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神秘将领家门口遭5枪毙命,“摩托车杀手”重出江湖?

收藏

神秘将领家门口遭5枪毙命,“摩托车杀手”重出江湖?

环球人物 环球人物 05-25 17:14



高级军官惨死家门口,“恐怖主义已刺向伊朗的‘心脏’”。


22日下午四点,周日的德黑兰市中心街头比往日更热闹几分。赛义德·霍代伊驾驶着白色轿车刚在家门口停稳,正要解开安全带。


此时,两辆起亚摩托从街角迎面呼啸驶来,人们还没来得及看清骑车人的长相,枪声响起。


砰!砰!


每一声都在人群中激起一阵尖叫,四散逃跑的人们抱着头,惊慌地寻找藏身之处。


连着5声枪响之后,停顿了起码一分钟,没人敢动。在确认凶手的摩托车已经远去之后,有人半蹲着向轿车内探头望去。


身穿蓝色长袖衬衣的霍代伊瘫坐在驾驶座上,衣领和右臂布满血迹,人显然已经没了呼吸。


·枪杀发生后,霍代伊的家属在现场痛哭。


这是德黑兰市圣战大街,算得上整个城市最安全的街区之一,伊朗议会大厦就坐落在不远处,附近常年戒备森严。明目张胆的街头枪杀案发生在这里,让人难以置信。


更不可思议的是死者霍代伊的身份,他是让整个中东闻风丧胆的“圣城旅”的高级军官。据以色列媒体称,其主要负责在境外实施针对敌人的袭击计划。


最擅长搞秘密行动的军官在家门口被暗杀,媒体用了一个标题:恐怖主义已经刺向伊朗的“心脏”。


神秘身份


关于死者霍代伊,伊朗国家电视台在报道中用了“在叙利亚知名”这样的介绍,此外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官方对霍代伊本人信息语焉不详,其实源于他身份的特殊性。


霍代伊所在的“圣城旅”作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外分支,专门从事境外秘密军事行动,是伊朗军事和情报行动的急先锋。


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官网上将霍代伊称为“捍卫者”、“圣城旅”中的精锐,足见其在组织中的核心地位。


·霍代伊


英国《泰晤士报》援引情报人士的话称,霍代伊于1987年加入伊斯兰革命卫队,并很快晋升至上校军衔。过去十年来,他一直是“圣城旅”的指挥官之一,曾参与策划袭击在欧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以色列目标。


伊朗阿拉伯语新闻媒体Jadeh Iran报道称,伊朗安全部门消息人士透露,霍代伊还在伊朗国防工业的发展和技术部门担任负责人,该部门特别负责无人机的制造。


此前,霍代伊与“圣城旅”的灵魂人物、有“中东谍王”之称的卡西姆·苏莱曼尼关系密切。2020年,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被美国无人机暗杀,轰动一时。


·苏莱曼尼


霍代伊被暗杀当晚,以色列媒体企图“合理化”他的死亡,称其隐藏身份是伊斯兰革命卫队840部队的“二把手”。该部队被以色列军方定义为“暗杀部队”,负责在海外对敌人实施报复性暗杀行动。


报道称,霍代伊此前策划了多起针对以色列外交官、商人的暗杀,包括2012年新德里的一名以色列外交官遭遇汽车炸弹,以及一天后在泰国发生的一起针对以色列特使的暗杀事件。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这到底是不是一起以牙还牙式的报复性暗杀还不清楚,不过,一向常驻叙利亚的霍代伊为何罕见出现在国内,也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阿拉伯消息人士称,霍代伊最近才回到伊朗,原因是他可能在叙利亚被以色列盯上了。可是,选择回国并没能让他幸免于难。


目前,还没有组织声称对这起暗杀事件负责,但伊朗官方已经话有所指。


“我们将进行血的复仇。”伊朗总统莱希在暗杀第二天放出狠话。他称霍代伊死于“世界傲慢(政权)”之手。BBC称,伊朗通常用这一称谓指代美国及其盟友。


·莱希誓言将进行“血的复仇”。



“暗杀恐惧”


高级军官惨死家门口,让此前一直笼罩在伊朗国内的“暗杀恐惧”再次牵动人心。


算上2020年被美国无人机空袭致死的苏莱曼尼将军,霍代伊是近年来第二位被杀的“圣城旅”领导人。而此前,针对伊朗的暗杀行动,更多将目标锁定在与核相关的科学家和专家身上。


据路透社统计,自2010年以来,至少有6名伊朗科学家或专家遇袭或遭暗杀。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暗杀对象,是被西方外交官称为伊朗“原子弹之父”的法赫里扎德。2020年,法赫里扎德在一场路面袭击中丧生,伊朗指责以色列用卫星遥控武器,结合人脸识别和人工智能杀死了他。


·法赫里扎德


法赫里扎德之前,伊朗科学家被暗杀的方式更多是与摩托车、枪杀、爆炸等关键词相关联。


2010年,粒子物理学专家马苏德·阿里·穆罕默德在离开德黑兰家中时,被绑在摩托车上的遥控炸弹炸死。同年,另一位核科学家马基德·沙赫亚尔死于类似的方式。两人都曾与法赫里扎德共事过。


·马苏德·阿里·穆罕默德


2011年,核物理学家达里安·里扎内贾德被骑摩托车的枪手射杀。


2012年,据伊朗媒体的报道,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特工乘坐摩托车,将一枚磁性炸弹吸附在伊朗核科学家穆斯塔法·艾哈迈迪-罗尚的轿车上,导致其被炸身亡。


《卫报》称,伊朗核科学家被暗杀似乎遵循着固定的模式,通常是上、下班途中遇袭,袭击者往往骑着摩托车,恰好与此次霍代伊被暗杀的手法如出一辙。


但从案发时间上看,摩托车暗杀似乎更多出现在10年前,近两年针对伊朗的暗杀手法明显在不断升级。


苏莱曼尼被炸,动用了3枚火箭弹;法赫里扎德被杀,远程遥控、人脸识别都被安排上了。跟二者相比,霍代伊在家门口、在伊斯兰革命卫队眼皮底下被骑摩托车的枪手射杀,看起来如此轻而易举,似乎更触发了伊朗国内的不安情绪。


BBC的中东编辑负责人塞巴斯蒂安·厄舍表示,霍代伊遭暗杀暴露出伊朗目前存在的巨大安全漏洞。而从针对核科学家到转向部队军官,暗杀对象的扩大化,也不免让伊朗国内对可能出现的新一轮”暗杀潮“感到不安。



为何此时下手


眼下伊朗正在全力追捕凶手。伊斯兰革命卫队称其查获了一个与以色列摩萨德有关的“暴徒网络”,但是否与此次暗杀有关,没有明说。


至于为何是此时下手,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分析,当下正逢伊朗国防军为期一个月的演习期间,演习包括对边境目标进行模拟打击。也许是伊朗军演发出的信号,让对手决定下狠手。


实际上,以色列和伊朗的局部冲突在近几个月愈发紧张。


3月初,以色列对伊朗一处目标发动导弹袭击,两名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官丧生。作为报复,伊朗用12枚导弹打击了以色列在伊拉克的一处“战略中心”。


这边掐架的小动作不断,那边“伊核协议”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拜登上台后,多次透露他有意重返“伊核协议”。


然而,复杂的中东地缘政治关系,加上美伊对于“是否从恐怖主义名单中删除伊斯兰革命卫队”这事一直没谈拢,导致自3月中旬以来,恢复“伊核协议”的谈判冻结至今。


·拜登资料图。拜登拒把伊斯兰革命卫队移出恐怖组织名单,伊核谈判前景复杂。


5月早些时候,欧盟特使访问德黑兰并宣布已“重启”谈判,似乎又透露出一些曙光。


随着伊核协议重启并“接近达成”,长期反对美国跟伊朗谈判的以色列,可能坐不住了。


2021年开始,每当美伊谈判取得进展后,以色列都会找伊朗麻烦,类似于炼油厂着火、油轮意外沉没等事件没少发生。


这也容易理解,眼看自家老大要和死对头和解,任谁都得中间插一杠子。


而此时霍代伊被刺杀,将会导致美伊关系进一步破裂,这就增加了美伊和解的难度。毕竟,上一次美军“斩首”苏莱曼尼之后,美伊两国险些兵戎相向。当然,从美国的角度看,通过“斩首”伊朗军官的方式去威慑德黑兰同意协议条件,也是一个有利的方式。


不管是以色列坐不住了,还是美国急于逼伊朗就犯,光天化日之下,军官在德黑兰的家门口遭遇暗杀,敌人都在透露一个信息:我们无所不能,如果需要,随时可以找到你。


霍代伊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伊朗如何实现所谓的“血的复仇”,是否会在中东地区掀起更大的波澜,都还是个未知数。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