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幕后「梦华录」:如果你没有刘亦菲的命,就别忘了像柳岩一样不认命

收藏

幕后「梦华录」:如果你没有刘亦菲的命,就别忘了像柳岩一样不认命

王耳朵先生 王耳朵先生 06-08 13:33



眼下热播的电视剧《梦华录》,才上线一周就被30多万人打出8.8的高分。


因的,是剧情有趣:


三个女人,经历各种困境,携手勇闯汴京,将一家小茶坊办成京城最大的酒楼。


也因,布景精美:


宋朝京都的繁华,被工笔细描般的手法复刻,舳舻千里,千灯高照,一饮一食都文雅诗意。



但更让我挪不开眼的,是两个许久未见的女主演:


刘亦菲和柳岩。


一个,35岁的年纪,依旧美得娇憨灵动,顾盼神飞。


在剧里,刘亦菲清醒且自立,纵使在感情里起起落落常有悲欢,也不忘踏实坚定地搞事业。



另一个,从争议和污名化中走到了不惑的年纪,却更添了成熟温柔的魅力。


早已撕掉性感标签的柳岩,活成了敢爱敢恨、坚强勇敢的孙三娘。



两个花一样的女人,都已经出道20年。


都曾因外表,吸引万千目光。


也都坠入过阴霾,遭受过无数揣测、唾骂、恶意。


不过,即便如今走到同一镜头下,在此之前,她们经历的,却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刘亦菲和柳岩,像极了大多数女孩的两种人生。


01


刘亦菲14岁时,参加了一个比赛。


随便地半扎着头发,穿普通T恤长裤。


抱着手臂,神情自然地接受采访。



记者问:“拿奖的希望有多大?”


刘亦菲俏皮稍一歪头:“我不知道,也不关心。”



彼时年纪尚小的刘亦菲,便有着与她成名后一贯的状态:


自信,且松弛。


这份随性的从容,来自于她的家庭。


刘亦菲自小就是美人坯子。


她的外婆、妈妈、小姨都是大美女,整个家族堪称美女如云。



母亲刘晓莉,早年间风华绝代。


十几岁就开始跳舞,30岁时还在武汉办了独舞晚会,后成了国家一级舞蹈演员,名气颇盛。



刘亦菲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才华,并从小在妈妈的培养下学舞蹈。


上小学就参加过不少表演、比赛。



刘亦菲10岁时父母离异,母亲不顾一切争取到她的抚养权,带她出了国。


即便刘晓莉成了单亲妈妈,即便她放弃了大好舞蹈事业,在国外人生地不熟。


但对女儿的培养,她一日也没有懈怠。


把女儿送去最好的学校,课余时间又学习舞蹈和各种才艺。


可以说,如果没有母亲日复一日在练功房的教导,就没有刘亦菲如今在镜头中舞刀弄枪,英姿飒爽。


她的童年,辛苦却幸运。


被呵护,被扶持,被塑造着长大,早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14岁,刘亦菲有了演员梦,母亲虽不同意,但拗不过女儿的执着。


于是,为了女儿的梦想,刘晓莉带着刘亦菲回国,全程陪同考试,悉心照料着刘亦菲的一切。


拍摄《天龙八部》时,剧组条件有限。


刘晓莉费尽周折,花了几千块,买了把椅子送到剧组,只为了让女儿能好好休息。



刘亦菲拍戏,母亲怕她年纪太小有压力,一直跟组陪伴。


小小的女孩,在剧组玩着闹着,母亲便在一旁温柔地微笑。



刘亦菲18岁时,她父亲的多年好友,富商陈金飞,为她办了场盛大的成人礼。


耗资,180万。


即便刘晓莉再三婉拒,但对方执意:


“只希望她一生都会记得18岁这一天有多幸福多快乐。”



如此被爱浇灌着长大的女孩,是不一样的。


刘亦菲虽在单亲家庭,但从没受过太大影响,她自信,自在,好像永远能活出自我。


参加节目,李静分析男孩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刘亦菲经典发言:“我管他喜欢什么。”


她见过足够多世面,便不屑于迎合、献媚和讨好。



朋友圈,是9年都懒得更新一条。


平时出门,衣服是怎么随便怎么穿,毫无时尚感可言,甚至被列入“刘亦菲丑衣服合集”。


她却说:“我不太在意别人怎么说。”


她得到过足够多,便不再为了虚名劳心,反而活得轻盈。



即便当年被铺天盖地地黑,被说堕胎、是“变性人”,被列出一堆“证据”。


宋祖德还在节目里信誓旦旦说给刘亦菲做手术的就是她朋友。



刘亦菲也只是懒得理这些无聊的八卦。


还干脆在采访里大大方方打趣自己,之后又调皮一笑。


她有被爱的足够底气,便什么都看得开,豁达直爽。



早年间,金庸给刘亦菲题字送书:


“亦菲小姐,有你演王语嫣,读者才知,金庸没有骗人。”


确实,刘亦菲演出了金庸笔下女子的天然未破坏之美,清冷艳绝,空谷幽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那是因为刘亦菲能够如此。


她生就绝美容颜,成长在优渥的条件里,年少成名。


有优秀的母亲为之铺路,指引着成才;被支持、关爱、鼓励着成功。


就像小说里的女主角,一路走来都无比亮眼,无需为俗事烦忧。


而她,也足够努力,心无旁骛走在十几岁就立下的道路上,一路走进好莱坞,成了第一位华人迪士尼公主。


直到35岁,依旧可以只谈艺术,不论茶米油盐,美得让人反复心动。



02


42岁的柳岩,却是从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上走来。


现在回头看,她人生中的很多决定,起初都因为无奈。


幼时,柳岩有个小名,叫“二百五”。


她是那个年代超生得来的孩子,父母为了铭记那250元罚款,便给女儿起了这样一个小名。



很小的时候,父母带着哥哥去广州打工。


柳岩成了“留守儿童”,跟着外婆长大。


她梦想自己的人生:


要么像杨澜一样成为知性的主持人,要么当个武侠小说里的女侠。


但中考那年,当司机的父亲遭遇车祸,家里拿出全部的积蓄治疗、理赔。


柳岩只得做了人生第一个无奈的决定:


报考学费较低的中专卫校,不再做童年的那两个梦。



毕业后,柳岩做了护士。


可那一年,母亲被检查出直肠癌。


90年代的几万块治疗费,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



几次手术,掏空了家底,连哥哥都有些手足无措。


柳岩又做了第二个无奈的决定:


要去赚更多的钱。


当时有个主持人选秀节目,柳岩得知后立马报了名。


因为她需要那1万元的冠军奖励。


因为那可能,是母亲的救命钱。



柳岩就是这样踏上的演艺道路。


做主持人的收入,比护士要好很多。


但柳岩始终活在缺钱的恐惧中:


万一妈妈的病再复发,她将拿什么来负担医药费?



这是柳岩的第三个决定:


辞掉当时稳定的工作,放弃积攒下的人脉,告别了相恋多年的男友。


只身北漂,从零开始。


那年,她25岁。



那几年,柳岩拼足了力气,也尝尽了心酸。


手机24小时开机,租住在离公司最近的地方,只为无论多晚来活,她都能到岗。


每晚11点下班后,去学声乐、舞蹈,凌晨顶着大浓妆回家。


小区保安斜眼看她,以为她从事的是特殊职业。


主持综艺,被要求充当花瓶,装疯卖傻。


柳岩面露难色,制片人便当众骂她:


“你什么都不是,就算跪下来舔我脚趾,我也不会用你。”



柳岩什么苦都吃了,什么屈辱都忍了。


只为有家要养,有爱的人要照顾。


可28岁,她被查出长了乳腺瘤,可能会被切掉乳房。


为了把自己最美的一面记录下来,柳岩答应了几次来邀约的《男人装》,拍了封面。


没想到一夜之间,她成了“性感女神”,火了。


从未拥有过的机会,和从未想象过的误解,都来了。


参加活动,主办方会特意准备暴露的衣服。


摄影师会故意找刁钻的角度,想拍走光的照片。


上直播,评论区里充斥着低级言语,会被要求“劲歌热舞一段”。


柳岩想拒绝,却不能。


这样的名利,被哂笑也好,被不屑也好,她却无比需要。



所有她出现的场合,没人在意她干了什么,只在意她穿了什么,露了多少。


给别人当伴娘,她开心地去。



可当伴郎们为了“活跃气氛”,要把一个伴娘扔下水。


名气、名声都不如别人的柳岩,成了最能被“开玩笑”的那一个。



穿着抹胸裙子的柳岩,不停挣扎,狼狈不堪。


可最后,她却是道歉、丢工作、被迫沉寂许久的人。



即便如此,不管何时,她总是告诉自己,为了家人,要坚持下去。


“我必须挺住,我要撑起这个家。”


她最大的欣慰,是终于实现了“赚钱养家”的梦想。


给父母、哥嫂安了家,甚至侄子们上学的费用也由她包下。


她最大的遗憾,是好日子才刚刚开始,父亲却因胃癌去世。


他没能在女儿婚礼上穿上西装,没能看到女儿拿到人生第一个“最佳女主角”奖。



柳岩一路至今,是鼻青脸肿着摸爬滚打过来的。


但在人前,她总是笑脸盈盈。


即便讨生活很难,有一千一万个不如意。


可一切委屈,都在见到家人过得一天比一天好时烟消云散。


如今42岁的柳岩,跌落过深渊,却靠着自己披荆斩棘,终于攒足了勇气。



03


刘亦菲和柳岩的人生,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轨迹。


年轻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把刘亦菲这样从小美好到大的女孩捧作白月光,对柳岩这样的姑娘不屑一顾。


可到了中年,恍然发现,我们其实都是柳岩。


相貌、家境都优越,一路顺遂,被支持着自在追梦的人能有多少?


大多数普通人,都是像柳岩那样,出身平凡,在夹缝中长大,甚至从不被看好。


努力读书、拼命挣钱,不过是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吃了苦遭了罪也忍一忍往肚子里咽,不过是为了在这偌大的城市早点安身立命。


不一定能幸运地被爱着,便总在学着做自己的依靠和退路。


也有过笨拙、难堪、窘迫的时候,便告诉自己,笑一笑就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


挣扎着的柳岩身上,有的是每个成年人狼狈打拼的影子。



就像我们看《甄嬛传》,无比讨厌安陵容,是因为我们代入的都是甄嬛。


可有几个人能像甄嬛那样,才貌双全,家世不俗,身边全都是得力的朋友。


真实的大多数,都如安陵容。


从小地方来到大城市,没钱,没背景,没人脉。


不敢做错一件事,因为失败的成本太高;不敢错失一次得来不易的机会,只能拼了劲往上爬。



但,也正是从这样的柳岩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可能性。


想起曾经《极限挑战》上的那道人生起跑线。


一大群孩子,被问到“父母是否大学毕业”“你是否有出国经历”“父母是否把你当作骄傲”等一系列问题。


有人因肯定的回答得以向前迈步,有人始终未曾挪步。


起跑线的差距,就此拉开。



可落在后面的孩子,只能认命吗?


不。


发令枪响的那一刻,所有孩子都在向前冲,越是落在后面的,越是拼命。


那些致命伤一般的差距,在有些人眼中,只能是努力向前的动力。



当一切看热闹的人都在嘲笑柳岩,希望她尴尬甚至落荒而逃时。


她只是默默清理掉身上的污垢,然后继续奔跑。


一次次被甩下来,又一次次沉默坚韧地埋头前进。


如同她写给《梦华录》角色的那封信:


“命运待你不公,可你却从未把失意的人生过的失败。


你还有一身的本事、足够的底气、坚不可摧的韧劲。


我也一样,别人总会捕风捉影、随意评判,或对我们释放善意的同情,而我们无需怜惜,对别人的议论绝不低头。”



如今,柳岩也终于站上了热播剧女二的位置,光芒万千。


这样起点卑微却搏击风浪站上浪尖的人生,不是更值得一过吗?


所以,平凡的你我,需记得:


如果你没有刘亦菲的命,就别忘了像柳岩一样不认命。



-END-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