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终于,持新西兰护照在澳洲享公民权摆上桌面!形势正转向乐观!总理明确回应……

收藏

终于,持新西兰护照在澳洲享公民权摆上桌面!形势正转向乐观!总理明确回应……

发现新西兰 发现新西兰 06-09 09:33

01

左派政府同时拥有澳新之后


最近南太平洋地区变化还是挺快的,有两条主线:


第一条:争夺南太平洋岛国,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势力介入,和以美国为代表的拉拢澳新进行严密阵地防守,防止岛国联盟中出现对手希望看到的裂变;


第二条:澳大利亚变天,左派工党政府上台。而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今天将启程前往澳大利亚,成为第一个和澳大利亚新总理Anthony Albanese会面的外国首脑。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是左派政府,两个工党首脑见面,这在过去32年中,只发生过一次,这是第二次。



Jacinda Ardern之前在莫里森政府那里吃了软钉子,她正急于找补回来。


再加上Jacinda Ardern和Anthony Albanese之前就曾经在工党联会上见过面,相互认识,所以,现在应该是政治利益相互交换的最佳时机。



对于新西兰人来说,这中间也存在一些想象的空间:关于新西兰人在澳大利亚的公民权问题。


02

在澳公民权问题再次受到关注


新西兰国家电视台今天报道,“新西兰人希望,在澳公民权问题在新政府治下有所突破”:



现在,有大约70万新西兰人生活在澳大利亚。



但是,他们中间有一部分人,因为身份问题,在澳大利亚的公民权却是“打折”的,包括学生贷款、享受失业和残疾福利方面,或在公共服务或国防岗位工作的权利。


而相反,如果澳大利亚护照持有者来到新西兰,却能享受到全额不打折的公民权,包括失业救济等福利。



说白了,新西兰人跨海后,在没有拿到澳洲永居或者公民之前,等于是拿了一张永久工签。


而澳大利亚人来新西兰,却相当于直接发给永久居民待遇。


于是现在,新西兰一些人在想,可能转机要来了:前一届莫里森政府治下,澳新关系非常冷淡,这次的政府更迭可能是两国关系的分水岭。


因此他们热切期待明天两国首脑的正式会谈。


在澳大利亚的新西兰人权益组织Oz Kiwi发言人Joanne Cox说,“自从我们设立以来,就一直期待着工党对工党的会谈。”


而他们希望的关键,是澳大利亚工党和绿党在2022年选举前作出的承诺。



澳大利亚工党曾表示支持更改新西兰人在澳的权益。


2019年,澳工党表示,将考虑对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新西兰人的“跨塔斯曼旅行安排(TTTA)”进行修改。


“工党将根据TTTA的条款,考虑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新西兰公民的永久居留身份和潜在的公民身份安排。”工党在当时的一份政策文件中说。



除选前承诺之外,还有一个让Kiwi燃起希望的点,是本届澳政府内阁名单内,出现了“位高权重的朋友”。



联邦财政部长Jim Chalmers因其在布里斯班南部Rankin选区代表Kiwi社区,而被昵称为“新西兰人的议员”。


他特别关注新西兰人在澳利益。


“我自豪地代表着全国最大的Kiwi社区之一……我居住的地方确实是新西兰社区中心……他们丰富了我们的社区,他们也加强了我们的经济。”访问新西兰期间和新西兰财长见面:



Chalmers在国会工作的9年期间,经常为新西兰人争取利益。


他为新西兰人能够获得HECS-HELP学生贷款而奋斗,谴责霍华德时代的变革,这些变革切断了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使(新西兰人)面临更大的贫困和代际不流动风险。”


他说:“我们承认并理解新西兰兄弟姐妹所面临的这些挑战。”


现在,Jim Chalmers从一个呼吁新西兰人权益的议员变成了内阁高阶官员,在澳的新西兰人自然也感觉多了一个高阶的话事人。


03

新西兰总理的回应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对这个问题的回应是偏积极和开放的,尽管不是非常乐观。


星期二,新西兰总理Ardern表示,当她本周和澳大利亚新任总理见面时,会谈论公民身份问题。



当被问及她是否会谈到提高“获得福利和投票权”时,Ardern也明确回应。


“这一切都归结为获得公民身份的能力,我们会提到这个话题吗?是的。”


“新西兰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很大。他们是纳税人。他们正在填补技能空白。”她补充说。



不过到了周三,她的口风开始有所保留,往回拉了一些。


她表示,不要过于期待这个问题会有一个快速突破。


“我很高兴列出了我们要谈的(许多)事情,我确实想给我们留下一点空间,以便进行首次会谈。”


这句话换成人话就是:我们这才是第一次会谈,很多问题要解决,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让我们看看这能把我们带向何方......我总是带着乐观的态度去谈这些事情的。”Ardern总理补充说。


Ardern的这个表态其实也很周正了。毕竟她要找澳大利亚人解决的问题太多了,尤其是遣返罪犯的问题,现在治安问题也是国内热点,所以她不太可能在第一次会谈中,就让澳大利亚作出多个让步……


04

二等公民依然难挡“润”的趋势


新西兰人获得澳大利亚公民身份的能力取决于他们的抵达日期。最大的变化发生在2001年,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切断了许多新西兰人自动获得澳大利亚护照的机会,同时切断了投票权和其他福利支持。


2016年,特恩布尔政府为那些已经在澳大利亚的人创造了一个新途径,但这扇门对许多人来说仍然是关闭的。


其后的莫里森政府也是一直把新西兰人当二等公民对待,加上驱逐出生于新西兰的罪犯给新西兰带来的巨大治安压力,让两国关系进入一个冷淡期。


从趋势上看,这个“冷淡期”确实也已到了尽头,澳新关系转暖的可能性正在提高。一定程度上,这也和中国有关——南太平洋的局势要求澳新两国需要更加紧密协调,维持盘面。


而新西兰的现实是:即便是去澳大利亚做二等公民,也难以阻挡Kiwi“润”的趋势。


据新西兰政府部门MBIE初步评估,未来一年中,约5万Kiwi会离开新西兰,赴外国永久居住。在某些极端条件下,甚至可能达到12.5万人。



这种“润”的趋势在新西兰20-29岁年龄段中最为明显。


这些年轻人没有包袱,也容易受到朋友和社会趋势的影响。昨天新西兰媒体一篇报道说:“每个人心里都痒痒的,这种趋势会损害新西兰经济”:


有的年轻人相约旅行,然后顺便找个工作,就长期留下去了。


有的则是看到现在疫情渐渐平复,在家呆了三年的心,也变得骚动了。



今天晚上澳新领导人首次会晤,明天进行正式会谈,谈驱逐话题、中国话题,还有公民权话题联动着国内的治安问题、通胀问题,正是这些问题让Kiwi更想“润”……


摆在新西兰人面前的问题,真的每个都不容易……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