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陈坤回忆被原生家庭抛弃,惨遭继母的孩子霸凌: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来治愈…

收藏

陈坤回忆被原生家庭抛弃,惨遭继母的孩子霸凌: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来治愈…

悉尼宝贝 悉尼宝贝 06-06 14:41

第72个“六一儿童节”过后,我们想聊聊这个没有收到“儿童节邀请函”的孩子——陈坤。




最近因为《风起陇西》评分的影响,陈坤被冠以了“扑王”的称号。


连带着出道22年,“三金”奖项无一收获的囧事也被翻了出来。



不过,陈坤从未对那些负评做出解释。


对于粉丝要求他转型不再演大男主的事,似乎也没有考虑。


只是在接受采访时淡淡地说:“有爆款当然很好,不爆我也接受。”



随性的措辞可能跟他一向的骄傲有关,而骄傲来自他悲凉的童年。



陈坤1976年出生于重庆市江北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


幼年的他对生活的记忆,除了鼻尖一抹下水道的味道:腥臭、潮湿外,就是夏天的冰西瓜。


瓜放进水井里凉着,陈坤就坐在旁边的凉板上,等待被井水浸的“透心凉”。



但是在一个充满了热气、期待着冰西瓜的傍晚,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习惯被改变了。


陈坤的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那一天,陈坤7岁,弟弟5岁。



父母离婚后,陈坤被送往外婆家寄宿,同一年,外公因直肠癌去世。


经历了生离死别的陈坤,常常站在外婆门口的树下看着远方。


后来他在书里写道:发呆的日子,是希望有人来帮帮自己。



他觉得那个人,最好是他的父母,但母亲还时常来看他,父亲却很少露面。


11岁之前,陈坤都是在外婆家长大的,直到11岁,才回到妈妈身边。


那段时间,陈坤的父亲离异后再婚了。


第二任妻子带过来一个儿子,比陈坤还大两岁。


陈坤的母亲再婚后,又为陈坤生下弟弟陈伟。


加上继父本身有个儿子,家庭关系相当复杂。


而陈坤的回归让这个家庭更加拥挤。



5口人挤在13平的房子里,父母和小弟弟住在里面,他和大弟弟住在过道里。


旁边紧靠着一扇窗户,窗外就是走道。


窗户上糊了一层纸,但那纸从来都是烂的。


冬天的时候,邻居一烧煤炭炉子,煤烟就会窜到屋子里。


最痛苦的还是上厕所,需要顶着寒风走好几分钟才能走到外面的公厕。


陈坤不止一次对别人说过:什么是幸福?幸福其实特别简单,你憋了两个小时的尿,找到厕所的那一瞬间,就是幸福。



为了生存,陈坤早早学会了察言观色。


担心继父不高兴,他就抢着干家务活,照顾两个弟弟。


每年过年,继父给他的压岁钱,陈坤只在除夕夜保管一晚,就又交还给继父。


久而久之,本就善良的继父对陈坤还算不错。


但这样一来,生父那边对陈坤就比较冷淡。



他在书中曾写到:


有一次带着弟弟去爸爸的新家要生活费,正好是吃饭时间,结果爸爸也没客气,他只能和弟弟饿着肚子回家。



还有一年春节,父亲接他们两兄弟团聚,陈坤冲父亲要红包,却遭到了后妈的冷言冷语。


父母不宠,同龄人的恶意有了由头,挨打就成了陈坤小时候的家常便饭。



不仅来自于身边的同学,有一个也属于自己的继母。


那是在和生父要钱之后,陈坤回到学校就遭到了高年级孩子的毒打。



他去找后妈的儿子撑腰,却意外得知这群人就是后妈的孩子找来的。



这件事之后,陈坤开始变得不爱说话,不爱出门,总是一个人待着。


后来在鲁豫的采访中,他说,这是觉得自己脏。



19岁那年,陈坤去了北京,考上了东方歌舞团。


虽然登台机会不多,但这是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因为陈坤觉得,当换了一个地方生活的时候,周遭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就会显得善良一点。



但是“北京的天倒是一直那么高,那么透蓝”,陈坤自己却始终没有摆脱过去。


练琴的房间平时是没有人的,陈坤却总感觉背后有人,会忍不住回头。


“我很害怕,那里只有我孤独的一个人,特别没有安全感。我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在恐惧中,陈坤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他要“别人认为我是有份量的。”



1996年,陈坤陪朋友一起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


那天麦克风坏了,也修不好。


面试老师崔新琴问:哪位同学能不用麦克风唱歌?


这时站在角落里的陈坤举手说:老师,我可以。


凭借这首歌,贫穷而貌美的陈坤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96级表演系的新生。


也自然而然成了一个审美的客体。



这种审视的体验,跟同样凭颜值进入北影,又睡在他下铺的黄晓明同学不一样。


黄晓明每次从青岛老家返校,必会带一大包海鲜干。


而陈坤什么都没有。


很多次郊游,因为自知没钱,陈坤都不敢参与。



但年轻气盛的他又敏感别人的评价,“满身长着倒刺”。


有一次坐“面的”,司机吐槽外地人偷东西,他对号入了座。


抡起拳头,和司机打了一架。


但打又打不过,后来陈坤索性就装出一副很高傲不好相处的样子。


用陈坤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很自卑的骄傲。



但自卑也需要有地安放。


打坐,喝茶,看《基督山伯爵》就是他的伪装方式。


打坐时他的内心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可以一个人在里面拧巴,演绎嫉妒,自私,犹疑。



不过他幻想《基督山伯爵》到那一页:主人公找到宝藏之后,手里捧着一大把钻石宝石,就停止了。


基于严格的道德要求,他最多只允许自己梦想有一天变得非常富有。



这个梦想最后在2003年实现了。


这一年,陈坤得到了出演《金粉世家》的机会,演的是剧本里最有钱的金燕西。



试戏时,他依照《基督山伯爵》里的那一页设计了一套“嚣张”的动作:


下巴上翘,一手插兜,另一只手晃来晃去。


如今再看这部剧,幼稚且霸道的少爷气完全就是来源于穷孩子自己的想象。


他演的这个人,不是作者笔下的金燕西,而是属于陈坤自己的金燕西。



在戏外陈坤也过上了金粉世家的生活。


很多的钱,买了很多套房子,坐飞机也从经济舱变成了头等舱。


然而童年比较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成年之后即使有了很多钱,也会惶惶不可终日。


担心失去,又担心自己配不上。



所以,陈坤享受着成就感和愉悦感的同时,也得了抑郁症。


他担心自己“该不会出门就出车祸吧?”


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几次靠近窗户,都差点跳下去。


一直在挣扎了4年后,他才找到了解救自己的方法:放空。


他认为命运把他带到这个地方,是有它的深意。


然后,他什么也不做,就是放松,去面对它。


他这样描述:心在那里,心定下来,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看到了阳光照下来,落在树叶上,那些清晰的叶脉,这在以前是注意不到的。



后来这种放空方式,被他用行走代替,成为了日后的公益活动——“行走的力量”。


也因为时刻贴近着自己的本心,陈坤并没有在娱乐圈变得世故老成。而是依旧像个少年样,自在如风,洒脱如梦。



2008年,陈坤主演的电影《画皮》大卖。


这部电影被称为2008年黄金周最奢侈的抢钱机器,陈坤的商业价值也达到了高峰。



也是这一年,她的母亲和继父都退休了。


他听到这个来自重庆的消息,仿佛闻到了下水道的潮湿和童年的冰西瓜。


有些人,要用一生治愈童年。


这一次,陈坤决定将母亲和继父接到北京一起生活。



重新沐浴着父母的疼爱和尊重,陈坤紧绷了30年的神经,终于开始变得放松。


连带着亲生父亲带来的痛也找到了出口。



他主动给生父打了电话,进行了一次长谈。


后来拍《火锅英雄》的时候,生父真的隔三差五拎着鸡汤去探班陈坤。


每次离开前,陈坤都会问:“爸,你明天什么时候来?”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陈坤就这样轻而易举原谅了父亲。


其实陈坤原谅父亲不仅仅是在和父亲和解,也是在和童年的自己和解,更是成为一个崭新的父亲后,对后代负起全责。


正如他在微博上写给自己17岁儿子的一封信:





今天我们翻开陈坤童年的故事,不是为了要怪罪原生家庭。


而是希望从这些已经形成或还没有形成的创伤中,及时观察孩子的行为和反应,发现问题所在,及时补救。


童年是什么,它是一个人行走的底气,是一个人心灵的港湾。


正如周国平在《人生贵在行胸臆》里说的:


“每个人一生中,都曾经有过一个依照真性情生活的年代,那便是童年。


孩子是天真烂漫,不肯拘束自己的。


他活着整个儿就是在享受生命,世俗的利害和规矩暂时还都不在他眼里。”


很多人或许没有陈坤这么凄惨的童年,但可能会在成年后发现自己,其实遇到困难就逃避、对感情极其敏感。


这根源还是在于童年的积累。


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就认为,每个人都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将会影响他的一生。


所以,从今天起,努力给孩子一个快乐丰盈的童年吧。


让童年的快乐,帮助他们成为更优秀的人。


也希望遭受过家庭伤害的孩子们,长大后不要反过来企图掌控自己的孩子。


一个被好好爱过的孩子,才能勇敢地打开自己的人生。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