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日本要立法禁止AV ,发生了什么?

收藏

日本要立法禁止AV ,发生了什么?

正解局 正解局 06-08 12:44


法律即便能阻止人们的行为,却无法限制很多人龌龊的想法。


提到日本的一种“特色文化”——AV片,很多“老司机”肯定不陌生。


可就在最近,日本发生了一件让很多人深感沮丧的事情,有议员提议立法禁止AV。


就在日本的众议院内阁委员会上,有好些议员提出要“禁止涉及性行为的色情制品”。


这是啥情况?


要知道,日本的AV产业根基深厚,不仅从业人数达到数万人,年产AV片2.5万部,市场规模更超过4000亿日元(约合200亿元人民币)。


难道日本真的要禁止这项历史悠久、粉丝众多的产业了么?


其实,这件事的起源,是今年4月1号日本新民法的施行,其中有将日本成年人的年龄从20岁下调至18岁的法案。


最新的日本民法将成年人年龄从20岁下调到18岁


可调整年龄,和禁止AV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要从日本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说起。




长期以来,日本对未成年人保护有加。


二战前,日本政府就颁布了一系列的未成年人保护和救助政策,如《救护法》(1929年)、《少年保护法》(1933年)、《⼉童虐待防⽌法》(1933年)等,禁⽌虐待⼉童,并对孤⼉、流浪⼉童及贫困⼉童提供救助。


虽说日本政府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兵源充足,但客观上也确实保障了大批未成年人的权利。


二战后,日本经济萧条、国民⽣活困窘,⼤量未成年人沦为小偷、乞丐。


政府随即制定了《战后孤⼉等保护对策纲要》《有关实施流浪⼉童及其他⼉童保护的紧急措施》。


日本各类未成年人保护法律比较完善


1947年出台的《⼉童福利法》算是日本历史上第⼀部未成年人保护的基本法,以政府名义明确了国家以及各类机构都有保护未成年人的义务。


上世纪6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的复苏,日本政府又陆续出台了《⼉童抚养津贴法》《母⼦福利法》《母⼦保健法》《⼉童津贴法》《关于⽀付特殊⼉童抚养津贴等的法律》《日本少年法》等⼀系列法律法规,将未成年人保护考虑得已十分周到。


在日常生活方面,也有很多小细节很不错。


比如,日本一年级学生入学时基本上都会领到一枚“安全哨” ,无论过马路还是遇到危险时都可吹响它,就会有人前来帮助。


日本每个儿童自小学入学便会领到一枚“安全哨”


随后的几十年间,日本在这些法律上不断完善和修订,这些法律法规几乎涵盖了未成年人学习生活的每个方面,真正做到了全社会都将未成年人保护当作一件头等大事来看待。


这些法规甚至对于未成年人社会兼职的时间也有着明确规定,如未满14岁不得工作超过晚上21点,15-20岁则不允许超过晚上22点。


同时,任何机构不得售卖烟酒给未成年人,否则轻则罚以重金,重则直接抓起来判刑,而且没有任何可以通融的机会。


而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的《儿童卖春色情禁止法》更是规定,如果与未满13岁的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无论是否自愿,均按强奸罪论处。


而与其他年龄段的未成年人有猥亵和性行为的也必须接受惩罚。


根据日本刑法,所有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都将会被判处5年以上2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且至少罚款300万日元(约合15万元人民币)。


2020年,日本一桩禽兽父亲性侵女儿的案件,一审判无罪,二审最终判刑10年


基本上,整个日本社会对于性侵未成年人的任何类型犯罪是零容忍,无论是谁,是男是女,必须受到法律严惩。


有人可能会对日本如此多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律有些头晕,搞不清楚关系。


总结一下就是,如果案件牵扯到钱,那就归属《儿童卖春色情禁止法》,视情况裁断;如果案件中被害人不同意,那就刑法加重伺候。


而针对“风俗业”,日本还有个《风俗从业人员管理法》,如果谁胆敢雇请未成年人拍摄AV片,或者参与“风俗”业务,那么等待他的不仅是被罚到倾家荡产,还会被直接送进监狱。


那么问题来了,在如此严格的法律环境下,日本就没有未成年人参与到AV拍摄和风俗业务了么?


怎么可能?


别忘了,日本可是有很多“萝莉控”的怪蜀黍们。



2017 年,BBC拍摄了一部名为《Stacey Dooley Investigates:Young Sex for Sale in Japan》(日本未成年色情交易)的纪录片。


BBC纪录片封面


其中不仅详细记录了日本社会里大量未成年人从事色情行业的故事,还对日本民间将此看作一种“文化现象”习以为常,感觉不可思议。


片中揭示了日本社会的一个怪象:大街小巷到处充斥着身穿短裙制服的可爱女生形象。


这种女性形象还有个专门的名词叫Joshi Kousei ,缩写为JK,意思是“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也就是大叔们所钟爱的“萝莉”。


遍布日本大街小巷的JK少女宣传形象


这实际上是日本漫画十分重要的一种文化代表,其中有许多就是限制级的色情作品。


可这些作品即便在管理开放的欧美,也被禁止刊载和传播。


在日本很多城市,到处有所谓的“JK酒馆”,只需要5000日元(约250元人民币)就可以选个十多岁穿着超短裙的女孩聊天、喝酒。


这些客人几乎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大叔,聊的也多半是dirty talk (羞羞的事)。


与JK少女聊天的大叔们


与这些未成年少女聊天是不违法的,但客人们也不甘心只限于此。


于是,就有很多人故意以金钱来诱惑她们进行性交易,也就是所谓的“援交少女”。


所谓“援交”,就是指某些为了钱专门与客人发生性交易的女孩,她们纯粹就是想拿钱买点高档的化妆品和包。


根据报道,日本国内“援交”创造的经济规模差不多每年可达千亿日元级别(约50亿元人民币)。


其中,日本高二女生参与援交的比例达到32.2%,高三则高达44.7%。


BBC的片中就介绍了一位“援交少女”每周会有3-4天,分别与15-18位大叔私下“约会”。


她平均每次可以拿到大约5万日元(约2505元人民币),一周可以赚到大约60多万日元(约30000多元人民币)。


片中记者采访了一位曾与“援交少女”约会的日本大叔,问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做这种“工作”时,他会怎么想。


他犹豫了下,说“我应该会杀了她,然后自杀”。



实际上,等走到“援交”这一步,这些未成年的女孩也自然就会成为AV片商的“猎物”。


在日本的时尚中心涩谷街头,有经验的AV猎头一眼就能发现哪些女孩会是最好的AV新秀。


毕竟在整个AV市场中,“女高中生”始终是热门题材,受众多,赚得也多。


很多年龄已经20多岁的AV女优也拼命装扮得像高中生一样,因为只要能红,片酬立马就涨。


比如著名的AV女优三上悠亚,就是因为长相甜美,出演了几部女高中生形象的AV片后,立即大火起来。


可这让幕后的制片商很心疼,因为片酬高了,成本就高了。


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真正的女高中生,她们不仅数量多,也好骗。


有些残忍的AV片商如果看好某个未成年女孩,假如她不愿意再拍摄,他们会拿出女孩事先签署的她们完全看不懂的协议,提出天价违约金做要挟;要么表示要把女孩拍摄的AV片寄给她的亲朋好友,以让她“社死”相胁迫。


大部分的情况下,女孩们只能乖乖就范。


而这些未成年女孩拍摄的AV片发行时,片商会“贴心”地标注演员为已年满20岁以上的成年人。


甚至为了逃避法律追责,日本AV圈内还有一种所谓Chaku ero(写真)之类的“擦边球”色情作品,只要拍摄者年满18岁且不过分暴露身体,都是法律允许的。


日本《儿童卖春色情禁止法》规定的具体细则


自然,年龄真假也没人会去关注。


而此次成年人年龄的调整,也使得很多人很快意识到,18岁的女高中生就将合理合法地出现在AV片中,曾经的“未成年保护法”等法规将成为一纸空文。


这意味着18岁还在读书的女孩可以大大方方去拍AV,而且还不违法,这还得了?


实际上,不仅普通人意识到这个问题,连AV女优都主动站出来现身说法表示了担忧。



前AV女优胡桃香气就主动在日本网络电视媒体Abema TV上讲述了自己当年被迫下海的经历。


AV女优胡桃香气讲述自己被迫入行的经历


这位最初靠歌唱事业出道的女星,在被某个星探忽悠下来到了AV片场,最终在十多个壮汉的威胁下,被迫签署了拍摄合约。


“如果你指望十八九岁的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冷静,那就大错特错。”她说。


所以,有议员赶紧提出了补救方案,这就是最近刚刚在日本众议院表决通过的《AV出演被害防止·救济法案》。


其中规定,任何AV演员在发布作品一年内,均可无条件解约,而且公司不得申请赔偿。


如果该法案在6月份的参议院投票中获得通过,就相当于给全体AV演员提供了一次回头是岸的机会。


可就是这个“补丁”方案,却又遭到了日本群众,尤其是妇女团体的强烈反对。


原因很简单,他们认为这个法案中认可了AV拍摄中的性行为。


说来也很滑稽,日本民间虽然都知道AV片中几乎都是“真刀真枪”,可他们觉得那只是AV演员在“表演”,而不是真正的性行为。


因此等这项把最后遮羞布都扯下的法案出来后,日本从机构到民间都不干了。


再结合年龄修改来看,《救济法案》不仅与现行的卖春防止法案相矛盾,还等于变相鼓励合法性交易了。



折腾了一阵后,有议员提出,得,干脆立法禁止AV吧!


这下又捅了马蜂窝,日本民间嚷得更厉害了。


有明确表示同意禁止AV的:


“也该为20岁以上的人提供保护。还是禁止制作成人片新片比较好……”


有反对的,觉得AV都是自愿入行:


“感觉不太对啊。既然18岁都能结婚了,那么自愿涉及风俗产业,也该自负责任。”


也有从中和稀泥的:


“精神的成熟度,每个人都有差别。对于成人片这种会对今后人生造成深刻伤害的东西,或许还是应该慎重对待比较好。”


还有AV女优出言嘲讽的:


“AV禁止的话,那只能开始相亲了。”


不管怎么说,法案就是法案,无论是日本网友还是世界各地的AV爱好者,哭天抹泪的同时,赶紧扩充自己的“收藏”,生怕就此成为“绝版”。


日本到底会不会因此出台禁止AV的法案,现在还不好说。


毕竟这是个从业人员众多,涉及到方方面面利益的行业。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禁止AV纯属治标不治本,日本出现那么多AV女优,还不是因为收入不高所致。


东京大学有个统计显示,从1985年至2018年,日本20岁至24岁的年轻女性的贫困率已经超过了10个百分点。


疫情下,日本女性的就业率在下滑,贫困率还在上升。


那些想赚快钱,又想出名的女性,自然成为了AV圈潜在的“人力资源”。


可就算进入AV圈,女优也绝不是什么高收入群体。


日本AV界是严格遵循市场规律的行业,好与不好完全观众说了算。


等级划分也更为详细:有A+、A、B、C、D、E,6个等级,其中A级能得到30万日元左右(约15000元人民币);B级别有20万日元(约10000元人民币);C级别只有15万日元(约7500元人民币)。


可在AV片商的把控下,大部分女优的收入其实都处于E级别……


某位日本AV制片人表示,如果在街头看到一个穷姑娘,她没有食物、无家可归,你说能给她2万日元,她就愿意。


回到此次调整成年人年龄的法案,原本是旨在与国际接轨,因为目前各国的法定成年年龄绝大多数都是18岁。


不过根本原因,还是疫情造成日本经济不景气,加上老龄化社会严重,下调成年年龄有利于促进消费,年满18岁的年轻人就可以独立申请贷款、信用卡、租房,进一步助推日本经济增长。


日本出生人口已经连续多年递减,老龄化现象严重


调整成年人年龄政策带来如此激烈的社会争议,或许让日本政府始料未及。


但是,通过日本民间对AV禁与不禁的争论,却让我们再次看到,日本社会早将未成年女生物化成一个符号。


更让人看到日本社会对某些不道德的交易熟视无睹,却又很难接受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的矛盾心态。


法律即便能阻止人们的行为,却无法限制很多人龌龊的想法。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