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美国教会掩盖性侵丑闻20年终于发酵…网友痛诉亲身经历,触目惊心!

收藏

美国教会掩盖性侵丑闻20年终于发酵…网友痛诉亲身经历,触目惊心!

英国那些事儿 英国那些事儿 05-25 09:56

周日晚上,Carissa Beard帮女儿整理寝室时,收到了一条丈夫发来的短信,丈夫是一名牧师,他告诉妻子,南方浸信会性侵问题的调查报告已经在网上发布。


Carissa立即查看了这份近300页的报告,果不其然,结果和她想象中一样糟糕。



南方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是美国最大的基督教新教教会,它的总部设于田纳西纳什维尔,会员超过1500万人,在信仰和宗教派系人数上,仅次于美国天主教。



起初,这里是很多教众心中的圣殿,然而近些年来,教会人员的性侵丑闻却一件接着一件,往往都不了了之,受害者的声音被一再打压,侵犯他人的牧师或工作人员被教会高层包庇掩护,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受害者没有勇气讲出经历,只能独自承受,但纸包不住火,事情越闹越大。


去年夏天,外界要求南方浸信会必须对性侵指控展开调查,独立调查机构Guidepost Solutions在浸信会的委托下,对2000年到2021年期间教会高层的行动和决定开展了调查,他们采访了约330人,包括22名受害者,收集了超过5兆字节的数据,7个月后,一份长达288页的报告诞生。


Carissa本人也是一位曾在教会中遭受性虐待和精神虐待的受害者,她目前正在攻读心理咨询的研究生学位,以帮助那些和她有着同样经历,深受心理创伤困扰的人,


去年,她和丈夫前往纳什维尔,在年会上投出赞成票,要求南方浸信会接受调查,



虽然获得了胜利,但面对这份报告,Carissa心中还是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报告中说,一些教会的高层和外部顾问里应外合,将性侵指控称作是“撒旦的阴谋”,分散了他们对于福音的注意力,


这些高层,要么对受害者抱有敌意,要么干脆漠视他们的诉求,抵制上报,目的是要撇清关系,不让教会沾上性侵的污名。



教会高层自己的手中,甚至有一份被指控性侵的神职人员名单,但他们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也没有对教众发出警告,这种态度让性侵犯变得更加肆意妄为。


一位受害者报告说,他在12岁到15岁期间,频繁被乔治亚分会的一名青年牧师虐待和性侵,但南方浸信会的一位高层官员却告诉他,“教会都是自治的,除了祈祷,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2006年到2011年之间,教会和高层都不再回复这位受害者的电子邮件,也不接他的电话,还以各种理由拒绝他参加大会。


2011年,受害者发起了公开指控,并由此得知自己在教会的两个同龄朋友也在同一时间遭到性侵,那位牧师认罪并主动辞职,但他所在的乔治亚分会后来宣布与南方浸信会脱离关系,并重新雇用了他。



另一位曾遭神职人员性侵的女性受害者,因为坚持诉讼,又成了网民的攻击对象,她的邮箱里堆满了仇恨邮件,博客上总是充斥着可怕的评论,有人专门打电话来骂她,


一次,一条匿名短信发到了她的手机上,威胁说要“砍掉她的头”.....


还有一个女孩,因多次被同一名牧师性侵而怀孕,却被迫在教众面前请求宽恕,教会还威胁她,不能指出孩子父亲是谁,因为这将损害教会的形象。



尽管这些经历已经足够触目惊心,然而在其他700多个受害者眼中,这只是冰山一角,


近300页的报告发布后,网络上,越来越多的人讲出了自己当年的经历:


“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被某个南方浸信会的领导性侵过。那时我爸妈正在离婚,他们要出门办事时,就会把我放到执事的家里过夜。


我从没有对教会说过什么,因为我觉得做错事的是我(在90年代的教会,同性行为罪大恶极)。这肯定是所有案例中的一小部分,我相信,更多的人也曾像我一样保持沉默。”



“成长过程中,我们家经常去的教堂就发生过很多起性侵事件。我在儿童/青少年时期从未说过什么,但我多么希望我当时发声了。


那个青年牧师在我离开家乡后就离职了,我仍在寻找开口的勇气。我一直躲他远远的,因为他总是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发生在你身上的事,让我觉得很难过。”



“没错,这个数字还要翻上好几千倍。


举报(性侵)有什么用呢?他们总是在暗示,发生了性行为你就不再‘纯洁’,好男孩和乖女孩才不会去主动引起不必要的关注,这一定是受害者的错,即便你还是个小孩,那也是你自己‘作’来的。


‘你当时穿的什么?’


‘你当时单独和异性在一起吗?’


‘你都做了什么?’


‘他们一定知道你充满了罪恶。’这句话说的是同性恋,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听来,他告诉爸妈自己被侵犯了,没想到等来的是另一通羞辱。


这是系统性的,已经创造出一种恐惧的文化。你遇到的事,我感到很遗憾,你没有做错什么,侵犯你的人邪恶又污秽,我希望你已经走了出来。”



“我是南方浸信会问题少年项目中的幸存者。我们的领头人猥亵女孩,每个告发他的女孩都被其他工作人员当着所有学生的面进行羞辱和惩罚。


那些工作人员会自豪地把‘史蒂夫先生’称作圣人,那些女孩(13到16岁)则被看做是想借此逃离项目的骗子。


几年前,我在Facebook上找到了他的家人,把他犯下的罪行通通发送给他(现在已经成年)的孩子们。


去死吧,史蒂夫。”



“得州南方浸信会教堂的一名执事性侵了我的继弟,这人还性侵了我在青年组中至少3个朋友(都是男孩)。事情最终被曝光时,没有人继续上报。


教会举行了一个特别的仪式,那个执事在教众面前站起来,呜咽着说他有多‘抱歉’。他们团团围在他的身边,安慰他,好像他才是那个受害者。


这太让人生气了,我试着不去想它,因为一想起来,我就极为愤怒。”



“我被一位青年牧师(和至少一位男性教会工作人员)虐待过,他让我在教会办公室的厕所里给他口交,那时我还是个七岁的孩子。


事情曝光后,所有成年人眼中最重要的是,他这样的好人不可以背上任何不好的名声,尽管那时候他已经去世了。


请注意,这件事发生在1979年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圣马修斯大教堂的圣公会里。


我知道受害者不止我一个,因为当时厕所里至少还有另外一个孩子,我把这个消息发到了各个网站上,试图找到他们,揭开另一个施暴者的身份,他今天要是还活着,应该已经80多岁了。


愿意为没有保护好儿童而负起道德、法律和经济责任的教会官员,欢迎与我联系,我们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我一点都不感到震惊。我自己就在阿拉巴马州南方浸信会的祭坛上被猥亵过。


8岁的一个周三晚上,我和朋友们吃完了联谊餐,在教会学校里跑来跑去,最后跑进了圣堂。


一群男人正在那里练习着什么(8岁时我看他们觉得很老,但长大以后再想,他们应该是20多岁)。


我们因为在圣堂里乱跑遭到训斥,其中一个人抓住我,把我倒立在祭坛上,扯开了我的内衣,我完全暴露在大家面前,在朋友们的笑声中,他用手指性侵了我。


我非常非常受伤和尴尬,直接跑到妈妈那里,要求回家。但我一次也没想过要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我害怕会因为逃跑和‘不是好女孩‘惹上麻烦。


现在我想,要是我说了,我和我妈会因为她离婚遭到更多的排斥。为了不再去那个教堂,我乞求、装病、不择手段,每次我们去的时候,我都会觉得羞耻,好像每个人都知道我是坏人。我再也感觉不到在那里跑来跑去的自由,也没有任何乐趣。


这就是南方浸信会的文化。如果男孩们对你做了什么,那是‘你自找的’,因为你的行为不够端正,你是个‘坏女孩’。如果你是一个遭到男人猥亵的男孩......我甚至无法捉摸。整个组织都需要被摧毁。


我永远不会允许我儿子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踏入任何教堂,直到他长到足够大,大到能够自己决定去不去教堂,大到能够明白任何别人在违背你的意愿的情况下,对你所做的事,都不会对你的价值产生丝毫影响。”



“不要忘记:这些就是试图推翻罗诉韦德案的人,反对同性婚姻的人,拒绝为女性和变性青少年(最终会成长为变性成年人)提供医保的人。他们在共和党中掌握方向。想想要怎么投票吧。”



得克萨斯州两家报纸的一份联合报告指出,涉及性侵的教会人员约有380人,

这其中有教会领袖,有牧师,有执事,有主日学校和基督教学校的教师,还有教会领袖和志愿者,



受害者的年龄不尽相同,其中有许多都是年仅3岁的幼童....


周日,新上任的南方浸信会主席Ed Litton在声明中说,他为受害者们的经历感到“悲痛至极”,并呼吁成员对教会进行改革,


其他高层也在报告发表后承诺,要“采取措施消除教会内部的性侵事件”。


可事到如今,这样的承诺,还有人会相信吗?

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 [email protected]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推荐阅读