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洲 >

中产家庭将被澳洲私校排除在外?!金钱带来的教育特权只配最富阶层享有?校长们担忧不已!

收藏

中产家庭将被澳洲私校排除在外?!金钱带来的教育特权只配最富阶层享有?校长们担忧不已!

澳洲中学 澳洲中学 06-06 15:32

根据最新的资助规定,私立学校正在努力弥补数千万澳元的政府资金损失,一些校长担心,他们将不得不把学费提高到中产阶级家庭负担不起的程度。


01

新的资助模式

将让部分非公立学校

政府补贴减少


Gonski资助模式引入了学校资源标准(SRS),以计算在考虑家长收入的情况下,私立学校可以获得多少政府资助。


由于几十年来复杂的资助协议等,一些私立学校获得的政府资金远远超过了SRS确定它们所需的资金。



根据 2018 年达成的协议,非公立学校所获得的超额资金将在 10 年内逐步收回。



一种基于应税收入而非人口普查数据来计算父母可以负担多少的新系统也意味着一些学校社区被确定为比最初设想的更富有,这意味着它们将失去比预期更多的钱。


资金削减将逐步实施,直到2029年。




根据澳大利亚私立学校协会此前的一项分析:


  • 23%的私立学校将获得更多资助;

  • 42%的私立学校资助将保持不变;

  • 35%的私立学校资助将减少。


根据每所学校2022新的“Capacity to contribution”得分,下面为各位列出了新的资助模式下被削减资金的学校名单。


削减资金超300万澳元以上的学校名单



削减资金超200万澳元以上的学校名单



削减资金超100万澳元以上的学校名单



削减资金低于100万澳元以下的学校名单



莫里森政府向非公立部门额外提供了12亿澳元的“choice and affordability”资金,以帮助这些非公立学校进行过渡。


一部分资助被削减的学校成立了一个名为“大都市和外围地区学校联盟”(COMAIRSA)的新组织,该组织称,往往是学费较低的远郊和地区私校,遭到了资金削减。


而对澳大利亚最富有学校的资助则保持不变。



而公立学校所获得的资金远远少于SRS所规定的标准,长期处于资金不足状态,到2029年也只能达到其应享有资金的95%。


02

受到影响的学校

或将被迫大幅增加学费


《先驱太阳报》联系到的非公立机构负责人都没有抱怨资金变动。然而,他们表示,资金损失将需要采取措施,以改变学校社区的特征和构成,中产阶层家庭恐难以负担起更加昂贵的学费。


接受采访的私立学校校长们说,年学费涨幅极有可能超过约3%的平均水平。其中一个人说:“压力让每个人彻夜难眠。”


他们的选择包括


  • 大幅提高学费

  • 削减课程

  • 或者裁员、增加学生人数

  • 又或者增加筹款



私立学校的学费通常每年上涨约3%,而受到影响的学校将不得不进一步提高学费。


每年收费多达17,400澳元的Waverley College 写信给其学生家人,预测到 2029 年的十年间,它将损失 2700 万澳元的政府资金,相当于减少了 37%。


“平衡可负担性和 Waverley 闻名的高质量教育产品是一项重大挑战。”


校长Graham Leddie称,学校今年不得不将每位学生每学期的学费增加约 375 澳元。一项针对家长的调查发现,他们认为增加费用是合理且负担得起的。



另一所面临数百万澳元损失的圣公会学校校长表示,预算将被尽可能严格地削减,“我们将不得不提高费用。”


“我们最终会向英国一样——私立学校只为最富有的人提供教育。”


“那么学校真的会成为精英集中地,中产阶级将无法使用它们。”


还有一所每年损失数百万澳元的天主教独立学校负责人表示,学校希望慈善事业能有所帮助。“接近校友,进行筹款。”


“我们将不得不提高费用。在没有增加资金的空间,我们会活下来,但这很困难,过渡期真的很艰难。”



由于霍华德政府期间达成的资助协议,另一所收到了超过其SRS标准的大量资金的学校,也担心会失去中产阶层家庭。


该校校长称,他不想削减学校的教育经费,因为学生家庭已经开始期待学校的高标准。


“提高费用完全改变了我们的使命,有些父母比较富有,但我们仍然有穷人,许多父母背负着巨额抵押贷款。”


03

遭到反驳


然而,批评人士说,即使政府补贴在增加,私立学校的学费也在上涨——有些学校的学费涨幅跟上了悉尼房价的步伐。



新州教师联合会主席 Angelo Gavrielatos 表示,私立学校的学费不断上涨,而家庭也愿意付钱。


当前更紧迫的问题是让公立学校获得100%的SRS资金标准。


“我们需要接受澳大利亚的严酷现实——公立学校资金仍然不足,而私立学校则资金过剩。大量资金并没有流向最需要的地方。”



《Waiting for Gonski》的合著者Chris Bonnor说,事实上,私立学校学费在政府补贴增加的情况下一直在上涨,所以政府补贴减少并不是学校提高学费的理由。


“他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无论他们收取了多少费用,他们都获得了与类似公立学校相同的结果。”


“招收相似孩子的学校得到了相似的结果,但非公立部门却在投入更多资金。”


新州私立学校协会负责人Geoff Newcombe 表示,政府提名了27所私立学校获得过渡援助,该协会还确定了另外23所地区学校需要支持。


该协会还帮助学校发展商业模式和财务管理结构。


04

引发热议


这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不少人支持削减私校过多的资金补助。


其中一人认为正在吞噬大量房产的私立学校完全可以通过变卖一些资金来渡过资金削减期。并嘲讽道,信奉基督教价值观的他们,却害怕与更庞大的人口联系在一起,是时候停止政府的补贴了。



以布里斯班为例,昆州私立学校已经成为布里斯班最大的房地产大亨之一。



比如天主教男校 St Joseph's Gregory Terrace的团体签署了有史以来第二大房产交易,资金1400万澳元。


这笔交易是在 Edmund Rice Education Australia 的受托人签署了一笔 1,749 万澳元的最大一笔收购前昆士兰卫生大楼的交易后六个月达成的,该大楼曾一度被指定用于邻近的一所公立学校,所以颇具争议。


Boondall 的 St Joseph's Nudgee College、南布里斯班的 St Laurence's College 和 Indooroopilly 的 Nudgee Junior College——是最大的学校地产大亨之一,拥有 93 处房产,其中 46 处在新州,11 处在西澳、36处在昆州。


而拥有大量房产的私校还有许多……



不少人甚至认为应取消私立学校的政府补贴。



其中一人认为,如果私立学校想要获得公共资金,那么就应该像公立学校一样承担应有的公共责任。



不知各位华人父母又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呢?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