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新州医院短缺500多名助产士!一个人得应对八对母婴!

收藏

新州医院短缺500多名助产士!一个人得应对八对母婴!

1688澳洲新闻网 1688澳洲新闻网 06-10 10:44

助产士们警告说,严重的人员短缺正在影响妇女的孕产妇护理,全州各医院有数百个护理和助产士职位空缺。


新州护士和助产士协会(NSW Nurses and Midwives‘ Association)助理秘书长坎蒂诗(Shaye Candish)说,全州医院有500多个全职职位空缺,包括多个乡镇性地方卫生区的严重缺口。



Campbelltown Hospital分娩部门的高级助产士和工会代表弗莱格(Nichole Flegg)说:“我们无法给妇女提供应有的护理,这对助产士来说是致命的。”


《悉尼晨锋报》看到的内部文件显示,4月份,在整个Murrumbidgee区,包括Griffith和Wagga Wagga两家基地医院的300个护理和助产士空缺中,有214个“关键岗位”空缺。


弗莱格说,在Campbelltown有45个全职助产士职位空缺。一位熟悉这些数字的资深产科医生说,Auburn和Blacktown医院也存在严重的短缺,有30多个助产士职位空缺。


周一,新州政府宣布将在明年资助7600个新的医院职位,包括200名助产士。


2019年,州政府承诺招聘5000名护士和助产士。但周四,坎蒂诗说,其中1600人尚未招聘,将包括在周一宣布的数字中。



助产士告诉《悉尼晨锋报》,他们被两班倒和人手不足排班表搞得焦头烂额,护士经常被用来填补产后病房的人员空缺。弗莱格说,助产士们经常要同时管理两个孩子,恶劣的工作待遇也影响了员工的留职率。


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助产学教授达伦(Hannah Dahlen)说,职业倦怠是助产士离开这个行业的主要原因。尽管助产士课程很受欢迎:计入奖励积分和替代性入学计划,高中毕业生报考助产士专业所需的ATAR排名超过99。


西悉尼大学每年通过面试程序从700名申请人中挑选出50名学生,悉尼科技大学(UTS)为800名申请人提供70个名额。


达伦说,如果医院为学生提供更多的临床实习机会,那么毕业生的数量可以得到提高。


她说:“[医院]人手不足,哭着喊着想要助产士,但他们必须一同努力。”


Wollongong的助产士和工会代表格吉(Emma Gedge)说,在她10年的职业生涯中,她看到“对助产士的尊重逐渐被削弱”,注册护士现在可以去上短期课程,以掌握助产领域的技能,而这些领域以前都是重要的研究领域。


“妇女得不到母乳喂养的支持,在经历创伤性分娩后也得不到一对一的支持。我们让妇女失望了。”Gosford Hospital的助产士和工会成员理查森(Nicole Richardson)说,她最近做出了一个“情绪化”的决定,决定只做临时工。


“不能为那些母亲和婴儿提供百分之百的护理让我感到泄气。”


坎蒂诗说,助产士的空缺“比护士的空缺更普遍”,在产后病房里,一个助产士面对八对母婴的情况并不鲜见。


“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职业选择,ATAR大约是99,有大量令人难以置信的、才华横溢的人报考该专业,但却没有读完课程。”她说。


“我们已经看到这个问题在小型医院里恶化了七、八年,我们真的很难从政府那里获得对这一新兴危机的参与。但是现在,就连更大的城市医院也在挣扎。”



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出现了人员紧张的情况。Hurstville Private Hospital首席执行官亚当斯(Lloyd Adams)正在提供留职奖金和其他激励措施,试图吸引助产士留在该医院工作,该医院每年有1000个新生儿。


他说:“每家医院都在经历同样的挣扎,你最后只能去撬其他医院的墙角。”


新州卫生厅表示,在2012年至2021年期间,它的护理和助产士队伍增加了23%,达到5.1万多个全职岗位。


该厅表示,它还通过2022年的培训计划招募了207名注册护士担任助产士职位。它说:“在过去的五年里,这个数字一直在稳步增长。”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