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最爱干净国家”曾经以河为厕?日本庶民的腥臭史!

收藏

“最爱干净国家”曾经以河为厕?日本庶民的腥臭史!

东京新青年 东京新青年 05-25 18:28

日本人对于洗手间的执着,举世闻名。


免治马桶在日本的普及率超过70%,在实现“金钱自由”之前,日本人首先实现了“如厕自由”。



日本不仅自古以来信奉厕所之神(这个中国也有)、对2013年联合国设定的世界厕所日(11月19日)也很重视、甚至还有像下面 ↓ 这样的“日本洗手间研究所”。



“将爱心注入厕所——日本洗手间研究所,是通过洗手间视角、为社会向更好的方向转变而设置的NPO组织。从洗手间出发,在考量环境、文化、教育、健康的基础上,为了让所有人能安心上厕所而不懈奋斗!”



事实上,如今这个遍地免治马桶(此物原为美国发明)、把洗手间做到极致的日本,也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才逐渐兴起“西洋式马桶革命”的。可见,普遍意义上的“卫生强国名片”,并非根植在日本传统思想之中。


那么,在更久远的弥生、平安、战国、江户时代,日本的“厕所”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



公元前300年的弥生时代,日本还未出现聚集型的都市,真正意义上的“厕所遗址”也没有发现。



不过,通过弥生时代的粪便化石位置,可以推测出,当时的人们大多“沿河如厕”。



公元后710年开始的奈良时代,平城京成为皇城,人们开始向城市聚集。


不过,即便是受到盛唐文化影响的奈良,在如厕方面,却依然保持着原有的习惯。



从河流中引出一个小支流,将木板搭在水流之上,“贵族专用”版本日式洗手间1.0就形成了。


到了平安时代(公元794年起),都城居民人数有了质的飞跃,洗手间1.0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正常排泄需求了。



于是,像 ↑ 这样的“樋箱”出现了(贵族专用2.0)。


樋箱中装有沙粒和衫叶,箱满后,会由专门的侍女进行更换和清洗。


看过了贵族专用版本,我们再来关注一下庶民版洗手间情况。



既不允许沿河如厕、也“不配”拥有洗手间2.0的庶民们,只能在住所周边的街面上各自解决。



如今美丽绝伦的京都街道,曾经就是堆满排泄物的所在地。京都市内繁华的商店街锦小路,曾经也是堪称“粪小路”的肮脏之地。



在那个还没有手纸的年代,庶民们会使用一种简易的棍子、协助完成排泄行为(具体怎么协助,这里就不细讲了)。



到了战国时代(1467年始),长期以来较为随性的如厕习惯,逐渐让都城成为聚集病菌、疫病的地方。


同时,连绵的战火,让原来的京都蒙受灭顶之灾,几乎全部需要重建。


原有的街市在重建后被缩小,形成了上京和下京两个经济中心,人们的生活居所、也在重建后发生了改变。



洗手间3.0——在居所中,设计可以活动的木板,将木板掀开后,再在下面放一个大瓮用来承接。


在这个年代,日本的农耕文明已经日渐成熟,将人们的排泄物作为肥料,转送到农田进行利用的概念,从那时也开始了。



向着文明缓缓进发的战国时代,也终于形成了“洗手”的习惯——将洗手专用的水桶放置在厕所旁边,解决完就可以顺便洗手,一气呵成。


像这样的洗手间3.0,在战国时代的武士府宅之中,越来越普遍。



战争肆虐的年代,如果在开阔的地方安营扎寨,如厕问题就很好解决。可一旦遇到“守城之战”,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城内面积很大,基本都设有数量较多的坑位,可一旦陷入封闭状态,排泄物无法及时处理、将士们一如既往需要解决生理问题,这可就······


熏天的恶臭无法消除、士兵们每天要和堆积如山的xx共存、蝇虫再将细菌传播······这一系列恶性循环,估计也是影响古代战力的一大要因吧!



深知这一窘境的北条氏,在遇到守城战时,便严令部下“强化厕所管理”:



①人和马的排泄物,每天必须想办法送出城外;

②城内必须保持整洁;

③在剑能够射到的范围内,绝不可以存放排泄物。


除了北条之外,战国时代另外几位赫赫有名的大名,也都对厕所保有各式各样的“执念”。



战国第一名将武田信玄,特别喜欢待在洗手间里。他的洗手间非常宽敞讲究——约10平米的洗手间、早晚焚香、还是使用洗澡水进行冲洗的“水洗式”,武田信玄平时非常喜欢在里面读书、研究兵法。



晚年喜欢研究料理的“独眼龙”伊达政宗,每天早上待在洗手间的时间长达2小时。有传言说,他每天晚间下厨用的食谱,都是在洗手间里面想出来的。



闻名天下的丰臣秀吉,他的洗手间更是“不同凡响”——不仅将“禅宗”作为设计理念,便器使用黄金制作,就连接xx的大瓮也是精心雕饰、极致奢华,可谓是带起了一波“豪厕潮流4.0”。



到了江户时代,将军的居所已经将洗手间进化到了5.0版本——御用所。在将军使用御用所时,专门服侍如厕的奥女还会为他提供全方位的清洁服务。将军留下的xx也会由医生定期查看,以确认健康状态。


如果是盛夏时分,奥女会使用扇子为将军扇pp;若时至隆冬,御用所中还会出现专门烘pp的火盆。



幕府时代已经是非常注重礼仪的时代了,那么,面对繁复冗长的仪式,一旦穿着复杂服饰的将军入宫参拜天皇时“忍不住”,该怎么办呢?



这时候,一种叫做“公人朝夕人”的职员就出场了。


公人朝夕人会携带小便桶随侍一旁,一旦将军想尿尿,立刻为主上服务。


这种看上去有点羞羞的职务,还不是一般人担当得起的——公人朝夕人为世袭制,由土田氏一族代代相传。“土田氏”的出身更非比寻常,隶属织田信长母亲一脉。



江户时代,庶民们的卫生条件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手纸终于开始普及。


虽然当时使用的是很粗糙的“浅草纸”、外观也欠佳,但经揉搓后,会变得柔软一些,已经比原先的小棍棍好多了。同时,这种“浅草纸”在使用后还会由专门的人回收再利用。



庶民们虽无法享受像将军那样的豪华洗手间&专门服务,但也开始有了“公厕”设施。


历史变迁,如今的日本,已经很难找到这样简陋的洗手间了。曾经用火盆暖pp的将军们也想不到,如今的庶民,用上了比他们还要暖暖(还带音姬)的马桶。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