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墨尔本去年外送订餐偷收小费220万,注意平台提示金额

收藏

墨尔本去年外送订餐偷收小费220万,注意平台提示金额

猫本在线 猫本在线 06-08 18:15

Mr Yum、me&u和Square都允许餐厅业者自行决定通过平台支付的小费在员工中分配,而Uber则表示,支付的小费100%直接汇给司机和送货员。维州收最多小费的地方是在South Wharf、墨尔本CBD、Brunswick、Portsea和Falls Creek。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不再流行使用现金,现在墨尔本餐馆使用的一些订餐和付款的应用程序会提示消费者线上支付小费。


专家说,这是对澳洲传统文化的微妙转变,澳洲小费文化并没有根深蒂固,并不是消费者应尽的义务。相反地,它通常被视为一种自愿支付,以鼓励优良服务,或表达对服务者的肯定及感谢给予的一点小心意。



另外,澳洲本身有最低的工资规定,与美加两国相较以小费为主要收入的概念完全不同,因此在澳洲用餐后给小费的行为非必要性。


西蒙布莱彻(Simon Blacher)在墨尔本酒吧卖啤酒的时候,对现金小费的黄金时代记忆深刻。


Windsor市Tokyo Tina餐厅的老闆,本身是公社集团(Commune Group)的董事布莱彻说:「我曾经在高流量的酒吧和酒馆、夜总会和深夜场所工作过,该集团经营着墨尔本的多家餐馆,包括Moonhouse和Hanoi Hannah」。


「人们买两到三瓶啤酒会给你一张20澳元的纸币,然后说『不用找了』。这是非常自然发生的事。」



但布莱彻说,在2022年,墨尔本的现金小费已经给很少了,小费罐也大部分是空的。


「在大流行之后的世界裡,一切都由科技和电子转帐EFT运作,COVID之后的现金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肮髒的–就像把你的髒纸巾递给别人一样」,他开玩笑说。


这场大流行加速了现金的消亡,进而也加速了现金小费的消亡。但与此同时,顾客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被要求支付小费:通过电子支付、二维码订餐平台、共享单车和送餐应用程序。


昆士兰大学零售营销和消费者行为学教授莫蒂默(Gary Mortimer)说,在大流行期间,越来越多的App和支付平台偷偷加上小费。


他说:「任何一种鼓励消费者为产品或服务支付更多费用的App,或电子支付机或标示,本质上都是在试图创造一种小费文化」。


「在澳洲,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小费文化。(与美国不同),人们真的在为每小时挣几块钱而挣扎,但我们真正看到小费文化开始出现的地方是在App。」



在许多线上论坛或社交圈中谈论小费的话题,激烈反对小费在澳洲成为一种「常规」。莫蒂默说,这可能是由支付平台上的提示所助长的,特别是当人们在预订一顿饭或服务之前被要求给小费时,有可能使顾客放弃交易。


他说:「小费确实需要在本质上成为一种自愿的交易」。


「澳人是相对独立的消费者类型。我们不喜欢被告知要做什么或被强迫,所以我不确定这些类型的App是否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客户服务。如果它产生了负面情绪,我不惊讶消费者转而去其他地方。」


但从众多菜单App和支付平台获得的数据显示,小费在大流行之后仍然存在。


通过餐厅桌子上的二维码操作的订餐和支付平台me&u,去年为澳洲各地的酒店工作人员间接收取220万澳元的小费。这相当于该平台上总交易量的1%至2%。与2020年(该公司首次推出小费功能时)相比,小费增长了672%。


me&u的首席执行官卡特里娜巴里(Katrina Barry)说,自从小费功能添加到App以来,一些餐馆的小费增长了50%,而一些以前从未收取过小费的餐馆现在也收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她说:「South Wharf的Boatbuilders Yard以前从来没有收到过小费,多亏了me&u,他们现在每月能产生2000多澳元的小费」。


她指出,她公司的数据显示,维州收最多小费的地方是在South Wharf、墨尔本CBD、Brunswick、Portsea和Falls Creek。


为餐馆和其他行业提供金融服务产品的技术企业Square的数据显示,澳洲的平均小费规模在大流行之前约为10%,此后受更广泛的经济趋势影响而有所波动。


统计数据显示,平均小费在1月几乎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达到9.5%,但因为生活成本的压力上升,随后在5月下降到8.1%。


小费数据还显示了其他趋势;根据Square的数据,维州人给的小费比新州和昆州的顾客多(5月份平均为10.7%,而昆州为6.6%,新州为6.3%)。根据百胜餐饮集团(Mr Yum)的数据,小费在新州最为普遍,百胜餐饮集团是一个竞争对手的订餐和支付平台。



餐饮集团发言人说,澳洲ACT的小费人数居第二位,其次是维州、昆州、塔州、南澳州,然后是西澳。


百胜餐饮集团、me&u和Square都允许餐厅业者自行决定通过平台支付的小费在员工中分配,而Uber则表示,支付的小费100%直接汇给司机和送货员。


希望在布莱彻的墨尔本餐厅付小费的顾客,现在可以通过eftpos机,在用餐结束时指定一个小费百分比,这些将在他们的基本工资之上分配给所有当班的员工。


虽然他承认这扼杀了一些小费的「浪漫」,但布莱彻说,小费数位化可以使计算10%或15%小费的过程变得更容易,而且如果人们觉得不应该给小费,可以简单地按「不」。


他说:「我们不像美国那样一定要给小费,但希望一些小费能以某种方式成为澳洲文化的一部分,从而奖励好的服务」。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