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澳洲移民,断崖下降!

收藏

澳洲移民,断崖下降!

澳洲财经见闻 澳洲财经见闻 06-10 08:37

2022年上半年,原油、粮食、天然气、矿石价格都出现了爆发式上涨,原因非常简单——全球商品供应链的中断。


但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百年一遇的供应链中断也发生在了澳大利亚的人才市场。


不久前,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公布了一则喜讯,澳大利亚失业率仅为3.90%,成为1974年以来最低水平。



但是,实现48年来最低失业率,并不是前任自由党或是现任工党政府的天然政绩,反而是因为疫情带来的海外流动人口骤降和人才流失。


大量高度依赖海外劳动力的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用工荒。


从事搬家和旧家具回收行业的临时签证持有人James对《澳洲财经见闻》表示:“现在很多猎头公司都来挖我,像我这种有能力有经验的,很难找到第二个。”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一位莫纳什大学金融专业的毕业生身上,Zoe说:“我本科毕业之后就在本地公司实习,结果最近忽然收到很多人力资源顾问的电话,他们给出的薪资和待遇真的都很吸引人,我觉得可能是自己走运了。”



对于目前澳大利亚面临的用工荒,澳洲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总经理Megan Lilly表示:“原因其实很简单,从疫情爆发开始,我们的技术人才就开始流失,包括技术移民、国际留学生、背包客以及各类海外劳动力至今都没有重返澳洲。”


该集团的一份企业调查问卷与统计局的数据不谋而合——高达73~75%的澳洲企业面临岗位空缺的严峻挑战。


另外,统计局还揭示了更惊人的数字:


在全澳的1,500万个岗位中,目前有多大42万个岗位完全空缺。


目前用工荒的重灾区则是:矿业、金融业、行政管理、餐饮业服务人员以及技术工人等。


2022年第一季度岗位空缺情况,数据来源:ABS


目前各行业空缺岗位比例一览,数据来源:ABS


那么澳洲为什么非要等到海外人才返澳呢?为什么不可以在本地直接培养呢?


对于这个问题,Megan Lilly也给出了答案:“以工程师这个职业为例,澳洲每年的本地毕业生人数仅为8,600人,而澳洲市场每年需要的工程师至少是11,000人。类似这样的技术人才缺口,只能在通过海外人才来填补。”



不仅如此,许多技术含量较高的工种平均需要4年时间才能通过考核,积累相应工作经验的时间成本再次增加。


要培养出一批具备现代化生产力的人才,成本远远不止一笔学费。


所以,与其全部在本地栽培,不如从海外吸引,一方面填补了人才市场的缺口,另一方面也为澳洲人口增长做出了贡献,可谓一箭双雕。


自然,这种雇主们疯狂“内卷”的现象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排斥移民的呼声越来越高。


据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The Australian 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数据显示,在受访的2,500多名受访者中,仅有19%(475人)表示支持移民人数回归到疫情前水平(每年约24万人)。


剩余的受访者中:


22%表示净移民人数应保持在相对低于24万的水平


20%表示净移民人数应该大幅低于24万的水平


28%表示净移民人数只需要刚刚足够对冲离境的人数即可


11%没有做出明确回答



这也就是说,69%的受访者认为澳洲的移民人数应该下降。


那么现在的澳洲净移民人数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显示,澳洲移民率已从2019-2020年间的千分之九,下降到了2020-2021年间的千分之五。换句话说,每1,000名来澳人员中,最终只会有5人留下。



在疫情爆发前,赴澳旅客人数高达每年860万人,而在2021年间该人数已经缩水到了13.8万人。



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轻松看出目前用工荒的严重性。


从短期来看,低移民带来的好处非常诱人,比如:


  • 更高的薪资水平

  • 更少的就业竞争

  • 房地产、教育等人口敏感型资源竞争的弱化

  • 通货膨胀、物价水平相应下降

  • 家庭负债水平相应下降


但是,从长期来看,生产力的下降和经济规模的缩水将带来破坏性的后果,上述低移民水平带来的好处也将随之消失。


所以,澳洲应该欢迎移民和海外技术人才吗?


答案是当然的。


不过,具体吸引什么样的技术人才,以及如何去吸引这些人才,才是真正的难点所在。


前工党参议员Kristina Keneally在大选前表示,澳洲在今年2月重开国门是一个整改移民政策的绝佳时机。


她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澳洲在过去很长时间内的移民政策存在重大缺陷,比如一直过度依赖海外临时劳动力来满足市场需求,澳大利亚已经变成一个打工人的国家,赴澳打工人数在国际经合组织(OECD)的37个成员国里已经达到第二高。



Kristina说:“这样的经济模式是错误的,高度依赖海外的廉价劳动力,对那些人本身是不厚道的,对澳洲的经济也是不好的,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更是不公平的。”


除此之外,廉价劳动力的涌入也让不法企业有机可乘,借机压低整个行业工资,并且跳过培训等环节,导致整体行业水平下降。


对此,澳洲新总理阿尔巴尼斯表示:“如果一个国家吸引了海外的人才,这些人又把自己的青春和时间奉献给了这个国家,那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个清晰的目标,让他们能够留下来呢?”


所以,历来在移民政策上较为温和的工党在上台后,澳洲的移民政策方向也许将迎来全新的变化。


而那些在疫情期间坚守在澳洲的技术人才,自然成为了本次用工荒的大赢家。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