年过节才回高雄和亲人团聚。


得知吴凤娟的亲人都在高雄生活后,曹警官马上打电话联系他们过来认领尸体。


然而吴家人的态度却让人生疑,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就是不去认尸。



曹警官觉得很奇怪,于是便对这家人展开深入调查。


随着深入调查,曹警官逐渐觉得自己可能摊上一个大案子了。



想要说清楚吴凤娟为什么会出现在高雄,那就要从2个月前开始说起。


2个月前的某一天,吴凤娟匆匆赶回高雄。


在她赶回来之前,家里发生了不少怪事。


吴凤娟一家六口人,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妹妹。



前段时间,年纪最小的妹妹突然间变了个人,每天晚上都在嘶吼和哭泣,整夜吵得人睡不着觉。


家里其他四人本来以为小妹是学业压力大,就没太在意她深夜乱叫的事。


可接下来一整个星期,小妹都持续在半夜鬼吼鬼叫。



不仅把家人吵得睡不着,连隔壁邻居都来拍过门。


第二天醒来,小妹突然起乩(在湾湾指被神明上身的意思)。


自称七仙女的她,表示感觉到在台北工作的大姐吴凤娟有生命危险。



只有回高雄避风头,才能躲过这个血光之灾。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逻辑,肯定不会相信吴小妹的说法,并且带她去看病。


但吴家人并不是正常人,他们一家特别信奉鬼神之说,简单来说就是有点迷信。



一听到小妹这么说,吴妈妈吓得直冒汗,赶紧让吴爸爸通知吴凤娟回家。


不明所以的吴凤娟回到家之后,果然吴小妹没再鬼叫了,吴家难得安静了几天。



然而好景不长,几天之后,宁静的夜空再次被女人的哭泣声和吵闹声划破。


这次鬼吼鬼叫的主角从吴小妹换成吴凤娟。


但吴凤娟并没有被神明上身,而是一睡觉就做噩梦,梦到自己被性侵。



吴凤娟的哭喊声惊醒了吴妈妈,不过有了先前吴小妹起乩的经验,吴妈妈没有大惊小怪。


而是拿出一沓去庙里求回来黄纸,找了个火盆放在吴凤娟房门前,把黄纸给烧了。



可这波操作并没有让吴凤娟从噩梦中解脱,她还是连夜做噩梦。


无奈之下,她只好白天睡觉,晚上起来,日夜颠倒着过日子。



后来在3月初,吴凤娟接了一个神秘电话之后,又开始吼叫了。


这次行为升级,不仅哭喊着不让家人靠近她,还殴打自己,拿出小刀自残身体。



在这种情况下,正常人肯定首先打119或者120,把吴凤娟先送去医院。


但是前面说过了,吴家信奉鬼神之说。


所以他们不走寻常路,直接把吴凤娟绑着带去了五指山禅修,还去了一家神坛收惊。



最后,还请了个当地颇有名气的大师回家开坛做法,希望能驱走鬼邪。


谁知花钱做完这一堆仪式,吴凤娟不仅没有好转,精神状况还越来越不稳定。



与此同时,吴家其他人的精神状态也开始出现问题。


每天白天神神叨叨,晚上一家人就跟念台词一样纷纷高声念白。



不是自称玉皇大帝,就是自称皇母娘娘,一直在吵吵闹闹。


直到有一天晚上,体力不支的吴凤娟忽然倒地不起。


沉浸在起乩的一家人顿时惊醒,匆忙把昏倒的吴凤娟送去医院。


于是就发生了故事开始的那一幕。


事后,在曹警官的多番传召下,吴家人最终还是来到警局,身上都带着一堆伤。


征得男主人吴爸爸同意后,曹警官带着手下到吴家搜证。



随着大门打开,吴家诡异又阴森的布局展露在曹警官眼前。


只见客厅正中央有一个面部涂黑的诡异神像,家具东倒西歪。



地下都是黄纸、符咒,仔细闻一下,还有些异味。


一楼客厅的怪异景象让曹警官心里一沉,他带着警员上二楼,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墙上和地上,遍布着米田共和尿液,恶臭反胃。



忍着恶心,曹警官又来到了三楼,相比起楼下的混乱,三楼的东西倒是摆放整齐。


尤其是饭桌上,整整齐齐的摆着四碗饭菜。



曹警官上前一看,顿时人都傻了。


碗里头的哪是饭啊,分明是米田共!


再也忍不住的曹警官扶着一旁的栏杆干呕,其他警员也满脸痛苦的别过脸。



后来曹警官回到局里审讯吴家人,才知道了后续的发展。


原来在吴家人集体起乩之后,他们就没再正常吃过饭,天天靠喝尿和吃米田共过日子。


后来“神仙乱斗”升级,就往对方身上泼米田共和尿,还撒米撒盐巴。



到了最后,晋级到往人身上戳香烟,彼此之间互相殴打,往死里打的那种。


在这个情况下,最先出现精神问题的吴凤娟终于支撑不住。



之后,曹警官通过审问,知道这一家人禅修期间喝了大师给的符水。


不仅如此,大师还让他们把符水带回家喝。


曹警官认为就是这符水,让吴家人喝出幻觉。



事后,精神科的小张医生给出了一个解释,吴家应该是患上了“家庭集体精神妄想症”。


也有些故弄玄虚的大师说吴家供奉不同的神像和祖先,可能神明为了抢香火而作祟。


至于吴凤娟确切的死因,警方最后给出的结果是死于精神错乱和器官衰竭。



精神科医生也给吴家人检查过,发现他们非常正常,除了吴小妹有轻微的妄想症。


由于这个中邪案实在太离奇,导致警方也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只能以“遗弃致死罪”起诉吴家人。


虽然法律上认为吴凤娟的死与家庭无关,但很明显,是家族迷信鬼神而害死了吴凤娟。



当然,吴凤娟和吴小妹做的“噩梦”到底是真实的梦,还是有人在弄虚作假呢?


真相,恐怕只有吴家人知道了。


最后,八爷得说一句封建迷信要不得,身体有什么情况,要马上去医院看病!


只有自己身体健康,才能保护好家人。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