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新冠之后,猴痘再次侵袭人类!但更让人担心的事情还在后面

收藏

新冠之后,猴痘再次侵袭人类!但更让人担心的事情还在后面

海外掘金 海外掘金 05-25 16:29

‍‍这两天,北京新增新冠病例创了新高,多个区县行动受限、居家办公。朋友圈里,北京人已经开始“叫惨”了。


这两天,上海居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对自由的渴望”,和居委会展开局部多点博弈,成功但短暂地获得了恢复正常生活的权利。


这两天,河南提出了常态化核酸检测:所有在豫人员,不管你身在农村还是城市,无论职位高低、身份贵贱,每48小时乖乖排队做一次核酸。


一切都表明,我们的新冠之战,远未终结。


而人类的永恒敌人——病毒,正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截至周二(5月24日)上午,本月非洲以外地区已经累计出现了至少160例猴痘病例,主要集中在欧洲。


这引起了世界科学家的高度重视:往年,猴痘感染都集中在非洲,每年大约几千例,传到非洲以外的病例数屈指可数,而且通常都是有非洲旅居史的人带出来的。



而仅在上周,非洲以外地区出现的猴痘病例数就已经突破了1970年来的累计值。


这一波来势汹汹的猴痘疫情,对已经持续了三年的全球新冠抗疫而言,意味着什么?



关于猴痘,目前我们知道:


传播途径


从动物到人:人类主要因处理、生食野生动物肉类感染猴痘。


人体间传播:猴痘在人体间的传染力相比很弱。人际传播只能通过“密切接触”:性行为、飞沫、接触脓液、接触感染者的贴身衣物等。


目前有消息表明,同性性行为是猴痘病例在欧洲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


症状


猴痘的症状较轻,初期会有包括发烧、头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结肿大等类似流感的症状,之后可发展为面部和身体大范围皮疹,皮肤起疱、结痂。


症状表现通常持续14至21天。


相信大家都看了不少图片了,这里就不放了。患者发病期间,可谓是“毁容”状态。


致死率


多家媒体援引数据指出,目前常见两种猴痘毒株,一种致死率10%,另一种1%。


但必须注意,这些数据都来源于非洲偏远地区。在富裕国家、医疗水平更高的地区,致死率会大大降低。


治疗、预防


对于猴痘现无有效药物,全靠自愈。


但接种疫苗、提前预防非常有效。丹麦制药企业Bavarian Nordic研制的猴痘疫苗已在2019年被美国药监局(FDA)批准上市,并被列为美国国家战略储备药物。目前,该企业已在加大疫苗生产。



天花疫苗对猴痘的有效率也高达85%。在感染猴痘病毒之前,或接触病毒4天之内接种,有效性最强;即使是在接触病毒的14天内接种,也可大幅减轻症状。有研究称,其他“痘类病毒”疫苗也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公共卫生应对


目前,各国采取的主要策略有二。


一是“免疫圈接种”(ring-vaccination),为猴痘患者的密接人群接种疫苗。该策略曾成功地在非洲抑制埃博拉传播。目前,欧美多国正在囤积猴痘疫苗、天花疫苗。


据报道,国药集团中国生物也在公众号发布消息:已在消灭天花后,对牛痘进行了安全封存,以备不时之需。这或许表明,中国生物能够第一时间推出天花疫苗,抑制猴痘传播。


二是隔离。比如英国卫生安全局(UKHSA)近日发布建议,任何有高感染风险的猴痘病例密接者都应该隔离21天,并提供详细的资料以便进行追踪,避免与弱势人群、孕妇和12岁以下的儿童接触。



总体而言,我们无需担心猴痘本身对各国公共卫生系统带来的风险。


但值得担忧的,是人类将与各种病毒长期共存的未来。


4月28日,《自然》杂志刊文指出,随着全球气候变暖,野生动物将被迫搬迁栖息地,可能给人类栖息地带来未知的寄生虫和病原体,从而导致新的流行病爆发。



论文预测,到2070年至少会发生15000次新的跨物种病毒传播,这会显著提高未来50年内新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的风险。


非洲和亚洲尤其会成为“重灾区”。


科学家们指出,病毒的物种间传播、进化可能已在发生,埃博拉病毒、冠状病毒以及其他新病毒可能正是以这种方式演化的。而且,这种传播途径也使病毒更难被追踪。


论文作者之一、乔治城大学生物系博士后格雷戈里·奥伯里(Gregory F. Albery)表示:“没有真正的方法能够阻止这一进程,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加强医疗保健能力,并且监测野生动物疾病,以应对未来的暴发。”


“当巴西无尾蝙蝠一路到达美国东部的阿巴拉契亚山脉时,我们就应该投入精力了解哪些病毒也在跟着旅行。”


可想而知,在这15000次野生动物与人类的“亲密接触”中,只要再有一个像新冠病毒这样传播力强、危害持久的病毒出现,人类过去三年的噩梦恐怕就还会重现。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没有什么事情,比全球流行病对人类的影响更大。



更可怕的是,对于科学家们预测的未来,各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可能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上一次,非洲以外地区出现猴痘的快速扩散,还是在2003年的美国。


当年5月22日,威斯康星州的医生注意到了第一例猴痘病例,一名4岁的女孩出现了类似天花的症状。但直到6月4日,这则信息才传递到当地卫生当局和美国疾控中心(CDC)。


到6月7日CDC向全国公布信息时,威斯康星州、印第安纳州和伊利诺伊州已经出现了19例疑似病例。又过了仅一周,疑似病例数量就超过了50例。


6月13日,经济学人智库(EIU)严厉指出:猴痘疫情暴露了美国应对生物恐怖的脆弱性。



那时,人们的批评主要聚焦于国内公共卫生系统中的信息传递迟滞。


有美国的公共卫生专家表示,传染病来袭,卫生工作者的行动却有迟缓,表明公共卫生系统过于懈怠,也反映了州与州之间的信息传递系统存在缺陷。


“疾病通知系统步骤太多,要医生、到当地卫生部门、到州卫生部门、到CDC一层一层上报,这是变相地鼓励信息延迟……如果相邻的州更早获知危险,它们本来可以更好地控制这种疾病。”


20年后,当人类的敌人变成新冠病毒时,仍然可以从这段话中吸取教训。


但美国当时的应对措施也并非没有任何可圈可点之处。别的不说,至少,那些威斯康星的医生还是把信息成功传递出去了,也没有人要求他们签训诫书。


到了今日,人们对公共卫生系统的批评也越来越带有全球化的视野。


2021年11月,美国核威胁倡议协会(NTI)与慕尼黑安全会议(MSC)联合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用模拟实验的形式探讨全球如何共同抗击传染病。



很巧,这些研究者“假想敌”,也是猴痘,只不过他们假象了一种经过人为编辑的、传染力、毒性超强的猴痘毒株。


《报告》假设,2022年5月15日(这日子也很巧),这种猴痘毒株在虚构的Brinia国初现。在人类现有资源和能力水平下,病毒无可避免地快速传播,到2023年12月1日全球感染32亿人,致死2.71亿人。



这场“模拟抗疫”结束后,《报告》总结了专家们发现的全球卫生系统中的主要问题:


  • 早期:全球预警系统存在缺陷、早期风险评估也存在困难;

  • 中前期:各国事先没有一套应对疫情的成熟战略,难以确定何时推出应急响应;国际供应链也会出现危机;

  • 中后期:一些国家对生物科学研究的监管不到位,难以应对未来更加严峻的生物安全威胁;

  • 后期:全球资金分配不均,许多国家缺少预防、抗击疾病的资金,难以提高防控病毒的能力。


这其中很多问题,都是人类在抗击新冠疫情时未能避开的,也是许多国家、国际组织正在努力解决的。


疫情第三年,我们越来越感受到:流行病这个全球性的问题,也须以全球化的方式终结。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