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网友分享经历的诡异"超自然现象":以前从来不信,但现在信了!

收藏

网友分享经历的诡异"超自然现象":以前从来不信,但现在信了!

这里是美国 这里是美国 06-09 15:25

话说,在生活中,偶尔会遇到一些怪异的事情,有时是自己的错觉,有时用现在的科学还难以解释。


最近,Buzzfeed的网友们就分享了一些他们曾亲身经历过的超自然现象:“以前从来不信,但现在信了”……



夏日炎炎,一起来纳纳凉吧~


-


“小时候我爸爸上夜班,每天晚上他都会准时在12点08分回家。

我妈妈总是会等他回来,但一个特别的夜晚,她在沙发上睡着了,做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梦。

梦中,她走到后院,发现我爸爸正在盯着天空中一道奇怪的光看,他们俩都被这个景象迷住了。

妈妈突然惊醒,发现时间已经是12点20分,可还没有听到我爸爸回家,她在车道上看到了他的卡车,于是去后院找他。


爸爸站在那里,盯着天空中一道奇怪的光,就像被催眠了一样。

她也凝固在原地,看着那道光。


最终,那道光慢慢变小消失,他们又恢复了正常。

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


“当我大概12岁的时候,我和我朋友在他家后院露营。

我家和他家距离大概400多米,在他家600米开外,还有一个墓地。

当时大概是晚上10点半,我们聚在帐篷里,

突然,我听到6岁的弟弟大喊:“嘿!Alan!嘿!Alan!”


很奇怪,他的声音听着像是从公墓的方向传来的,他才6岁,不应该那么晚还一个人出来找我。于是我们马上跑回我家,刚好我爸妈都在厨房,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我弟弟要一个人在外面大喊我。

他们告诉我说,他在床上,已经睡了大概两个小时。

但我和我朋友都清楚地听到他在墓地里大声喊我的名字,我们再也没去他家后院露营。”



-


“那天傍晚,我在网上下单买了一大堆吃的,看到我女儿坐在餐桌旁,于是就告诉她我都给她买了哪些东西,

她说:‘谢谢妈妈,这些我都很喜欢。’

过了一会儿,我丈夫下楼,问我刚才在和谁说话。我正看着手机,就头也没抬回答他说‘在和女儿说话啊’。

但他却告诉我:‘过去一个多小时,咱们女儿一直在楼上玩,我在上面陪着她呢。’


我放下手机,才发现餐桌旁边根本就没有人。

到现在我都搞不清那天坐在餐桌旁边的到底是谁(或者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我的女儿!”



-


“我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一座维多利亚式大房子里长大。

一天早上我醒来时,听到全家人正在吃早餐,还有杯子和盘子碰撞的声音。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爸妈没有叫我,于是我就沿着门厅向厨房走去,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大。

然而厨房的门却是关着的(这非常奇怪,因为我们从不关门),所以我把门推开。


但就在我踏进房间的那一瞬间,声音全部消失,就像收音机被突然关掉一样,房间里静谧极了,一个人都没有。

我跑回门厅,一边走一边查看每一个房间。

当时是一大早,大家都在床上睡觉。我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说我想象力太丰富了。

可是,这种情况大约发生过四次,绝对不是我的想象。”



-


“我家就有一个幽灵,我的朋友把它叫做我的‘厨房宝贝’。

很多年前,我住在车里,有时会去睡朋友家的沙发。

有一次,我一个朋友去上班,我就跑去他家洗澡,睡在他的床上,他室友当时也在家。

他们住的房子是一个改造过的老农舍,在一块被田地和池塘包围的土地上,看上去非常诡异。

但我去的时候是白天,所以只是在到处闲逛时稍微有一些不安。


我在那里睡着了,经历了‘鬼压床’,虽然我没办法往旁边看,但我知道房间里还有个人和我在一起。

似乎过了很久以后,我终于可以抬头,然后我在床边见到了一个大约11、2岁的女孩,她穿着老式的长款睡袍,戴着睡帽,盯着我看。”



(接上)

“那次我是被我朋友的室友摇醒的,他告诉我,我喊了一堆非常血腥的梦话。

没过多久,我朋友就回家了,我和他们说我都见到了什么,他们笑了起来,因为我看到的那个女孩经常在他们家中出现。

显然,几百年前住在这里的那家人,失去了一个在池塘里淹死的女儿。


从那时开始,她就一直跟随着我,现在已经有20年了,她选择待在我住过的每个地方的厨房里,我看,她是因为不喜欢铺了地毯的地板。


我的孩子们做梦时都见过她,对她的描述和我认识的她一模一样。

我的前夫不止一次在半夜起床,因为他听到厨房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或者橱柜开合的声音。

我的朋友也问过我,为什么他们偶尔能听到银器的叮当声或其他东西被移开的声音?

但到了现在,我们都习惯了她的存在....

她偶尔还会逗逗猫咪,我家猫猫会盯着一个空荡荡的地方,然后跳来跳去,好像在追赶一条在它们面前挥舞但不存在的绳子。

一开始还挺恐怖,但现在已经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


“当时是初冬晚上7点,太阳已经下山,外面一片漆黑。

我买完东西穿过学校回家,但在一个很受欢迎的早餐摊前停了下来,

倒是也没什么事,只是我觉得有人想先我一步过马路,所以我就停下车来让他们先走。


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事情很不对劲,

在我前面的那个‘东西’有点驼背,像是一个人弯腰捡着什么,可当它一站起来,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个人。

在车灯的反射下,它有着动物一样的眼睛,移动的姿势和人类完全不同,

看着就像有人把它塞进一件很像人类但并不适合它的衣服里。

我匆匆离开了那里,拒绝再在天黑以后开车回家。”



-


“大学时的一天,我在宿舍里睡觉,凌晨3点醒过来感觉非常口渴。

我一打开门,走廊上的灯光就照到了我正在床上睡觉的室友。这有点奇怪,因为她通常会在她男友那里过夜。不过不要紧,我只要在回来时快速开门关门,就不会吵醒她。

回来时我开门,室友被灯光照到,她翻了个身,我担心自己把她吵醒,喃喃对她道了句歉,然后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晨,她因为有早课不在宿舍,当她回到宿舍时,我问她昨晚什么时候进来的,我完全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但她却告诉我,昨晚她根本就不在宿舍。


那天她回家了,回到三小时车程以外她妈妈的家。她还给我看了当晚的照片,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

我们的门会自动上锁,每天晚上我都会检查。我不知道那晚在她床上的是什么,但我很害怕它会再回来!”



-


“一天晚上,我和妻子在刚刚搬进的新公寓里组装一个宜家的书架。

在动工之前,我们把所有零件都摆在空空荡荡的客厅里,我一边低头看说明书,一边准备开始组装,可这时螺丝却不见了。

我们把所有的部件和包装盒里外翻了个遍,就是找不到螺丝。


就在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螺丝就放在其中一个架子上面。

我们没有多想,便开始组装书架。快要完工的时候,房间里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雪茄味。

与此同时,我们正要把塑合板钉在书架上,一翻面就发现板子背面有一个全新的圆形烧痕。

我们总是开玩笑说,那晚宜家的鬼魂和我们一起回家,把我们的东西都藏了起来。”



-


“这是我上大学时的故事。一天我洗澡时,听到女朋友在浴室外对我呼喊说:“你在哪里?我需要你!”

我的浴缸旁边有一扇半开的磨砂小窗户,我以为她就在那里,于是告诉她:‘我在洗澡,马上就来!’然后匆匆冲洗了一下就穿上了衣服。


可当我走出来时,完全不见她的踪影。

那是一个没有手机的年代,我只能给她的家里打电话,没想到她在家中。


长话短说,她一直在家里,因为和父母吵了起来,所以在房间里哭个不停。

当我听到她在浴室外呼喊我时,她在自己的卧室里说了一模一样的话,但这两者之间的距离,有好几公里。”



-


“很多年来,都有人告诉我,我曾在某个地方出现过,可我却没有。

我那个‘双胞胎’背着和我一样的原住民风格背包,我朋友说,他们曾在一个大学里看到我背着一模一样的包,连包包背面的污渍都如出一辙。

可问题是,当他们‘看到’我时,我正在另一个学校里,还有证据能作证。


不过,这其中也有一件我特别喜欢的事,

有一次,我奶奶以为我逃课了,非常生气,于是她直接走到’我‘面前,把我的‘双胞胎’拉过来,发了一通火。

但她当时立刻意识到,那个人虽然看起来和我很像,我们却有着细微的不同。


奶奶给那个人道了歉。有趣的是,在这之前,我告诉她我有个双胞胎时,她一点都不相信。

上一次我听到这位‘双胞胎’的故事还是在两年前,我俩在同一家得来速餐厅排队,他就在我前面。

讽刺的是,我们还点了同样的东西,可怜了那位收银员,她困惑极了,说自己刚刚才给过我餐食,以为我在戏弄她。但我发誓我没有那么做。

唯一的不同就是他的车是黑色的,我的是绿的。”



-


“我的哥哥在1999年8月去世。我当时住在加州,他和我们的爸爸妈妈一起住在北卡罗来纳。后来,父母把他的尸体运到俄亥俄州(我们的老家),我们就在那里为他举行了葬礼。

大概一天以后,我们都坐在姨妈农场的房子里。当时是晚上10点左右,天黑漆漆的,后面的窗帘开着,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木秋千。


当我看到我哥哥站在那里,双手交叉倚在秋千上看着我们时,我的血一下子就凉了。

他穿着牛仔裤,和一件旧红格子衬衫,戴着棒球帽。

我什么都没有说,直到第二天我爸爸告诉我,他也看到了我哥哥。”



-


“二月,我的祖父去世了,所以六月我和我表哥一起来帮祖母修理后院的草坪。

这事发生在1987年,当时我在除草,我表哥在用推式割草机。


我看到我表哥在院子里突然停了下来,愣愣地朝房子里面看,足有两三分钟。然后他摇了摇头,关掉割草机,走进了屋子里,我想他应该是去喝酒了。

于是我走到割草机旁,启动了它。当我第二次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朝房子里瞥了一眼,

然后,我就从卧室的窗子里看到了祖父,他也在看着我。我呆呆地站在那里,震惊不已。他笑了笑,朝我挥挥手。

我看了他好几分钟,试图消化我正在经历的一切,然后我低下摇了摇了头,再抬头时,他已经不见了。


我不知道这时我表哥已经从房子里走了出来,他站在车到边上,看着我,问到:‘你也看到了我看到的东西,对吗?’

没错,我们都看到了,我们都觉得祖父是想来检查我们有没有按他的方式修剪草坪。

几个月后,我向祖母提起了祖父,她说她听到过他叫自己,还见到他经常坐的摇椅自己摇动起来。我把我和表哥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她,她说他应该只是想检查一下情况,确保没有任何问题。

在我们聊过之后,她再也没有听到他喊她的名字,摇椅也再没自己摇起来过。”



-


“大约两周前,我男朋友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因为警察要旁边一个拖车司机靠边停车,所以我们的车速放慢了。

这时,一辆银色汽车转弯朝我们驶来,我不禁倒吸一口气,准备迎接撞击。但两辆车没有相撞。


最奇怪的是,那辆警车和拖车消失不见,银色的车也在自己的车道上行进着,

我和我男朋友都困惑极了,他的眼睛从来没从道路上离开过,也无法解释警察和拖车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我发誓,那辆银色的车应该会撞上我们,我想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我们可能已经死掉了。”



-


“2012年,我和我现在的丈夫从亚特兰大(他老家)到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我们上大学的地方)探访他的家人,并决定当天下午3点左右离开他父母家,开6个小时的车回宿舍。

路程前四个小时,一切都很顺利。

开车的是我,当时天已经开始黑了,我们在一些以前从没走过的小路上前进着。开始我还以为是导航在帮助我们避开堵车,

但不久之后,我就发现,一架飞机正在我们的上空飞行,当时我还对我男朋友说:‘你看,这附近一定有一个机场。’


然而不到五分钟后,我抬头再看,发现那架‘飞机’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非常困惑,因为我从来没有在这种农村地区见过机场。我回头看了看路,不过两分钟,当转头回来的时候,那架‘飞机’就在我们车子的上方,最高6米。”



(接上)

“但那根本就不是飞机,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漆黑、没有光泽、三角形的飞行器,每个机翼上有蓝色的灯,前端还有红色的灯。

更奇怪的是,它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风,什么都没有,绝对的寂静。

我不记得汽车收音机有什么异常,外面的环境也没有任何变化——草和树没有移动一寸,我和男朋友也没有。

我们沉默地看着飞船在上方滑行,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我一直都在开车,慢慢往前开到一个亮红灯的地方,才停下来收拾了一下自己。我们往右边看去,后面的车停在我们旁边,他们看起来也吓坏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但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我想我们也是同样,我们就这样沉默地注视着彼此,直到绿灯亮起。


我和我男朋友都紧张极了,绞尽脑汁想要理解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们没有注意时间,也没有关注其他事情,能够安全到家真是个奇迹,因为我几乎不记得是怎么开回来的。

凌晨三点,我们终于到了宿舍,我们在路上走了12个小时,其中8个小时都像谜团一样。

我们把这个故事讲了1000遍,没有人相信我们,但我们知道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